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油头滑脑

书名:最强探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元月月半 更新时间:2019-08-15 11:59:34

  唐三水算一下时间, “离清明还有三个月?”

  “三个月一眨眼就过了。”顾寰宇说出来, 又怕唐三水乱来,“小不忍则乱大谋。”

  贝琳听到这话很是不解,“大哥,你们要干什么?”

  顾寰宇不动声色道:“不干什么。”

  贝琳看向他, 骗谁呢?
?#25512;?#20320;。顾寰宇道,“小孩子家家, 少打听大?#35828;?#20107;。”

  “你也没比我大多少。”贝琳嘀咕道。

  顾翔宇跟着点头,“对, 嫂子才比大姐大九岁。”

  “九岁还不多?”顾寰宇瞥他一眼,“我不告诉你有我的理由,你们也少打听, 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送去南京。”

  顾翔宇哼一声,“又吓唬人。”

  “你可以试试。”顾寰宇道。

  顾翔宇不敢了,可他又想知道, “我们去南京只?#24378;?#34987;日本人杀死的人?”

  “哟,学会旁敲侧击了。”顾寰宇不等他开口, 就说,“对!赶紧去?#37259;?#19994;。”

  顾翔宇冲他扮个鬼脸, 哼一声, 拿起英语书, “大哥――”

  “又怎么了?”顾寰宇不?#22836;?#22320;问。

  顾翔宇咽口口水, “我们清明是不是不去给爹和大姐、二姐的妈?#25103;?#20102;?”

  ?#26696;?#20182;们上了坟再去也不晚。”顾寰宇道,“还有什?#27425;?#39064;吗?”

  顾翔宇摇摇头, 其实想说能不能不去南京,那里都是日本人,很危险的。可顾寰宇决定的事,没人能?#35851;洌?#30250;瘪嘴就去背英语单词。

  顾寰宇一开始打算带他们出去看看战后的上海,看到几个孩?#28216;?#24551;无虑的样子,顾寰宇怕多年以后,有人跟他们提起日本人在南京的暴行,几个孩子会脱口而出,没?#25970;纯?#24352;。顾寰宇才决定改去南京。

  去南京还有一个原因,亲眼看到日本人多么残忍,日本人以后若怀疑他,想从几个小孩下手,五个小孩才不会轻易相信他们。

  这件事定下来,?#37096;?#21040;农历新年,租界内的上海到处洋溢着喜庆,仿佛战争未曾发生过。徐三没太大志气,看到到处一片红,也忍不住跟顾寰宇说,“探长,他们怎么高?#35828;?#36215;来的。”

  顾寰宇望?#24597;中ρ眨?#20063;许不是真高兴。”

  “这么高兴还能是假的?”徐三停下巡逻摩托问。

  顾寰宇:“今朝有酒今朝醉。”

  “过一天少一天的意思?”徐三问。

  顾寰宇想想:“差不多。”

  “既然这样,干什么不出去找找活路。”徐三道。

  顾寰宇看向他,“你为何不出去?”

  “我不敢开枪啊。”徐三脱口而出,“小的要是敢,早他妈参军了。”

  顾寰宇朝他脑袋上一巴掌,“你跟谁他妈?”

  “我错了,我错了,探长。”徐三连忙道歉。

  顾寰宇瞥他一眼,“去别的地方转转。”

  徐三发动车子,又忍不住问,“探长,听说军统的人最近在收拾汉奸,公共租界那边死了不少人,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顾寰宇道。

  徐三噎了一下,想到他认识的巡捕说,很多死者都是一枪命中,打的还都是脑袋,总感觉是顾寰宇的手笔,“探长也没听说过?”

  “听说过也不告诉你。”顾寰宇道。

  徐三又噎住了,“探长,咱俩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

  “暂时还不是。”顾寰宇道。

  徐三?#24187;?#30333;,“为什么?”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你。”顾寰宇睨了他一眼,“哪天跟?#39029;?#19968;趟任务,不拖后腿,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徐三忙问:“什么时候?是不是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顾寰宇?#24187;靼住?/p>

  徐三连连点头,“你们不都晚上锄奸?”

