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校霸寵妻日常29

書名:大佬穿成炮灰(快穿)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霧矢翊 更新時間:2019-11-08 09:40:15

  江家能請假的人全都聚集到C市, 他們看著玻璃墻內的江河,眉頭緊皺,眼睛發紅。
江奶奶的眼淚更是沒停過。
她的年紀大了, 不能太過操勞, 然而大家怎么勸她都不肯去休息,江三哥只得讓醫生隨時待命。

  江爸爸、江媽媽第二天才回國, 一下飛機就馬不停蹄的奔向醫院。
江媽媽的眼睛通紅,是哭的, 也是熬了兩夜沒睡造成的。

  李韻原本以為江家人會責怪她的, 她已經做好心里準備,就算被往死里打她都不會有怨言的。
結果江家人并沒有怪她,反而安慰她。
江家地位最高的老爺子肯定地對惶惶不安的小丫頭說:“若是江河為了自己的命對這種事視而不見,我才最失望, 在當一個科學家之前,我更希望他能當個人。”
見識多廣的爺爺深深地知道, 沒有道德觀、沒有底線的科學家有多可怕。

  江奶奶一把將被內疚自責逼得形容憔悴的小姑娘摟到懷里,溫柔地說:“好孩子,不是你的錯, 不要自責!我想小河也不愿意看到你這副樣子。”
江家男人頂天立地,讓他們拋下另一半不顧, 只怕半輩子都活在痛苦后悔中。

  江媽媽也說不出責怪的話,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如果她兒子不及時救這小姑娘, 結果會發生什么事。她在電話中了解事實真相時,都不寒而栗。
這個社會對女人太過苛刻, 被幾個男人……后,多的是人責怪女人不檢點。
有一個奇葩的國家就這樣, 女人被虐殺后,大部分國民居然認為男人沒錯,誰叫女人反抗了,她穿著肯定像只雞,好女孩不該在晚上出門……

  江媽媽讓助理幫忙照顧李媽媽。
她見李韻強打著精神,而且為兩邊煎熬,她真擔心哪天兒子醒了,這小姑娘卻倒下。
不過兒子的眼光確實不錯,李韻在母親倒下去后,表現得冷靜又果決,沒有一味地懦弱無措。
江家的媳婦不需要多高的門楣或多好的學歷,但一定要擔得起事,在風雨中即使不能如磐石般堅定,也不應該隨波逐流。

  如果兒子沒出事,這兩個孩子確實是天作之合。
他們都是安靜的性子,能定得下心來,都喜歡科學,喜歡實驗室……
江媽媽長嘆口氣,緊握住兒子的手。
傻兒子,你再不醒來,你的小女朋友就要累倒了。

  因江河和李媽媽同時住院,李韻也是一個病患,暫時不能出院,黃媽便負責給他們送飯。
黃媽帶來飯菜,一再勸李媽媽多吃點,省得孩子擔心。
“小黃,我擔心啊。”李媽媽在女兒面前一副樂觀的模樣,在朋友兼閨蜜面前卻忍不住流淚,“小河一直沒醒,小韻失魂落魄的……”
她有預感,江河要是好不了,女兒這輩子怕是毀了。
“你放心,我們夫人請了全世界的名醫聯合會診,少爺不會有事的!”黃媽安慰她,“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不要讓小韻既擔心你又放心不下少爺。”
聽到這話,食不下咽的李媽媽趕緊打起精神,努力地讓自己多吃點。
她不能倒,女兒需要她,這么要緊的關頭,她不能當女兒的拖累。

  黃媽松了口氣,總算勸好一個。
李韻才讓她最擔心的,仿佛將吃飯當成任務似的死命塞,明明吃得不少,人卻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憔悴下來。

  **

  李韻知道自已在做夢,因為江河現在正躺在病床上,依舊昏迷不醒。
她看著夢中的一幕,眼淚再次流下。

  高一的時候她成為江河別墅的常客,經常和他一起學習、刷題,還有一起做實驗。剛開始的時候,她總是手忙腳亂,什么都不懂,江河說什么她就做什么。
后來啃完他書房里大部分生物和植物學資料后,她終于能跟上他的想法。

