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9 鸳鸯香囊

书名:想要攻略的他竟暗恋我(重生) 上传会?#20445;?a href="http://www.kiyhkw.tw/homepage/天女下凡.html" target="_blank">天女下凡 作者:烟波江南 更新时间:2019-08-21 11:49:39

  第三十九章

  萧靖?#37259;?#33831;墨一脸喜气洋洋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二哥, 你怎么像刚从天牢出来一样。”

  “可不就是刚出来吗?”萧墨?#27425;?#36947;:“这段日子可把我累坏了。”

  更多的萧墨却不再提, 看向萧琛说道:“五弟,我们去清泉寺?#21069;?#30528;妹妹选驸马的, 你可别真的皈依佛门了。”
萧琛嘴角抽搐了下,说道:“不会。”

  萧靖在一旁说道:“肯定不会,五弟喜欢吃肉。”

  萧墨被说服了,提醒道:“五弟, 你要是出家了,不仅吃不到肉,还要自己种菜。”

  萧琛深吸了口气,咬牙说道:“我不会!”

  萧墨哈哈笑道:“我信你!”

  萧琛?#34892;?#26080;力的为自己辩解道:“我不是为了肉。”

  萧墨和萧靖却对视一眼笑个不停。

  萧琛长长的叹了口气。

  萧墨说道:“五弟放心, 虽然午膳我们用素斋, 晚上的时候二哥请你吃肘子。”

  萧琛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有朝一日,如果真的想要出家了, 也是被这几位兄长给气的, 而不是自愿的!

  等到了清泉寺, 萧琛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觉得只有萧靖在的时候, 已经是灾难了, 加上一个萧墨,萧琛有几次都考虑转身回去。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 今日的清泉寺只有萧靖他们几人,周围也有侍卫把守着。

  林娇、萧曦和叶氏因为话本, 变?#20204;?#36817;了许多,下马车的时候三个人亲亲热热的凑到一起说着话。

  萧靖?#37259;?#26519;娇伸手想要打招呼,却发现林娇只是对他点了下头,就被萧曦的话吸引了,他忍不住看向萧墨问道:“二哥,二嫂什么时候和她们这样亲热了?”

  萧墨也不知道,明明?#19979;沓的?#20250;,她们之间还?#34892;?#23458;套生?#29723;?/p>

  萧琛翻了个白眼,说道:“进不进去?”

  萧靖摇着扇子说道:?#30333;?#36208;走。”

  几个人一并进了清泉寺,寺里打扫的很干净,因为有女客的缘故,给他们引路的是小沙弥。

  小沙弥都五六岁的年龄,穿的干干净净的,清泉寺的伙食明显不错,他们都长得白白胖胖的,看起?#26149;?#26159;可爱。

  林娇他们先去上了香添了香油钱,这才去见了方丈。

  清泉寺的方丈?#34892;?#30246;,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对着萧墨等人也是不卑不亢的,态度自然。

  萧墨说道:“方丈,听说来寺中见到方丈的有缘人都?#34892;?#33021;得到方丈的赠言,不知道我们可是有缘人?”

  方丈笑了下,说道:“施主所求之事,时辰到了自然就来了。”

  萧墨挑眉问道:“方丈知道我所求?#38382;保俊?/p>

  方丈直言道:“施主刚才就说了,有缘人。”

  萧墨刚想反驳,?#20174;?#24847;识到自己所求的说是有缘人也是不错的,他问的是自己什么时候有子嗣,以后的孩子?#33756;?#26159;和他们夫妻有缘了:“谢方丈。”

  方丈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向了萧靖。

  萧靖收起了扇子,神色变得严肃了许多。

  方?#27801;?#40664;了许久才说道:“这位施主是个明白人,既然如此,?#20687;?#21482;望施主有始有终。”

  萧靖行礼说道:“是,谢谢方丈。”

  方丈避开没有受萧靖的礼:“施主不用谢我。”