  顾寰宇朝他脑袋上一巴掌,“我晚上锄奸,都没黑眼圈啊。”

  徐三又停下车,勾头看看他,没有,证明休息的很好,“你没参与啊?”

  顾寰宇哼一声,没有否认,也没承认,“回巡捕房,该吃午饭了。”

  徐三很是失望,忍不住刺探,“探长,你这个有特殊任务的人真清?#23567;!?/p>

  “是的。”顾寰宇双手放在脑后,“我最近在想要不要辞职不干了。”

  徐三连忙问:“你不想当英雄了?”

  “我的梦想从来不是英雄。”话音落下,徐三看过来,那是什么?顾寰宇回想一下,“平安喜乐,健康长寿。”

  “啊?”徐三张大嘴,“这算什么梦想。”

  顾寰宇笑了:“这还不算?甭说平安喜乐,健康长寿这一点,在当前的中国有几人能达到?”

  徐三沉默下来,好一会儿才说,“比当英雄还难。”

  顾寰宇噜一下他的脑袋,“好好开车。跟着我好好干,我们达不到,后来人会帮咱们实现。”

  “那多没意思啊。”徐三不禁嘀咕一句。

  顾寰宇:“看到自己的同胞发?#38405;?#24515;的高兴,满脸洋溢着幸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一天是一天,你不高兴?想象一下。”

  “想象不出来。”徐三也不敢想,那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顾寰宇?#25104;?#30340;微笑僵住,“那就活久一点,久一点什么都能见到。”

  “小的尽量吧。”看到巡捕房,徐三慢慢减缓车速,到门口停下来,也注意到门口还停着一辆车,看到车牌,猛地看向顾寰宇,“日本?#35828;?#36208;狗找你。”

  顾寰宇站起来,朝他脑袋上一巴掌,“闭嘴!”走到?#24403;擼?#23601;问,“找顾某?”

  “是的,顾探长,我家先生说多日不见顾探长,甚是想念,在?#25512;?#39277;店定好位子等顾探长。顾探长,请。”司机打开?#24471;擰?/p>

  顾寰宇坐上去,“你家先生到了?”

  “到了。”司机上车关上门。

  徐三忍不住喊,“探长,小心是鸿门宴。”

  “闭嘴!”顾寰宇瞪他一眼,就让司机开车。

  徐三撇撇嘴,“不识好人心。”

  “你小子,胆肥了啊,敢骂探长是狗。”

  徐三回过头,“又是你个邱九,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

  “这里是巡捕房,我不在这儿在哪儿。”邱九望着远去的车子,“哎,你说探长这次会不会妥协?”

  徐三:“不会!”

  “你怎么这?#32431;?#23450;?”邱九好奇地问,“探长跟你说了什么?”

  徐三心中一?#21804;?#38754;上佯装镇定,“探长是瑞士籍,日本人不敢把他怎?#37259;牛?#20182;没必要帮日本人。”

  “?#25429;浴!?#37041;九道,“那怎么还三番五次的请探长啊。”

  徐三:“因为汉奸认为所有人跟他们一样,都是软骨头。”

  “你说谁汉奸啊?”邱九指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

  徐三看他一下,“这里只有咱俩,你不告状,就没人会知道。”转身就往里走。

  邱九噎住了,连忙跟上去,“你把我邱九想成什么了。我就是再孬种,也不会害自己人。”

  徐三停下来看他一下。

  “你不信我?”邱九问。

  徐三想想,说出顾寰宇经常跟他说的一句话,“时间会证明一?#23567;!?/p>

  邱九乐了,“你小子,跟探长没几天,学会拽文了。”

  “我学会的多着呢。”徐三哼一声,抬头挺胸,阔步往里走。

  曾闻溪乍一听到徐三俩字,放下叉子就掏?#25237;?#26421;,“你说让谁给咱?#24378;?#36710;?那个整天帮你开车的小巡捕。”

  “是他。”顾寰宇道。

  曾闻溪摇头:“那小子油头滑脑,不行。”

  “再油滑,也没你油滑。”顾寰宇切一块牛排,“知道他说你什么?日本?#35828;?#36208;狗。以前可都是曾先生,曾爷的?#21834;!?/p>

  “咳咳……”曾闻溪连忙捂住嘴,“那小子吃了熊?#35851;?#23376;胆了。”

