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去魅惑别人?

书名:后妈她翻车了[快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三日成晶 更新时间:2019-08-15 12:09:34

  人一旦在生死边?#30606;?#36807;的时间长了,杀的人多了, 会形成一种让人十分难受的凶戾之气, 封元淮身上就有, 并且他是活活从小兵拼杀到如今这个位置,尸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形容不为过。

  他平日里又无人伺候, 在军营中常常是身侧两米无人靠近, 加上常年一?#29228;?#20912;冰的铁面具, 他又从不军.妓营, 别说是软软的女人,就连一起征战的兄弟,对他都是敬而远之。

  像石姣姣这样插科打诨,逮住机会?#32479;?#30528;他身上贴的,封元淮?#28216;从?#35265;过,更遑论是言语上敢调戏他的人。

  于是大将军第一次有点发怔,?#20174;?#20102;一会儿,才?#20174;?#36807;来这个狗胆包天的女人,是在调戏他,并?#19968;?#37324;话外的意思,她的条件是想要睡他?!

  这就是大狗熊下山, 被小狗.崽子劫了道儿,封元淮?#37259;?#30707;姣姣的眼神, 沉的像是泰山压顶, 其中情绪难辨。

  石姣姣盯着他,等着他濒临爆发的边缘, 这才适可而止的退了一步,大方道,“算了,我看夫君现在也不太行,那就等以后再说。”

  没有男人能容忍自己被说不行,封元淮,面具下神色山雨欲来,石姣姣看不到,?#24616;?#33258;说道,“这样吧……”

  她凑近封元淮,伸手去推他的面具,被封元?#37259;?#20303;了手腕,疼的?#36153;?#21671;嘴,但是?#25104;?#20173;旧带着笑。

  “夫君想要好处,也要先给我点好处,不能光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你说是不是这个?#35272;懟?/p>

  “我听说过了,看过你什么模样的人都死了,我不看,”石姣姣手指抵住封元淮的喉结,不轻不重的按了下,封元淮的力?#28010;?#24320;了一些,朝后靠了下。

  “我不看你的样子,就亲亲你,”石姣姣说,“不过分吧?”

  封元淮一时没动,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石姣姣这一脸浪.荡相,让他想起灵堂上的那件事,气血上涌,眼?#37259;?#21448;要动气。

  石姣姣?#20174;?#21464;了口风,带上了?#20174;錚?#35828;道,“将军何不这么想,派了那么多的高手跟着妾身和曲兴,却也只是才摸到一点眉目,但是得了妾身这份名单,妾身保证将军直接照着单子去抓,比抓药还要准,一保一个。”

  “将军不过是牺牲一下而已……”石姣姣想测试他到底为了替皇帝办事能做到什么地步,现在又对她的厌恶到了什么地步,不依不?#27169;?#23558;军是嫌弃妾身?”

  “我难道不该嫌弃?”封元淮近距离?#37259;?#30707;姣姣,这个女人在他的眼中,现在就是一只被掐住膀子的小鸡,飞不起,扭断她的脖子也不费吹灰之力。

  他确实也不至于被石姣姣威胁了,顺着他摸到的线查下去,?#36710;?#38215;南王伸到皇城中的手不过是时间问题……

  “夫君……”石姣姣一会儿将军一会夫君,怎么顺嘴怎么叫,“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34892;?#20107;,你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封元淮面露讽刺,这个贱妇果然是要为自己开脱了……

  石姣姣?#20174;?#35828;,“何止一个曲老爷,在这之前,这四年里面,还有?#29228;?#29239;王老爷李老爷……”

  封元淮难得也被什么事情给震到,瞪着眼睛锁住石姣姣,像个即将发狂的大狗熊。

  不需想,她既敢在他的灵堂苟且,自然平时也不会好,可是这种事谁不是藏着?#37259;牛?#36825;贱妇真当自己捏住了什么救命稻草,觉得他不会杀了她!

