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15 只要東西都在

書名:想要攻略的他竟暗戀我(重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煙波江南 更新時間:2019-07-31 10:15:13

  第十五章

  林宏已經冷靜下來,更是意識到不是追究請沒請府尹來這件事,而是如何在府尹等人來了后不讓人把事情鬧大,起碼不能連累到他的身上:“母親,那字帖是嬌嬌母親的心愛之物,更何況俊哥還小,等他到了年齡,嬌嬌作為他親姐姐能不管嗎?先讓人把字帖送回來。”

  那些字帖都在林宏的手里,此時吩咐了貼身小廝:“去老夫人那里,把字帖取來。”

  雖然林宏嘴上說的是去老夫人那里,可實際東西就在林宏的書房。

  林宏繼續說道:“去問問母親的貼身大丫環,還有什么東西也都一并取來。”

  貼身小廝也是個機靈人,自然明白林宏的意思,可是除了字帖外,他根本不知道還有哪些東西是林嬌生母的嫁妝,不僅是他恐怕連林宏自己都記不得了,畢竟這些年來他拿的用的實在太多了。

  林宏也反應過來,說道:“算了,顧氏你去走一趟。”

  顧氏聽懂了林宏的暗示,是讓她先去取林宏原配的嫁妝單,按照嫁妝單把東西找出來,起碼不能讓人在林宏的書房這樣的地方找出來,全部推給林老太太是最好的選擇,畢竟林老太太是林嬌的祖母,眾人又知道她的出身。

  可是顧氏總覺得心中不安,以后呢?有這樣一個祖母,她的女兒要怎么嫁人?

  想到這些顧氏咽了咽口水,此時卻也顧不得許多了,起碼要把這一關過去,而且她那里甚至一雙兒女屋中都有不少林嬌生母的東西,她現在只想趕緊把這件事給糊弄過去再說。

  因為心中慌亂,顧氏出門的時候差點被門檻給絆倒,還是丫環眼疾手快扶住了顧氏,才沒讓她出丑。

  林宏看見了,又想到這一路上林嬌對待顧氏的態度,神色間露出幾分惆悵,說道:“顧氏做事就是有些毛毛糙糙的,不似你母親細心,你母親在的時候,萬事不需要我操心,有你母親照看著,你祖母也不至于做出這樣的錯事。”

  林老太太為了兒子,死都愿意的,更別提把這些事情給承擔下來了,不過聽到兒子的話,心中還是有些不屑,她特別不喜歡前兒媳婦,整日高高在上似得,什么都不會做,只會弄些花花草草的,就連喝個茶都要窮講究。

  林嬌本來不想搭理他們,只想看看這出戲他們準備怎么唱,可是林宏竟然提及了母親,還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讓林嬌覺得格外惡心,而且這個時候也不需要她裝模作樣了:“可我怎么記得,在我周歲的時候,也就是母親沒有剛過一年,父親就把顧氏娶回來了?”

  “為什么如今父親又要這樣說呢?”林嬌故作天真:“我不知道父親是怎么想的,卻知道我只有喜歡一件東西的時候,才會很急切的把東西買下來帶回家呢。”

  其實林嬌說這樣的話已經很不妥了,而且蕭曦和蕭初身邊還跟著宮女,想來沒多久林家發生的一切皇后他們都會知道了。

  多虧林嬌現在年紀小,她又用了小孩子的想法來解釋,也算說的過去了。

  蕭曦說道:“對,你這樣是在背后說人壞話,太壞了。”

  林老太太不愿意了,對著林嬌說道:“大人的事情,你一個孩子家懂什么?”

  雖然是說林嬌的,可是蕭曦聽了更不高興。

  蕭靖覺得林老太太指桑罵槐,一下欺負了表妹和妹妹兩個人,怒道:“林大人家可真厲害,先是不愿意開正門讓我們進府,又有賊偷了表妹母親的嫁妝,如今做錯了事情連說都不讓說,難道下一步要把我們趕出去?”

  林宏出了一頭冷汗,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幾個孩子如此難纏:“四皇子誤會了。”

  蕭琛冷聲道:“是不是誤會,林大人心里清楚。”

  蕭曦和蕭初哼了一聲,直接挽著林嬌往外面走去,說道:“別打擾了宮人統計到底丟失了多少東西,一會等府尹他們來,也可以省事一些。”

  蕭靖和蕭琛也跟著出去,讓侍衛圍著他們五個,明擺著不愿意再與人說話。

  林宏哪怕心中再多不滿,此時也不能表現出來,跟著出去,說道:“請四皇子、五皇子、兩位公主還有嬌嬌,你們先去花廳休息吧。”

  蕭靖毫不猶豫說道:“不用,我怕府上的賊人下毒害我們。”

  說完就示意護衛讓林宏離遠點。

  林宏咬牙也不敢多言,而且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去安排,讓人搬了桌椅炭盆等東西過來,如果讓這幾位皇子和公主在林府凍病了,他就真的完蛋了。

  蕭曦小聲說道:“四哥,我沒想到你這么厲害。”

  蕭靖有些得意的說道:“那當然,真沒想到的是五弟,怪不得你平時話不多,原來因為說出的話能氣壞人。”

  蕭琛這次倒是沒生氣,認真說道:“總不能讓表妹被欺負。”

  在蕭琛心里,林嬌真的是太可憐了,沒有母親不說,父親還是這樣一個壞蛋,要是沒有他們,還不知道要被欺負成什么樣子。

  蕭初也覺得格外興奮:“在父皇考校功課的時候,五哥就很厲害,四哥每次都回答的不好,所以五哥厲害是正常的。”

  蕭靖張了張嘴,卻沒有辦法反駁,卻又不想在林嬌面前暴露自己功課差這件事:“我那是……”

  林嬌見蕭靖為難用眼角偷看她的模樣,開口道:“考校功課會不會很難啊?”

