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六十六章 消失

書名:燃情時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絳河清淺 更新時間:2020-01-27 20:39:34

  此刻的于貝兒,稱得上眉眼生情,笑靨如花,完全沒有幾分鐘之前,給鄺先生打電話時,那股恨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的狠勁。

  “姓鄺的很快就會跟他老婆離婚,然后回過頭娶我,”于貝兒仰起頭,頗為自信地道:“這種軟塌塌的男人,早在我手里握著,他這幾天還在掙扎,不過撐不了多久了,向來我叫他站,他都不敢坐!”

  于貝兒顧自跟電話那頭的人說得高興,完全沒注意到,一名酒店保安站在不遠處,已經盯了她半天。

  于貝兒又嗤笑一聲:“我馬上就去他房間,這人也夠蠢,自己遞把柄到我手上,蠢的還有施如錦……就是林顯文那女兒,居然跑到他房間,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能干什么好事!”

  話說到這里,于貝兒又是了一陣狂笑。

  一處正在下行的電梯外,于貝兒站到那兒,總算掛斷電話。

  “小姐,請問準備上幾樓?”那名保安上前,客氣地問道。

  “和你有什么關系?”于貝兒臉一拉,不悅地回了句。

  保安耐心地又問:“您是本酒店的住客嗎?”

  于貝兒掃了對方一眼,做出不耐煩的表情:“當然,問這么多做什么?”

  “請問住幾樓?”保安還在問。

  于貝兒這下徹底火了:“你們酒店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你叫什么名字,我現在要投訴!”

  電梯間里站了不少人,都朝著于貝兒和保安在瞧。

  大堂經理顯然注意到這邊的動靜,過來和保安說了幾句,隨后便向于貝兒道歉:“小姐,不好意思,我們工作人員的服務意識有待提升,要不要我送您上樓?”

  于貝兒這時卻眼珠一轉:“沒問題,我是來捉奸的,1105房間,你們替我把門打開!”

  周圍一片啞然,大堂經理同保安互相看了一眼,保安便走開了。

  “叮”的一聲,那部下行中的電梯終于到了一樓。

  電梯門打開,不少人從里面魚貫而出。

  “喲,于小姐!”一個最后從電梯出來的干瘦男人,拿開叼在嘴上,根本沒點著的雪茄,沖著于貝兒張揚地一揮手。

  這人上了點歲數,一身看上去又皺又不合體的廉價西服,歪歪扭扭地打了根領帶,著實猥瑣。更猥瑣的是,他懷里還摟著一個打扮妖艷的中年女人。

  于貝兒瞧了瞧那人,不免一臉鄙夷:“你跑這兒來做什么?”

  “做什么?”男人手勢夸張地啜了一口雪茄,松開嬌艷女人,很輕浮地沖她擠了擠眼,才對于貝兒道:“訂了個房間,在這兒享受享受,我都這么大歲數,活一天是一天,有錢可不得趕緊花!”

  妖艷女人嬌嗔地推了男人一把,隨后便先走了。

  于貝兒神色嘲諷地瞟了男人一眼,轉身跟著人群,往電梯里走。

  “于小姐,這是去哪兒呀!”林顯文直接跟了上來,把正要進電梯的大堂經理直接擠到了旁邊。

  于貝兒斜眼看了看最后一個進來的大堂經理,嘴邊露出一絲冷笑。

  “于小姐,你也瞧出來,我這人花錢沒個譜,馬上就要睡馬路了,”林顯文沖于貝兒哭起了窮,也不在乎電梯里擠滿了人,直接開口道:“要不,你再給點?”

  電梯里,明顯有人笑了出來。

  于貝兒伸手按下11樓的按鍵,懟了一句:“林顯文,你當我搖錢樹呢!”

  “我可沒這么說,”林顯文嘿嘿一笑,諂媚地道:“于小姐心地善良,這段日子多虧你照顧我老人家,才讓我過得這么舒坦,在我心里,你可比我家那死丫頭孝順多了。”

  “有沒有搞錯,我孝順你?”于貝兒不屑地哼了一聲,突然間冒出一個想法,便莞爾一笑,問林顯文:“想不想馬上見到你女兒?”

  林顯文一怔,表情竟有些怵懼:“你是說……她在這兒?”

  于貝兒上下打量一下林顯文:“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開房都開到同一間酒店。”

  “啥意思?”林顯文眼睛眨了眨

  兩人正你來我往地說著,電梯停在了11樓。

  林顯文伸出胳膊開道,于貝兒大步邁到電梯外,還不忘掃了一眼也跟出來的大堂經理,隨后對尾巴一樣的林顯文道:“你女兒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剛結婚就跟別的男人鬼混,我要是你,還不把她當場打死!”

