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魔教妖女

書名:(快穿)主角光環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昔我晚矣 更新時間:2019-12-07 22:21:49

  
魔教傳出消息, 那位薛小七姑娘被證實是教主葉青瓊的親生女,這道風聲立刻席卷了全江湖,傳得人盡皆知。

  身在拜劍山莊聽聞此消息的云天淇心情十分復雜, 想起與薛小七相處的那段時日,她所表現出的機敏活潑, 不拘一格,處處顯露出與旁人的不同來,但他怎么沒想到她竟會是大魔頭的女兒。

  “魔教勢力日漸高漲, 葉青瓊素來又是乖戾如羅剎,殺人成性,縱容教眾作惡多端,長此以往下去, 只怕武林危矣。”云天淇的父親云莊主話語間無不透著對武林未來的擔憂。

  云天淇聞言也心中一沉, 他自幼受名門正派教育,對邪魔妖道也從不留情面。

  云莊主嘆了口氣, 自兒子回來后, 言語間也多有對那位薛小七姑娘的牽掛擔憂。若只是個孤女弱女子倒沒什么,但現在卻公開宣布是葉青瓊的女兒,作為拜劍山莊莊主, 又是正道魁首的云父不得不敲打訓誡一番。

  “天淇,我知你心地善良, 但正邪不兩立,以后莫要再提起那魔教妖女, 讓人誤會你與那魔教妖女有什么牽扯。若是再遇到,必須以除惡務盡為先, 不能有半點心慈手軟。”

  云莊主一口一個妖女,云天淇也沒有任何反駁, 畢竟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他俊秀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動搖,但很快便堅定了下來,抿緊了唇,“孩兒知道了,定會謹記父親的教誨。”
為了武林正道太平,也為了拜劍山莊的名譽。

  魔教內部也不大太平,哪怕薛小七沒有被封為少教主,但光憑是教主的唯一血脈這點,地位就壓在了所有人頭上。自然有不少人心里不服,欲蠢蠢欲動了起來。

  甚至有高層長老就忍不住嘀咕了,“教主那么寶貝她的女兒,藏著掖著都不讓我們多見見。”

  除了宣告此事時,教主葉青瓊帶薛小七在總壇教眾前出現了一回,還只是露了個面,連句話也沒說,只是讓圣教所有門人都記住薛小七的相貌和身份,之后就很難有人能接觸到這位教主的獨生女。

  旁人聽了嗤之以鼻,“人家可是少教主,性命可比我們珍貴多了,聽說還手無縛雞之力,一點武功都不會,嬌貴著呢,我們教主還不小心護著,免得發生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在提及‘意外’二字時還帶了些不明意味。

  “我堂堂圣教的少教主,居然不會武功,傳出去豈不是滑江湖之大稽。”

  “黃毛丫頭也就算了,一點武功都不會,還大字不識,聽說多年來一直流浪街頭坑蒙拐騙呢,怕是坐不穩少教主這個位子吧。”

  “聽說教主近日好像舊傷發作,前幾日還動用了不少內庫的頂級藥材,還叫了幾個大夫過去。”
……

  類似的流言不斷在教中擴散,葉青瓊卻置若罔聞,好似所有心神都在失而復得的女兒身上,這些也是葉青瓊想讓他們看到的。事實上,薛小七已經被她灌了啞藥,在她心腹親信的看守下好好當著這個擋箭牌傀儡少主,不與外人產生任何接觸。

  葉青瓊就等著薛小七這個擋箭牌吸引到了夠多的火力和注目,無論是教中內部,還是外面的江湖,

  不久后,她便宣稱自己舊傷發作,需要閉關一段時日,任何人不得打擾。閉關期間的教中事務都交由護法長老左右二使等人處理。眾人都恭恭敬敬聽從教主命令,靜候教主出關。

  這個消息本該是只有圣教高層才知道的,卻不知怎么回事,不到三天的時間,葉青瓊閉關療傷一事就傳遍了整個江湖,圣教高層人人心中驚疑不定,猜測是出了內奸。

  正道的人亡魔教之心從未滅國,果然想利用這個機會,迅速糾集各大門派的精銳勢力,準備一舉覆滅魔教。

  打著除魔衛道旗號的正道人士一舉攻入魔教總壇,展開大戰。而就在魔教弟子難以抵御之際,教主葉青瓊出關,而且武功境界更上一層,越發出神入化,斬殺了正道三大宗師頂梁柱,一舉扭轉了戰局,最后正道的殘兵敗逃而去。