  李韻看見自已熟練地記錄實驗過程,轉頭問江河:“江河,這個海靈芝究竟有什么用?”
“可以治心臟病。”江河隨口說。
當時她差點沒將手上的記錄本摔了,呆呆地看向江河。

  “從海靈芝里可以提取一種物質,如果我猜得沒錯,可以治心臟病。”江河的模樣是那樣的鮮活,“洋地黃毒苷,毒毛花苷K這些藥物對心衰效果太有限了,而且副作用非常明顯……”
江河仿佛自言自語地說:“我想找到一種能徹底治療心衰的藥物……哎,你干嘛呆呆地看著我?我就知道又變帥了!罪孽啊,又迷住一個青春少女。”
李韻顧不上他的自戀,著急地抓住他的手,“你的病真的可以治好?”
少年俊美的身影在黑暗中消失,只留下一句話:“當然可以……”

  *

  “海靈芝……”
李媽媽聽到睡在隔壁床的女兒在睡夢中喃喃地說著什么,擔心她是在做噩夢,趕緊起身。
“小韻醒醒!”李媽媽輕拍著女兒的臉。
李韻睜開眼睛,呆呆地看著天花板,突然一臉興奮地抓住她媽媽的手,語無倫次地說:“媽,我想到救江河的辦法了,是海靈芝啊!”
可以治心臟病的海靈芝。

  李媽媽一頭霧水,“哦,你想到辦法?什么辦法?”女兒該不會是因為江河一直沒醒,導致瘋了吧?
李韻揉了揉眼睛,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同時掀被下床,急切地說:“我去找醫生。”
她飛快地穿上鞋,鞋還沒有穿穩,人已經跑出去。
李媽媽擔心地目送女兒遠去的身影。
江河已經暈迷兩天,女兒既擔心她又放不下江河,醒著還好,一副堅強倔強的模樣,睡著的時候眼淚就不受控制了,她真怕她哭瞎。

  **

  會議室里,眾多醫學大拿正在討論江河的發現。
“文章里省略了合成藥物的關鍵,這是個大問題啊。”主治醫生頭疼,江河又是昏迷著的,他們也不可能從他嘴巴里問出這個藥是怎么制造的。

  一群傻子!
馬老咳了幾聲,正想提醒這群人還有一個人知道,就聽到門打開的聲音。
“我知道海靈芝素的提取跟合成。”
只見李韻站在門口,朝眾人說。

  馬老臉上的表情一松。
好了,不需要提醒人,論文的第二作者自己過來了。

  **

  “醫院里有的是實驗室……”
院長滿臉堆笑,要是這個藥物在他們醫院制造出來,他們醫院的名聲更上一層樓,未來他們醫院肯定擠滿全世界各地的心臟患者。
李韻欣喜地問:“有米國最新的細胞合成儀嗎?機型為MJ9800。”
院長只覺得萬箭穿心:QAQ好吧,他們沒有。

  江家人一臉贊賞地看著小姑娘。
方才醫生聯合就診會議室里,小姑娘在全國的醫學大拿面前鎮靜地將論文隱匿的地方陳述出來,一看就知道她這個第二作者的身份是實打實的,沒有摻雜水份。

  馬老一臉羨慕嫉妒地對江老頭說:“你們江家運氣特么的好,江河在科研上的能力就不用說了,未來的孫媳婦居然在生物上天份也這么高。”
江家華國首富的名頭和財產已經夠讓人羨慕嫉妒恨,偏偏后代沒一個是紈绔,家風果然是最重要的東西。

  江爺爺的眼睛都瞇了起來,“呵呵,女朋友是小河自已找的,我們家可不像那些勢利人家,非要門當戶對!我們江家對情投意合和品行比較看重,當然智商高就是意外之喜了。”
江家的家規是,沒有什么意外不許離婚!
是以長輩都不插手晚輩的婚姻,所以江小叔快四十,還在海上浪,堅決當浪子,江爺爺江奶奶是安排了一堆相親沒錯,可也沒強按著江小叔進民政局。

