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75 章

書名:情敵每天都在變美[穿書]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時間:2019-11-08 10:14:04

  
人好看到一定程度, 其實差別就沒有那么大了,有時候八分的帥哥,比十分的帥哥更有特色,美的更叫人印象深刻。

  比如沈金臺。

  今晚星光都在他身上, 作為視帝最熱人選, 他真的是意氣風發少年郎的姿態。

  白清泉, 沈金臺, 鄭思齊,他們三個走紅毯前商量好的統一口徑:“能提名對我來說就特別高興了,今晚比較期待《東宮來了》能拿到最佳電視劇!”

  越是這種時刻,越是要謹慎發言,獎沒頒之前,一切都可能發生。

  哪怕他們都覺得他們三個的獎里頭, 沈金臺的最穩。

  白清泉覺得鄭思齊的最佳男配也很穩, 呼聲很高。

  不過今晚壓軸的并不是東宮劇組,還是老戲骨陳放領銜的《關西往事》劇組。

  同樣是視帝大熱人選,紅毯主持自然也不會放過。

  “陳老師,作為兩屆國華獎的獲得者,得了幾次, 是不是會比較有經驗, 您覺得您今天晚上有幾成把握,拿下您的第三座視帝獎杯?”

  -陳放是影視圈大佬了, 態度很從容,笑著接過話筒說:“我得過獎, 也空歡喜過, 沒得之前一切都沒定數,今年入圍的其他演員也很優秀, 看評委們怎么選了。”

  主持人很壞,笑著繼續問:“剛剛走過去的東宮劇組里頭,出了兩個最佳男主提名獲得者,您看過這部劇么,您覺得他們演的怎么樣?”

  “你這個主持人壞的很,”媒體人也是一堆笑聲,陳放笑了笑,說:“《東宮來了》這部劇這么火,我肯定是看過的,演的都很好,不然也不會獲得提名,都是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我像他們這么大的時候,還在跑龍套呢。”

  ----
“是啊,他們三個好像都是二十出頭吧,我的二十歲還在干什么!”

  “沈金臺如果拿視帝,應該是國華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個了吧?”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我覺得最佳男主,最佳導演和最佳電視劇這三個,東宮最多得兩個,這三個呼聲都很高,哪個得都說得過去。”

  “拜托給最佳男主吧,彌補一下李敘的遺憾!”

  “被你們越說越緊張了,沈金臺如果不得獎,我會哭的!”

  ---

  不止網友緊張,沈金臺自己也很緊張。

  他還是第一次出席頒獎典禮,認識的不認識的,舉目望去全是大明星。

  晚上八點鐘,頒獎典禮正式開始。

  《東宮來了》先聲奪人,率先拿下最佳攝影,緊接著又拿下了最佳編劇大獎,當《東宮來了》的視頻片段在大屏幕上播放的時候,全場掌聲雷動。
孟曉聲平時那么淡定的一個人,領獎的時候竟然淚灑現場,看的沈金臺都動容了。

  孟曉聲其實很不容易,那么大的一個戲,全民關注,他的壓力之大超乎想象,最后他為李敘設置的結局雖然遭到了網友的攻擊,可業界還是肯定了他的藝術創作。

  “接下來,我們要頒發的是最佳男配角,有請頒獎嘉賓……”

  越是臨近,眾人越是緊張,得獎幾率越高的越緊張,像白清泉,自認得獎幾率不高,雖然也抱著僥幸心理,可相對就沒那么緊張了。他扭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沈金臺,挑了一下眉毛,示意沈金臺微笑。

  沈金臺還笑的出來,鄭思齊就有點笑不出來了。

  他不但是第一次參加頒獎典禮,還是剛進演藝圈的新人,這個獎對他來說意義非凡,他太緊張了,當大屏幕上對準角逐最佳男配的五個候選者的時候,只有鄭思齊的臉最青澀直接,緊張都寫在臉上了。

  太子瑛的畫面一出來,現場爆發了第一個小高潮。

  頒獎嘉賓是宋微和另外一位老戲骨,宋微發言,老戲骨拆名冊,拆開以后笑了一下,遞給宋微:“還是你來念吧。”

  這么一搞,搞得沈金臺他們心都要跳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蹲守的網友也在驚呼。

  宋微接過來,微微一笑,低頭湊到話筒邊上,說:“第五十界國華獎,最佳男配角,獲獎者是……”

  她朝東宮劇組的方向看過去:“《東宮來了》,鄭思齊!”

