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二十四章

书名:玉玺记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19-08-21 18:24:01

  李玉华在许老太太那里听得一出传奇, 不禁想, 帝都果然藏龙卧虎,内宅女子中竟有永安侯夫人这样的人物。李玉华只要想想在自己胳膊上割肉就浑身寒毛倒立, 那岂不要疼死, 何况是自己割自己的肉。

  真是厉害!

  李玉华回小跨院后同孙嬷嬷打听永安侯夫人, “父亲说请永安侯夫人做我大婚时的全福人, 为我梳头。”

  孙嬷嬷连声念佛,笑道,“永安侯夫人是帝都有名的品性高洁, 而且, 她与永安侯夫妻恩爱、儿女双全,能请到永安侯夫人做姑娘的全福人, 那是再好不过。”
“我听祖母说一些永安侯夫?#35828;?#20256;闻,真是奇女子。”

  “?#21069;。?#24093;都人多,奇人也多。”孙嬷?#20013;?#30528;递盏温水给李玉华, “姑娘说旁人是奇人,焉知在旁?#25628;?#37324;,姑娘也是奇人。”

  “我?!”李玉华吃惊的指指自己, 摇头, “我算什么奇人。”

  她不过是想来帝都得点好处, 结果发现脑袋被一巨大馅饼砸中的平凡人罢了。

  平凡人李玉华尚不知她在帝都引起的风波, 她那句名言“弄错?#39318;?#22915;的凤冠没什么,明儿可别忙里出乱, 把陛下的十二旒天子冠弄错就是了”,已是传遍帝都耳目灵通之家。

  直接泰山当顶压死一位正三品内务司总管的仕途,正是在权贵之家引起警觉,这位三?#39318;?#22915;,可绝非?#35748;?#20154;物。

  当然,如果李玉华知晓,她肯定会说,她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虽然她说的那话,跟这话也相差不大。基本上,这不是造谣,这就是对她原话的精准概括。

  李玉华刚翻开《禁宫律》,郑嬷嬷含笑而至,“陆公府的大姑娘打发侍女送信给姑娘,还有两匣糕点。老太太说,请姑娘过去说?#21834;!?/p>

  大户人家事情就是琐碎,倘是在老家,有这会儿通禀的功夫,早直接过来把事儿说完了。李玉华?#37259;?#24093;都?#35828;?#31036;仪到老太太的屋里接见陆姑娘的侍女,这位丫环自称檀香,上前双手奉上书信,“姑娘说有事同姑娘商量,写了信打发婢子送来。若姑娘有回书,婢子可一并带回。这碧涧芸豆糕和米糕是家里今天新制的,我们姑娘尝着味儿不错,打发婢子送来给姑娘也尝尝。”

  “有劳你们姑娘想着,多谢她。你跑这一趟也?#37327;?#20102;,坐下喝杯茶吧。”云雁将信接过双手奉给李玉华,云雀递?#21916;?#32440;刀,李玉华已经嘶拉一声把信封撕开了。

  李玉华展开信纸就是一笔精美小楷映入眼帘,这大概就是三哥说的那种端庄秀美的字体了,李玉华心中一哂,一目十行的扫过,原来陆姑娘写信是找她商量给宫里长辈做鞋的事。

  陆姑娘这信写的有趣:愚姐与蓝妹商议,以玄色、绛红两色湖绸为最佳,为太后娘娘、陛下、皇后娘娘三位尊长?#23383;?#38795;履,以为孝心,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李玉华心说你们都商量好了,还问我意下如何?

  李玉华倘是个没主见的,这会儿怕?#21069;?#19981;得有?#22235;?#20027;意,她随大溜儿就是了。

  可李玉华倘没主见,就不会是她?#26085;怕?#36215;做鞋的事,她眼珠微转就明白,做鞋的事没有跟陆姑娘?#35910;?#23064;商量,怕是这俩人以为是她自己个儿要独出风头,心里难免起了芥蒂。

  可如果不是我自己要独出风头,?#20197;?#20040;会不同你们商量呢?

  李玉华?#27704;?#19981;是个谦逊的性情,三位?#39318;?#22915;她出身最差,按次序她排最末,还有人明里暗里的算计她。这时候不把锋芒露出来,就等着被人下套坑死吧!

  李玉华要来笔墨信笺,立刻就给陆姑娘写了回信,李玉华写的是?#22909;?#20986;身寒门,家乡以棉为衣。今妹读史书,忆当年先烈开国不易,筚路蓝缕,栉风沐雨,方有江山盛世,天下太平。故妹将以棉为尊长制鞋履。玄、绛皆为端重之色,极好。

  ?#26149;?#20449;,李玉华令厨下将一?#36824;?#33457;糕一匣酥油泡螺做回礼,令檀香带了回去。
打发檀香走后,许老太太方问,“陆姑娘问你什么事?”

  “是给两宫做鞋的事,陆姑娘说她和?#35910;?#23064;商量好了,要用湖绸做鞋,问问我的意思。”郑嬷嬷捡了檀香送来的果子奉上,李玉华摆摆手,“?#19968;?#19981;饿。”

  许老太太问,“那要做什么颜色的,我让家里给你备好料子,这可不能马虎。”

  李玉华笑了笑,她睫羽一眨,褐色瞳仁看向许老太太,“各家与各家不同,?#37117;?#38470;家都是公爵府第,用绸用锦都合适,咱们家是寒门出身书香之家,跟他们两家可不一样。我同陆姐姐说了,我要?#22969;?#24067;做。”

  以往,许老太太认为自己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可自从见到李玉华,她对自己的判断力便不像以往那样信服了。

  一个自信的人,往往会屈从于一个更加自信的人。

  “这样行吗?”许老太太?#34892;?#19981;确定,或者是陆姑娘?#22681;?#26469;太子妃的原因,许老太太谨慎的说,“要不要等你父亲?#27425;?#38382;你父亲?”

