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大喜臨門

書名:猛卒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高月 更新時間:2020-01-27 17:17:32

  郭宋最終沒有能等來朝廷的特批軍俸,一切還靠他自己解決,首先是涼州軍三個月的欠俸,郭宋用抄沒羅家的錢財,支付了十一萬貫的軍費,另外拿出四萬五千兩銀子,安撫了四千余名被俘虜的唐軍士兵,朝廷已經沒有他們的軍籍,郭宋便把他們編入屯田司和畜牧司,負責屯田、種植葡萄以及蓄養牛羊。

  第二批六千余名青壯漢人男子被沙陀人放回,與此同時,沙陀也將三十萬只羊交割給庭州城,郭宋釋放了沙陀戰俘以及朱邪勝律,雙方正式完成了戰俘交換。

  這天上午,郭宋帶著二十幾名官員抵達了甘州南部,這里是農耕區,原本有大大小小上百座村莊,很多村莊都因為讓人口遷徙而漸漸廢棄,現在一萬多百姓將安置在這些村莊中,每戶人家都會有土地。

  郭宋在豐州就進行過大量百姓安置,經驗很豐富,這件事他準備交給曹萬年全權負責。

  從張掖南下都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一直到甘州南部,接近涼州的弱水河南岸,才看見大片大片農田和葡萄園,這里才是甘州的農耕區,河西走廊三大農耕區,一處在涼州,一處在沙州,還有一處就是這里。

  “使君,那里就是高昌葡萄莊園!”潘遼指著遠處大片葡萄種植園道。

  這里的土壤、陽光和水源都非常適合種植葡萄,而且高昌葡萄在這里經過十幾年的改良并適應后,已經成為釀酒的優質葡萄,加上祁連山的雪水,使張掖葡萄酒品質非常好,在長安占據大部分葡萄酒市場,眉壽葡萄酒只占據了高端市場,而市場最大的中端市場他們沒有酒源,張雷才心急如焚。

  郭宋點點頭道:“我準備擴大十萬畝葡萄園,將一部分難民轉為果農,朝廷不肯給咱們補全軍俸,我仔細考慮,要補上軍費缺口還是要利用甘州的優勢,釀造葡萄酒,不光賣到長安,還有洛陽、成都以及其他州縣,需求量應該很大的。”

  旁邊曹萬年接口笑道:“使君在豐州沒有實現的愿望,在甘州來實現了。”

  郭宋苦笑道:“沒辦法,也是被逼的,大唐的節度使聽著光鮮,實際上很難當,我現在才理解為什么當年朔方軍只有七千人,段使君卻處之泰然,一點都不急,沒有軍費壓力啊!”

  曹萬年點點頭道:“現在豐州就是扛不住自募軍的軍費壓力,把自募軍都解散歸田了。”

  “我們加快速度,去看看前面那座村莊!”前方出現了一座村莊。

  眾人加快了騎馬速度,前往前方一座小村莊奔去。

  .........

  時光荏苒,轉眼到了次年一月,大唐建中二年。

  這兩天郭宋頗為心神不寧,他妻子薛濤出現預產征兆,他的孩子就會在這兩天出世了。

  在另外一個世界重為人父,郭宋不知道該是激動,還是傷感。

  但此時,他的心情緊張異常,他負手在產房外來回踱步,三個經驗豐富的產婆正在房間內替他妻子接生。

  郭宋不僅擔心孩子,也擔心大人,去年發現妻子胎位不太正,用了三個月時間慢慢矯正,也不知道胎兒的情況會怎么樣?

  郭宋不時聽見妻子的痛呼聲,又聽到產婆在不斷在安慰她,已經過去半個時辰了,怎么還沒有生出來?

  他心中揪成一團,就恨不得沖進房內。

  就在這時,屋子里傳來‘哇!’一聲啼哭,仿佛一聲春雷,整個大地都在瞬間變得生機勃勃。

  “生了!生了!”

  一名產婆奔出來喊道:“熱水在哪里?快提進來。”

  等在門外的小魚娘和四個女侍衛連忙拎著兩大桶熱水進去,產婆剛要回去,卻被郭宋一把抓住,“你還沒有告訴我,我妻子是否平安?是小郎,還是小娘子?”

  “老爺放心,夫人一切平安,只是....是一個小娘子。”

  產婆目光躲閃,不敢對視郭宋的目光,生怕他大失所望。

  郭宋停住了腳步,鼻子一陣陣發酸,眼中忍不住泛出一絲濕潤,老天最終沒有折磨自己,終于又給了自己一個女兒。

  ..........

