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05章 箭在弦上

書名:一品丫鬟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芳苓 更新時間:2019-12-07 21:22:39

  此時的燕山一派喜氣洋洋。

  但溪墨的心卻異常沉重。

  這周統領投誠,正無意向朝廷釋放一種信息。

  燕山也就異常危險。

  畢竟,燕山的勢力不是足夠的強大。

  溪墨知道云詹也得悉這樣的危險。可已然低調不了,唯有一鼓作氣,直抵黃.龍。

  清風明月子夜。

  云詹邀溪墨喝酒。

  “白日里已經喝了許多,晚上不宜多喝。”

  溪墨喝酒,只是淺嘗輒止,從無喝醉酗酒的習慣。

  “那么,就以茶代酒如何?”

  “也好。”

  云詹器重溪墨。他是他的股肱。失去了別人尤可,唯一不能失去溪墨。

  二人就在軍營附近的一個小亭里飲茶對坐。

  云詹又笑:“你與秋紋小別勝新婚,可你卻也愿意出來陪我。我很高興。”

  溪墨微微一笑:“我與秋紋來日方長。”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此時此刻,正是你儂我儂之時。”

  溪墨就道:“我與秋紋,一直緊守最后的底線,并不會胡來。”

  “你又曲解了我的意思。”

  “那么,大將軍,你的意思是……”

  “我是說,在你的心里,原來也極看重友情。”

  這話,溪墨愛聽。

  “愿大將軍您一切順利。有朝一日主持我和秋紋的婚禮。”溪墨將此話說得滴水不漏。

  云詹就笑了笑,這笑容極其復雜。

  “不錯,我也愿意自己順遂。只是,我羨慕你,更多的,是嫉妒你。”

  男人之間的嫉妒不像女人,不是含而不露,而是徑直了當。

  “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云詹不信,他站了起身,抬頭看著天空皎潔的圓月,苦笑了笑,“你既知道,為何不愿意說出來?”

  溪墨也起身。

  “秋紋是好女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將軍您屬意與她,原也十分正常。”

  “哦?”

  “若大將君您喜歡的是一干拜金世俗女子,那溪墨得知,心里只怕要看低大將軍您幾分了。”

  云詹就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果然了解我。秋紋的確不錯,既可紅袖添香,又可馳.騁沙場。真正難得,真正齊全。英雄不問出身,女子也一樣。我想著,你若不在,我定將她留在身邊,好好待她。”

  溪墨又笑了。

  “可惜,有些事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我和秋紋那是三生有緣。”

  對于自己所愛的人,溪墨是從來不會放棄和退卻的,不管自己面對的誰,不管面前的對手是強大還是弱小。

  他的目光透著堅定,他的面容在月光的映照下更顯堅毅。

  云詹就不想往下說了。

  “我既是那坦蕩之人,又豈會行小人之事?我只是羨慕。于我心里,也是希望你們白頭到老的。”

  “謝謝大將軍。”

  二人便又籌謀起如何進宮京城,從哪條道,用什么方法。

  溪墨主張速戰速決。

  這一運籌,很快天就亮了。

  天亮時分,溪墨才又推開了秋紋的院門。

  秋紋已經起來了。她正精神都是地舉著一根棍子在石臼里咚咚咚地敲擊。秋紋干活一向賣力。溪墨聞到了芝麻的香味。

  “這是做什么呢?”

  秋紋知溪墨回來了,就笑:“搗芝麻呢,包芝麻團子。”

  “哦。”

  溪墨就接過棍.子,說道:“我來。你歇著。”

  “不用。”

  “我來。歡兒呢?”

  “他呀,鬼靈精呢。知道你回來了,自然也歡喜的,可到了夜里,不知何故,硬說要去陪三娘,去她的餛飩鋪子,找阿福說什么話。我不讓,可他非要去,真正我也奈何不得。”

  溪墨低頭想了想,也就明白了。

  歡兒人小鬼大,這是刻意要給秋紋和自己獨處的時間。

  秋紋又道:“待包好了團子,我叫歡兒還有三娘阿福一起來吃飯。”她要告訴溪墨,真正是多虧了阿福和三娘。若不是他們膽大心細,能說會道,這燕山還是有危險,到底那周統領初心就是要滅了他們的。

  秋紋又問那周統領現在的心情如何?

  溪墨就道:“他行伍出身,說過的話,自然都是算數的。此人雖然急躁了一點,但極講信用。”

  “那么就好。”

  溪墨一夜未睡,秋紋看出了他眼底的血絲,一時就心疼:“你趕緊補個覺。中午到了,我叫醒你。”

  “你怎知我沒睡覺?”

  “我當然知道。你呀,是和大將軍議論什么事兒去了。”

  “可你不攔著我,你若攔著,我定不去的。”

  秋紋就嘆:“你是去商議要事的,我為什么要攔著?若攔著,就顯得我不懂事了。我固然心疼,但也只有眼睜睜地讓你去。因我攔住了,雖你一時心軟聽了我的,但日后想起還是會責怪我不懂大義,所以我何必呢?不如痛痛快快地讓你過去。”

  溪墨就點頭贊嘆:“你果然與眾不同,難怪大將軍那么贊賞你。”

  秋紋一驚,停下手里的動作。

  “大將軍……贊賞我?我莫不是聽錯了吧?其實你不在這些時日,我心里都戰戰兢兢的。因見了他,總覺得害怕。這個云詹,別人看著還好,我就覺得他的眼底有一點陰森之氣,這個你覺察沒有?”