  “恭喜鄭思齊,榮獲第五十屆國華獎最佳男配角!”

  “YSE!”沈金臺和白清泉等人忍不住叫了出來,沈金臺雙手握拳,還激動地舉了一下,全場掌聲雷動,鄭思齊瞬間就紅了眼眶,起身去和他身邊的沈金臺擁抱。

  抱完了沈金臺,他又抱白清泉和導演等人,郭瑞樂的合不攏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鄭思齊系好西裝的扣子,朝臺上走去。

  “媽呀,我要哭了!”

  “我已經哭了,太子得獎了,嗚嗚嗚嗚!”

  “剛剛你們看到沈金臺了么,他舉起拳頭歡呼的那一下,真的讓我淚奔了!”

  “李敘也要得獎啊,拜托拜托!”

  隨著鄭思齊上臺,渾厚男聲念道:“鄭思齊,在古裝巨制《東宮來了》中飾演太子周瑛,在他的這部出道處女作中,他以自然細膩的表演,塑造了一個克制但動人的深情形象,牽動著萬千觀眾的心。他的精彩演出,是本片情之所在。”

  電視直播在這個時候給了沈金臺一個鏡頭,鏡頭里的沈金臺,伸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淚痕。

  “啊啊啊啊啊,金臺瓊瑛,金臺瓊瑛,看電視沒哭,看個頒獎典禮哭了!”
“恭喜鄭思齊,沈金臺加油!”

  鄭思齊上臺以后還緩了好一會,每次一要張口,仿佛就要哭,他才二十歲,還是在校生,出道處女作就拿了最佳男配,激動是人之常情。

  “……我要特別感謝公司,感謝東宮劇組,感謝導演,給了我飾演周瑛這個角色的機會,這是我的第一部戲,相信將來不管我演多少戲,都不會忘了這個角色,最后,我要謝謝李敘,謝謝沈金臺,”他動情地看向沈金臺那邊:“和你搭戲,我收獲很多,沒有李敘,就沒有周瑛,沒有沈金臺,也就沒有如今站在臺上的鄭思齊,謝謝!”

  鏡頭對準了觀眾席,白清泉笑著拍了一下沈金臺的肩膀,沈金臺笑著站起來鼓掌,眼里都是淚花。

  緊接著最佳導演,《東宮來了》很遺憾地敗給了《關西往事》。

  “郭瑞導演可惜了,可是對沈金臺來說是好事!”

  “對啊,之前東宮凡是提名的都得了,最佳導演如果也得的話,沈金臺就懸了,國華獎不會全都頒給同一部劇的。”

  “啊啊啊啊,沈金臺能得個最佳男主,最后再得個最佳電視劇,也算圓滿啦!”

  最佳男主放在了倒數第三,公布入選者的時候,《東宮來了》獨領風騷,因為白清泉和沈金臺的名字接連被念了出來。

  “《東宮來了》,白清泉。”

  大屏幕上的周Z出來,全場掌聲雷動,還未低微下去,便再次爆發了。

  “《東宮來了》,沈金臺。”

  大屏幕上播放的是李敘披著紅色貂袍,坐著小輦搖搖而來的片段,現場的幾個金粉直接淚奔。全場爆發了比之前任何一場都熱烈的掌聲,沈金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鏡頭的他,微笑著注視著臺上,白清泉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膝蓋,他扭頭看了一眼,便握住了白清泉的手,這一舉動在投射到大熒幕上,金粉和月光粉從此再也不是對家!

  頒發最佳男主角的是上一屆的視后曹華,她先將所有候選者都調侃了一遍,最后提到沈金臺的時候,她笑著說:“我有看你的戲,后生可畏,這是你第一次參加國華獎,我相信,絕不是最后一次,希望未來有機會跟你合作!”

  沈金臺都已經忘了要感謝她了,只機械地保持著微笑。

  曹華笑著打開了獲獎名冊,拆開看了一眼,挑了一下眉,然后便是笑。

  鏡頭上出現五個候選人的面部特寫鏡頭。閻太太激動地抓住了閻秋池的手,閻秋池靜默不語,只坐直了身體。

  白清泉是他們公司的藝人,他此刻心里卻只有沈金臺。

  “她這是什么表情,意外?爆冷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心快要跳出來了!”