  石姣姣是故意说的,这种蜂?#35328;?#26089;捅了越好,原身那些破烂事一查一个准,现在封元淮没有时间理,等料理她的时候,查出来就是雪上加霜。

  坦白不能从宽,但是能把震怒提前,底线扯松了,日后才好彻底跨过去。

  “啊!”石姣姣的手要被折断了,小脸疼的煞白,但是她咬着牙只短促的叫了一声,就抿住了嘴唇。

  “将军何须如此?不是已经打算休了我?”石姣姣突然画风一转,眉色冷厉起来,出言讥讽,“其实细细说来,两年前大哥战死,将军生死未卜的时候,我就是改了嫁,也?#26149;下煞ǎ ?/p>

  “我为何要苦守家中,真当你们封家?#20063;?#19975;贯无人可?#26032;穡浚 ?/p>

  封元淮还是第一次见到石姣姣露出这种声色俱厉的样子,虽然怒火依旧,但是干架这玩意,谁动静大谁就牛逼。

  他不由自主放松了一些,石姣姣?#32622;?#30524;面露苦涩,声音却咄?#25413;?#20154;,“难道将军根本未曾想要放?#30097;?#32456;,只等利用之后,便打定主意将我诛杀,反正你是大将军,我一个红杏出墙的妇人,命如草芥一般,是也不是?!”

  封元淮倒是没曾想她看透了一切,面具下眉梢微跳,勾起唇角扯出了一个阴森凉薄的笑。

  “猜对了。”封元淮说,“还不算太蠢,有什么能耐,去地府使吧!”

  说着竟是当空一掌,朝着石姣姣劈下来,这一掌裹挟?#29228;做?#19975;钧的内力,石姣姣这样毫无武功的普通人,一下子说不到脑袋都能劈下来。

  真他妈的是个杀神!

  千钧一发,石姣姣却没躲,迅速开口吼道,?#25300;以?#30693;你凉薄如此,已经命我亲近的人准备了关于你假死之事?#36864;?#19979;的部署一一陈列!只要我今日身死,不出五日,必定送到镇南王的手上!”

  手掌停在她的额前,掌风带动她额前细碎的发,石姣姣瞪着封元淮,不就是耍狠?

  不就耍心眼?你都是老子造出来的,老子怕你!

  气?#25112;?#24352;而焦灼,封元淮一错不错的?#37259;?#30707;姣姣,看到石姣姣眼中的傲慢甚至是不屑,像是第一次真正的认识这个女人。

  她一个后宅妇人,真的能够精明缜密至此吗?

  “将军不?#29275;?#22823;可以试试,我虽不知你缘何诈死,也不知镇南王到底为何要动用埋伏在皇都中多年的手下,也要?#25991;?#27515;地,但不难猜。”

  石姣姣不能说知道古墓的事情,否则才是真的死路一条。

  她只说,“藩王么,无非是想要天下第一?#21069;?#26885;子,而你身为大将军,在他的地盘上,自?#30343;前?#30524;的。”

  反正撕破?#24120;?#30707;姣姣什?#37259;?#31216;都不用了,一把拽出自己被抓的手,轻轻揉,“我一个后宅妇人,苦等你四年,你若是今日不顾念夫妻一场的情分要杀我,我也不必在乎毁你计?#20445;?#39034;带?#29228;?#20320;一?#20381;?#23567;上刑场。”

  封元淮一生何曾被人威胁过,敢威胁他的,都被他斩于长剑之下了。

  但是此时此刻,?#37259;?#31449;在他面前明明纤柔的不堪一折,却眉目桀骜的女人,他还真的不敢就此下杀手。

  若是真的如她所言,她留了后手,将一切动向送与镇南王,后果不?#21543;?#24819;。

  封元淮不吭声,石姣姣也不说话,在地上慢慢踱步,揉着手臂,等着封元淮绷不住。

  许久,封元淮?#34384;?#32784;住杀意,命令道,“去取名单。”

  石姣姣瞬间回头,笑的灿若春花,?#19968;?#30524;中?#22120;?#19968;闪而过。

  语气?#21482;指?#20102;一开始的娇柔,“夫君还未答应我最后一个条件,名单不能给你。”

  封元淮整个人一僵,拳头攥的青筋凸起。

  他真的是自出生开?#21363;游?#34987;逼成这样过,偏偏对方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所?#25163;?#20107;,所求之事,也不是什么牵涉甚大的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是要他片刻亲近而已。

  石姣姣也不指望封元淮这样的男人,能说出让我你亲的话来,等了片刻,看出他僵的活像?#23601;罰?#23047;笑道,“夫君不说话……”

