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4章 只是相念的關系

書名:親愛的患者大人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瑾不語 更新時間:2019-08-21 16:06:40

  復雜的情緒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

  方淼扯唇,看他:“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嚴錚定了定,盡量用一種平淡的口氣回答:“催眠不一定能起作用,你不要多想,早些休息。”

  他步履從容上樓,轉身的一刻,再沒人能看到他掩在外套下的手,此刻已經緊握成拳。

  “等等!”方淼跟了兩步,聲線不穩:“是因為殷萊嗎?”

  盡管很不愿相信啊……

  嚴錚一頓,沉沉道:“我說過,不會傷害你。”

  他幾步上樓,方淼目睹那一道身影消失在視野內,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眼底滿滿都是挫敗。

  至那晚開始,兩人的關系便有些僵化,接連三天,嚴錚都以工作太忙為由,住在律所,在方淼看來,這無疑不是一種逃避。

  相互的,至少眼不見,她也不用太掙扎。

  ——

  雖是鬧劇一場,不過殷萊之前接的委托總要收尾。

  方淼抽時間帶著何老太去到她家里一趟。

  老太的兒子住的雖不是大別墅,但也是高檔的居民樓。

  電梯在四層樓停下,方淼徑直找到對應的住戶門前,按下門鈴。

  跟在她身后的老太一路上哆哆嗦嗦,又得強行挺直腰桿,像是跟誰較勁似的。

  門鈴聲落下,房門也被打開,出來的是一個20多歲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臉上的面膜都沒揭,瞧一眼方淼,視線越過她,看向她身后的老太。

  “死老太婆,你怎么又回來了?”女人看到何老太后,一把撕下面膜,臉上的不耐煩不加掩飾地暴露出來。

  說罷,她抱著雙臂,再次輕蔑地看向方淼:“還帶個人來?就算你要打架,也得找個男人對吧,這么一個細皮嫩……”

  “我叫方淼,是一名律師!”不等她說完,方淼從容淡定的打斷,氣場一秒全開。

  “律……律師?”女人咽了口唾沫,眼睛一轉,又質疑起來:“騙誰呢?這老太婆身無分文的被趕出去,還請的起律師?”

  “那看到這個呢?”不想多費口舌,方淼直接當著她的面出示律師證,“現在我們可以進去說了吧。”

  看似用的是反問句,實則是陳述。

  聽言,女人立馬要關門,像是早就料到,方淼直接擋住房門,一個用力就把里面的人推后一步,面無表情的進屋。

  房門關上,那女人不自在地攏攏肩膀,害怕地往沙發旁邊縮。

  方淼掃她一眼,直入主題:“何老太太是我的委托人,你最好放尊重一點。”

  “尊重?虧你還是律師,私闖民宅了解?”女人不變的趾高氣昂。

  “算你有點腦子,既然是這樣,我想我們的談話應該會順利很多。”方淼把事先準備好的文件放到茶幾上,“據我所知,你是你丈夫的第二任妻子,我的委托人告訴我,這房子在你們結婚后也并沒有寫上你的名字,那么,你又有什么資格擺出一家之主的姿態?”

  “你!”女人氣不打一處來,“好,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先生,你們等著!”

  方淼揚揚下巴,示意她打,畢竟她的來意本就不只在這個女人。

  為了示威,對方特意開了免提。

  起初那男人顯然不愿意回來,口氣比他妻子十倍的不耐煩。

  女人偷瞄到方淼看好戲的樣子,自覺丟臉,“你媽帶著律師來抄家了,難道你那些精神病人比這事還能重要?”