  “沈金臺沈金臺沈金臺!”

  曹華微微低頭,靠近了話筒:“《關西往事》陳放,恭喜!”

  公布名單的一剎那,候選者的微表情是最值得回味的,沈金臺的表現還算合格,特寫中的他,隨即便微笑著鼓著掌看向前排的陳放,倒是白清泉的表情,有些錯愕。

  “媽呀!”

  “爆冷!”

  “真的大熱倒灶!”
“陳放也是候選熱門好嘛,《關西往事》他演的特別好!”

  “我看沈金臺眼睛里都有淚光了,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哭了!”

  閻秋池從小便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畢業以后干事業,遇到什么事都穩得住,可此時此刻,他卻懵了。

  不是沒有料到的,頒獎典禮玩的就是心跳,都有心理準備。

  可聽到結果的一剎那,只覺有什么東西一下子擊中了心臟。他立馬朝朝沈金臺看過去,隔得遠,只看到沈金臺的背影。

  他想,沈金臺表面上穩得住,心里肯定失望極了。

  他心疼的很,呼吸都有些急了。

  閻太太更意外,直接“啊”了一聲,后半場她的臉就沒再笑過。

  網上早就炸了。

  “李敘這樣的角色居然還得不了最佳男主?!開什么國際玩笑,評委眼睛瞎了吧。”

  “我猜是題材的關系吧,宮斗劇,又是反派,能提名就是勝利了。”

  “媽呀,李敘的意難平居然延續到了沈金臺身上,我看有金粉說看到沈金臺那一刻的表情,直接哭了。”

  “我不是金粉都能理解那種心情啊,這一波虐粉,不知道對沈金臺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東宮來了》最后獲得了最后的大獎,最佳電視劇獎,但這也不足以安慰金粉們的心。

  沈金臺在最初的驚愕過后,又在臺下坐了那么久,勁兒已經緩過來了,后來東宮獲得大獎,他也真是為全劇組高興。

  頒獎典禮結束以后,閻太太立馬站了起來:“我要去見小金。”

  閻秋池陪她一起往外走,隔著人群看到了沈金臺,白清泉搭著他的肩膀,低聲在說些什么,沈金臺神態倒是依舊,看不出什么情緒來。

  只是今天來了很多金粉,商量好如果沈金臺獲得了視帝,就為他慶功,一應慶功的東西全都準備好了,可惜了。

  沈金臺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見一下粉絲們,安撫一下粉絲的情緒。

  誰知道剛走到外頭,就看見一片金色的燈牌海洋,粉絲們站在夜色里揮舞著燈牌和熒光棒:“金臺金臺,金粉長在,為你吶喊,送你金海!!!!”

  沈金臺鼻子一酸,差點淚奔,他快步上了車子,車門一關,直接眼淚都掉下來了。

  他真的不是覺得委屈,不是為了自己。

  團隊的人趕緊跟上車,沈金臺坐在車里頭,車里也沒開燈,李美蘭看了他一眼,說:“沒事,這才拍了一部劇,以后機會多的是。”

  話才說完,車門就開了,閻太太上了車來:“小金。”

  閻秋池沒上車,就在車門外站著,隱約看到沈金臺坐在黑漆漆的車里,只覺心中一震。

  “我不是替自己委屈,我就是……哎……”沈金臺擦了一下眼睛,說:“我就是覺得挺對不住粉絲的,也對不住李敘。”

  大概還是他演的不夠好吧。

  “不就是個視帝嘛,有什么稀罕的,不得就不得了,以后大把的影帝等著咱們呢。”閻太太有點氣,說:“拍電影,咱們直接拿影帝!”

  沈金臺笑了笑,緩了一下情緒,從車上下來,來到了粉絲跟前。

  金粉們都小心翼翼的,她們今天晚上也都很傷心,也怕沈金臺會難過,安慰的話都不敢多說。

  “沒事啊,勝敗乃兵家常事!”