  石姣姣凑近坐在床边上,尝试抓住他的手,指尖在他鼓起的青筋?#30606;?#20102;勾,“妾身可就当夫君默认了。”

  石姣姣慢慢凑近,笃定封元淮此刻就是个被封住嘴捆住手脚的老虎,尽忠两个字,就把他捆的任人揉搓,他要是知道了他最后会死于尽忠的皇帝手里,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石姣姣凑近,将封元淮的面具朝上推了一点,他真的没动,石姣姣又憋不住笑,狎昵的捏着他的下?#20572;?#20687;是摸?#29228;?#34382;的虎须。

  “将军这两天,可有好好的洗漱清洁?”

  封元淮闭上眼睛,石姣姣看不到他的表情,都知道他一定是屈辱不已。

  嘴唇紧紧抿成一字,石姣姣柔软的指尖在他的胡茬?#30606;?#36807;,?#29992;?#36947;,“胡子刮的这么干净,肯定好好的清洁过了……”

  说着,又抓住他一缕头发送到鼻尖闻了?#29275;?#23558;军真香……”

  封元淮觉得自己像个被混蛋调戏的?#20658;?#23478;妇女?#20445;?#30707;姣姣也没说什么过火的,做什么过火的,但是她的指尖,她的态度,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狎昵。

  他睁开眼看石姣姣,双眼泛红,血丝爬上几条,石姣姣等的就是他睁眼,就这?#26149;?#20182;对瞪着,凑上前软软的唇,贴?#25103;?#20803;淮紧抿的唇。

  硬邦邦的和他整个人一样,石姣姣不?#25512;?#30340;捏了下他的下颚,封元?#37259;?#31639;是放出了?#24187;?#30340;血色丰润的唇瓣,竟然意外的柔软。

  估摸着他大概要忍不住不管不?#35828;?#21128;死自己了,石姣姣这才推开,手指在封元淮的唇上抹了下,笑道,“将军好滋味……”

  说完之后,迅速起身后退,过然封元淮一巴掌挥下来,砸在石姣姣刚才坐着的床板上。

  石姣姣听着“哐当”的一声,感觉?#34892;┭浪幔?#23545;?#25103;?#20803;淮的视线,啧啧道,“大男人不守诺,真是让?#39029;?#30524;哦。”

  “名单。”封元淮声音阴冷?#32479;痢?/p>

  石姣姣被他那副样子弄的又生出恶趣味,但是今天真不能再搞了,不然容易真的把小命玩没了。
石姣姣?#24616;?#30340;?#32479;?#19968;开始放进?#36335;?#37324;面的,已经揉搓的皱巴巴的名单,边朝门边走,边索性团成一个圆球,扔到封元淮的床上。

  “这就是名单,将军过目!”石姣姣抓着?#29275;?#31505;嘻嘻道,“别瞪我了,这个就是真的,我先前不那么说,现在估计已经凉了……”

  “将军莫恼!”石姣姣连忙又补充,“其他的话都是真的,包括那句好滋味,将军唇真软!”

  石姣姣说完不?#30830;?#20803;淮发怒,连忙打开?#25490;?#20102;,封元淮扭着头瞪着门口许久,才暴躁的抓起床上的名单看,石姣姣却突然间又从窗户的方向说话,“将军……”

  封元淮吓了一个哆嗦,第一?#20174;κ前?#21517;单销毁,石姣姣隔着窗户看不到封元淮想杀人的样子,只道,“名单上的人,妾身也研究过一番,若是将军抓捕的时候有困难,妾身或许还能助将军一臂之力。”

  封元淮对于石姣姣说的话,现在根本十句话里面不信两句,闻言也根本?#28142;?#33580;,一个妇人,就算心思缜密了些,还真的能研究出什么战术?

