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魔教妖女

書名:(快穿)主角光環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昔我晚矣 更新時間:2019-12-07 01:19:42

  
看著女兒專注為她施針的樣子, 葉青瓊心中都柔軟了些,落在眼里無一處不好。

  當蕭函提出可以試試她的金針之術時,葉青瓊雖有些驚詫, 但卻是沒有拒絕的。哪怕沒什么用,她也愿意與女兒多親近一會, 也就隨便扎幾針而已。

  但當蕭函扎到第九針時,葉青瓊就感覺到丹田處生出一股精純的力量,不似內力, 似是她從未見識過的,卻能溫養她的周身經脈,緩緩流經周身,極為熨帖甚至有飄飄欲仙之感。

  她多年下來體內積累的某些暗傷宿疾, 竟然也在這股精純的暖流之下慢慢復原。待蕭函施針結束, 葉青瓊感覺到她的功力都淬煉增加了不少。

  葉青瓊震驚不已,若非她看不出阿沅會半點武功招式, 也不曾在江湖上聽說過有這種能助人療傷還提升境界的神功。但僅憑一手金針之術, 阿沅便能做到這地步,若是傳出去,只怕會令整個江湖瘋狂, 奉為神醫。

  蕭函收回金針,徐徐舒了一口氣, 這大概是她穿越行醫以來耗費精氣心血最多的一次了。葉青瓊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只見蕭函對她微微笑道, “夫人感覺怎么樣?”

  葉青瓊神色復雜,不知是該驕傲還是擔憂, 最后道,“很好, 我感覺好多了。”

  其實蕭函也就是施以金針之術,用自己的先天真氣反補葉青瓊的竅穴。也是因為葉青瓊對她沒有絲毫防備,蕭函才能這么順利地摸清她的內力運轉之勢,為葉青瓊調暢一身之氣機。

  蕭函是以道家煉氣法門修行出的先天真氣,這個世界的武學各家各派哪怕自小打磨根基,練出的也是后天真氣,再由后天返先天,有機會達到天人合一,但與蕭函所練出的先天真氣也完全不同。更別說她這種練精化氣法門來自修真界,便是葉青瓊感受到了,也未必能領悟其中精妙奧秘。

  葉青瓊若能記住先天真氣在她體內的運行大周天法門,領悟出其中主修奇經八脈,輔修十二正經。那對她以后突破武學境界,踏入先天也會很有幫助。

  葉青瓊的第一反應卻是,“你從哪學來的這門金針之術,可還曾在別人面前施展過?”
一門能為人療傷,滋養身體又能增加淬煉功力的金針之術,若是泄露了出去,定會引來覬覦之心。葉青瓊是見過人心險惡,能貪婪瘋狂到什么程度的。

  葉青瓊打定主意,要是別人知道了,她便是賠上整個圣教也要護住她女兒安泰。

  蕭函笑容不變,“我先前便說了,這是我家傳的針灸術,只是我略鉆研了一下,針對的病癥不同,所用的針灸也有所不同,夫人還是我診治過的第一位習武之人,平日也不輕易顯露人前。”

  她聽得出葉青瓊話中的擔憂之意,于是最后一句安慰了她。換個人她當然不會這么費心費力地為她療傷滋養經脈。

  葉青瓊語氣中暗含緊張,怕她懷璧不知,又怕她心思太過單純良善,“你可知道你這門針灸術有多珍貴,你又為何……為何要為我醫治?”
蕭函微微笑了笑,“醫者仁心,既然看出了夫人的病癥所在,夫人又愿意信任我讓我施針,我也沒有不治的道理。而且……”她頓了頓,又道,“我對夫人也看著親切,許是夫人有些面善吧。”

  葉青瓊聽聞此言,心情立刻化成了激動欣喜,只是面上仍然維持著鎮定,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從小就戴著一塊半缺玉佩?你知道那是誰留給你的么?”

  蕭函愣了愣,繼而點頭道,“是有塊玉佩,只是幾個月前不慎丟失了。”她的語氣帶上了一絲悵然,“應該是我親生父母留給我的信物吧。雖然不知道夫人是從哪知道的,但爹娘并非我親生父母一事,我是知情的。”

  “你知道你的真正身世嗎?”葉青瓊的語氣有些急切了起來,“你想見一見你的親生父母嗎?”

  蕭函沒有就她的問題直接做出回答,而是微微笑了,神情輕松而溫和堅定道,“只要他們安好,見不見都沒什么關系。”

  葉青瓊心神一震,她沒想到會從女兒口中聽到這樣的一句話,“那你有想過他們是什么人嗎?也許他們是惡人。”

  蕭函沉默了一下,最后道,“若我父母犯下殺孽,我愿以一生治病救人的功德為他們贖罪。”
嗯,這句話符合原身的人設想法,子代母償,不外如是。

  “一生治病救人?”葉青瓊此時心中的震動復雜,難以言喻,連她自己也不能承認自己不曾殘害過無辜之人,滿手血腥殺戮。而她的女兒與她完全不同,阿沅心地善良,又身為醫者,若是知道了親生母親是魔教教主的身份,恐怕就是這樣的想法吧。但是葉青瓊又怎么舍得讓她犯下的殺戮罪孽由女兒來承擔償還。

  葉青瓊凝視著女兒道,“這是你想要做的事嗎?”