  林顯文的氣勢,立馬被鼓了起來,捋起袖子,裝出惡狠狠的表情:“人在哪兒,抓到那死丫頭,老子得好好管教,真是有娘生,沒爹教!”

  “小姐,有什么話,咱們好好說!”大堂經理看出于貝兒和林顯文氣勢洶洶,忙上前阻攔。

  結果人家手剛碰到于貝兒胳膊,就被她猛地一甩:“別碰我!”

  1105號客房外,于貝兒一個勁地按著門鈴,林顯文自然要一起助威,干脆砸起了門。

  “小姐、先生,這層樓還有別的客人,請不要打擾到他們。”沒一會,除了大堂經理,酒店客服部和保安部都來了主管,在旁邊耐著性子勸阻。

  于貝兒倒是停了手,冷笑地質問道:“要我不鬧也可以,你們把門打開,里頭那男的是我未婚夫,我今天要捉奸在床,這是維護公序良俗,你們懂不懂?”

  “施如錦,你到底要不要臉啊,還不給老子出來,這才結婚幾天,就紅杏出墻!”林顯文更是跳著腳道。

  走廊上的熱鬧,少不了引來同層住客的注意,有人已經打開門,探頭瞧著。

  “不好意思,酒店必須要保證客人的隱私,我們沒有權利替小姐你把門開。”客戶部的主管陪笑道。

  “林顯文,你繼續砸!”于貝兒瞪了人家一眼,沖著林顯文道。

  于貝兒話剛出口,便有兩名壯實的保安過來,直接擋在了110號房間門口。

  “這是要找揍?”林顯文梗著脖子,居然威脅起人了。

  大堂經理這時走過來,對于貝兒道:“小姐,剛才前臺查過系統,證實1105房間的客人今天一早外出,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你是不是弄錯了?”

  周圍一片噓聲,有客人直接罵了句:“神經病!”隨后重重地關了房門。

  “我不信,現在你們把門打開!”于貝兒愣了愣,隨即惱羞成怒。

  銘牌上掛著保安主管的一位到底說了句:“小姐,問題已經跟你講清楚了,就算里面有人,我們也不可能開這個門,現在我代表酒店,要求你立刻離開,否則我們會報警處理。”

  “行啊,你要叫警察是吧,我在這兒等著,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故意替他們遮掩。”于貝兒還在胡攪蠻纏。

  酒店幾個人干脆圍到一塊商量,林顯文一臉鬼祟地湊過去偷聽,于貝兒冷著臉,眼睛死盯住1105的房門,倒像是提防有人會突然出來。

  “好,我們現在報警。”商量結束的保安主管瞧了林顯文一眼,對于貝兒說了句。

  “于小姐,好漢不吃眼前虧。”林顯文忙回到于貝兒跟前,提醒道。

  “我怕你們報警?”于貝兒還裝著無所謂,卻任由林顯文扯住她袖子,往電梯間帶。

  香格里拉酒店外,于貝兒氣沖沖地從里面走了出來。

  “于小姐,這碼事算結束了?”林顯文跟在后面問道。

  “當然不會算!”于貝兒冷笑一聲,這時干脆停住,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手機那頭,一直都是忙音,于貝兒嘴一撇,沖林顯文道:“施如錦怕我怕得,連電話都不敢接,用你的手機。”

  “沒問題,”林顯文笑著回道,從口袋里掏出一支嶄新的手機,還沖著于貝兒顯擺:“剛買的,別說,照個相特別清楚。”

  于貝兒臉上嫌棄,卻一把奪過手機,對著自己電話上施如錦的號碼,一個數一個數地按了下去。

  這下倒不是忙音,不過也一直沒人接。

  于貝兒臉上盡是不耐煩,卻還在那打著。

  “于小姐,我女兒的老公可比那位鄺先生排場多的了,她眼光再差,也不至于……”林顯文頗有點疑惑。

  “施如錦這種鄉下出來的女人,見什么男人都是好的!”于貝兒譏諷道,耳朵聽著電話,人往酒店臺階下走。

  于貝兒剛打開自己車門,電話那邊,居然傳來了“喂”的一聲。

  “施如錦,說,你在哪兒,自己有老公,還勾搭別的男人,你要不要臉!”于貝兒根本沒等對方開口,便破口大罵。

  對方頓了片刻,回了一句:“你是那個……于貝兒?”

  “你是誰?”于貝兒一愣,人已經鉆進了車里。

  車外的林顯文見狀,忙繞到另一邊,打開副駕的門,坐了進去。

  “我是如錦的媽媽,于貝兒,你大晚上亂咬什么,”那邊說話的正是魏蕓:“我警告你,做人知道點分寸,你這膽子倒越來越大了,又想造謠中傷我女兒,你問問我答不答應!”

