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四)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10-05 10:24:32

  乔韶都这么说了, 那这电影是看定了。
进?#35828;?#24433;院,找到座位后,乔韶看向贺深:“你这位置……”
最后一排最角落里,这哪是来看电影的!
贺深在漆黑中牵住他的手:“说好?#27425;?#30340;。”
乔韶脸一热,说他:“这?#26149;?#30475;得清?”
贺深压低声音道:“那就凑近点。”
乔韶:?#21834;?br>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长记?#38405;? 挖坑给自己跳!

  出人意料的是,电影还挺有意思的,虽说叫初恋十七岁, 演得却是二十七岁的成年?#35828;?#25925;事。
从青涩稚嫩的十七岁,走到成熟冷漠的二十七岁,留在心上的只有十七岁时那最初的悸动。
乔韶看得?#34892;?#24774;怅:“十年真的挺长的。”
谁也不知道十年后会怎样, 他现在和贺深牵手依偎,十年后他们会不会像电?#29240;?#30340;情侣那样,各自有了不同的人生。

  贺深道:“会一直在一起。”
乔韶转头看他。
贺深也在看他:“我不会给你离开的机会,也不会给你不?#19981;?#25105;的机会。”
乔韶明白了他?#29240;?#30340;意思,相爱是一时的, 维系是一世的,感情这东西,来时像轰轰烈烈的一把火, 烧得极旺极盛, 如果不给它加薪添火, 它很快就会沦为一地冰冷的灰渣……而两?#35828;?#26397;夕相处就是加薪添火的过程。

  乔韶笑道:“那我也要努力, 让你能一直喜……”
贺深打断了他的话:“你和我不一样。”
乔韶:?#29677;牛俊?br>贺深在他掌心吻了下,抬眸看他:“我只?#24515;恪!?br>乔韶心悸了下。
贺深轻声道:“我现在感受到的一?#34892;?#31119;, 都是你给我的。”
这是一句情话,却是一句让人鼻尖泛酸的情话。
乔韶道:“别这样说。”

  贺深不愿惹他难受,所以没再说什么,他岔开话题问:?#29240;?#21320;想吃什么?”
乔韶心里还酸酸的,道:“甜的。”
贺深:?#29677;牛俊?br>乔韶道:“我们去吃甜点自助。”
贺深俨然:“那哪能当午餐。”
乔韶看他:“不吃?”
贺深:?#21834;?/p>

  乔韶笑了:“今天是情人节,我们怎么开心怎么来!”
贺深心砰了一下,乔韶这句话里藏着另一层含义,吃甜食是让贺深开心的事,他却说我们怎么开心怎么来,所以贺深开心了他就开心吗?
贺深还什么都没吃,就已经被塞了满胸腔的糖浆。

  乔韶听卫嘉宇说过甜点自助,据说是数百样点心摆满展台,进去后随便吃。
今天这个节日,店里人还挺多,乔韶来了就有点后悔:“好多情侣。”
贺深道:“那我们换个地方?”
乔韶想了下:“怕什么,我们也是情侣!”说完握住了他的手。
在学校里遮遮掩掩就是了,出来了才不要藏着?#37259;牛?br>贺深眼角嘴角全是笑容,声音也低沉温柔:?#29677;牛?#25105;们也是情侣。”

  让人开心的是,甜点自助也不全是甜点,也有常规西餐可以点。
虽然肉质算不上好,火候也很一般,但两人吃得很开心。快乐哪?#24515;?#20040;复杂,和?#19981;?#30340;人相视一笑就足够了。

  吃过午餐,他们去了游乐场。
贺深提前定了尊享导览,所以什么时间去都行,不需要排队。
乔韶道:“听说加勒比海盗很好玩?”
贺深也没来过,道:“?#19981;?#30340;话多玩几次。”
乔韶眼睛亮晶晶的:“你怕高吗?”
贺深道:“还行。”
乔韶嘿嘿笑道:“那我们多来几次极速飞轮。”其实也只玩了一次,因为太冷啦!

