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4章 只是相念的关系

书名:亲爱的患者大人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瑾不语 更新时间:2019-08-21 16:06:40

  复杂的情绪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方淼扯唇,看他:“能给我一个理由吗?#20426;?/p>

  严铮定了定,尽量用一种平淡的口气回答:“催眠不一定能起作用,你不要多想,早些休息。”

  他步履从容上楼,转身的一刻,再没人能看到他掩在外套下的手,此刻已经紧握成拳。

  “等等!”方淼跟了两步,声线不稳:“是因为殷莱吗?#20426;?/p>

  尽管很不愿相信啊……

  严铮一顿,沉沉道:“我说过,不会伤害你。”

  他几步上楼,方?#30340;?#30585;那一道身影消失在视野内,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底满满都是挫败。

  至那晚开始,两人的关系便?#34892;?#20725;化,接连三天,严铮都以工作太忙为由,住在?#20260;?#22312;方淼看来,这无疑不是一种逃避。

  相互的,至少眼?#24739;?#22905;也不用太挣扎。

  ——

  虽是闹剧一场,不过殷莱之前接的委托总要收尾。

  方淼抽时间带着何老太去到她家里一趟。

  老太的儿子住的虽不是大别墅,但也是高档的?#29992;?#27004;。

  电梯在四层楼停下,方淼径?#38381;?#21040;?#26434;?#30340;住户门前,按下门铃。

  跟在她身后的老太一路上哆哆嗦嗦,又?#20204;?#34892;挺直腰杆,像是跟谁较劲似的。

  门铃声落下,房门也被打开,出来的是一个20多岁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脸上的面膜都没揭,瞧一眼方淼,视线越过她,看向她身后的老太。

  “?#35272;?#22826;婆,你怎么?#21482;?#26469;了?#20426;?#22899;人看到何老太后,一把撕下面膜,脸上的不耐烦?#24739;友?#39280;地暴露出来。

  说罢,她抱着双臂,再次轻蔑地看向方淼:“还带个人来?就算你要打架,也得找个男人对吧,这么一个细皮嫩……”

  “?#21307;?#26041;淼,是一名律师!”不?#20154;?#35828;完,方淼从容淡定的打断,气场?#24187;?#20840;开。

  “律……律师?#20426;?#22899;人咽了口唾沫,眼睛一转,?#31181;?#30097;起来:“骗谁呢?这老太婆身无分文的被赶出去,还请的起律师?#20426;?/p>

  “那看到这个呢?#20426;?#19981;想多费口舌,方淼直接当着她的面出示律师证,“现在我们可以进去说了吧。”

  看似用的是?#27425;示洌?#23454;则是陈述。

  听言,女人立马要关门,像是早就?#31995;劍?#26041;淼直接挡住房门,一个用力就把里面的人推后一步,面无表情的进屋。

  房门关上,那女人不自在地拢拢肩膀,害怕地往沙发?#21592;?#32553;。

  方淼扫她一眼,直入主题:“何老太太是我的委托人,你最好放尊重一点。”

  “尊重?亏你还是律师,私闯民宅了解?#20426;?#22899;人不变的趾高气昂。

  “算你有点脑子,既然是这样,我想我们的谈话应该会顺利很多。”方淼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放到茶几上,“据我所知,你是你丈夫的第二任妻子,我的委托人告诉我,这房子在你们结婚后也并没?#34892;?#19978;你的名字,那么,你又有什?#37259;?#26684;摆出?#24739;?#20043;主的姿态?#20426;?/p>

  “你!”女人气不打一处来,“好,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先生,你们等着!”

  方淼扬扬下?#20572;?#31034;意她打,毕竟她的来意本就不只在这个女人。

  为了?#23601;?#23545;方特意开了免提。

  起初那男人显然不愿意回来,口气?#20154;?#22971;子十倍的不耐?#22330;?/p>

  女人?#24471;?#21040;方淼?#26149;?#25103;的样子,自觉丢脸,“你妈带着律师来抄家了,难道你那些精神病人?#26085;?#20107;还能重要?#20426;?/p>

  精神病人?刚才电话里没注意,现在她一说,方淼隐秘的心弦被悄?#36824;?#36215;。

  倒不是别的,只是想到?#25628;?#38126;,那天之后,他们仅有一通电话的联系。

  想到这,方淼眼睛竟?#34892;?#37240;涩难忍。

  “好了,他说,一会儿就到。”