  正道死傷慘重,魔教也沒能好到哪去,更糟糕的是,教主的唯一血脈薛小七便在此戰中為正道人士所殺,那人還是拜劍山莊少莊主云天淇,哪怕隨后教主也殺了他為愛女報仇雪恨,但人人都為教主痛失愛女的悲痛怒火而感到膽戰心驚,包括拜劍山莊。

  葉青瓊閉關療傷,中間破關而出,武功還更上一層樓,只怕江湖中再也無人敢掠其鋒芒,待稍收拾過后,拜劍山莊只怕就是魔教第一個開刀的對象,誰讓葉青瓊的女兒就死在他們少莊主劍下呢。

  正魔大戰剛結束,武林正道的各大門派敗退回去,清點弟子死傷損失,另外對拜劍山莊也避之不及,連原本在莊中的門人弟子聽聞消息后,也紛紛收拾包袱而去,少有愿意留下來面對魔教報復與山莊共存亡的。當初的正道翹楚名門大派,短短幾日間樹倒猢猻散,連往日與拜劍山莊交好的門派武林世家也不愿伸出援救之手,沾上這天大的麻煩,人情涼薄至此。

  而魔教這邊,連左右二使護法長老這樣的高層也不得不等待著受罰,一是教主閉關之事泄密,還讓正道糾集勢力攻入了圣教總壇,另一件事便是薛小七之死。

  作為教主的唯一血脈,又不會武功,教主哪怕閉關療傷,也是將她安排在總壇內部最深處最隱秘安全的院子,還挑了一等一的高手守衛保護她的安全。但就是這樣,竟然有正道的人一開始就趁著混亂闖了進去,殺死了薛小七。顯然是有內應幫忙,或者說有人存心想要薛小七的性命。

  “小姐的尸骨已經收斂好好葬下了。”教中弟子回話時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觸及了此時教主的眉頭,動輒之間就丟了性命。

  葉青瓊聲音冰冷,也聽不出什么喜怒來,“退下吧。”

  那弟子如蒙大赦,恭恭敬敬不敢久留殿中哪怕一刻。

  此時被所有人認為沉浸在痛失愛女的悲傷憤怒中的葉青瓊,心情很平靜,畢竟薛小七壓根不是她的女兒。那么薛小七的生死,又怎么可能牽動得了她的半分情緒。

  但對這個局面,她卻是比較滿意的。

  從蜀州回來后,葉青瓊便下定了決心,既然她的女兒阿沅心愿是想做一個好大夫,那么她就不會將阿沅牽扯進江湖紛爭中來,而且她還會為她的女兒解除任何后顧之憂,打造一個讓阿沅放心做她想做的事的安全屏障,不必受到她帶來的任何負面影響和危險。

  葉青瓊不能讓任何人發現阿沅的真正身世。這天下間是沒有什么秘密可言的,要掩蓋一個真相最好的方法便是制造出一個讓所有人相信的真相。

  葉青瓊會讓所有人相信薛小七就是她的女兒,然后再適時地讓她作為阿沅的擋箭牌,代阿沅去死,消失在這世上,那么就不會有人再去探尋阿沅的蹤跡,即便真的有人發現了,也不會有人相信。

  閉關療傷也是假的,她的阿沅有那么好的醫術,連開的藥方熬出的湯藥都對她有功力大補之效,所謂的閉關之說不過是制造一個機會,讓所有人知道她唯一的女兒死在了大戰中。同時也為她清理圣教內部提供了一把刀。

  圣教內部良莠不齊,葉青瓊一直都是知道,只因她多年來從不在意收的是什么人,只要有用便收了,她憑借著強大的武力穩居教主之位,而魔教變成什么樣子,她是沒怎么上心。

  但現在不同了,既然知道她真正的女兒在世,還好好的活著,葉青瓊也要掌握好手中的魔教勢力,更加強大自身,以保護她的女兒。

  魔教教主葉青瓊登頂宗師圓滿境界,為視為江湖第一高手,同年,因愛女殞命,葉青瓊下令一夜之間覆滅拜劍山莊,后正道殘余的宗師高手明德大師,云松道長三人做出妥協,與魔教約定二十年互不侵犯。
……

  葉青瓊走后,蕭函就帶著陸父陸母一同隨太妃進京了。

  陸父陸母接觸過的品級最高的官可能就是蜀州知府了,像太妃小郡王這樣的皇親勛貴,大抵做夢也未曾想過,不免拘謹了些。哪知道太妃和小郡王待他們態度極好,不像是帶個大夫,倒像是座上賓。