  不过封元淮?#37259;?#25163;中的名单,在配合这些天他的人暗中摸到的线一穿,竟然真的?#32420;亢戏?#30340;一连串……

  石姣姣达到目的,心满意足回到自己的主屋,很识相的几天都没有去封元淮的眼前碍眼,并?#39029;米?#36825;个机会,也去外面找路子,让曲兴给自己高价雇佣了高手,弄到自己的院子扫地,防?#29399;?#20803;淮真的要杀她,她连个活命的机会都没?#23567;?/p>

  到现在,空间的怨念值毫无波动,石姣姣甚至怀疑,要不是满格一百,现在说不定涨多少了。

  封元淮真的不好搞,拖原身的“福?#20445;?#20182;对自己的厌恶程度,也真不是一朝一夕能消除的。

  太有?#35759;?#20102;,石姣姣这些天都安静的不像话,既然撕破脸了,也就不用去维?#30452;?#38754;的夫妻情分,免得封元淮一个不顺?#27169;?#20002;了小命。

  封元淮到底是武功高底子好,身体迅速的?#25351;矗?#21517;单呈上去,封元淮正直的像一根烟囱,直上直下的?#25226;蹋?#19981;会干出?#20658;?#21151;这种事,自然也就实话实说,名单?#37259;?#35841;的手。

  皇帝一边安排悄无声息的抓人,一边对石姣姣更加的好奇了,好奇她是怎么让曲兴写下的名单,就靠私情?可那曲兴阅女无数,难不成这女人床上本事真的超群到让个一辈子都没露出过马脚的奸猾之?#21073;?#22833;了?#29301;?/p>

  石姣姣并不知道她的种种动作,引起圣上的注意,她在等,等着封元淮处理完正事,来处置她,她已经想好了应对策,加上手里的筹码,和?#21483;?#38599;佣的高手,保下小命应该不难。

  这天,石姣姣命人把软塌放在后?#28023;?#27491;扬?#25104;?#34507;?#38590;靄瞬?#30340;躺在屋子里的软榻上?#20982;?#30524;睛吃葡萄,突然间门被打开,通传的婢女没等开口,就被封元淮的一个眼神瞪哑了。

  石姣姣眼睛上贴着两片树?#36466;櫻?#23553;元淮行走间链甲稀里哗啦的,石姣姣还以为婢女又端了冰来,嫩白的小手指着桌上的葡萄道,“葡萄冰一下,温的吃着没滋味……”

  封元淮这些天忙,监视石姣姣的人每天例行汇报都是她一天没出?#29275;?#20182;只当她是?#20982;?#23614;巴做人,也算识相的不?#20197;?#21435;他的眼前晃了。

  见到石姣姣惬意的样子,封元淮?#26377;?#24213;升腾出一股无名的怒火,这个女人负他,耍他,逼他,现在竟然还能过的这么舒适,他真是太仁慈了。

  封元淮人高马大,简直像一座小山,把石姣姣的阳光挡的严严实实,她正寻思着她两个婢女都是傀儡了,应该是随她意动行动,没可能这么不长眼。

  疑惑的拿掉眼睛上的两片儿树?#36466;櫻?#24778;见封元淮站在床边上,一双戾气弥漫的眼睛,正盯着她,吓的瞬间从软塌上蹿下来,连鞋都?#36824;说?#19978;穿,直接朝?#34384;?#26641;的?#21592;?#36305;。

  那里扫地的是她雇佣的高手,石姣姣躲到矮树的后面,?#34384;?#20004;只脚摞在一起,从根本挡不住她的树后面露出脑袋。

  “将军,”石姣姣露出一排小白牙,笑的十分好看,“今天怎么有空来?#27425;遙?#33707;不是想我了?”

  封元淮大夏天的一身冷硬的铠甲铁质面具,看上去比冰块儿还要解暑,石姣姣疑惑难道那么多人他这么快就处理完了?#31354;?#23601;来处理自己了?

  封元淮的视线,却落在石姣姣的脚上,那股邪火烧的更旺,真是丝毫不知廉耻,竟然这光天化日的,?#32479;?#30528;?#29275;蹲?#32454;瘦白皙的脚腕,简直刺眼睛。

  石姣姣别说是赤?#29275;?#35201;不是到?#23376;行┕思?#30528;这是古代,干脆就想自己剪短衣裤穿了,?#20154;?#20102;还没风扇,难打真的靠心静自然凉啊?

  两人这样对峙着,石姣姣心里,骂封元淮是个闷驴,半晌见他还不吭声,没有上来就杀人的意思,光是掩盖在面具下,神色?#24187;?#30340;?#37259;?#22905;,看出他不是来收拾自己的。

  她松了些气,从矮树的后面出来,手?#36710;?#36523;手,给院子里雇佣的高手打了个手势――随时戒备,保护我!

