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39 鴛鴦香囊

書名:想要攻略的他竟暗戀我(重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煙波江南 更新時間:2019-08-21 11:49:39

  第三十九章

  蕭靖看著蕭墨一臉喜氣洋洋的模樣忍不住說道:“二哥, 你怎么像剛從天牢出來一樣。”

  “可不就是剛出來嗎?”蕭墨反問道:“這段日子可把我累壞了。”

  更多的蕭墨卻不再提, 看向蕭琛說道:“五弟,我們去清泉寺是幫著妹妹選駙馬的, 你可別真的皈依佛門了。”
蕭琛嘴角抽搐了下,說道:“不會。”

  蕭靖在一旁說道:“肯定不會,五弟喜歡吃肉。”

  蕭墨被說服了,提醒道:“五弟, 你要是出家了,不僅吃不到肉,還要自己種菜。”

  蕭琛深吸了口氣,咬牙說道:“我不會!”

  蕭墨哈哈笑道:“我信你!”

  蕭琛有些無力的為自己辯解道:“我不是為了肉。”

  蕭墨和蕭靖卻對視一眼笑個不停。

  蕭琛長長的嘆了口氣。

  蕭墨說道:“五弟放心, 雖然午膳我們用素齋, 晚上的時候二哥請你吃肘子。”

  蕭琛深吸了一口氣,他覺得有朝一日,如果真的想要出家了, 也是被這幾位兄長給氣的, 而不是自愿的!

  等到了清泉寺, 蕭琛已經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覺得只有蕭靖在的時候, 已經是災難了, 加上一個蕭墨,蕭琛有幾次都考慮轉身回去。

  因為提前打過招呼, 今日的清泉寺只有蕭靖他們幾人,周圍也有侍衛把守著。

  林嬌、蕭曦和葉氏因為話本, 變得親近了許多,下馬車的時候三個人親親熱熱的湊到一起說著話。

  蕭靖看著林嬌伸手想要打招呼,卻發現林嬌只是對他點了下頭,就被蕭曦的話吸引了,他忍不住看向蕭墨問道:“二哥,二嫂什么時候和她們這樣親熱了?”

  蕭墨也不知道,明明上馬車那會,她們之間還有些客套生疏。

  蕭琛翻了個白眼,說道:“進不進去?”

  蕭靖搖著扇子說道:“走走走。”

  幾個人一并進了清泉寺,寺里打掃的很干凈,因為有女客的緣故,給他們引路的是小沙彌。

  小沙彌都五六歲的年齡,穿的干干凈凈的,清泉寺的伙食明顯不錯,他們都長得白白胖胖的,看起來很是可愛。

  林嬌他們先去上了香添了香油錢,這才去見了方丈。

  清泉寺的方丈有些瘦,看起來慈眉善目的,對著蕭墨等人也是不卑不亢的,態度自然。

  蕭墨說道:“方丈,聽說來寺中見到方丈的有緣人都有幸能得到方丈的贈言,不知道我們可是有緣人?”

  方丈笑了下,說道:“施主所求之事,時辰到了自然就來了。”

  蕭墨挑眉問道:“方丈知道我所求何時?”

  方丈直言道:“施主剛才就說了,有緣人。”

  蕭墨剛想反駁,卻又意識到自己所求的說是有緣人也是不錯的,他問的是自己什么時候有子嗣,以后的孩子也算是和他們夫妻有緣了:“謝方丈。”

  方丈沒再說什么,只是看向了蕭靖。

  蕭靖收起了扇子,神色變得嚴肅了許多。

  方丈沉默了許久才說道:“這位施主是個明白人,既然如此,老衲只望施主有始有終。”

  蕭靖行禮說道:“是,謝謝方丈。”

  方丈避開沒有受蕭靖的禮:“施主不用謝我。”

  蕭琛在一旁,沒有吭聲。
倒是蕭靖問道:“方丈快看看,我這位弟弟是不是與佛有緣。”

  方丈沒有含糊,說道:“這位施主與佛無緣。”

  蕭琛瞪了蕭靖一眼,倒是沒有再說什么。

  方丈說道:“施主,若是有拿不準的事情,只問問您心中所望即可。”

  蕭琛面色一肅,說道:“我記下了,多謝方丈指點。”

  蕭曦忍不住問道:“方丈幫我看看。”

  方丈:“女施主有貴人相助,以后自當順順當當的。”

  蕭曦似懂非懂,卻明白后面的意思,說道:“順順當當就行。”

  葉氏想問子嗣,卻又不好意思開口,說道:“方丈我……”

  方丈說道:“女施主心善,必如常所愿。”

  葉氏說道:“謝謝方丈。”

  心中打定主意,如果真的能讓她如常所愿,她必定為佛像塑金身。

  林嬌總覺得這位方丈很厲害,怕被人看出底細,難免有些心虛,卻不好說言。

  方向看了眼說道:“女施主,莊生曉夢,一切事情都有因果,您盡管放心就是了。”

  林嬌說道:“我記下了。”

  若是真有因果,那么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林嬌不知道,卻覺得自己能再有一輩子,已經是天大的福分了。

  蕭靖看著林嬌有些恍然的神色,有些心疼,面上卻絲毫不漏,說道:“不是說嘗嘗寺中的素食嗎?”

  方丈說道:“老衲就不打擾幾位施主了,幾位施主若是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小沙彌去做就是了。”

  “謝方丈。”

  等方丈離開,蕭墨就招呼道:“先去歇歇腳,嘗嘗這邊的素糕點,然后到處轉轉。”

  說是到處轉轉,不過是個借口,也要找機會讓蕭曦見一見那位魯公子。

  眾人往廂房走去,蕭琛問道:“四哥,你原來不是不信這些嗎?”