  萧琛在一旁,没有吭声。
倒是萧靖问道:“方丈快看看,我这?#22351;?#24351;是不是与佛有缘。”

  方丈没有含糊,说道:“这位施主与佛无缘。”

  萧琛瞪了萧靖一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方丈说道:“施主,若是有拿不准的事情,只问问您心中所望即可。”

  萧琛面色一肃,说道:“我记下了,多谢方丈指点。”

  萧曦忍不住问道:“方丈帮我看看。”

  方丈:“女施主有贵人相助,以后自当顺顺当当的。”

  萧曦似懂非懂,却明白后面?#22218;?#24605;,说道:“顺顺当当就行。”

  叶氏想?#39318;?#21987;,?#20174;?#19981;好意思开口,说道:“方丈我……”

  方丈说道:“女施主心善,必如常所愿。”

  叶氏说道:“谢谢方丈。”

  心中打定主意,如果真的能让她如常所愿,她必定为佛像塑金身。

  林娇总觉得这位方丈很厉害,怕被人看出底细,难免?#34892;?#24515;虚,却不好说言。

  方向看?#25628;?#35828;道:“女施主,庄生晓梦,一切事情都有因果,您尽管放心就是了。”

  林娇说道:“我记下了。”

  若是真有因果,那么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林娇不知道,却觉得自己能再有一辈子,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

  萧靖?#37259;?#26519;娇?#34892;?#24653;然的神色,?#34892;?#24515;疼,面上却?#20130;?#19981;漏,说道:“不是说尝尝寺中的素食吗?”

  方丈说道:“?#20687;?#23601;不打扰几位施主了,几位施主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24895;?#23567;沙弥去做就是了。”

  “谢方丈。”

  ?#30830;?#19976;离开,萧墨就招呼道:“先去歇歇脚,尝尝这边的素糕点,然后到处转转。”

  说是到处转转,不过是个借口,也要?#19968;?#20250;让萧曦见一见那位鲁公子。

  众人往厢房走去,萧琛问道:“四哥,你原来不是不信这些吗?”

  萧靖用折扇敲着手,说道:?#26263;?#21021;年少无知。”

  这话说的和他现在七老八十似得。

  萧琛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说道:“口是心非。”

  萧?#24863;?#30340;得意,说道:“我这叫尊重人。”

  说笑间,几个?#35828;?#20102;厢房,厢?#30475;?#25195;的很干净,宫人也?#35759;?#35199;换成了他们常用的,很快就有人端了糕点茶水来。

  这里的素糕点虽然清淡了些,味道确实不错,因为都是自家人,他们也没有避讳,就坐在一桌边?#21592;?#32842;了起来。

  萧曦偷偷戳了下叶氏的胳膊,使了个眼色。

  叶氏想起来在马车?#20185;?#37327;的事情,看向萧墨问道:“夫君,你见过礼部尚书的孙子吗?”

  萧墨刚喝了口茶,闻言放下杯子说道:?#26263;?#26159;见过,父皇为了给两?#24187;妹?#36873;驸马,把朝?#24515;?#40836;合适的人都看了一遍,鲁博算是其中比较优秀的,文采极好。”

  萧靖说道:“我倒是觉得他辞藻华丽,?#34892;?#20559;软,而且脂粉味重了些。”

  萧墨也没有反驳,说道:?#26263;?#20986;去历练几年就好了。”

  萧曦听了却已经?#34892;?#19981;喜了,说道:“那性子是不是软弱?”

  “这倒不至于吧。”萧墨也?#34892;?#25343;不准:“起码在面对父皇?#20445;?#23545;答上?#33756;?#27969;畅。”

  萧靖很不给面子,说道:“父?#23454;囊?#24605;,妹妹你性子?#34892;?#20500;强,所以选个性子软些的,免得成亲后你们夫妻光生气。”

  林娇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内幕。

  萧靖补充道:“不过他长得不错,就是比我差些。”

  说到最后一句,萧靖看向了林娇,笑道:“表妹,你们三个中,肯定是你嫁的最好了。”

  臭不要脸!

