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4章 总要长大

书名:家有傻夫:有屋有田有娇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一故事一个坑 更新时间:2019-08-15 16:27:34

  阮老夫?#35828;?#24213;是见过大风大?#35828;模?#19981;多会儿?#25512;?#22797;了心绪:“可还有挽回的法子?”

  林大夫看了戚若一眼,戚若点点头,解释道:“这药夹杂在香料中,她这个量把握得很好,很难让人发觉,慢慢地小鱼就成了这样,再过两年只怕……”

  她不再往下说,只道:“好在发现得及时,慢慢吃药调理应该就能痊愈了。只是之前的药……我也不知小鱼都吃了些什么,药方还得重新调。”

  阮老夫人松了口气:“只要能医好就好。”

  “只是……”戚若试探着问道,“这事儿要同小鱼说吗?”

  “说!”阮老夫人捏紧了椅子的扶手,“小鱼不小了,这岁数一般女子都要谈婚论嫁了。以前我心疼她生病,如今病好了就要嫁人了,心里不清楚嫁出去也是受人欺负的。”

  几人是在赵家别庄里商议的,既是商议好了,这会子又往戚若家里去了。

  阮老夫人一见着阮鱼就有些绷不住了,眼眶都红了,到头来?#25925;?#23558;眼泪给憋了回去。

  “女儿啊,你这病终于是有救了。”

  阮鱼难以置信地?#37259;?#33258;家娘亲,克制着?#26377;?#22836;升起的喜悦又看向戚若,似在询问,见她点了头脸上这?#24597;?#20986;个如阳光明媚般地笑容来。

  她?#28216;?#24819;过自己还能有这一日,能袒着脸去逛街,毫无顾?#20667;?#21442;?#21451;?#20250;,认识朋友。

  她突然觉得这几日吃的苦都是值得的。

  “戚姐姐,你真是我的福星。”

  阮鱼?#37259;?#27963;泼天真,但生病久了,不免敏感,不一会儿就察觉了自家娘亲的不对劲。

  “娘,怎么了?是……还有什么不好的吗?”

  “我看你现今又交了朋友也安心些了。”阮老夫人帮阮鱼将跑到脸颊上的碎发别到了耳后,似欣?#20811;?#24581;然道,“不知不觉我的小鱼儿也长大了,懂事了。”

  阮鱼心中愈发惴惴不安,就听自家娘亲缓缓道:“你的病是你表姐害的……”

  “不可能!”

  阮鱼颤着身子垂下了头,似乎不?#37259;?#33258;己的娘亲此事便不会发生。

  “鱼儿,你听娘说。”阮老夫人?#22353;?#22320;把住阮鱼的肩膀,让她?#37259;?#33258;己,“她将有毒的东西掺在送给你的香囊里,经年累月的,你就……”

  “娘,表姐待我很好的,我……”

  阮鱼再也支撑不住,?#35828;?#20102;阮老夫?#35828;?#24576;里,阮老夫人趁势将人抱住,一下一下地拍抚着她的背。

  “娘知道娘知道。”

  谁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阮老夫?#35828;?#22909;心竟引来了一匹狼!

  戚若禁不住叹了口气,就听祁陌?#21442;?#36947;:“起码阮姑娘的病有了盼头,不是吗?”

  既然找到病因,接下来便是对症下药。

  阮鱼生病吃了太多的药物,寻常药物?#35759;?#22905;无甚作用,这先是试药就有得她受的,好在药吃久了她倒也不怕了。

  阮老夫?#25628;?#35265;着自家女儿渐渐好了,是欣慰得很,本想着看她可以走动了就想将她带去赵家别庄的,奈何她情绪低落,好容易因交到戚若这个朋友心头有了些慰藉,便只得作罢。

  只是阮老夫人是个想得周到的人,日日托人给送来新鲜的肉菜瓜果,还派了个厨娘?#37259;?#38376;做饭,又不在戚若家里住,王大娘也乐得清闲,每日里安心去地里干活去了。

  既然阮鱼的病有了起色,阮老夫人想的自然就要多些了。

  “你父亲已经在牢房里关?#35828;?#26377;一个月了,我瞧着鱼儿的病也好起来了,寻个日?#28216;?#20415;同赵知州说说,让他将你父亲放了。”

  戚若摇了摇头:“戚若在这里?#36824;?#32769;夫?#35828;目?#23439;大量了。只是我却觉着他该再受些教训才是,真的是鬼迷了心窍了,连人命都不顾了。”

  阮老夫人是着人查过戚若的身家背景的,自是知晓这其中恩怨,?#24944;?#22905;还同戚若处了这许久,自认她?#25925;?#20010;纯良的女子,并不认为戚若是为了出气才如此说的。

  “你也是用心良苦,但不见得有人能领情。”

  戚若微微一笑:“其实早都断了?#19978;担?#21487;也没到你?#29282;一?#30340;地步。”

  想了想,她又补道:“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不过举手之劳就拉一把,毕竟这是一条命,?#24944;?#31062;母在世时待我很好。若是真的让我取舍,自然现今这个家的家人才算是真正的家人。”

  阮老夫人脸上终于舍得露出个笑容了:“你?#25925;?#20010;通透人儿,可比我们家鱼儿强。”

  “小鱼才是好呢,性子也好,样貌也好,以后定然是柳暗花明了。只是……”戚若不无担忧道,“以后还得老夫人好生看顾才行,我是不懂的,也只是听说了些。”

  阮老夫人语重心长道:“我总也不能管她一辈子,也只有尽人事了,盼着家中如现今这般鼎盛,方给她撑个腰。”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待戚若要走了,阮老夫人才又道:“我想着再给他五十个板子。”

  戚若自是晓得阮老夫人这口中的他是指的谁,方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稍稍顺心些,也没多说什么,又道了番谢便走了。

  只是阮老夫人这话是说得轻飘飘的,但真打下去只怕要了戚仁半条命。

  戚若清楚得很,可也没有要求情的意思,哪怕她知道自己只要开了这个口老夫人多半是会答应的,可她?#25925;?#19981;愿。

  她做到这份儿上已是?#25163;?#20041;尽,这点教训戚仁也委实该受!