  蕭靖用折扇敲著手,說道:“當初年少無知。”

  這話說的和他現在七老八十似得。

  蕭琛忍了又忍,實在沒忍住說道:“口是心非。”

  蕭靖笑的得意,說道:“我這叫尊重人。”

  說笑間,幾個人到了廂房,廂房打掃的很干凈,宮人也把東西換成了他們常用的,很快就有人端了糕點茶水來。

  這里的素糕點雖然清淡了些,味道確實不錯,因為都是自家人,他們也沒有避諱,就坐在一桌邊吃邊聊了起來。

  蕭曦偷偷戳了下葉氏的胳膊,使了個眼色。

  葉氏想起來在馬車上商量的事情,看向蕭墨問道:“夫君,你見過禮部尚書的孫子嗎?”

  蕭墨剛喝了口茶,聞言放下杯子說道:“倒是見過,父皇為了給兩位妹妹選駙馬,把朝中年齡合適的人都看了一遍,魯博算是其中比較優秀的,文采極好。”

  蕭靖說道:“我倒是覺得他辭藻華麗,有些偏軟,而且脂粉味重了些。”

  蕭墨也沒有反駁,說道:“等出去歷練幾年就好了。”

  蕭曦聽了卻已經有些不喜了,說道:“那性子是不是軟弱?”

  “這倒不至于吧。”蕭墨也有些拿不準:“起碼在面對父皇時,對答上也算流暢。”

  蕭靖很不給面子,說道:“父皇的意思,妹妹你性子有些倔強,所以選個性子軟些的,免得成親后你們夫妻光生氣。”

  林嬌還是第一次知道這樣的內幕。

  蕭靖補充道:“不過他長得不錯,就是比我差些。”

  說到最后一句,蕭靖看向了林嬌,笑道:“表妹,你們三個中,肯定是你嫁的最好了。”

  臭不要臉!

  林嬌哪怕心中也這樣想,卻絕對不會說出來讓蕭靖太過得意的。

  蕭曦沒忍住翻了個白眼,說道:“四哥。你能要點臉嗎?我還覺得二嫂嫁的最好。”

  蕭墨說道:“對啊,我也覺得。”

  蕭靖看向蕭墨,說道:“我府里可沒有那么多人,表妹嫁給我,清靜。”

  蕭曦愣了下,說道:“雖然我覺得四哥有時候太過得瑟,但是這句話,我覺得是對的。”

  葉氏雖然有些緊張和羞澀,卻還是開口道:“夫君很好,我嫁的很好。”

  蕭墨沒想到葉氏會這樣說,可是看著葉氏的神色,不知為何蕭墨心狠狠跳動了幾下。

  蕭曦有些不懷好意地問道:“如果四哥真娶了表妹,是不是應該跟著表妹一起叫我表姐?”

  蕭靖冷笑了一聲:“大白天的被做夢,到時候你就別叫表妹了,記得叫四嫂。”

  蕭曦不服氣:“我偏偏要從表妹這邊算怎么了?”

  “不怎么。”蕭靖慢悠悠地說道:“等著陳妃娘娘打你。”

  蕭琛實在沒忍住說道:“你們能不能別這么幼稚了?”

  他覺得來清泉寺真的是一個錯誤,二哥和二嫂眉眼傳情的,四哥和表妹之間眾人皆知了,而妹妹也是來相看未來駙馬的,他就是個多余的人。

  蕭靖剛想再說幾句,就聽見了敲門聲,他示意宮人去開了門。

  來的正是魯博,他跟在宮人身后進來給眾人行禮。
哪怕知道魯博是個偽君子,林嬌也得承認他容貌確實不錯。

  林嬌看向蕭曦,發現蕭曦神色緩和了許多,不得不說,蕭家人喜歡好看東西這點,還真的是一脈相承的。

  蕭靖說道:“魯公子,你身上掛的香囊倒是挺別致,是姑娘家繡的吧?”

  魯公子神色變了變,說道:“是家中繡娘,四殿下若是喜歡,我讓家中繡娘給殿下繡個新的。”

  “鴛鴦戲水的?”蕭靖笑呵呵地說道:“我可不敢要,不過這樣的繡娘,魯公子回去還是早早打發了好。”

  蕭曦這才注意到,神色變了變。

  葉氏也是學過管家的,嫁給二皇子后,二皇子府上的那些通房妾室也都不是簡單的,心中已有成算,哪家府里的繡娘敢給未成親的少爺繡鴛鴦香囊:“這鴛鴦香囊,繡工著實不怎么樣,若是府上繡娘都是這般手藝,著實寒酸了些,要不我送幾個過去?”

  既然都知道來清泉寺做什么,周圍魯公子身上還戴著別的姑娘繡的香囊,著實對蕭曦不尊重了些,先不說葉氏和蕭曦關系如何,蕭曦都是她的小姑子,她哪里能容忍旁人這般。

  林嬌在一旁軟綿綿地說道:“哪里用的著二表嫂,我去外面繡樓訂個幾十個香囊給魯府送去就是了,絕對不會讓繡樓弄錯,繡什么野鴨戲水,對了不是什么野鴨,是野鴛鴦?”

  本來還有些不高興的蕭曦被逗笑了:“可不許說這么難聽的話。”

  林嬌恍然大悟:“對啊,有人能做的出這樣臟的事情,那是他們不要臉,我還要呢。”

  

10362 3598581 MjAxOS8wNy8wNS8jIyMxMDM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5/10362_359858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票推荐_天牛宝名气 福建今日快3 p2p理财平台排名前十 经典麻将单机版 5000元怎么理财挣得多 陕西快乐10分走势 股票涨跌怎么算的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 期货配资是正规的吗 淘宝在线广西快三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