  方淼很懂得拿捏分寸,闻言,?#21482;?#22797;了她的职场女王形象。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门铃又是一响,女人跑去开门,紧接着方淼就听到低声斗嘴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

  女人估计是被吓坏了,她先生一回来就抱着人家胳膊不松手,最后硬是被对方一个眼刀给杀下去。

  方淼起身,落落大方地和眼前这位烦躁不堪的男人打招呼:“何先生。”

  被点名的人这才转头看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男人眼球一震,瞬间?#33267;?#31070;,自然而然地打招呼:“这位就是方律师吧?#20426;?/p>

  相较进门时,他客气了不止一丁半点。

  方淼皮笑肉不笑,言简意赅:“想必我的来意,何先生已经清楚了。”

  男人点头,羞愧瞥一眼老母亲,又冷冷清清地站那不动。

  “事业有成、二娶?#31185;蕖?#20303;有私宅,却不?#38590;?#19968;手抚养自己的老母亲,你说这种不光彩的事,假如闹到法庭上,何先生面子上挂的住吗?#20426;?#26041;淼从容不迫间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怎么还想白吃白住我们的?#20426;?#22899;人没好气的插嘴。

  何先生狠狠白她一眼,好声好气:“确实确实,那方律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简单,我的委托人需要一处私人住宅,不必太豪华,安静简单最重要,其?#25991;?#27599;个月需要交付一万五千元的?#38590;?#36153;,有时间去看看她就更好了。”

  “一万五千块?你抢劫呢!”那女人再度疾言厉色。

  方淼连个眼神都不赏给她:“您的这位妻子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委托人面前,以上要求,何先生能答应吗?#20426;?/p>

  “当然,这些条件一点也不过分。”何先生温顺地答应下来,脸上没一点不情愿。

  “那好,这是保证书,如果没问题的话,你就签字吧。”

  虽然?#34892;?#19981;愉快,不过这位何先生?#19981;?#22810;了,不仅毫无怨言的签了保证书,还和颜悦色的送方淼离开。

  “何先生就送到这吧,房子的事,望尽快落实。”到小区门口,方淼留下一句话,驱?#24213;?#20154;。

  车子上了柏油马路,很快消失?#24739;?/p>

  女人追出来,气哄哄地拉扯丈夫,“你啊,脑袋是糊涂了吗,一万五千块块,一年就得13万呢!”

  “去你的!”男人一把甩开她,怒目圆睁,一手指着车开走的方向:“你知道她是谁吗?当初吴勒案的检察官,犟的跟?#20811;?#30340;,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主,再纠缠下去,你我都得完蛋!”

  “吴勒案?#20426;?#24403;初?#21069;?#23376;搞的沸沸扬?#38126;?#26080;人不知,“我们这事和?#21069;?#23376;有什么关系?#20426;?#22899;人气愤不解拍着车?#30333;?#38382;。

  男人脚下没停,钻进?#36947;铮?#30524;神不安地?#20102;福?#33050;下?#26438;?#21457;动车子,一溜烟开走了。

  方淼到?#20260;?#26102;已经?#24418;?#20102;,其他同事结伴去外面吃,留守的寥寥几人。

  承包了剩下这些人的午饭,方淼往茶水间去。

  不料茶水间还有个人,着实吓了她一跳!

  ?#29923;?#22992;,你每天?#24418;?#19981;是都要和神秘?#20449;笥言?#20250;吗?#20426;?#26041;淼抚着胸脯在饮水机前接了杯?#39038;?/p>

  黎昕倚着窗,无力解?#20572;骸把?#26681;不是?#20449;?#21451;好不好,不过前两天我和他说清楚了。”

  “嗯?#20426;?/p>

  “我说让他不要在?#30097;?#19978;浪费功夫了。”

  “那他呢?什么?#20174;Γ?#25265;住你裤?#20154;浪?#19981;松?#20426;?#26041;淼靠过来,?#38405;?#24187;想。

  “他问我原因,我说我对他不止没那个意思,更连感觉都没?#23567;!?/p>

  方淼摇头叹息:“可惜了,还盼着你嫁个好人家,我能捞个大红包呢。”

  黎昕眼神?#27490;?#22320;看她一眼:“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热情大方、不?#23433;?#19981;好色的淼淼吗?#20426;?/p>

  方淼捧着杯子?#20154;?#19981;说话了。

  她变了吗?