  林娇哪怕心中也这样想,却绝对不会说出来让萧靖太过得意的。

  萧曦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四哥。你能要点脸吗?我还觉得二嫂嫁的最好。”

  萧墨说道:“对啊,我也觉得。”

  萧靖看向萧墨,说道:“我府里可没有那么多人,表妹嫁给我,清静。”

  萧曦?#35835;?#19979;,说道:“虽然我觉得四哥有时候太过得瑟,但是这句话,我觉得是对的。”

  叶氏虽然?#34892;?#32039;张和羞涩,却还是开口道:“夫君很好,我嫁的很好。”

  萧墨没想到叶氏会这样说,可是?#37259;?#21494;氏的神色,不知为何萧墨心狠狠跳动了几下。

  萧曦?#34892;?#19981;怀好意地问道:“如果四哥真娶了表妹,是不是应该跟着表妹一起叫我表姐?”

  萧靖冷笑了一声:“大白天的被做梦,到时候你就别叫表妹了,记得叫四嫂。”

  萧曦不服气:“我偏偏要从表妹这边算怎么了?”

  “不怎么。”萧靖慢悠悠地说道:?#26263;?#30528;陈妃娘娘打你。”

  萧琛实在没忍住说道:“你们能不能别这么?#23383;?#20102;?”

  他觉得来清泉寺真的是一个错误,二哥和二嫂眉眼传情的,四哥和表妹之间众人?#28798;?#20102;,而妹妹也是来相?#27425;?#26469;驸马的,他就是个多余的人。

  萧靖刚想再说几句,就听见了?#22969;?#22768;,他示意宫人去开了门。

  来的正是鲁博,他跟在宫人身后进来给众人行礼。
哪怕知道鲁博是个伪君子,林娇也得承认他容貌确实不错。

  林娇看向萧曦,发现萧曦神色缓和了许多,不得不说,萧家人喜欢好看东西这点,还真的是一脉相承的。

  萧靖说道:“鲁公子,你身上挂的香囊倒是挺别致,是姑娘家绣的吧?”

  鲁公子神色变了变,说道:“是家?#34892;?#23064;,四殿下若是喜欢,我让家?#34892;?#23064;给殿下绣个新的。”

  “鸳鸯戏水的?”萧?#24863;?#21621;呵地说道:“我可不敢要,不过这样的绣娘,鲁公子回去还是早早打发了好。”

  萧曦这才注意到,神色变了变。

  叶氏也是学过管家的,嫁给二?#39318;?#21518;,二?#39318;?#24220;上的那些通房妾室也都不是简单的,心中已有成算,哪家府里的绣娘敢给未成亲的少爷绣鸳鸯香囊:“这鸳鸯香囊,绣工着实不怎么样,若是府上绣娘都是这般手艺,着实寒酸了些,要不我送几个过去?”

  既然都知道来清泉寺做什么,周围鲁公子身上还戴着别的姑娘绣的香囊,着实对萧曦不尊重了些,先不说叶氏和萧曦关系如何,萧曦都是她的小姑子,她哪里能容忍旁人这般。

  林娇在一旁软绵绵地说道:“哪里用的着二表嫂,我去外面绣楼订个几十个香囊给鲁府送去就是了,绝对不会让绣楼弄错,绣什么?#25226;?#25103;水,对了不是什么?#25226;跡?#26159;野鸳鸯?”

  本来还?#34892;?#19981;高兴的萧曦?#27426;?#31505;了:“可不许说这么?#28895;?#30340;话。”

  林娇恍然大悟:“对啊,有人能做的出这样脏的事情,那是他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10362 3598581 MjAxOS8wNy8wNS8jIyMxMDM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5/10362_359858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