  精神病人?剛才電話里沒注意,現在她一說,方淼隱秘的心弦被悄然勾起。

  倒不是別的,只是想到了嚴錚,那天之后,他們僅有一通電話的聯系。

  想到這,方淼眼睛竟有些酸澀難忍。

  “好了,他說,一會兒就到。”

  方淼很懂得拿捏分寸,聞言,又恢復了她的職場女王形象。

  這一等就是半個多小時,門鈴又是一響,女人跑去開門,緊接著方淼就聽到低聲斗嘴的聲音離她越來越近。

  女人估計是被嚇壞了,她先生一回來就抱著人家胳膊不松手,最后硬是被對方一個眼刀給殺下去。

  方淼起身,落落大方地和眼前這位煩躁不堪的男人打招呼:“何先生。”

  被點名的人這才轉頭看她,四目相對的一剎那,男人眼球一震,瞬間又斂神,自然而然地打招呼:“這位就是方律師吧?”

  相較進門時,他客氣了不止一丁半點。

  方淼皮笑肉不笑,言簡意賅:“想必我的來意,何先生已經清楚了。”

  男人點頭,羞愧瞥一眼老母親,又冷冷清清地站那不動。

  “事業有成、二娶嬌妻、住有私宅,卻不贍養一手撫養自己的老母親,你說這種不光彩的事,假如鬧到法庭上,何先生面子上掛的住嗎?”方淼從容不迫間已經掌握了主動權。

  “怎么還想白吃白住我們的?”女人沒好氣的插嘴。

  何先生狠狠白她一眼,好聲好氣:“確實確實,那方律師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簡單,我的委托人需要一處私人住宅,不必太豪華,安靜簡單最重要,其次你每個月需要交付一萬五千元的贍養費,有時間去看看她就更好了。”

  “一萬五千塊?你搶劫呢!”那女人再度疾言厲色。

  方淼連個眼神都不賞給她:“您的這位妻子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委托人面前,以上要求,何先生能答應嗎?”

  “當然,這些條件一點也不過分。”何先生溫順地答應下來,臉上沒一點不情愿。

  “那好,這是保證書,如果沒問題的話,你就簽字吧。”

  雖然有些不愉快,不過這位何先生圓滑多了,不僅毫無怨言的簽了保證書,還和顏悅色的送方淼離開。

  “何先生就送到這吧,房子的事,望盡快落實。”到小區門口,方淼留下一句話,驅車走人。

  車子上了柏油馬路,很快消失不見。

  女人追出來,氣哄哄地拉扯丈夫,“你啊,腦袋是糊涂了嗎,一萬五千塊塊,一年就得13萬呢!”

  “去你的!”男人一把甩開她,怒目圓睜,一手指著車開走的方向:“你知道她是誰嗎?當初吳勒案的檢察官,犟的跟驢似的,是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主,再糾纏下去,你我都得完蛋!”

  “吳勒案?”當初那案子搞的沸沸揚揚,無人不知,“我們這事和那案子有什么關系?”女人氣憤不解拍著車窗追問。

  男人腳下沒停,鉆進車里,眼神不安地閃爍,腳下迅速發動車子,一溜煙開走了。

  方淼到律所時已經中午了,其他同事結伴去外面吃,留守的寥寥幾人。

  承包了剩下這些人的午飯,方淼往茶水間去。

  不料茶水間還有個人,著實嚇了她一跳!

  “昕姐,你每天中午不是都要和神秘男朋友約會嗎?”方淼撫著胸脯在飲水機前接了杯涼水。

  黎昕倚著窗,無力解釋:“壓根不是男朋友好不好,不過前兩天我和他說清楚了。”

  “嗯?”

  “我說讓他不要在我身上浪費功夫了。”

  “那他呢?什么反應?抱住你褲腿死死不松?”方淼靠過來,腦內幻想。

  “他問我原因,我說我對他不止沒那個意思,更連感覺都沒有。”

  方淼搖頭嘆息:“可惜了,還盼著你嫁個好人家,我能撈個大紅包呢。”

  黎昕眼神怪怪地看她一眼:“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熱情大方、不貪財不好色的淼淼嗎?”

  方淼捧著杯子喝水,不說話了。

  她變了嗎?