  戚若从赵家别庄出来的时候没瞧见躲在暗处的祁陌,更不晓得她走后祁陌又进了赵家别庄见了阮老夫人。

  翌日一早戚若就听说戚仁被打得半?#26469;?#23448;府里抬出来的事儿。

  可她没管那么多,?#25925;?#35813;给阮鱼熬药给阮鱼熬药,该喂鸡喂鸭就喂鸡喂鸭,该?#20185;?#37319;药便?#20185;?#37319;药。

  只是阮鱼却听着有趣,一定要跟着去。

  如今她身子已经大好,拿她的话来说就是从没有的好,许多事儿于她而言都是新鲜的,戴着个斗笠就要跟着戚若?#20185;健?/p>

  戚若拗不过她,阮老夫人又由着她,戚若只好带上这个小尾巴了。

  戚若忍不住往后瞧了瞧,后面还跟着两个丫鬟和两个护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20185;教?#37329;子呢。

  “戚姐姐,你说……”

  戚若疑惑地回头?#37259;?#38446;鱼,就见她面带?#19968;ǎ?#21452;眼乱飘地不敢?#37259;?#24049;,心中一动,打趣道:“怎么?今儿终于愿意同我说你的心上人了?”

  阮鱼没有反?#25285;?#21676;了咬嘴唇,终是鼓足了勇气问道:“姐姐认识赵知州府上的赵二公子吗?他见了我竟丝毫不嫌弃,又是一派风?#33509;?#32745;的模样……”

  戚若当即皱了眉:“可是他已有妾室了。”

  阮鱼脸上的羞涩淡了几分,半晌,?#25925;悄拍?#36947;:“我不介意的。”

  “她的妾室是我二姐。”戚若见阮鱼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禁不住又叹了口气,干脆将话摊开来说,“她不是个好相与的。”

  戚若见阮鱼?#25925;敲泼?#22320;,又道:“我同赵二公子只是见过?#35813;媯?#20182;为人沉稳有礼,可……怎么说呢?太优柔?#35759;?#20102;,易感情用事,更像个……书呆子……”

  阮鱼有些生气,可又知道自己这气委实无礼了,分明是自己要问的。

  “可是他见过我的脸,竟毫不嫌弃。”

  “可是分明很多人都不嫌弃啊,我不嫌弃,我夫君也不会。”戚若不知他们其中相处的细节,最后只得道,“罢了,他人是好,我却觉着……他或许并不是个……”

  阮鱼垂着头,瘦瘦小小地一个人站在那里,是一丝活泼劲儿也无,戚若是说不下去了。

  一时,路上很?#21069;?#38745;,只听得脚步声和阵阵鸟叫声。

  走到半道上阮鱼却又突然开口了,声音细细地小小地:“我知道的,我……太?#35835;耍?#23064;亲该是舍不得我的,我也不想扰他。”

  这颠三?#39038;?#30340;话显是伤心极了。

  戚若?#28216;?#20307;?#35910;?#36825;种感觉,她很?#20197;耍?#35823;打误撞地就这样找到了自己想要共度余生的人,恰好那个人又待自己极好。

  她温声?#21442;?#20102;阮鱼几句,又找些趣事同她说,见她笑了才微微安下心来。

  只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阮鱼如今说着要放下的情?#21482;?#20102;过来,就在一个生气盎然的春日她终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阮鱼大好后阮老夫人就该带着人回元京了。

  走之前阮老夫人特特将人叫到跟前来,说要重谢他们一番,就这事儿戚若已经提前同祁陌和王大娘商量过了,是一分也不收。

  可再怎样也禁不住阮老夫?#35828;?#19968;顿长劝,阮鱼又拉着人撒娇来撒娇去,最后?#25925;?#31041;陌拍板说收下人才安安心心地走了。

  人送走之后,王大娘禁不住长舒了口气:“这姑娘总算是能好好过日子了。”

  一回头,她就见林大夫还要往自己家里走,一把将人给揪住了:“这是我家,现今也没你什么事儿了还不快走?”

  “我……”

  戚若?#25512;?#38476;相视一笑。

  “也不知师父又怎么惹着干娘了。”戚若说完这话后却是脚步一顿,正色道,“你可问过阮老夫人了?她说你很是眼熟,是……清楚了吗?你的身世。”

  祁陌微微讶异,没成想戚若会将这事儿发在心上,明明这两个月她一直忙着医治阮鱼的病。

  “媳妇儿真是观察入微。问过了,就说是可能认错了,她认识的那个人可能早已死了。”祁陌耸了耸肩,似乎不甚在意,“反正我现今也有亲人了,也不定以前的我是孤家寡人。”

  ?#24052;?#19968;他们在找你找不到呢?”戚若对此事万分认真,“我一定要帮着你找到亲人。”

  祁陌摇了摇头:“是我们的亲人。”

  听闻?#25628;裕?#25114;若脸上终于是有?#35828;?#31505;意。

10382 3597013 MjAxOS8wNy8xOS8jIyMxMDM4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9/10382_359701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