  蕭函展顏一笑道,“我此生志向,便是治病救人,行走天下,成為一名懸壺濟世的大夫。”
……

  在與女兒的一番談話中,葉青瓊改變了與女兒相認的想法,若是女兒想見她,或是她的存在會令女兒感到歡喜,那她會迫不及待地與她相認。但若是她的存在會影響女兒,給女兒帶來負擔,那么葉青瓊寧愿阿沅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歲月靜好,平平淡淡,做自己喜歡的事。

  葉青瓊不是尋常柔弱女子,沒那么癡纏不休,拖泥帶水。正如阿沅所說的,只要知道她安好,見不見,相認不相認又有什么關系呢。

  為了彌補葉青瓊武功上的缺陷,蕭函讓侍衛回去傳話,又在醫館多逗留了三五日。
等到金針療程全部結束時,葉青瓊的功力境界都上了一層。
葉青瓊也珍惜著與女兒相處的時光,說說話,了解女兒的喜好生活。也知道了她即將去京城,還會在那定居的事。當然這也是蕭函有意透露的,方便葉青瓊有事來找她。

  蕭函還另外寫了一張藥方,長期服用對葉青瓊會很有好處,不僅祛病強身、延年益壽,還能頤養身心,淬煉功力。上面一連串的藥名,其中不少藥都是這個世界的珍品,但蕭函相信以魔教的勢力,應該不難弄到這些藥材。

  葉青瓊看也不看,便收下了藥方,忽然道,“陸大夫,多謝你為我醫治,只是我家小無財,付給你診金的。”

  蕭函:“……”堂堂魔教教主說自己缺錢,何必呢,就沖著血脈相連的關系,她也不會收什么診金的。
結果葉青瓊下一句話便是,“只能用其他東西代替診金了。”

  葉青瓊留下了三個箱子,她走后蕭函才打開一看,竟然是滿滿的醫書,各種類別都有,甚至還有一些少見的蠱術毒經,前朝名醫孤本等等。才三五天的時間,便能備下了這么多醫書,以魔教的勢力要做到也不難。

  蕭函準備完成原身的心愿,成為一名懸壺濟世的醫者時,就有過打算,日后搜集天下醫書。沒想到葉青瓊先幫了她一把,省了她許多工夫。說什么沒有診金,葉青瓊不過是在用這個方式在幫助她實現志向。

  若是原身還在的話,也能感受到葉青瓊這份深切愛意的。
……

  葉青瓊回到圣教總壇,“教主。”

  “這些時日,我不在教中,可有發生什么事?”葉青瓊冷冷道,哪怕在陸沅芷面前表現得溫柔可親,卻不代表她會對旁人心慈手軟,憐惜他們的性命。

  底下的人立刻回稟了近來半月江湖上的一些傳言,還與教主有關。
云天淇也不是不在意薛小七,回到拜劍山莊后他就極為憤慨地向父親和其他武林前輩說出魔教的暴行,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也要抓回去。別說派去執行此任務的魔教二使不明所以,這些武林正道人士也百思不得其解。一個小姑娘,憑什么值得魔教大動干戈,還是葉青瓊親自下令,難道這個叫薛小七的小姑娘身上有什么秘密不成。

  江湖上也不缺聰明人,而且還是有閱歷知道很多陳年舊事的聰明人,葉青瓊當年生有一女,卻從未出現于人前,也有人想過那個女兒怕是夭折了,才會令葉青瓊性情大變,涼薄冷血至此。論年齡,與那位薛小七姑娘倒也對得上。

  于是江湖上漸漸就傳出流言,魔教點名抓回去的那個叫薛小七的姑娘,可能就是葉青瓊的女兒。相信此事的人還不少,包括魔教內部的一些人。

  誰讓葉青瓊在與薛小七有關的事上極為神秘,除非是她的絕對心腹親信,其他人根本沾不上邊,這么久了連薛小七的面都沒見上一回,除了那日奉教主命抓人的左右二使。

  如果是教主的親生女兒,那就是圣教的繼承人,少教主了。這個聯想可是令教中不少人心思浮動起來。辛辛苦苦在圣教里奮斗一二十年,還比不上人家投胎投的好,是教主的唯一血脈獨生女,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要是當上了少教主,那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下,眾長老護法教眾都要聽她號令。可惜再不甘心,一旦教主下了令,他們也不敢違逆教主。

  葉青瓊沒想到短短這些時日,讓人生出了這樣的誤會,
但這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葉青瓊艷麗凜然的眸中閃過一絲幽冷的暗光。

  揮退手下后,葉青瓊獨自來到暗牢,為了防止別人知道她女兒的消息,除她之外,無人接觸到薛小七。

  薛小七哪怕得到了噬心蠱的解藥,也沒好到哪去,在這不見天日的地牢里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魔教里多的是讓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光是薛小七前世欺騙她這一樣,葉青瓊就不會讓她輕松死了解脫。

  原本葉青瓊想著找回女兒后,薛小七也就沒什么用了,將她剮了扔到萬毒窟去便是。
不過葉青瓊現在想法又不一樣了。

  薛小七見到她又驚又懼,膽子已經在這些時日的酷刑下嚇破了,卻又忍不住求饒,“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沒有一句假話不敢騙你了,我求求你別殺我,我什么事都愿意為你做,你叫我干什么都行。”

  葉青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冷冷道,“什么都愿意做嗎?”

  薛小七拼命地磕頭,到了這個地步,別說為葉青瓊做事了,只要能活下去她什么都愿意干。

  葉青瓊唇角微勾起一抹冷漠譏諷的笑意,
薛小七不是想當她的女兒嗎?那好,她要薛小七代她的女兒去死。

10416 3625855 MjAxOS8wOC8xNi8jIyMxMDQx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16/10416_362585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2013年股票推荐 股票涨跌百分比计算公式 理财平台哪个好 股票融资平台排名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91配资 股票行情查询一览表 证券公司佣金 6月7日股票推荐 聚融信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