  產婦見不得風,月子房和產房只隔一扇小門,產婆們收拾產房,薛濤已經送到隔壁房間里休息靜養。

  郭宋走進房間,只見妻子躺在床榻上,蓋著厚厚的被褥,后背墊著大枕頭,阿秋正在喂她喝剛熬好的田雞白米粥,她臉色十分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頭發凌亂,額頭上的汗漬未消,在她身邊放著一個小小的襁褓。

  “夫君,真是個小娘子。”

  薛濤不知道丈夫為什么一直不肯給孩子取個小郎的名字,現在她才明白,這是丈夫的執念,他一心想生一個女兒。

  郭宋輕輕握住妻子的手,在她身邊坐下,柔聲笑道:“最讓我高興是,你們母女平安,別的都不重要。”

  “女兒臉型像你,鼻子像你,眉眼也像你,我就說她和你長得一模一樣。”薛濤無限愛憐地望向自己的女兒。

  “長大肯定又是個小美女。”

  郭宋想抱孩子,薛濤連忙道:“當心,她脖子很軟。”

  “我會抱的,放心吧!”

  郭宋輕輕抱起孩子,用手臂托著她的頭,孩子粉紅色的小臉上還有皺紋,閉著眼睛,頭上貼著柔軟的胎毛,還有點濕漉漉的。

  “真像啊!”

  眼前的孩子竟和他前世的女兒一模一樣,郭宋眼中淚水終于奪眶而出,難道自己女兒也來到大唐了嗎?

  薛濤靜靜地望著丈夫,她能感受到丈夫那種喜極而泣的強烈情緒,她不明白這種情緒的來源,她也不想明白,只要丈夫真心疼愛這個女兒就足夠了。

  孩子鼻子動了兩下,忽然咧嘴細細地哭了起來,郭宋立刻明白了,小家伙餓了。

  他連忙小心翼翼將襁褓遞給妻子,薛濤抱住孩子,拉起了中衣,孩子含住母乳,一下子安靜下來,小嘴香甜地吮吸著。

  薛濤幸福地望著女兒的小臉,她抬頭對丈夫道:“夫君,你先去忙吧!這里人多呢。”

  郭宋點點頭,“你好好休息,回頭我再來看你。”

  他慢慢退出了房間,來到中庭,王管家迎上前抱拳笑道:“恭賀使君喜得千金!”

  “多謝了!”

  郭宋又笑問道:“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這就派人去分發。”

  郭宋準備了三千份禮物,里面是兩個紅蛋,一個糕團,和百文銅錢,這些都是分給街坊鄰居的。

  另外,他將賞給下人和親兵每人五兩銀子,還要賞給河西軍每個將士五百文錢,讓所有人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悅。

  王管家又想起一事,連忙道:“剛才使君幕僚張先生來過,我告訴他府中的情況,他又回官衙,好像有什么事情。”

  “我知道了!”

  郭宋又吩咐管家幾句,這才出門前往對面的官衙。

  此時河西完全是一個白雪皚皚的世界,幾場大雪完全將河西覆蓋了,交通斷絕,大家平時都躲在自己家中烤火取暖,慵懶地度過冬天。

  今天是正月初八,新年剛過去幾天,門上還貼著門符,院子墻頭還豎著桿子,孩子們都穿著新衣,在大街上打雪仗,奔跑玩耍。

  郭宋走進官衙大門,迎面遇到了河西節度府長史崔文靜,崔文靜是相國崔佑甫的侄子,年約四十歲,原本是大理寺少卿,去年十月來河西上任,出任河西節度使長史,同時兼任肅州都督府長史。

  崔文靜人還不錯,出身清河崔氏,人品正直,也比較能干,就是性格比較固執,有些事情很難說服他。

  “聽說郭使君喜得千金,恭喜!恭喜!”

  “多謝了!”

  郭宋笑著拱拱手,“終于當爹了,感覺很不錯。”

  “再接再厲,爭取下一個是兒子。”

  “我努力吧!崔長史這是去哪里?”

  崔文靜笑道:“我去州學看一看,防止學生們偷懶不讀書。”

  州學在去年八月創建,學校就是羅玉的府宅,目前有學生三百余人,來自甘、涼、肅三州,教授有七八人,孟郊等人都在州學教書,懷素暫時也沒有回京城,在州學里教學生書法,州學學正目前就是由崔文靜兼任,他對辦學十分熱衷。

  崔文靜坐上馬車走了,郭宋來到官房,張謙逸上前道:“使君,敦煌有最新消息傳來!”

10373 3638985 MjAxOS8wNy8xMi8jIyMxMDM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2/10373_363898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打长沙麻将258必 天津投资理财平台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南京麻将进园子口诀 北京十一选五 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上海哈灵麻将app 11元选5开奖结果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