  顾寰宇笑道:“别说这些。?#20197;?#26412;打算清明带几个孩子去南京祭拜被日本人杀死的同胞,你现在跟我说,清明前后有任务,我该怎?#26149;?#20182;们解?#20572;俊?/p>

  曾闻溪:“你开车载他们到外面,让唐医生带他们去,回头也不用跟别人解?#20572;?#20320;那两天干什么去了。”

  “不行!”顾寰宇道,“唐淼手无缚鸡之力,他们几个都还小,万一遇到日本人――”

  曾闻溪摇头,“这个好办。用我的车,我给他们个证件。据我所知,他们都葬在城外,不进城的话都不?#29467;?#34892;证。再说,你不能护着他们一辈子,也该让他们学会独自面对以后可能面对的情况。”
顾寰宇想着自己如今干的事,简直像走钢?#21487;?#19968;不小心跌下去就是万丈深渊,“你说得对。?#19968;?#22836;问问唐淼,她不敢就算了。”

  曾闻溪点头,“唐医生实在不敢,你也别逼她。”

  “我知道。”顾寰宇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曾闻溪摇摇头,“我那边什么都没有,得用你房里的。”一看顾寰宇看向他,“我就是没东西才提前这么早找你,否则等到跟前再告诉你也不迟。”

  “日本人在各个?#25151;?#35774;护?#31119;?#26597;的很严,那些东西怎么运出去?”顾寰宇问。

  曾闻溪:“我来运。一次运一点,他们查也查不到。”

  “什么时候?我好提前放?#39029;道鎩!?#39038;寰宇道。

  曾闻溪都打算好了,“我明天上午去找付宗耀那个老畜生,你到时候在他家附近等我。”

  “他不是已经答应日本人当上海市市长了,还找他干什么?”顾寰宇好奇地问。

  曾闻溪:“那个老畜生原本答应老蒋,不会给日本人做事,日本人许他市长一职,他立刻跟着日本人。日本人又担心他反水,让人去敲打敲打他。
“本来不?#26790;页?#38754;,戴老板想把他做掉,希望能弄到他家地图,和他的作息时间,就让我找机会去他府上转转。”

  “直接崩了好了。”顾寰宇道。

  曾闻溪摇头,“你不知道,我们的人打听到他有十多个替身,不是他的亲信,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么多?”顾寰宇惊讶道。

  曾闻溪笑道:“我刚听到的时候也觉得夸张,后来戴老板的人跟我说是真的,?#20063;?#30693;道他们已经杀了两个替身。”

  “这个老?#19968;鎩!?#39038;寰宇啧一声,“还真怕死。”

  曾闻溪想说什么,见他的保镖进来,话锋一转,“此事就拜托顾探长了。”

  “好说好说。”顾寰宇听到脚步声,放下刀叉,擦擦嘴,“顾某还有事,先走一?#20581;!?/p>

  曾闻溪站起来,“请!”

  顾寰宇冲他挥挥手,直接去医院找唐三水。

  唐三水一开始到医?#28023;?#21307;院里的人都觉得院长?#24378;?#22312;顾寰宇的面子上才要她。后来连院长都不敢做的手术,唐三水都能做成功,广慈医院上至院长,下到清洁工无一不服她,也导致没人不知?#28010;?/p>

  顾寰宇甫一进医院大厅,就有护士跟他说,“唐医生在吃饭。”

  道声?#21804;?#39038;寰宇立刻转去食堂。到食堂看到唐三水的同时,还看到她对面坐着个男人,顾寰宇停顿一下,挑挑眉,走过去,“三水,今儿怎么吃这么晚?”

  唐三水听到熟悉的声音楞了一下,抬起头,真是顾寰宇,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啊。”顾寰宇走到她身边坐下,就搂着她的肩膀,冲她对面的人努一下嘴,“这位是?”

10379 3596973 MjAxOS8wNy8xNi8jIyMxMDM3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6/10379_359697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ag是什么 复仇之魂 出装 福彩3d胆拖投注价格表 游戏斗牛牛 英语研究生毕业做什么赚钱 重庆时时免费预测 二十一点单机游戏 打牌软件可以赚钱的 飞艇两期必中计划软件 买双色球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