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05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9-26 11:56:23

  卫嘉宇?#35835;?#21322;晌, 丢下句:“恭、恭喜啊。”背着书包转身就跑,仿佛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司机已经开车走了,乔韶看向贺深,无语道:“他在恭喜什么?”
贺深离开了大乔同志的视线,话也敢说了:“大概是恭喜我们喜结连理?”
乔韶:?#21834;?#20182;可真是问对人了!

  贺深还得回一趟出租屋, 虽说他这身衣服学校里没人能认得出,但低调起见,还是换上校服比较好。
乔韶当然要和他一起, 两人一路走着一路聊。
乔韶道:“刚让卫嘉宇吓死了。”
贺深安慰他:“他肯定当成是我家的车。”
乔韶也这么想的,接着他又想到:“他知道你原本姓谢?”
贺深道:“除了?#19979;?#27809;人知道。”他和楼骁在一个初中过,后来楼骁受够了同学背地里骂他有个□□妈, 来了东高这个没人知道的学校。
乔韶懂了:“?#35272;?#27611;以为你家里就是普通有钱。”
贺深笑了下:?#23433;?#19981;多。”
乔韶叹口气:“我也想做个普通的有钱人啊!”比?#35272;?#27611;有钱也没事,只要别让人知道他爸?#20052;?#23447;民,都怪大乔,有事没事总抛?#20223;?#38754;干嘛!好吧,也怪他, 一开学选错了参照物……

  想到陈诉,乔韶赶紧叮嘱贺深:“你可得帮我瞒着啊。”
贺深也不多问:?#29677;擰!?br>乔韶解释道:“我主要顾忌着陈诉,他好不容易开?#24066;?#20102;……”同病相怜的?#20004;?#22909;友一夜成了巨富, 这刺激……挺大吧。

  贺深笑了下道:“我觉得你想多了。”
乔韶看他:?#29677;牛俊?br>贺深道:“真正的朋友只会希望自己的朋?#35328;?#26469;越好。”
乔韶一想也对, 陈诉可能会震惊, 但肯定不会因此和他绝交, 不过他还是道:“还是再等等。”
贺深理解他:“我知道,现在就很好不需要改变, 对吗?”
“对对对!”乔韶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我很?#19981;?#29616;在这样。”
一旦暴?#35835;?#36523;份,整个东高估计都会震三震,从学生到老师甚至是校长和食堂阿姨,都会忍不住来?#23433;?#35266;”他。
乔韶很享受现在轻松自在的生活,一点不想被当成大熊猫围观。

  说话间,他们到了出租屋,贺深拿出钥匙开门。
这会正?#20052;?#26216;,楼道里挺安静,乔韶只能听到门锁咔哒声,接着门开了,不知为什么,乔韶心砰了一下,嘴巴还有点干,他不自觉的抿了下嘴。
乔韶喉咙发痒,也不知要说什么:?#29677;擰?br>贺深带他进屋,关上门后就吻住了他的唇。
乔韶睁大眼,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冲到了大脑,撞得他头?#25991;?#30505;。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韶觉得自己快憋死时,贺深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他。乔韶整个贴在墙上,像一块柔软的布,要不是贺深扶着,他就滑到地上了。
贺深亲昵地蹭蹭他的鼻尖:“韶韶。”
乔韶脸通红:“干嘛。”
贺深压了两天的?#29240;?#20110;能告诉他:“以后我来爱你。”
乔韶咬住自己红肿的下唇,极轻地点头:?#29677;擰!?br>贺深用力抱住他,心满意足。

  这个周,楼骁已经和俱乐部那边谈妥,两天后起程去C市。
对此卫嘉宇已经在宿舍里鬼叫好久了:“我屮HU,骁哥太酷了!酷的BOY!他竟然要去打职业!”
对于这个陈诉和乔韶其实都一知半解。
?#35272;?#27611;盘腿坐床上,疯狂科普:“MOL你们知道不!”
新一代酷哥陈诉冷漠刷题,?#21592;?#23453;乔韶茫然摇头,卫嘉宇兴致勃勃地给乔韶说了起来:MOL是多么厉害的一款游戏,多么风靡全球,以及有规模多么盛大的比赛,国内国际好多赛场,什?#27425;?#22269;争光,巴拉巴拉说一堆后,乔韶惊叹:“这么厉害吗!”