  对待工作,她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方大律师;

  对待朋友、同事,她热情开?#21097;?#26377;时?#19981;?#19981;?#31185;?#30340;调侃人,小时候听老爸讲过,那叫阳光洒脱。

  如今想想,确实是哪里变了,那些深埋于心的惆怅事,将她圈在狭小的世界?#38126;?#24590;么都跳不出来。

  就连那唯一的救赎,似乎都在不可阻挡的远去……

  “淼淼……?#20493;?#36793;有人喊她,方淼一回神,就见黎昕满脸?#33041;埂?/p>

  “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

  黎昕扶额:“我是在问你,除了去医院打针,有没有什么?#26494;?#30340;好办法?#20426;?/p>

  “什么鬼?你生病了?#20426;?#26041;淼作势要摸她额头。

  黎昕?#30446;?#22905;手,两颊不正常泛红,支支吾吾半天:“是韩俊驰啦,昨晚不是下雨了吗?他回去时淋了雨,然后就病了,又不肯去医院,吃了药也?#24739;?#25928;,我怕他烧坏了……”

  “淋雨?#20426;?#26041;淼想不通。

  开车还能淋雨?

  难道是敞篷车不成?

  黎昕干咳两声,强行扭正话题:“严铮不是中医学得不错吗,你帮我?#39280;剩俊?/p>

  不知为何,一听这个名字,方淼全身毛?#23383;?#31446;,立马撇清自己:“要去你自己去,我没吃饭呢,先走了。”

  火速冲回办公室的某人,一低头才发现空纸杯都拿回来了……

  方淼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直到有同事送外卖进来,她才起身。

  她这边刚动筷子,外面一行人风风火火地回来,没等收神,办公室门就被“砰”一声推开。

  “淼淼,你才吃饭啊。”孟朝歌感叹一句,人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是啊,办完事回来都12点多了。”

  孟朝歌心不在焉地“?#19969;?#22768;,眼珠转了一圈,趴到桌上,下巴压着手臂:“上午严铮联系我了,说是你?#21482;?#25171;不通,他问我,你今晚加?#24739;影啵?#20182;有话想亲口告诉你。”

  夹大米的筷子错开:“有几个卷宗我得重新看看,你下午整理出来给我。”

  “我告诉他说,你最近都?#24739;影唷!?#23391;朝歌眼亮晶晶地盯她,无害的笑容显得诚恳又奸诈!

  方淼嘴角立即抽了抽,神色复杂地瞪孟朝歌一眼。

  此刻某人的内心:一年前招聘那天,自己是不是糊涂了,居然会把这么一朵仙葩招进来?

  “话说,你俩到?#33258;?#20040;回事?#20426;?/p>

  方淼装聋作哑,埋?#28902;?#39277;。

  孟朝歌?#36130;?#22068;:“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下班后,抽时间替你探探帅医生的口风。”

  一听方淼急了,“泰拳警告,不要搞事!”说着,她已经撸起袖子。

  孟朝歌起身,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她往外走,快要关上门时,忽然又探进头,无赖道:“找不找帅医生那就是我的事了。”

  ?#21834;?/p>

  午间是忙碌中最悠闲的时光,方淼捧着一杯清茶,立在窗边看外面人来人往。

  当回忆起与严铮有关的事情,心底就似乎有什么缓?#27627;?#36807;。

  却是,冷暖难辨……

  她无力地咧起唇角,自嘲:“是我把一切想得太理所当然了吗?#22570;?#25324;他对我的好。”

  在不知不觉中?#35272;?#19978;一个人,在时间流逝中变得习?#25784;?#36825;始料未及的变化,令人猝?#24739;?#38450;又难以应对。

  这种难以应对甚至包括……无法理智的去面对严铮。

  临近下班时间,孟朝歌门也不敲地冲进来:“我刚听咨询所的人说,严铮被带去警局问话了!”

10395 3598614 MjAxOS8wNy8zMC8jIyMxMDM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30/10395_359861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