  對待工作,她還是那個不茍言笑的方大律師;

  對待朋友、同事,她熱情開朗,有時也會不靠譜的調侃人,小時候聽老爸講過,那叫陽光灑脫。

  如今想想,確實是哪里變了,那些深埋于心的惆悵事,將她圈在狹小的世界里,怎么都跳不出來。

  就連那唯一的救贖,似乎都在不可阻擋的遠去……

  “淼淼……”耳邊有人喊她,方淼一回神,就見黎昕滿臉幽怨。

  “不好意思,我剛才走神了……”

  黎昕扶額:“我是在問你,除了去醫院打針,有沒有什么退燒的好辦法?”

  “什么鬼?你生病了?”方淼作勢要摸她額頭。

  黎昕拍開她手,兩頰不正常泛紅,支支吾吾半天:“是韓俊馳啦,昨晚不是下雨了嗎?他回去時淋了雨,然后就病了,又不肯去醫院,吃了藥也不見效,我怕他燒壞了……”

  “淋雨?”方淼想不通。

  開車還能淋雨?

  難道是敞篷車不成?

  黎昕干咳兩聲,強行扭正話題:“嚴錚不是中醫學得不錯嗎,你幫我問問?”

  不知為何,一聽這個名字,方淼全身毛孔直豎,立馬撇清自己:“要去你自己去,我沒吃飯呢,先走了。”

  火速沖回辦公室的某人,一低頭才發現空紙杯都拿回來了……

  方淼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直到有同事送外賣進來,她才起身。

  她這邊剛動筷子,外面一行人風風火火地回來,沒等收神,辦公室門就被“砰”一聲推開。

  “淼淼,你才吃飯啊。”孟朝歌感嘆一句,人坐到對面的椅子上。

  “是啊,辦完事回來都12點多了。”

  孟朝歌心不在焉地“哦”聲,眼珠轉了一圈,趴到桌上,下巴壓著手臂:“上午嚴錚聯系我了,說是你手機打不通,他問我,你今晚加不加班,他有話想親口告訴你。”

  夾大米的筷子錯開:“有幾個卷宗我得重新看看,你下午整理出來給我。”

  “我告訴他說,你最近都不加班。”孟朝歌眼亮晶晶地盯她,無害的笑容顯得誠懇又奸詐!

  方淼嘴角立即抽了抽,神色復雜地瞪孟朝歌一眼。

  此刻某人的內心:一年前招聘那天,自己是不是糊涂了,居然會把這么一朵仙葩招進來?

  “話說,你倆到底怎么回事?”

  方淼裝聾作啞,埋頭吃飯。

  孟朝歌撇撇嘴:“算了,問你也是白問,我下班后,抽時間替你探探帥醫生的口風。”

  一聽方淼急了,“泰拳警告,不要搞事!”說著,她已經擼起袖子。

  孟朝歌起身,在嘴邊做了個拉拉鏈的動作,她往外走,快要關上門時,忽然又探進頭,無賴道:“找不找帥醫生那就是我的事了。”

  “……”

  午間是忙碌中最悠閑的時光,方淼捧著一杯清茶,立在窗邊看外面人來人往。

  當回憶起與嚴錚有關的事情,心底就似乎有什么緩緩流過。

  卻是,冷暖難辨……

  她無力地咧起唇角,自嘲:“是我把一切想得太理所當然了嗎?包括他對我的好。”

  在不知不覺中依賴上一個人,在時間流逝中變得習慣,這始料未及的變化,令人猝不及防又難以應對。

  這種難以應對甚至包括……無法理智的去面對嚴錚。

  臨近下班時間,孟朝歌門也不敲地沖進來:“我剛聽咨詢所的人說,嚴錚被帶去警局問話了!”

10395 3598614 MjAxOS8wNy8zMC8jIyMxMDM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30/10395_359861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永盛配资 股票分析论文参考文献 参与期货配资合法吗 股票分析师软件 美欣达鲍凤娇身价多少 好配资 万达股票 什么股票配资软件好用 股票指数计算及含义 宜人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