  这一下午自然是玩得特别开心,只除了一点。
乔韶气道:“那?#25484;?#25105;脸都变形了,不准留!”
贺深当宝贝一样揣进大衣里:“我的。”
乔韶抢也抢不到,只恨这游乐场干嘛要抓拍?#29100;?#24425;瞬间”!

  晚上的时候,大乔打来电话:“晚上我不去回去了,你俩在外面吃吧。”
乔韶眨眨眼:“你……”
乔宗民道:“怎么,想我陪你们过节?”
哎哟,大乔这是转性了吗,怎么变得这么“慷慨大方”了!
乔韶道:“我们会安排好自己的!”
乔宗民哼了一声道:“十点前必须回家。”
乔韶惊讶道:“这么晚吗?”
乔宗民?#30446;冢骸?#37027;就?#35828;恪!?br>乔韶:?#21834;?#20182;干嘛要嘴欠!
后来父子俩折中了一下,九点半就往回走,也算是十点到家了。

  乔韶挂?#35828;?#35805;把好消息给贺深说了。
贺深谨慎道:“希望他不会知道我?#20052;?#20102;一天课。”乔韶清清嗓子道:?#29100;?#23545;不能让他知道。”
这给大乔知道了,还晚上十点回去呢,现在就得被拎回去好好教育一通。

  既然不急着回去,他们就一起看了晚上的灯光秀。
在如梦似幻的?#35272;?#22478;堡前,乔韶和贺深十指相扣,好像也置身于童?#29240;小?br>这是他俩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平淡美好,满载着快乐。

  ***

  高二的期末考试,?#20052;?#38902;在东高最后的一?#24944;?#35797;,他考了班里第三名,总分只比陈诉少了两分,比梁柱少了五分,比贺深嘛……嗯,这个人要排除在所有考试之外!
用梁柱的?#29100;?#26159;,他和贺深之间的差距不是语文的五分数学的一分和理综的三分,而是满分只有750,贺深再怎样?#37096;?#19981;出850。
上限如此,就不要去揣测自己和学神的差距了!

  宋一栩?#37259;?#25104;绩单唏嘘道:“陈诉你这是第三者啊。”
陈诉瞥他一眼。
宋一栩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个游戏界面,给陈诉看:“你瞅瞅,现在都流行情侣抢前两名。”
乔韶挺好奇的,也凑过来看:“什么?”
然后他就看到了游戏排行榜的前两名,第一名叫低头?#21069;?#20108;,第二名叫抬头亲榜一,连头像都是配套的……

  宋一栩道:“陈诉你瞅瞅,你这个第二名是不是很碍眼!”
陈诉:?#21834;?br>乔韶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这?#21069;?#32423;成绩表!”
宋一栩:“你俩是一对。”
乔韶压低声音:“小声点。”
宋一栩捂嘴道:“咱?#21069;?#36824;有谁不知道你俩的事吗?”
乔韶:?#21834;?br>陈诉想了一下道:“老唐不知道。”
乔韶:?#21834;?br>行、行吧,可能大概也许还真就只有班主任不知道了……

  晚上贺深带来了另一个好消息:“楼骁进决赛了。”
乔韶比看到自己的成绩还高兴:“太好了!”
他这半年有关注?#28909;?#34429;?#24187;?#21435;现场,但楼骁管不了他们看直播,尤其还有?#35272;?#27611;这个迷弟,乔韶更是被科普了很多。
他知道?#35828;?#31454;的残酷,也知道?#25628;?#25163;们的艰辛,更知道了这帮少年热血沸腾的逐梦之旅!
乔韶很向往,能够做自己?#19981;?#30340;事,并为之拼命的模样真的太帅了!