  这才朝着封元?#37259;?#21435;,“将军可是有什么事?怎么不叫人告诉妾身一声,?#30007;?#24471;将军亲自来一趟……”
石姣姣走到床边穿上绣鞋,封元淮?#34384;?#30524;睛从她脚上?#37096;?#24320;口声音不善,是邪火烧的。

  “不知羞耻!”

  石姣姣:?#21834;?#25105;不知羞耻的事情多了,你说哪件?

  她一脸迷茫,封元淮却迅速?#25351;?#20102;面具和面具下的脸合一,冷漠的?#37259;?#30707;姣姣,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你曾说你对名单上的人颇有研究,可是真的?”

  石姣姣点头,确实,用空间剧情查看看的,那玩意不是像?#30446;?#20769;一样是消耗品,可以无限查看,?#32479;?#25216;能一样。

  “匡天禄这个人,你了解多少?”封元淮其实也没抱太大的希望,这个人简直像个水猴子,家里住水上,无论多少人围堵,只要让他入水,绝?#21592;饶?#40133;还滑。

  几次失手,只能暂时派人堵住四周,不让他上岸去通风报?#29275;?#21487;是这小子在水里泡了这么多天,竟然还生龙活虎,偷守卫的东西吃。

  石姣姣确实熟悉这个名字,边转身朝屋子里走,边对封元淮说,“将军随?#30097;?#36827;来说吧。”

  石姣姣一会儿妾身一会我,封元淮听的眼皮直抽。

  她边走,边用剧情查看了一下,关于这个填充人物的属性,确实善水,自小在水里泡大的,在皇都水运做事。

  封元淮跟着她进屋,石姣姣坐在桌边上,根据他的一些属性,几步之间,已经有了办法。

  封元淮没见过她想问题这么认真的神色,小脸绷着,眉目微促,明明就是个娇美的女人,却给他一种今早朝堂上那老太尉一样的感觉。

  不过是石姣姣正经样子也就那么一瞬间,封元淮错个神的功夫,石姣姣就扬起了一脸狐狸笑,对着封元淮说道,“将军可是屡次抓他不到?”

  封元淮没吭声,很显然他确实什么办法都试了,今日甚至打算调动大批善水的人,只是到底动作太大,怕引起镇南王其他爪牙的注意,带着人准备出府的时候,想起这个女人说的话,想她?#26222;?#30340;骗过自己放她?#24187;?#36824;占足了便?#32781;?#25110;许会有办法。

  封元?#37259;?#24049;都没注意到,他已经不知不觉的把贱妇这个名头,从石姣姣的头上移开了。

  石姣姣也不?#31859;牛?#30452;接提出条件,“妾身有办法,能叫他自投罗网,但是妾身有条件。”

  封元?#27425;?#24494;皱眉,其实料到她会提这个,大概是要自己放过她,若是她的办法真的能够作用,放她一条命,也不是不行。

  “说。”封元淮惜字如金。

  石姣姣却没如他所料的那样,说什么求饶的话,要真的让他饶了自己,石姣姣早就脱身了,就是要和他?#21862;?#19981;清,才好接近,不然她要怎么消除封元淮的怨念,现在可是一丁点都没动呢!

  “也没什么,”石姣姣笑的白牙森森,“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有什么大心思,不过就是……”

  封元淮有不太好的预感,不准备听了,迈步就走,石姣姣?#20174;?#22312;他身后道,“我的计划,可是能让他自爬上岸哦!”

  封元?#37259;?#21040;门口,攥着长剑的手指泛青,眉梢跳了一下,又折回来,一?#34384;?#30707;姣姣坐的?#39318;怎?#26029;了腿儿,气势简直像是要杀人。

  石姣姣?#22823;?#23450;他这会儿确实不可能伤害自己,吓了一跳,却浑不在意的站起来,任?#39318;?#20498;在地上。

  “说!”封元淮低吼,震的石姣姣险些耳鸣。

  石姣姣细细的指尖,指了指自己的?#36710;埃?#35828;起来将军还没亲过妾身呢……”

  就知道这个妇,整天想着的都是这点事!