  ?#30333;?#27597;放心,我心中有数。”

  李玉华唇线轻抿,接下来?#21046;?#32440;写了一封信,交给孙嬷嬷,“嬷嬷亲自走一趟,送给蓝姐姐。”点心同样是一?#36824;?#33457;糕一匣酥油泡螺。

  孙嬷嬷接过信,行一礼去了。

  许老太太算是看出来,李玉华似是与陆姑娘别着劲儿,打发?#25628;?#29615;,许老太太低声道,“陆姑娘以后毕竟是太子妃,差不大差的,听她的算了。倘?#35910;?#23064;被你劝服着改了主意,陆家岂不要多心?”

  李玉华轻轻捏个酥油泡螺咬一口,这点心外头一层?#21046;ぃ?#37324;面是熟软乳酪,略重一点就会将?#21046;?#25423;碎。乳酪沃肺融心,入口即化,李玉华舒服的眯起眼睛,道,“这世上又不看谁官儿大地位高谁就说了算,应该是谁的主意好谁说了算。”
“这也不过是小事,何必这样争个高下。老话说的好,以和为贵。”

  “要是人人都是这个心,我的凤冠怎么就给人换了?”李玉华?#35813;?#25361;高,许老太太顿时哑口无言,李玉华三两口把手里的酥油泡螺吃完,拿帕子擦擦手?#31119;?#22312;老家,这人要忒面了,别人就当你好欺负。倒是那些名声在外的厉害人家,旁人要打他们主意都要再三思量。祖?#31119;?#25105;现在就得叫人知道,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可凤冠的事与陆家无关,不是内务司不小心么。”

  “要是陆姑娘真把我放在眼里,不会写信说她与?#35910;?#23064;已经商量好如何如何,如果是我,?#19968;?#25670;好茶果,三个人坐下商议。她们都商量好了,再来告诉我,这叫跟?#30097;?#37327;么?”李玉华唇角似笑非笑,“旁人不当我一回事,我难道还要上赶着给她留面子?”

  许老太太叹口气,“她总是太子妃。”

  “可就算我这次?#26469;?#22905;们的意思,祖母难道认为她会领我的情么?”李玉华问,?#30333;?#27597;不会这么想吧?”

  许老太太明白,纵李玉华真的听从太子妃的意思一样做锦绸的鞋,太子妃怕还会认为是李玉华明智之举低头认输?#22235;亍?/p>

  许老太太道,“可你们妯娌这?#22993;?#36827;宫就都别着一股劲儿,总归不好。”

  “也没有别着劲儿,只是各有各的脾气,说到底还得看谁的主意好。?#35748;?#27425;再有事,倘陆姑娘主意好,自然听她的。”

  言下之意,你没好主意就听旁?#35828;?#21543;,以身份压人,起码在李玉华这里是不可能的!

  你是太子妃不假,我一样是?#39318;?#22915;!

  *

  孙嬷嬷在?#35910;?#24220;受到热情接待,?#35910;?#24220;的?#25103;?#20154;、夫人、姑娘、少爷经常进宫,孙嬷嬷是太后身边的红人。蓝?#25103;?#20154;摆摆手,令孙嬷嬷不必多礼,“你现在不是在许姑娘身边么,怎么有空过来了?”

  蓝大奶奶扶了孙嬷嬷坐在一畔椅中,捧茶捧果的让孙嬷嬷,孙嬷嬷连忙起身,“可当不得大奶奶这样。”

  “您跟在姑祖母身边儿这些年,也是我?#21069;?#20010;长辈,哪里就当?#40644;?#20102;。”蓝大奶奶笑着拉她坐下,孙嬷?#20013;Γ?#35768;姑娘令人送信给福姑娘,还是一?#36824;?#33457;糕一匣酥油泡螺,味儿都不错,送给福姑娘尝尝。”

  蓝?#25103;?#20154;笑,“我都说她们俩投缘,姐妹一般,有什?#26149;?#21507;的好玩儿的都你记挂我我记持你。”令人叫了大孙女出来。

  福姑娘大名蓝臻,小名儿福姐儿,蓝太后一直福姐儿福姐儿的叫,大家便都称福姑娘了。蓝臻生就一张小?#25830;?#20799;,?#21451;?#26417;唇雪白的皮肤,她其?#24403;?#26446;玉华大一岁,瞧着却?#31080;?#26446;玉华还要小些的模样。

  先同孙嬷嬷打过招呼,蓝臻笑,“许妹妹的信呢?”

  蓝臻拆开信看过,犯难说,“那这怎么办哪?”

  蓝?#25103;?#20154;问,“怎么了?”

  蓝臻把信给祖母看,说,“上午陆姐姐写信问我给两宫做鞋的事,陆姐姐说用湖绸做鞋,给陛下的做玄色,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的做绛色。许妹妹说她要?#22969;?#24067;做,哎,陆姐姐的话有理,可许妹妹的信也有理。这要怎么办啊?”

  ?#37117;?#22899;眷立刻明白,陆许两家姑娘较劲儿,?#37117;页?#20102;决定胜负的所在。?#37117;?#31449;陆姑娘这边,许姑娘面子上不好看,反之亦然。

  论地位,陆姑娘是准太子妃,自然要胜以后的三?#39318;?#22915;许姑娘一筹。

  但是,蓝?#25103;?#20154;望一眼恭?#37259;?#22312;下首的孙嬷嬷,?#34892;?#20026;难了。

  

10364 3598639 MjAxOS8wNy8wNy8jIyMxMDM2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7/10364_359863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