  葉青瓊送的那些醫書,蕭函也沒有獨享,拿了一些給陸父看,陸父見之先是震驚不已,還問蕭函這是從哪得來的,生怕女兒是做了什么壞事。畢竟這些醫術孤本的價值難以估量,千金不換,一看便知道乃是心血之作,哪是隨隨便便就能買來的。

  蕭函沒有將葉青瓊告訴陸父,知道多了反而會讓他們不安,她只道是有位病者送的,以此代付診金。陸父勉勉強強接受了這個解釋,雖然搖頭嘆道這些東西太過貴重了,阿沅不該收的,但現在尋不到那位病者,也只好作罷。

  對于這些醫術孤本,陸父如蕭函料想的態度一樣如獲珍寶,愛不釋手,連太妃對他們一家的態度都不去想了,路上整日整夜都沉迷于那些醫術知識中,認真研讀。

  相比之下,陸母就經常被太妃和宣陽夫人請去說說話,見她身上衣服簡樸,還命人為她量了一身尺寸做了幾套新衣,陸父那里也沒有落下。宣陽夫人還送了一個妝匣給陸夫人。

  陸母打開一看,匣子里面裝滿了嵌著各色寶石珠翠的簪子珠釵等首飾,頓時受寵若驚,還有些緊張不敢收下這么貴重的東西,還是后來蕭函知道了,說這是宣陽夫人的一片心意,勸她安心收下,不用在意其他的。

  行進了半個月終于到了京城,定安郡王府在京城也有府邸住所,還很寬敞華麗,太妃有意讓陸父陸母也住到郡王府上,被蕭函推辭了。光是路上的各種禮遇就夠陸父陸母拘謹不安了,何況是住到郡王府上去,蕭函也不愿意讓父母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一到京城便開始尋找合適的住處。

  結果還是小郡王推薦了一處宅院,大小剛好合適,連前面盤下的店鋪也方便開醫館,而且比在蜀州的醫館更大。
以人家的地位勢力,一句話的事,手下的人就會辦好,還是各方面合心意的那種。

  蕭函正準備要掏錢來買時,小郡王的人已經將地契醫館買下了。成青濯言道,“祖母說了,陸大夫對郡王府的恩情,無以為謝,這份地契只是郡王府的一點小小心意,還望陸大夫不要推辭,日后還要繼續仰仗陸大夫繼續醫治了。”

  在陸大夫的金針之術下,太妃的頭疾早已好的七七八八了,這還是蕭函顧忌太妃的體質有意放緩了療程。

  以太妃的話來說,以陸大夫的醫術,早晚能名揚天下。光是真金白銀太膚淺了,還不如直接送一間醫館,還有利于增加陸大夫與郡王之間的情份。畢竟陸大夫也不是郡王府的私醫,京城也不止定安郡王府一家權貴,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恐怕還要有求于陸大夫。

  定安郡王府表現出誠意,蕭函也沒有推辭,有郡王府的面子在,在京城開醫館的初期生活也要好一些,于是收下了醫館地契當作診金。

  醫館開了之后,陸父陸母在京城也很快安定了下來,陸父繼續當他的坐堂大夫,自看了蕭函給的那些醫術后,觸類旁通,陸父在醫術上也有所突破,一段時日下來,陸家醫館在京城也有了些名氣。

  蕭函依舊住在郡王府上,直到為太妃結束了全部的金針療程。
太妃頭疾完全治愈那日,蕭函還被召進了皇宮大內,當今皇帝對定安王太妃很是敬重,不僅是太妃當年對他有救駕之功,更重要的是在宗室勛貴中有極大的影響力,而且也是堅定的保皇黨,所以皇帝對太妃醫治頭疾一事十分關注。
宮里的數位太醫也為太妃診治,共同得出結論,太妃的身體確實已然康復,而且不會再有頭疾復發,也就沒有了性命之尤。