  封元淮心?#34892;?#28779;?#25494;埽?#25893;着长剑的手紧了又紧最后伸手推起来一点面具,露出锋利如刀的下?#20572;?#21644;紧抿的嘴唇。

  石姣姣侧头盯着他,眼中尽是N瑟,封元淮憋着气,憋的胸口窒息的般的疼,这才凑近石姣姣,微微侧头,对着她的小脸胡乱贴了下。

  “哎?#24076; ?#22823;夫人捂住眼睛,连连后推,整张脸臊的通红,她是见门开着,没想到这两人……

  “哎?#31232;?#34987;婢女扶着朝外走,她还有种难以言喻的混乱,将军那样的人……那样?#37259;?#37117;吓人的人,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啊……

  “长针眼喽!”大夫人带着丫鬟一溜烟的没影了,石姣姣捂着被撞疼的脸笑了起来,封元淮恼羞成怒,拔刀出鞘,横在石姣姣的脖子是,面具下满面通红,杀气四溢。

  石姣姣却根本没怕,虽然看不到他羞成什么样,但是也能根据他羞恼的眼睛想象出来。

  唉,还有点可爱……

  不过嘴上却求?#27169;?#22905;用手捏住雪亮的剑锋,朝外?#37096;?#31449;在相对安全的距离道,“将军饶命,饶命……还听不听计策了?”

  封元淮提着剑,真想原地砍死石姣姣勉强按捺下来,石姣姣见他?#25112;#?#30171;快道,“把他驱赶到一个地方,在四周撒?#25103;?#27700;,然后就等着收网。”

  封元淮顿了一下,瞬间觉得自己真实愚蠢至极,竟然会觉得一个妇人,能想出什?#26149;眉颇保?#25260;步便走,他连浇火油点着都试了,根本没有用,浇粪水就能有用了?

  石姣姣知道封元淮不?#29275;?#36319;在身后道,“将军且听妾身说完,那匡天禄是家中三子,儿时闹饥?#27169;?#34987;?#25913;?#29983;生按进粪池差点溺死……”

  封元淮脚步瞬间顿住,石姣姣却刹车不及时,一下子撞在封元淮的后?#25104;希?#36719;甲冰凉,她揉着酸痛的鼻子抬眼,眼泪忍不住簌簌而下,抽了一声说道,“人的阴影,有时候会终其一生无法逃脱,将军尽管去试,也没什么损失。”

  封元淮?#37259;?#30707;姣姣,两人此刻的距离近的超出了正常的范围,?#32536;?#36807;于亲密,但是封元淮不动,石姣姣当然不会退。

  “人的阴影,有时候会终其一生无法逃脱……”封元淮意味?#24187;?#30340;重复了这句话,?#37259;?#30707;姣姣眼神?#39749;?#19975;箭齐发,若是能够化为?#25269;?#24050;然将她扎成筛子。

  石姣姣不着痕迹后退一步,?#25104;?#30340;笑?#34892;?#20725;,这个人是想起?#25758;?#26495;儿的事了……

  封元淮十分想现在就收拾这个女人,那么对他,还想好好的拿休书脱身?

  但是事有轻重缓?#20445;?#23553;元淮也只是阴沉沉的盯了她几眼,迈步朝外走去。

  石姣姣站在台阶上,?#37259;?#20182;?#25163;?#30340;脊?#24120;?#31639;是真的知道什么叫真的猿臂蜂腰,走动间坚实有力的长腿将原本松垮的裤子硬是绷出贴身的效果,在链甲间若隐若现,真是……壮如狗熊啊。

  封元?#26149;?#24555;出了院子不见,石姣姣回到自己的屋子里?#37259;?#34987;封元淮一脚就踹断的?#39318;?#33151;儿,把自己雇佣的几个人又召进来,?#20982;?#32454;细的?#28142;?#35201;如何保护她。

  而封元淮夜里行动,专门命一队人,去附近的人家收集粪便,真的?#20945;?#30707;姣姣所说的办法去尝试,原本没抱着什么希望,但是乘船将人驱?#29616;?#19968;处靠岸角落,粪水浇下去,?#36824;?#22810;久,匡天禄真的呕吐?#25490;?#19978;岸,连抵抗之力都没有,直接被当场?#37259; ?/p>

  石姣姣这天晚上睡觉,睡着睡着,突然间猛的坐起来,查看了三遍,才发现空间怨念?#31291;?#28982;动了!