  卫嘉宇差点从上床蹦下来:“那是相当厉害!”
乔韶道:“没想到楼骁这么有追求。”
卫嘉宇可骄傲了:“?#20197;?#35828;我骁哥不是一般人,你们还不信,我跟你们讲,以后骁哥扬名立万,那身价分分钟几千万!”
乔韶眨眨眼。
卫嘉宇继续吓他:“你没听错,?#20052;?#19975;?#21486;?#26222;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
乔韶韶努力捧场:“好、好厉害!”
陈诉越过眼睛看乔韶,道:“用心做每一件事,做到了极致都会有回报。”
乔韶心里一暖,知道陈诉的意思:“放心啦,我只会玩个消消乐。”打死也不可能去打比赛。
卫嘉宇悠然神往道:“可惜我太菜,要是我有骁哥一半的实力,我就跟他去了!”
陈诉冷哼一声。
卫嘉宇不爽道:“陈眼?#30340;?#38452;阳怪气什么。”
陈诉扔给他一套题:“有空羡慕别人,不如好好改改你这家庭作业!”原来他刚在给卫嘉宇批作业。

  卫嘉宇如今还真是乖多了:“老子要是有骁哥那么牛,还做个屁的作业!”一边嘟囔一边认真?#37259;?#20316;业,嚎道,“陈诉我去你妈啊,老师才让?#39029;?#19968;遍,你凭什么让?#39029;?#20004;遍啊。”
陈诉面无表情道:“因为你太蠢。”
“你再说一遍!”卫嘉宇火了,撸起袖子就要和陈诉拼命。
乔韶赶紧打圆场道:“好了好了,陈诉也是为你好,这道题你上次就错过了吧,这次还错的确不应该。”然后又去劝陈诉,“卫嘉宇只是粗心?#35828;悖?#20320;别这么凶他。”

  他这么一拦,打是打不起来,不过两人都开?#24524;?#38391;气。
乔韶能怎样,只好拿起手机给?#20449;?#21451;发信息……

  楼骁走的前一天,把室友叫出去吃了一顿。
四人寝五个人,?#24187;?#30149;。
卫嘉宇还在和陈诉冷战,看到他后说:“你来干嘛。”
陈诉绝不给他好?#25104;骸?#36825;饭是你请的?”
卫嘉宇又要暴怒,楼骁眯着眼睛看过来……蓝毛瞬间蔫了,算了算了,骁哥的大好日子,不该扫他兴。

  校霸是妥妥的纯爷们性格,不搞那套依?#32769;?#21035;,挺痛快地说:“随便点,我买单。”尤其看?#25628;?#20052;韶。
乔韶瞄?#25628;?#36154;深,怪不好意思的。
以前他装穷装得自然而然,如今有了知情人,装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尴尬在心头。
他拿?#35828;?#25377;脸,贺深抽过来道:“我知道你爱吃什么。”
乔韶心里一甜,想着贺深深真暖啊。
然后贺深又补了一句:“哪个贵?#38405;?#20010;,没错吧?”
乔韶:?#21834;?#26262;个屁,笑话他的坏?#19968;錚?/p>

  送走了楼骁,宿舍里空了个?#21442;弧?br>乔韶鼓动贺深:“你跟我一起住校呗。”
贺深看他:“乔乖?#38405;?#27880;意点。”
乔韶:“啊?”
贺深?#24515;?#26377;样:“这种未成年同居的危险发言,请尽?#21487;?#35828;。”
乔韶被他逗笑:“照你这么说,整个男寝都是未成年同居了?”
贺深继续?#21486;骸?#21035;人?#22812;?#19981;了,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乔韶哪里掰扯得过他,催道:“来不来,现在你也不用熬夜赚钱了,晚上不用电脑也没事,来宿舍住不好?”
贺深道:“?#19968;?#21322;夜爬上你的?#30149;!?br>乔韶脸颊一热道:“宿舍里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贺深叹口气道:“?#21069;。?#25152;以住宿舍没意思。”
刚是谁说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的!明明就满脑子都是坏东西!

  乔韶没好气道:“爱来不来!”
贺深可矜持了:“那我考虑考虑。”
乔韶把手抽出来,不给他握了!

  周五有个课堂小考,贺深二十分钟做完了试卷,还有空帮乔韶“批”了下卷子。
乔韶真服了他这脑子,课后小声嘀咕:“你十一岁就能参加高考了,怎么十七岁又念起高二了?”快别在这打击高中生了,滚去打击成年人吧!
这些贺深以前绝口不提的话,如今也像别?#35828;?#20107;般,可以随口聊聊:“不想如他们的愿。”
乔韶一愣,才意识到自己碰了?#20303;?br>不过贺深一点不介意,反而很仔细地和他说:“以前事事都听爷爷的,现在事事都不想听他的。”
谢永义让他跳级升学,成为十一岁就能进入最高学府的神童,他不想;谢永义让他接触公司事务,了解一切章程,他不想;谢永义希望他继续发扬谢?#24076;?#25226;基业再翻上数?#21486;?#20182;更加不想。