  馬老想起自已那群不成器的晚輩,女朋友一年一換算漫長,一周一換才叫正常……
特么的肯定是好日子過多了!
他回去就勒令,將他們的零花錢全停了,分紅全部收著!看他們還有沒有錢養女人!
看看人家江老頭的兒輩孫輩,一個個都是國之棟梁,所以江首富才有底氣說大部分財產捐出去,你讓其他豪門試試,底下的晚輩不喝西北風餓死才怪。

  這時,得意的江老頭又說:“我說馬老頭,我未來的孫媳婦要去做實驗,你就對海靈芝素的提取合成一點好奇心都沒有?”
馬老沒好氣地瞪他一眼:“想給你孫媳婦找外援就直說,整得好像我上趕著似的。”
江爺爺故作神秘地說:“馬老頭,我二兒子二兒媳明面上不會給小河留下太多金錢,因為他們將金錢全變成他需要的各種儀器……據我所知,小河私人實驗室里的儀器花費就不止百億。”

  馬老頭呼吸停了一瞬。
百億?!!!
萬惡的有錢人!可特么的他真好奇了,這私人實驗室得豪華成什么樣啊。

  馬老馬上走過去對小姑娘說:“李韻同學,需要助手嗎?”
“您好。”李韻盯著他看了會,然后有點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您有些眼熟,請問您是?”
馬老調皮地眨眨眼,“我姓馬。”
“啊啊啊……”李韻土拔鼠尖叫,她看過的好幾本研究生生物系教科書的作者在她眼前,還活生生的。

  李韻一臉崇拜地說:“我是你的粉絲!馬教授,太高興能見到您了。”
馬老得意,他就知道凡是熱愛生物的都有他的粉絲。

  **

  來到江河的別墅,李韻熟門熟路地帶著眾人去地下實驗室。
她熟練地摁著密碼,對上江家眾人的眼神,不禁有些尷尬,徒勞地解釋:“其實江河做很多實驗都需要助手,比如說之前他做了個無人……咳,會飛的玩具飛機……”

  江家人頓時虎視眈眈,原來炸大樓你也有份!
李韻渾然不覺自已已經掉了馬甲,委婉地說:“總之,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實驗,我做手工比較巧。”
哦……
不用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
江家人心里暗忖。

  江三哥一抹臉,哀傷地看向江爺爺。
本以為小弟的女朋友是個靠譜的萌妹子,結果還是被小河這個熊孩子帶歪了。
他們兩個都是科研大佬,將來是不是一言不合,就制造炸、彈到處炸炸炸?!!
說不定哪天小弟要殺人,李韻為他整顆導、彈出來?科學家的愛情特么的危險系數太高了。

  江爺爺板著臉瞪他,意思很明顯:以后你多背一個鍋而已,有啥大不了!
江三哥無比后悔自已干嘛趕著出生,要是他是最小的多好,現在背鍋俠就是小河了。
他傷心地看著爺爺,黑鍋這么多這么重,他都快被壓垮,爺爺您良心不會痛嗎?

  江爺爺當做沒看到,打量著這個花費巨資打造的實驗室,怪不得小河不樂意回京城呢,有這個寶貝實驗室在,他也不想離開。

  李韻一邊帶人到地下三樓,一邊歉意地說:“抱歉,地下二樓涉及江河的隱私,所以不好帶領你們去看,如果你們有這個想法,等他醒來后向他提要求吧。”
江河最近活動的范圍以二樓為主,很多東西來不及收拾,不像地下三樓已經收拾過。
江河的保密意識很好,每個實驗室鐵將軍把門不說,密碼指紋聲紋虹膜驗證一個都不能少,里面的秘密除非主人愿意,誰都別想偷窺。

  雖然江河給了她權限,也沒有禁止她去翻看其他實驗室里的東西,但李韻有自知之明,除了能幫得上忙的實驗,如非必要,她不會去亂闖亂看。

  當看到實驗室里的各種設備,所有人都忍不住驚嘆出聲。
只要是學生物的,就沒有不喜歡這個實驗室的。
馬老的眼睛都瞪凸出來,對江家的財大氣粗有了新的體會。
這米國最新的細胞合成儀,國家生命與生物學院也才一臺啊,所有人都乖巧排隊等待使用,這兒居然有一臺!
還是處于閑置狀態?