  石姣姣?#20982;?#32454;细的数了三遍,5%!太不容易了!

  石姣姣?#38647;?#28363;的喝了一碗水,又爬上床,这次连做梦都是甜的。

  接下来的几天,石姣姣过的也都挺甜的,又帮着封元淮出了两次招数,成功把名单上所有的人都抓住,并且怨念值下滑了15%,石姣姣心满意足。
但是这种日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封元淮带着两个人闯进她的院?#20323;?#32456;止。

  石姣姣半夜三更的被拎起来,还以为封元淮终于要发难她,结果封元淮神色沉的比外面的夜色还要黑,冰?#21246;?#31901;的大手掐着她的脖子,直哆嗦,那模样竟是恨不得将她原地扼死,粗喘如牛。

  半晌才咬牙道,“起来洗漱穿衣,圣上要见你。”

  石姣姣本来吓的都哆嗦了,抓着封元淮的手臂,脚拨动?#27493;?#30340;一根绳子,那绳子连着外面,外面有个铃铛,只要?#20945;趙下上?#36215;来,她雇佣的高手就会一拥而上。

  不过一听说封元淮是要她进宫面圣,石姣姣就瞬间全身放松,并且顺带着用脚勾了几下绳子,告知外面危机解除。

  “夫君,你真是要吓死妾身……”石姣姣闭着眼打哈欠,摩挲着封元淮的手臂,“一惊一乍的,我正做?#28866;文亍!?/p>

  石姣姣睁开眼,屋子里就只有两盏扣着?#26222;?#30340;昏黄烛光,?#26222;?#19978;面涂抹了药香,专门用来杀虫和作为夜灯用的。

  光线真的不亮,石姣姣又睡到半夜被掐醒,还惊吓了一下,危机解除浑身犯软,揉了揉眼睛,?#37259;?#23553;元淮气势汹汹的德行,不知道她天天?#20843;?#23376;,就差去老鼠洞了,到底哪里惹着人了。

  “怎么了大宝贝儿,谁敢惹我家将军啊……”石姣姣就像渣男说我爱你一样,随口扯犊子,封元淮却见她这放.荡样子,邪火烧的眼睛都红了。

  “你对谁都是如此对吗!”他简直想现在就把人弄死。

  石姣姣没发起床气,?#30475;?#26159;封元淮实在太?#30475;螅看?#30340;生物面前,她不敢太放肆了,但是现在生命威胁没有,她起床气卷土重来,还来势汹汹。

  一巴掌?#30446;?#23553;元?#37259;?#30528;她脖子的手,皱眉坐起来,“你不说圣上要见我,还掐,你整天能不能有点新花样,天天掐脖子……跟前两个没什么区别!”

  石姣姣说完僵了,真是祸从口出……

  封元淮?#27493;?#20102;,气氛一时凝固住,石姣姣半晌一动,封元淮长剑未出鞘,却直劈向她,生死关头?#20174;?#36805;速,石姣姣翻身一滚,堪堪躲开了剑身。

  接着听到清脆的“嚓”一声,她的床裂了,剑气波及到她的侧身,腰上一阵顿痛,?#38808;本?#36731;青了。

  ?#22278;郟?/p>

  石姣姣这回事彻底醒了,摸了一把腰上,默默的挪到?#27493;派?#23376;处,警惕的看向封元淮。

  两人无声对视,暗潮汹涌,半晌,封元淮才咬牙开口,“前两个?”

  石姣姣睫毛飞速?#20102;福?#33041;中急转,立刻道,“是我舅妈和舅?#32781; ?/p>

  石姣姣跪坐在?#27493;牛?#25163;按在线上,解?#20572;?#22827;君误会了,我说的是我舅妈和舅?#32781;?#20320;忘了,你娶我时,?#20197;?#24050;经?#25913;?#21452;亡,寄住在舅?#24605;遙?#20182;们……他?#20146;?#26159;要掐我的脖子,舅妈曾经试图扼死我,我是留下了心理阴?#21834;?/p>