  “就是,以后肯定會拿的。”

  “辜負大家的期待了。”沈金臺笑著說。

  “沒有沒有,”小姑娘們紛紛搖手:“你已經很棒了。”

  真的很棒了呀,演的那么好,雖然失去了獎杯,也是無冕之王。

  沈金臺接過粉絲手里的鮮花,笑著跟她們合影,這才上了車,接下來要去參加東宮的慶功宴。

  “不想去不去也行,”閻太太說:“大家肯定都能理解。”

  “阿姨,我真沒事,沒那么脆弱,不管電影獎也好,電視劇獎也好,這種情況我見多了。我剛才就是莫名其妙那一陣,過去就過去了。”

  也不知道為什么,大熱倒灶特別常見,一片看好又果真拿到獎的反而比較少見。他其實見多了,就是自己第一次經歷,有點沒HOLD住。

  《東宮來了》的慶功宴,他怎么可能不去呢,他們劇組今夜也是最大贏家。《東宮來了》獲得了最佳電視劇獎,這是他們集體的榮譽。

  “等慶功宴結束,你來我家住幾天。”閻太太說:“秋池也要去慶功宴,等結束以后,你們一塊回來。”

  閻太太要下車,突然看到了沈金臺手腕上的表,愣了一下。

  她怕看錯了,又捏起他的手腕看了一眼,滿腹狐疑地松了手。

  “這個表我很喜歡。”沈金臺笑著對她說。

  閻太太覺得這話有點莫名其妙的,她下了車,想起閻秋池手腕上戴的那一塊。

  好像是一模一樣的!

  作為陽光傳媒的老總,旗下投資制作的電視劇無論是收視率還是獎項都一騎絕塵,今夜對閻秋池來說,本來應該是很開心的。

  因為沈金臺沒得獎,又看到沈金臺黑暗里的眼淚,他心情簡直DOWN到谷底。

  整場慶功宴,他眼神幾乎都沒離開過沈金臺。

  沈金臺倒是談笑風生,他覺得沈金臺的眼淚,都在肚子里。

  大熱倒灶,換做誰肯定都會很失落的。

  他自己都覺得很失落。

  “你沒事吧?”白清泉趁著周圍沒人的時候,低聲問沈金臺。

  “沒事,你沒事吧?”沈金臺問。

  白清泉笑了笑:“我肯定沒事,我知道我肯定沒戲,就是你沒得,我覺得有點不忿。陳放老師是演的好,可對他來說,我覺得就是正常表現啊,論電視劇和角色熱度,他都不如你,你以前……你以前演成那樣,現在多大的進步啊,不應該鼓勵么,搞不懂那些評委是怎么想的。”

  “這也才剛剛開始,以后咱們都有的是機會。”

  “要不,你把你新戲推了吧,雖然是大制作,但是一個打仗的,發揮余地有限,不如你來跟我一起拍《當你老了》,這劇本特感人,孫四海前段時間還詢問我,有讓你演的意思。咱們倆強強聯合,我跟你對戲,特別容易有靈感。”

  “我都簽約了。”沈金臺說。

  東宮結束以后,片約紛至沓來,季風娛樂和他的團隊挑選了一圈,最后還是覺得當初簽約的時候承諾為他爭取的一部戰爭軍事片的男二號最好,一個飛行員。

  選擇的原因也很簡單,《春夜喜雨》開拍還有大半年,連著演兩部喜歡男人的角色,他們覺得對沈金臺的未來發展不利。

  雖然性取向眾所周知,可在選片上還是要盡量避免,以免被定型。

  這部戰爭片雖然以大場面的為主,文戲比較少,可是演了這部片,就算搭上主流圈子了,他這樣黑歷史這么多的人,能演宣傳部出品的片子,季風娛樂背后是出了大力的,當初簽約的時候,這部電影是簽約條件之一。

  “那就沒辦法了。”白清泉說:“你想,咱們倆一起演,話題多足啊,肯定不愁票房。”

  不光是他們這倆流量再次聯手,沈金臺身上還有李敘的光環在,孫四海考慮他特別正常,因為他殺青以后,接到的同性相關的劇本是最多的。

  郭瑞發現今天晚上,閻秋池的眼睛一直盯著沈金臺看。

  憑借著他敏銳的觀察力,他覺得這其中不簡單。

  “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跟他合作。”

  “嗯?”閻秋池扭過頭來。

  郭瑞笑著說:“沈金臺啊,這次他沒能拿最佳男主,真是遺憾。”

  編劇孟曉聲更遺憾,他傾注最大心血寫的角色,居然落了榜。

  “正常,分豬肉而已。”閻秋池說話這么周全的人,第一次語氣有點不悅:“他們在搞均衡戰術,不會把所有大獎都給東宮。”

  “我欠他一座視帝獎杯,希望以后還能有機會跟他合作。”郭瑞問閻秋池:“老板沒意見吧?”