  皇帝大喜,更驚訝于陸沅芷年紀輕輕,醫術便已如此了得,下令重重賞之,還提出恩準讓她以女子之身進入太醫院,成為皇家御醫。

  宮里的御醫醫術自然是最好的那一批,且還有官身,不過這與原身的心愿相差甚遠,原身受陸父熏陶,想做的是懸壺濟世,救死扶傷的醫者,而非侍奉權貴專為達官顯貴看病的太醫。

  不過拒絕皇帝當然不能這么直白,蕭函謝辭道,“民女一介鄉野大夫,年紀尚輕,才疏學淺,醫術還不能與宮中御醫相比,承蒙父親教誨,還要繼續苦學醫術,走遍天下各處,知曉學習更多疑難雜癥。”
皇帝本就因為陸沅芷治好了太妃的頭疾,對她有幾分好感,見她自謙推拒圣旨也不以為忤。想想也覺得,陸沅芷醫術了得,但的確太年輕了,這么早早進御醫院只怕還會惹人非議。人家自己也不曾驕傲,還要繼續學習提高醫術。陸沅芷才十七八歲便有如此好的醫術,待再過十年二十年,恐怕還能更好。他要是把人留下來了,說不定還阻礙了陸沅芷成為一位名醫大家,也非他大楚之福。

  知道有這么個醫術高明的大夫就夠了,若是有什么事,再一道圣旨召回來也不遲。

  即便推辭了那道入太醫院的圣旨,陸沅芷的名聲還是在京中傳開了,連帶著到陸家醫館看病問診的人都多了,許多人都知道陸沅芷治好了連宮中太醫和吳神醫都無可奈何的頭疾,得到了皇帝的封賞。

  那位名揚朝野的吳神醫,蕭函也曾見過,就在太妃府上。吳神醫也對她能治好太妃的頭疾,感到不可思議,還旁觀過蕭函施展金針之術,然后不得不承認,陸家的針灸術精妙但不難學,難在于能像蕭函一樣施展自如,出神入化。即便他領悟了這門金針之術的竅門,但如蕭函一樣醫治病人,卻不太可能。
吳神醫也為她小小年紀,醫術便有如此高的造詣感嘆不已,卻也沒有生出什么嫉妒之心來。

  蕭函在京中又逗留了一年之久,除了平日在陸家醫館坐診,也為京中的權貴看過不少病,比如秦國公的腿疾,順寧伯夫人,寧王世子的心悸之癥等等。

  這些都造就了她名醫的不小聲譽。

  而這一年期間,她也有借助別的渠道探聽江湖上的消息,得知那場正魔大戰還有薛小七的下場。見過葉青瓊的她,自從也從中看出了葉青瓊的計劃心思。

  自蜀州那一回后,蕭函雖然沒有再見過葉青瓊,但卻不算斷了聯系,因為葉青瓊又給她送了兩回醫書,只是不曾露面,以當日自稱的‘衛夫人’送了過來。她既然不說,蕭函也就當不知道。

  一年之后,蕭函便告別了陸父陸母,離開京城開始行走天下,積累民間的醫療經驗,漸漸名揚天下。
……

  開元二十五年,名醫陸沅芷研制出防治天花的方法。

  開元二十七年,東南發生瘟疫,神醫陸沅芷受朝廷邀請前往救治,與朝廷欽差當地官府合作,研究出疫癥藥方,活人無數。皇帝大悅,授予有功之臣陸沅芷爵位,賜厚祿宅邸。

  開元二十九年,新帝繼位,因陸沅芷廣受民間愛戴,且眾多朝臣舉薦,故封其為圣醫國手。

  新帝欲大展宏圖,設立有司,監察江湖武林,想要將其納入法紀之內。

  定安郡王府這一代,正妃側妃皆有子嗣,不似前幾代單傳,子嗣凋零,引來不少權貴艷羨,后聽聞乃是神醫陸沅芷相助,一時間陸家醫館人頭攢動,門庭若市,皆為求子秘方。

  時年神醫陸沅芷所編醫書《陸氏三絕》,將其多年來的醫藥學研究成果公布天下廣為流傳,刊印問世后,備受世人矚目,引得一時候洛陽紙貴,一眾醫者大夫翻閱鉆研,視為著作圭臬。在書中陸沅芷便有記錄以強身健體,推遲圓房年齡等等方式有助于生育,并且對幫助女子生產以及女性疾病多有詳細記載。此外還有本朝前未曾有過的疾病預防,民間常見病和多發病,還涉及有關于解毒、急救、養生、食療等方面。

  相傳圣醫陸沅芷乃神仙人物,駐顏有術,晚年時容貌氣度依舊出眾,無人不尊敬,還被后世認為是得道之人。

10416 3626031 MjAxOS8wOC8xNi8jIyMxMDQx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16/10416_362603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赌场装饰 cba选秀大会 球探网篮球 谁有哈灵杭州麻将群 贵州快三开奖号 博远棋牌游戏平台 德甲主场积分榜 彩票软件客户端购买 淘宝快3 金融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