  馬老心很塞,他活生生的感受到了貧富差距帶來的痛苦。啊啊啊……不止細胞合成儀,這臺紅外線分析儀也是最新的,好想要!
這是所有學生物的人夢寐以求的實驗室啊!
馬老現在只有一個沖動,不知他辭掉國家生命生物學院的工作來江家應聘,江家要不要?
他可以不要薪水,只要這個實驗室天天給他使用就可以了。

  “這里安保怎么樣啊?”馬老實在不放心,這些寶貝損失一臺他都得心臟病發,這別墅區還有其他住戶,怎么看都覺得安保有待加強。
李韻沒有回答這問題,她隨手在隱秘的地方按下一個按鍵。
下一秒,無數機械蚊子蒼蠅蟑螂鋪天蓋地地撲過來,以密集恐怖患者看了絕對會犯病的數量出現在眾人面前。
眾人:“……”

  江三哥現在就覺得惡心想吐。
小河這是啥毛病?全部是令人恨不得滅之而后快的蟲子,他就不能弄些看起來沒那么惡心的玩意嗎?

  “帶毒的,帶電的,帶暗器的……應有盡有,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李韻手一揮,昆蟲大軍迅速退去,地板依舊光亮得可以反光。
江爺爺和江三哥互視一眼,想到由小河制造、可以充當炸-彈的無人機,當下對這些機械昆蟲的殺傷力再無半點疑問。

  “李韻同學――咳,爺爺我對這些昆蟲還是挺感興趣的,你留點給我拆來玩玩?”江爺爺對生物實驗沒興趣,他只對物理感興趣。
李韻想了想,又召出一部分比較安全的東西給江爺爺研究。
江河說過,江爺爺研究的是航天重器,對機械化的東西都有興趣。

  江爺爺興致勃勃的研究手上的機械老鼠和機械菜花蛇。
江三哥也情不自禁的拿起來研究,造型也就罷了,小河想法挺特殊的,這些小玩意身上還裝載程序,有初級的智能,能判斷一些情況并自我調節攻擊方式跟力度。

  馬老只喜歡活的老鼠和蛇,對機械的玩意同樣不感興趣,便催促李韻:“李韻同學,我們開始實驗吧。”
李韻趕緊道:“好的,我先取海靈芝。”
她現在十分慶幸深海模擬箱里有好幾朵海靈芝。

  當下馬老全副精力都集中到這神奇的深海植物上,“這就是海靈芝?真漂亮。”
李韻細心地處理著海靈芝,一邊說道:“藥物的提取跟合成至少要三天,這三天我需要盯著細胞合成儀,以調整實驗方向……馬教授,海靈芝素的萃取可能得麻煩您。”
馬老一直盯著李韻的手法,暗自點頭,細心又耐心,是個好苗子。
不好意思,江老頭,你的孫媳婦我也要預訂了!

  **

  李韻已經連續三十個小時沒睡,被看不下去的馬老強迫著睡了兩小時,然而即使在夢中她也是不安的。
“嗚嗚嗚……江河……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李韻邊睡邊哭,眼淚將枕頭打濕。

  她在睡夢中哭泣不止,卻不知道自己床前飄著她最掛念的人的魂體。
“宿主,看來女主很喜歡你呢。”系統對伸出手想為李韻擦去眼淚的透明魂體說。
江河擦了會兒,發現沒能擦去,頓時沒好氣地說:“系統,我什么時候可以回到身體里?”
系統冰冷的機械音都能聽得出尷尬,“等女主制造好藥物,你再順理成章蘇醒比較有說服力。”

  江河殺氣騰騰地瞪向系統,“我說系統,需要你的時候你是老消失,要你何用!”
系統很是心虛,強辯道:“我先前去幫朋友的忙,穩定一個接近崩潰的世界,那邊的情況很危險……作為歉禮,送你一個‘回溯造夢儀’,可用三次。”
江河拿著那比指甲大不了多少的玩意,懷疑它真有用,“怎么用?”
“比如說你可以選定一個人,讓她一直做噩夢或美夢。”