  乔韶握住他手道:“不用管他,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贺深弯唇:?#29677;擰!?br>“说起来……”乔韶还真好奇了,“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贺深被他问得一愣。
乔韶掰着手指数:“楼骁去打电竞了,卫嘉宇想考北影,陈诉心里只有北大,我嘛……嗯,有点没出息,想多点时间陪陪家人,顺便跟着爷爷学学设计……”
连宋一栩想当二哈这个梦想都数完后,乔韶?#26149;?#28145;:“你呢,以后想做什么。”

  什么题目都难不倒的贺神,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想做什么……他想做什么……
乔韶看他表情都猜到了,他诧异道:“你不会没想过吧。”
贺深看向他,苦笑道:“没?#23567;!?br>乔韶如果不知道他的家庭还没什么,一旦知道了他的童年再听这两个字,乔韶心口像被捅了一刀。

  贺深道:“小时候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让多陪陪妈妈,带她出去走走。”
为了这个他无条件的顺从谢永义,接受他给他的所有安排,做到他所期望的所有事。
“后来……”贺深垂下眼眸,“我只想和谢?#19968;?#28165;界限,履行那个天真的约定,还清一千万后不再欠他们的……”然后无所顾?#20667;?#21644;他们鱼死网破。
乔韶心疼得不行,连忙道:“没事,现在还来得?#21834;!?br>他又道:“你的人生才刚开始,找?#26131;?#24049;想做的事,我们一起努力。”
贺深心跳得很快,话涌到了嘴边。

  乔韶却打断他:“和我在一起不算,这是肯定会的,不是你需要去做的事。”
贺深怔住了。
乔韶道:“贺深深,你有这?#26149;?#20010;脑子,别浪费了!”
贺深笑了:“我知道了。”
乔韶还真帮他盘算上了:“我们家也不缺钱,你要不要去搞科?#26657;?#20026;人类做贡献?”

  贺深嘴角的笑怎么都压不住:“哪方面的?”
乔韶当机立断道:“物理吧,探索太空奥秘,宇宙起源!”说着他又想到,?#21543;?#29289;也好,研究人类,为医学事业做贡献,啊化学也不错……”
六大学科都数了一遍后,可把乔韶韶给愁坏了:“你每科都是满分,也没个好坏之分,真难选啊。”
贺深忍不住了,竖起课本在他脸颊上亲了下。

  乔韶吓死了:“这在教室!”
贺深道:“后排没人。”
乔韶心惊胆战,恨不得画个三八线:“不准越界。”
贺深弯着眼睛唤他:“乔韶。”
乔韶警惕地看他:?#29677;牛俊?br>贺深却不说了:“没什么。”
感激的话说了太多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贺深头一次知道被人放在心上是怎么样的滋味。
他这十七年来,母亲畏惧他,父亲漠视他,爷爷利用他,只有乔韶全心全意地想着他的人生。
是贺深的人生,而不是谢深。

  大休的周末,乔韶和贺深被大乔安排得明明?#35013;住?br>他俩一出门就被接回家了。
乔韶安慰贺深:“放心,大乔不会欺负你的。”
贺深?#27425;?#20303;他:“我知道,乔先生厌恶我的话,不会让我和你一起回去。”
这话反而安慰了乔韶,让他松了口气。

  一到家,乔韶就看到了从厨房出来的大乔。
大乔同志很有父亲威严了,左手还负在身后:“跟你们商量个事。”
乔韶心猛地提了起来,很怕?#20064;?#25172;炸弹。
贺深相对平静一些:“您说。”
乔宗民看?#25628;?#20799;子,心道: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崽子!老子还真能打死那臭小子不成!

  心里气气的,面上乔总很稳:“下周开始别住校了,都回家住吧。”
乔韶:“???”
贺深也怔了怔,十分诧异。
乔宗民在背后的左手挪出来,厚厚的本子被放到了茶几上:“你们都住校,这不成周记了?”
说完他就走了。

  代表着希望的?#38472;?#33394;封面上印着?#25506;?#30340;数字――2019。
乔韶眼眶一热,走过去翻开了本子,在?#37259;?#20170;天日期的那一张纸上,有着大乔龙飞凤舞的字迹:下厨做了三道菜,谁要是觉得不好吃,我打断他腿!
是传家日记……属于他们的。
乔韶盯着看了好久才回过神。
贺深?#37096;?#21040;了,他更是呆站在原地。

  乔韶回神,拿起笔给他:“你先写。”
贺深握紧了笔,无措的模样终于像个半大少年了:“我、我可以吗?”
乔韶笑了,眼中有泪水在打转:“当然啊,这是我们一家?#35828;?#26085;记!”
新的家人,新的日记,也是新的开始。

10345 3608003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60800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i 广西快3走势图表 幸运赛车直播网站 扬州彩票中心单位性质 梦幻西游表情包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号 江苏11选5一定牛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香港中特网 今天拉萨11选5走势图 加盟阿里郎烤肉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