  乔韶问:“我们可以订票了吗?”
贺深道:“?#19979;?#37027;?#24615;?#31080;。”
乔韶道:“我们一定要去!”
贺深笑着应下。

  决赛在外市,坐飞机得两个小时,当天肯定是赶不回来的。
乔韶把行程跟乔宗民说了,乔宗民抬起眼皮看他:“你俩要在外面住一宿?”
乔韶道:“我们有同学一起的……”乔宗民看了贺深一眼,道:“我让人给你们订酒店。”
乔韶松了口气:“好!”
能出门去看?#28909;?#23601;行,其他都是小事。

  ?#28909;?#24403;天,乔韶他们在会场见到了楼骁。
即便这半年一直有在网上看他,见着本尊还是感觉不一样。
楼骁倒是没什么变化,高高的个子,修长的手脚,?#25250;?#30528;的眼皮仍旧是一副生人勿进的冷酷模样。
唯一的不同是他戴了一副眼镜,镜框边的米字低调,只有灯光打过去时才会反射出一点碎芒。
卫嘉宇点评道:“深哥送的这眼镜可真帅!”也?#36824;?#30340;,六位数的镜框,仿佛在鼻梁上架了辆小跑。
乔韶也觉得挺好看的:“戴?#25628;?#38236;,楼骁看起来正经多了。”敛了些锋芒,多?#35828;?#20799;沉稳。
卫嘉宇赶紧给他科?#30504;骸?#31881;丝都说了,他这?#21069;?#20998;百衣冠禽兽!”
乔韶:“???”
这是在夸人?#31354;?#26159;传说中的黑粉吧!

  他们去后台见了楼骁,楼骁状态不错,?#37259;?#20182;们也很高兴。
乔韶给他加油。
楼骁看向他,又默默?#37096;?#35270;线……
乔韶知道他在纠结什么,虽然过年的时候没能邀请他参加生日宴,但有卫嘉宇这个大嘴巴,楼骁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就像卫嘉宇时不时还会蹦出小穷鬼三个子一样,楼骁短时间内也?#35270;?#19981;?#25628;?#21069;这小矮子?#20052;羌疑?#29239;的事实。

  贺深拍了拍他肩膀道:“加油。”
楼骁轻吁口气:?#29677;擰!?br>从这一声能看出,他还是紧张的。
这是他的第一个赛季,是他迈出来的人生第一步,是他?#20998;?#26790;想的起点,说不紧张是假的。

  因为感觉到了这些,乔韶?#25346;部?#22987;紧张,他们坐到了观众席上后,全程一言不发。
追了半年的?#28909;?#20052;韶如今是能看懂的,楼骁那边一有败势,他就紧张得连气都不?#25494;?#31561;他?#21069;?#22238;一?#29301;?#20182;忍不住又叫一声好。
卫嘉宇更夸张了,扯着嗓门喊得嗓子都快哑了。
观众席上气氛太热烈了,仿佛大家都被代入到屏幕上的战?#20998;校?#35282;色间的来回拉扯,牵动的都是在场所有?#35828;?#31070;经。有喝彩,有惊呼,?#24515;藕啊?#20840;场沸腾的是燃不尽的青春热血。

  最后一刻,巨大的WIN字样落在了楼骁所在的?#28216;欏?br>乔韶蹭地站了起来:“赢了!”
贺深握住他手:?#29677;擰!?br>乔韶转身,给他一个大大的?#24403;А?/p>

  在周围的一片喧闹中,贺深贴着他耳朵说了一句话。
乔韶蓦地睁大眼,脸蹭地红了:“啊?”
贺深重复道:“先生给我们订的是只有一张床的总?#20303;!?/p>

10345 3610049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61004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极速快3计划网 99炮捕鱼王 华东15选5技巧 1992年上证指数 百度彩票开奖pk10 nba合作伙伴万博 安徽时时彩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美女麻将游戏二人 怎么推广赚钱app软件下载 广西快乐10分全包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