  蕭曦想了想說道:“不算難,不過也不容易,表妹好好聽課,我聽父皇說,因為你才入宮,所以才沒有一起考校你,下一次你也要和我們一起的。”

  林嬌眨了眨眼睛說道:“有表姐在我不怕的。”

  蕭曦高興的點頭。

  林嬌看向蕭靖說道:“我知道四表哥最厲害了,到時候四表哥可要偷偷提醒我。”

  蕭靖咽了咽口水,明明沒有底氣,卻要裝作小事一樁的樣子:“那、那是當然了,你不用擔心。”

  蕭琛很想說自己也能幫她,可是見林嬌不再吭聲的樣子,他也不好開口,心中打定主意,等父皇考校功課的時候,一定要表現的更優秀讓父皇表揚,到時候表妹就知道誰是最厲害的了。

  其實林老太太并沒有把動兒媳婦嫁妝的事情看的太嚴重,哪怕知道林嬌報官了,也覺得這就是家事,而且既然嫁到她家了,整個人都是她家的,用些嫁妝又怎么樣?當初她陪嫁的那些東西,可都是養家糊口用了。

  林老太太已經打定主意了,到時候她就一口咬定是自己用了賣了送人了,難不成林嬌這死丫頭還能讓人把她抓走關起來?她可是林嬌的祖母,林嬌這樣做是要被人罵的。

  所以見兒子臉色難看的進來后,拉著兒子到一旁避開了那些把東西搬出去,還按照冊子登記的人,小聲說道:“兒子別怕,哪怕他們報官了,我就咬定是我用了,他們又能把我怎么樣?要是林嬌真的敢鬧,我就去告她不孝。”

  林宏說道:“他們肯定要嚴查的,不少東西我都送出去走門路用了,而且私下動妻子的嫁妝,真的要追究起來,我以后肯定升官無望。”

  林老太太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她都嫁給你了,那些東西都該是你的。”

  林宏不好和母親解釋這些,因為根本解釋不清楚,只能叮囑道:“母親,到時候、到時候真查出來,你就咬定是你動的,如果那些人不信,你就說是顧氏慫恿你做的。”

  林老太太猶豫了:“那會不會影響俊哥啊?”

  林宏知道母親最在乎的是他,其次就是孫子俊哥了,就怕到時候顧氏說了話讓母親心軟反而害了自己:“娘,如果這件事查到了我身上,不僅我這個官職要沒有,還要被關進大牢,功名說不定都保不住。”

  林老太太嚇出一身冷汗:“不會吧?”

  林宏嚴肅地看著林老太太。

  林老太太沉默了一會說道:“放心吧,有娘在。”

  其實林宏已經很久沒有管她叫過娘了。

  林老太太鄭重說道:“娘知道該怎么做。”

  還沒等顧氏把東西送來,侍衛已經請了府尹和大理寺卿過來了。

  這次林嬌沒有直接出面,而是由于姑姑把事情大致說了一遍,而且把抄錄的嫁妝單交給了他們。

  府尹和大理寺卿會同時過來,也是因為請他們的侍衛都是四皇子身邊的人,如今聽完這些,倒是松了口氣,起碼不是什么太讓他們為難的事情。

  林宏的官職也不算高,如果不是當初娶了大長公主的獨女,他甚至連京官都當不了。

  等于姑姑把事情說完,林老太太剛準備出面認下來這些事情,就看見林嬌上前一步。

  林嬌裹著披風,看起來更小了一些,聲音帶著軟糯卻條理分明:“祖母為了不讓我傷心,說所有東西都是她拿走用的,我……如果真的是祖母用的,只要東西都找回來,我就不再追究了,如果祖母把一些東西典當了,只要把當票給我,我自己出錢贖回就是了。”

  這話可謂是通情達理了。

  林嬌紅著眼睛說道:“麻煩各位了。”

  蕭曦心疼的抱著林嬌:“表妹別難受,我們去找父皇替你做主。”

  蕭靖像是有些煩躁:“就你心善,算了,到時候我也幫你出點錢。”

  蕭初開口道:“表妹,有我們呢。”

  蕭琛:“恩。”

  這些話,他們是故意說給眾人聽的,也讓府尹他們更重視這件事,知道他們的態度。

  林嬌吸了吸鼻子,說道:“我知道的,只要東西都在,我、我什么都不追究的。”

  猛一聽像是通情達理,可是仔細聽來,卻是再一次強調一件都不能丟。
  

10362 3592668 MjAxOS8wNy8wNS8jIyMxMDM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5/10362_359266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上海股票推荐网 富鑫策略 招财宝理财平台 多狐河南麻将app 温州麻将胡牌图解 qq麻将游戏 单机急速赛车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 股票涨跌原因 大白话 股票配资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