  封元淮根本不太记得从前的事,但是也隐隐约约想起他这个发妻,确实是寄住在亲戚家受苦,他们成婚,也是因为他爹娘生前定下的。

  看石姣姣?#32420;?#30340;神情不像是胡扯,封元淮这才慢慢收了气势,收回了长剑。

  “穿衣跟我进宫。”封元淮眼神仍旧沉郁,石姣姣见糊弄过去了,松口气,捂着侧腰,嘶嘶的起身。

  她掀开?#36335;?#30475;了一眼,青紫的痕迹令她苦着小?#24120;?#20294;是她自己不知,白皙和乌青在纤瘦的腰线上,分外招人。

  封元淮见了却神色更冷,整个人都要冻在椅子上。

  石姣姣也不避他,也不换里衣,直接传外衣,两个小丫鬟根本不用睡觉,手?#24597;?#21033;,没用多久,就帮着她穿戴好了。

  封元淮站起来,?#37259;?#30707;姣姣头顶的珠翠,伸出手。

  石姣姣对他真的是有阴影,但封元淮却只是伸手一根接一根的朝下拽珠翠,扔在梳妆台上,最后只留着必须固定头发的素簪子,这才停手。

  难得两人这么近距离,不是要掐架,也不是预备掐架,封元淮的动作石姣姣在他朝着梳妆台上一个个首饰的时,再结合皇帝深夜召见她一个妇人,就大致有了猜测。

  难得乖巧,顺从的站着,但是谁也不?#19981;?#34987;人想成水性杨花,逮住谁勾引谁的人,嘴上半分不让的说,“夫君看?#27425;?#36825;身?#36335;?#24590;么样,要不换一身素镐?”

  封元淮手一顿,哼笑一声,大手按在石姣姣的头上,按的她差点原地跪下。

  “你最好安安分分……”封元淮欲言?#31181;梗?#29255;刻道,“好自为之。”

  石姣姣咬着牙跟在他后面,带着两个小?#23601;罰?#20986;门上轿子,封元淮就在她的轿子?#21592;?#39569;马,石姣姣想了想,推开小窗子,对他扬起一个笑,“夫君且进来,妾身有话同你讲。”

  封元淮侧头看了她一眼,没理,打马要走,石姣姣幽?#30446;?#21475;,又不好好说话了,?#25300;页?#36825;么大,我看上的男人,没有人不?#19981;?#25105;。”

  说完关了小窗子,等了没一会,封元淮果然跳上马车,圣上听闻她出的那些奇诡计?#20445;?#30830;实对她产生了浓厚兴趣,深夜召见原本就不符?#30606;婢兀?#23553;元淮听闻皇宫之中确实?#20889;?#33251;之妻为妃的例子……

  封元淮上车直接半跪,用佩剑抵住石姣姣的脖子,剑只出鞘三分,语调冷若寒?#19969;?/p>

  “若你真敢魅惑圣上,我便是杀进宫中,也必取你性命。”

  石姣姣却后仰着,好整以暇的?#37259;?#23553;元淮濒临爆发的样子,轻笑凑近道,“那将军是不是也算承认,妾身确实有魅惑天子的姿色?”

  喉间抵着的剑又向前一步,石姣姣却伸出小手,拥住近在咫尺的蜂腰。

  封元淮一僵。

  石姣姣不怕死道,“将军何必自轻,妾身怎可能放着将军不?#19981;叮?#21435;魅惑别人?”

  她这话是真的一丁点可信度都没有,尤其是封元淮曾经“亲眼所见”?#25758;?#26495;?#24405;?/p>

  石姣姣却根本不管封元淮信不?#29275;?#32487;续凑近一些,不顾脖子间的剑,几乎贴在他的面具上看他,“将军若是想让妾身老实,首先要拿出一些诚意来啊……”

  封元?#26149;?#32467;滚动,耳根爆红连?#26412;?#37117;连成片,石姣姣捧着他的脑袋,凑近了,忘情的亲吻他的面具。

10363 3596979 MjAxOS8wNy8wNi8jIyMxMDM2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6/10363_359697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九乐棋牌安卓版下载神兽 棋牌游戏赚钱 nba让分胜负投注技巧 双色球几点现场摇奖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助手 体彩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50可提现金棋牌 炒股免费体验 分分pk10定位胆计划 qq分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