  “施如錦跟我男朋友今天混一塊去了,兩個人現在不知道在哪親熱著呢,你讓她給我一個交代!”于貝兒坐在車里吼道。

  前方有車開過來,打著很亮的遠光燈,于貝兒不由瞇了瞇眼睛,用手擋著光,又來一句:“她到底要不要臉!”

  “我呸!我女兒就在家里,你別想潑她臟水,”魏蕓直接罵道:“于貝兒,我已經把你的話錄下來了,你不是喜歡打官司嗎,回頭我就跟你打,沒見過你這種女人,盡想著好處都歸你,一不如意,就跟全世界虧待你一樣,你這種人,注定事事不如意!”

  “你說夠了沒有!”于貝兒被氣到,居然詛咒起了施如錦:“施如錦算個什么東西,她就該在窮山溝里,被她那親爹一斧頭劈死!”

  “于小姐,這話可別亂說!”林顯文在旁邊聽不下去了。

  “林顯文,你怎么上來了,給我下去!”于貝兒這才注意到車里還有另外一個人。

  “于小姐,你拿著我手機!”林顯文沖于貝兒一樂。

  于貝兒冷哼一聲,正要說話,又聽到魏蕓道:“于貝兒,難怪你叔叔和嬸嬸對你失望,在外頭不學好,還同林顯文這種人狼狽為奸,你等著吧,會有你好果子吃!”

  這邊說完,魏蕓立馬摁了掛機鍵,倒是跟施如錦之前掛電話時一樣果斷。

  車里的于貝兒氣得臉都紅了,伸手要砸電話,林顯文見勢不妙,一把奪回自己手機,嘴里嘟囔:“花了我五千多,你可別砸了呀!”

  于貝兒掃了林顯文一眼,不客氣地道:“給我滾下去!”

  “都上來了,就帶我一程,過了前面再說。”林顯文笑呵呵地道,又勸起了于貝兒:“施如錦就是山里出來的鄉巴佬,于小姐你這種城里的大家閨秀,未必干得過這種野路子出來的,對付她這事吧,你還得交給我。”

  “你能有什么辦法,”于貝兒到底發動了汽車,口中譏諷道:“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一瞧見施如錦,你怕得腿都發抖。”

  “這話說的,我怎么會怕她,”林顯文表示不認同:“那官司,我還不是打下來了?”

  “對了,律師說,結果可能不如預想,后面繼續上訴!”于貝兒一邊開車,一邊道:“我一定要看那女人身敗名裂!”

  “沒事,那就上訴,”林顯文無所謂地道:“只要于小姐和您背后那位別斷了我的口糧,叫我做什么都成,對了,還是那句話,我這錢花光了,再給點唄!”

  “前幾天才給了你5萬,”于貝兒厭煩地警告道:“別得寸進尺!”

  “50萬,可是你們當初說好的。”林顯文倒是不肯退讓。

  “官司贏了再說!”于貝兒氣道。

  車上兩人爭執了半天,都沒注意到,剛才朝他們打遠光燈的那輛車,正不遠不近地跟在后面……

  施如錦在房間的浴室洗完了澡,正擦著頭發出來,便看到魏蕓坐在沙發上,似乎不太高興。

  “媽,怎么啦?”施如錦不解地問。

  魏蕓朝著施如錦看了看,似乎斟酌了片刻,道:“沒什么,我給你端了杯牛奶,你喝過就睡了。”

  “跟叔叔吵架了?”施如錦走到床邊,跟魏蕓開起了玩笑。

  斜了施如錦一眼,魏蕓站起身道:“我們才不吵架,別瞎打聽了,對了,明天你舅舅和舅媽準備回美國,你跟我去送飛機,人家可是幫了咱們大忙,咱們得記在心里。”

  “知道了,”見魏蕓要出去,施如錦上前,手搭在她雙肩上,笑著問道:“媽,到底什么事情?”

  魏蕓停了停,轉頭囑咐道:“以后于貝兒的電話就別接了,從沒見過這么討厭的人。”

  “她打電話來了?”施如錦立刻猜了出來,好笑地道:“我早把這人拉了黑名單,又換號碼打的?真沒見過這么軸的人。”

  “你倒是清楚得很!”魏蕓被逗笑,想了想,道:“反正吧,以后注意點,感覺這女的針對上你了。”

  “真盼望她能從地球上消失,真是煩死這人了。”施如錦玩笑道。

  此時的施如錦根本想不到,有些無意中說出的話,說不定何時……就會變成現實。

10431 3639009 MjAxOS8wOC8zMC8jIyMxMDQz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8/30/10431_363900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快乐飞艇pk10历史记录 股票指数基金排名 快三是怎样诈骗的 格力公司股票分析 南洋股份最新消息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安全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股票涨跌怎么看颜色 好股票配资平台 股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