  他是陽光傳媒的導演。

  “你的戲,選角權不是一直都給你。”閻秋池說。

  “事實證明我沒看走眼吧?”郭瑞笑著看向沈金臺。

  閻秋池將手里的酒喝了。

  喝了酒,身上熱,心里更熱,他坐在車里,看著沈金臺和白清泉等人告別。

  也不知道白清泉跟沈金臺哪里那么多話,說了十來分鐘了。

  剛在慶功宴上倆人不就說了很久了么,什么話說不完。

  夜色里的白清泉清純秀美,反倒襯的沈金臺有一種英氣犀利的艷麗挺拔。

  “慶功宴一搞,東宮之旅是真的結束了。”白清泉說:“以后大家相聚的機會不知道還有沒有。”

  “別人我不知道,咱們倆可不能斷。”沈金臺說:“常聯系。”

  白清泉看著沈金臺,遺憾的感覺又上來了,說:“今天晚上你沒能拿視帝,我真失望。”

  他說著就上前來,又擁抱了一下沈金臺。

  沈金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心頭微動,說:“起碼得到你的肯定了,不討厭我了吧?”

  白清泉就笑了起來,拍了一下他的背,松開了他。

  “還是殺青的時候說的那句話,很高興當初介紹你來東宮,很高興重新認識你。”

  他伸出手來,兩個人握了一下手。

  等到白清泉上了車,閻秋池才推開車門,就又見一個年輕男人跑過來了。

  “金臺!”

  來的是鄭思齊。

  沈金臺回過頭來,笑著問:“剛季總還找你呢。”

  “我剛去見粉絲了。”鄭思齊說:“你要回去了么?”

  沈金臺點點頭:“今天人太多了,還沒正式恭喜你。”

  鄭思齊說:“就是你沒能拿。”

  “咱們倆有一個拿了,就夠了。”

  鄭思齊就伸開胳膊來,身體略有些僵硬,沈金臺就跟他擁抱了一下。

  這一下鄭思齊卻很久都沒有松開他,也沒說什么客氣的話。

  他們倆都知道,今天過后,李敘和周瑛就都是過去了,活在劇里,活在他們記憶里,但不再活在他們身上。

  路燈的光透過玻璃投射進來,有一束比較亮的,正好投射到閻秋池的眉眼上。

  沈金臺上了車:“久等了。”

  閻秋池對司機說:“開車吧。”

  車里都是淡淡酒氣,沈金臺隨便找話題聊了幾句,便沉沉地躺在后座上,再沒有說話。

  頒獎典禮累死人,他從一大早就開始各種采訪,試禮服之類的了,行程安排的滿滿的,熱鬧了一晚上,如今終于可以躺下來休息一會。他側著頭,看著車窗外的夜景,夜很深了,路上車也很殺,亮燈的高樓也很少。

  他不知道的是,他在看窗外的時候,閻秋池在看著他。

  閻秋池將手上的表摘下來,裝進了口袋里,然后說:“沒事。”

  “嗯?”

  沈金臺扭過頭來,思緒沉沉。

  “你的路還長著呢。”閻秋池說:“這才剛剛開始,以后什么獎都會有的。”

  他其實也想向鄭思齊或者白清泉一樣,抱一下沈金臺。

  他覺得沈金臺今晚肯定很難過,只是忍著不敢表現出來。

  但他沒有抱沈金臺的理由,他們倆的關系,處的甚至不如同拍一部戲的同事。

  他就抬起手來,輕輕拍了兩下沈金臺的手背,然后挪開。

  他的手很熱,沈金臺的手卻是涼的。

  如果他能焐熱他,焐熱他的手,也焐熱他的心。

  沈金臺察覺不了他的情意,只躺在座椅上,仰著頭,說:“我將來要拍很多作品,拿很多獎,做一個很成功的演員,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真好。

  閻秋池想,那樣真好,他也相信,這一天總會到來。

10447 3618048 MjAxOS8wOS8xNS8jIyMxMDQ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5/10447_361804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电竞比分网1zplay api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表近50期 三人麻将游戏安卓版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记录 技巧 足球直播海外 17175捕鱼达人官方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i 双色球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