  “你多慮了。云詹只是因少年一段經歷,為人孤僻多疑了一點,他為人還是不錯的。”

  “但愿是我多想。不過,即便如此,他又哪里贊賞我?他見了我,不是批評就是挖苦,從不會說一個贊字。”

  秋紋說的也是實話。

  溪墨想瞞著她。

  但他也是非同凡響心胸磊落的男人。

  “我若說,大將軍他……喜歡你,你可相信?”

  秋紋一怔,突然就笑起來了,笑得咯咯咯,聲音很好聽。

  “溪墨,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你真的不會開玩笑。”

  “我說真格的。”

  “這不是真的呀!真正笑死我了!我這樣的,只怕云詹大將軍心里討厭得緊呢,不過礙著你的面子不說而已。”

  溪墨就笑了:“他若是真的喜歡你呢?”

  見他一臉嚴肅的神情,秋紋就笑:“就算他真的喜歡我,我也不會喜歡他啊。”

  “為什么?”此刻溪墨的心里已然是柔情萬種。

  “因為,我喜歡的人是你呀。”

  秋紋站著的地方距離一棵海棠樹。海棠花綻放的紅艷艷,秋紋站在樹下,臉蛋兒也被海棠花映得紅紅的。

  美極了。

  溪墨再也忍不住了,走到她的身邊,緊緊地抱住了她。

  “我真高興。”

  “你高興什么?傻瓜?”秋紋蜷在他的懷中,微微閉眼。直到現在,他們才算真正地在一起,才能無拘無束地說上一些私房話。

  “我高興,你也喜歡我。”

  溪墨撫摸她的發絲,感慨上蒼的寬容慈悲,讓他在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了同樣最美的秋紋。

  如此,一生足夠。

  他們不知道,此時院子哇不遠處,立著一人。

  此人一聲黑衣長袍,一雙眼睛復雜地看向海棠樹下緊緊依偎的二人。默視良久,方低沉離開。

  這邊廂,海棠樹下的芝麻香味越飄越濃了。

  溪墨便說去餛飩鋪子里將歡兒接來。

  “那泥哨還有好幾種吹法,我且去教教他。”

  “你去吧。”

  蕓豆兒過來了。

  “秋紋,我來幫你的忙。”

  當初在史府,二人并不認識。現在彼此才知道以往都在一個地方呆過,只是伺候的人不同。因都是故人,雖然第一次見面,但蕓豆兒和秋紋都覺得對方親切。

  “不用,你是客人。”

  蕓豆兒重新跟了男人,也算得了新生。秋紋趕緊倒了茶的,當她樹下坐著。

  “秋紋,你干活兒熟稔,我不如你。”

  她二人雖出身一樣,但經歷不同。嚴格地說,蕓豆兒并未算是吃了多少苦。相比秋紋,蕓豆兒還算是享過福的。

  蕓豆兒不舂臼,但她自告奮勇說來揉米團。

  “這個我在行。”

  秋紋就讓她做了。

  二人聊了一會天兒。這話題扯著扯著就扯到了孫姨娘和史昱泉的頭上。

  蕓豆兒道:“他們也是罪有應得,大概這沒了錢,從此也就流浪在外頭了吧。”

  她這話兒聽得秋紋心里一緊:“孫姨娘不是那樣簡單的女人,她肯定還會搞事情,你小瞧了她了。”

  “是嗎?”

  蕓豆兒的心里也一緊。

  “如今那府上的老爺也沒了,都是女眷。孫姨娘固然狼狽,但一有機會,還是會反撲一口的,還是要小心。”

  秋紋已然脫離奴籍,但她對史府的事依然關心。那史老太太,有些城府,雖上了年紀,但那一雙眼睛,依然精光四射。可到老了,也難免糊涂。玉夫人是幫過自己的。從頭至尾,秋紋對玉夫人都充滿了好感。還有溪墨的三個妹妹,都極可愛。倘若孫姨娘和史昱泉將黑手再次伸向史府,那秋紋絕不會袖手旁觀。

  “這么說來,那府上還是有危險?”

  “不錯。孫姨娘什么都干得出來。這會兒她一定匿在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在找大樹,在尋靠山。一旦羽翼豐滿,一定會將史府攪得天翻地覆。”

  秋紋提起孫姨娘,右眼皮兒就跳個不停。

  她的預感不好。不錯,只怕日后史府還會遭更大的殃!

10375 3626020 MjAxOS8wNy8xNC8jIyMxMDM3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4/10375_362602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彩安徽25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加奖 三分彩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 2008-2018年上证指数图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号 羽毛球比赛策划 宁夏十一选五 摩臣娱乐苹果 河北快3开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