  江河毫不客氣的將禮物收下,然后坐在床邊,看著李韻流淚的臉發呆。
“我說你別哭了,臉還沒消腫呢,丑得很。”他小聲嘀咕著,再次伸手為她拭淚,結果手依舊碰不到實體。
系統十分好奇,“宿主,你對女主又不是沒感情,干嘛一直假裝不知道?”
江河沉默會兒,方才說:“她還沒成年呢,我擔心她將來會后悔。”他可以為她鋪就一條金色的康莊大道,保駕護航,但她的感情是他不敢接受的。

  李韻還小,未來有無數的可能性,將來或許會遇上喜歡的人……
他擔心她現在作出的決定會傷害到未來的她。
所以他當作什么都不知道。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心智足夠成熟后,如果她還心儀他,到時他會接受她的愛情。
只有時間才會釀出最美的酒,他耐心的守著,寄望時間的慷慨。
這又何嘗不是愛。

  系統不懂這種復雜的感情,見他這樣子,趕緊溜了。
它得回去數一數先前幫忙穩定一個世界的收獲,這才是讓它最感興趣的。

  **

  李韻連續三天都沒去醫院,只和母親視頻幾分鐘就下線。
三天后,她將藥交給江三哥,然后像是放下一樁心事,軟軟地倒下去。
江三哥嚇得趕緊將她往醫院里送。

  醫生診斷結果是過度疲勞,并為她掛上葡萄糖。葡萄糖里開了有助睡眠的藥物,院長還親自來過來檢查她的情況,并貼心地將她和李媽媽安排在一個病房。醫生對這小姑娘謹慎對待,耐心地對焦慮的李媽媽解釋,她只是累了,睡著了。

  “睡著了也好,她都幾天沒好好睡了。”李媽媽憐惜地摸著女兒差不多消腫的臉,看女兒臉上的舒緩之色,難道小河的藥她制造出來了?
李媽媽被院長科普后,才知道女兒和江河做了多偉大的事,她真的沒想到才高中的女兒居然可以在世界殿堂級科學刊物上發表論文。

  當院長一臉期待地問她是怎樣將孩子教得這么優秀時,她能怎么回答?
初中的時候,女兒也很優秀,可也在正常學生范圍內,但遇上江河后一路開掛了?有大佬帶她裝逼帶她飛?

  **

  “心衰正在好轉。”主治醫生臉上都是驚喜,“不出什么意外,他很快就會醒。”
全國各地到來的心臟病專家們也很高興,“這藥太神奇了!如果一切如實驗所示,心衰這樣的毛病服藥最多三個月,就有明顯好轉……這將是全世界心臟病患者的福音!”

  江家人喜極而泣,這真是個好消息。
唯一讓他們不贊同的是,江河制造的藥用在自己身上,將自己當成實驗小白鼠。
“等小河醒后,得罵罵他才成。”江爺爺還心有余悸,“這不經過檢驗的藥怎能直接用在自已身上呢?”
江奶奶不高興地瞪老伴一眼,“小河要不是偷偷服用自已發明的藥,我們早就看不到他了。”
兩年前,醫生就對小河的身體下了最終通牒,她還以為自已要白發人送黑發人。

  “目前檢查的結果都是好的。”主治醫生舒了口氣,“最多半年,他就能恢復到和正常人差不多。”主治醫生經盤算著如何借交情和江河要好處,他本來就是心臟方面的專家,每回看到病人死去,滿滿都是無奈痛惜。
來自全國的心臟病專家們也各有自己的盤算,一定要爭取成為江河的主治醫生,至少得跟蹤他的情況才行,沒有比他更佳的觀察對象。

  “我說你們別高興得太早。”江三哥朝他們潑冷水,“海靈芝數量是有限的。”
在場所有的人都僵住,這可是個大問題。
就像他們知道米國有些特別好的藥物,對癌癥治療效果很好,可好多人買不起。
被命名為深海靈芝,想像得到獲取的難度,而且它還有一個用處是延年益壽,這不是說以后窮人只能望洋興嘆?

10455 3618039 MjAxOS8wOS8yMi8jIyMxMDQ1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2/10455_361803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看文章赚钱的头条 足彩进球彩 北京赛车pk平台 app幸运飞艇的开奖直播 24即时比分 微信捕鱼辅助软件 北京赛车玩法 喜乐彩票平台app 篮球让分胜负分析方法 518彩网欢迎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