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三十八章 被綠了?

書名:宋醫生,談個戀愛否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葉琬安 更新時間:2020-03-09 20:24:25

  接下來的時間,紀瑤全部都用來注意宋澤銘了。

  兩組照片拍完已將近十二點了。

  宋澤銘挺遺憾的,他弟竟然沒給他回信息,估計太忙,沒看手機。

  訕訕的暗滅了手機屏幕。

  洛以夏換回了自己的衣服,她對照片到沒多少研究,看了兩眼覺得還可以吧,就是拍都不像她了。

  結工資的時候,導演還給加了兩千塊錢,洛以夏當然是高興的。

  宋澤銘根本沒必要等到拍攝結束,只是擔心她一個女孩子半夜回去不安全。

  提前給她發了信息說送她回去。

  洛以夏回了說讓他下去等她。

  紀瑤盯著宋澤銘離開了,緊繃的神經才放松了下來。

  送洛以夏坐上了電梯。

  “都半夜了,你還要工作,趕快回去吧。”

  “我送你下去打車吧,半夜了,你自己我不放心。”說著,紀瑤也跟著洛以夏上了電梯。

  “樓下就可以打車,很方便的,你快回屋工作,不然一會導演生氣了。”洛以夏搖搖頭,宋澤銘還等在樓下呢。

  紀瑤琢磨著還是和她提了個醒,“夏夏,我總覺得那個宋總對你不懷好意。”

  她也只是覺得,倒并沒有什么證據。

  “……???為什么這么說?”洛以夏被她逗笑了。

  “感覺,總之,你還是注意安全,我看到他已經離開了。”

  “你覺得那個宋總長那個樣子會對我不懷好意嘛?”同時,洛以夏也在考慮紀瑤到底認不認識宋澤銘,看著情況肯定手不認識的,畢竟宋澤銘軍訓的時候只帶了兩個班。

  而且,紀瑤這種性格的,也不太關心外界發生的。

  “這也說不好啊,誰知道他是不是道貌岸然。”

  “好啦,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洛以夏笑了笑,出了電梯。

  沒再讓紀瑤出電梯了,“你上去吧,我到家給你發信息。”

  “行,你打到車把車牌號拍下發給我。”

  “好。”

  洛以夏應著,出了電視臺,宋澤銘的車停在路邊不遠處,遠遠看到她出來,就打了個雙閃,示意她。

  洛以夏小跑著過去。

  “澤銘哥怎么在這里?”洛以夏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問。

  “應該是我問你,你為什么在這里吧?”宋澤銘發動車子笑著。

  “兼職啊,我朋友說缺個模特,讓我過來救急。”洛以夏絲毫不慌,這種時候你慌你就輸了。

  “想來這行發展啊?”

  “我就來做個兼職而已。”

  “缺錢?”宋澤銘看了她一眼。

  “嗯,有點缺。”洛以夏沒隱瞞。

  “你這話說的像我們家苛待你一樣,要多少,哥給你。”宋澤銘笑了笑。

  “怎么會,媽媽給我卡了,宋承頤也給了,但是想花自己賺的。”

  “有抱負有理想不錯。”

  洛以夏咬了咬下唇說道,“澤銘哥我出來做兼職你先別告訴宋承頤。”

  宋澤銘差點方向盤一轉,撞到了路邊的綠化帶,但幸好反應夠快,車技夠好,也只是輪胎稍微打了一下滑。

  “喔……”然后含糊其辭的應了一句。

  洛以夏大大咧咧的也沒在意,“宋承頤他今晚不是在加班嘛,我就先沒告訴他了,準備明天再說,你可千萬別先和他說啊,不然他該生氣了。”

  宋承頤這人醋意大,要是自己的什么先從別人嘴里知道,估計自己又該去哄了。

  “哦……這樣啊……”宋澤銘心里有點懊悔,同時也在不斷為自己開脫。

  這也不能怪他啊,他之前也并不知道啊……他也不是故意的啊……

  雖然他弟現在還沒回復他的信息,但是之后肯定回看到的……

  再說,不過兼職模特,拍了兩組照片而已……又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這樣一想又有了一些底氣,“我送你回公寓?”

  “嗯嗯,我都困了。”說著洛以夏還打了哈欠。

  “最近學習怎么樣?”宋澤銘也并不屬于那種關心孩子成績的家長,完全是沒話找話,緩解之前的心虛。

  “澤銘哥,其實我最近挺迷茫的……我好像越來越不喜歡學醫了,我并不討厭,我覺得救死扶傷很偉大啊,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學不進去。”洛以夏嘆了口氣。

  宋澤銘沉思了半晌,“其實做什么不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興趣來,你自己靜下心來仔細想想說不定,也許合適呢?當然,哥也還是贊同你自己的想法的,至于你到底最后要不要繼續學醫,或者有了其他想法哥哥都會支持的。”

  “明明哥哥是世界上最溫柔的嘛。”洛以夏一笑,就露出了那個淺淺的小酒窩,紀瑤還說看著宋澤銘就不像什么好人,才不是呢。

  “哦,不應該是承頤嘛。”宋澤銘笑著打趣。

  “才不是,宋承頤很討厭的。”洛以夏想到了昨晚,又憤怒到了極點。

  “那還喜歡了他這么多年,最后還是選了他?”

  洛以夏略了一沉默,雖然討厭,但是也愛啊,即使他再討厭,洛以夏還是喜歡他,有些事,停止不了,她愛他,愿意愛一輩子。

  “當年你遞情書之后,那小子看我不順眼好久,有事沒事就來噎我兩句,要不然就是給我兩個白眼,我也是默默忍受了很久,但現在想想,估計那小子,當時就對你有意思了,只是嘴硬,加上他反應遲鈍。”

  回憶那天黃昏時的往事,洛以夏到覺得真的很孩子氣,不過就連領證后,宋承頤還因為這件事吃了好幾次醋。

  唉,自己家那個醋王啊。

  ……

  凌晨三點,宋澤銘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給吵醒。

  合著他才剛剛睡下啊,哪個神經病這么晚不睡?

  眼睛也懶得睜,直接接了電話,放在了枕頭邊。

  聲音有些嘶啞,“喂?”

  “你現在在哪?”

  宋澤銘腦子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在哪?在睡覺啊。

  “在床.上。”

  電話那頭沉默了兩秒,“洛以夏呢?”

  宋澤銘睫毛翕動了兩下,意識早就模糊了,腦子也不再清醒,他只想睡覺……睡覺。

  “睡覺。”

  然后翻了個身,就不再理會一旁的電話了。

  “睡覺?讓洛以夏給我滾過來接電話。”宋承頤咆哮著,這邊已經進入了夢鄉。

  宋承頤晚上緊急被安排了一場手術,忙完已經凌晨三點多了。

  結果一看手機,就看到了宋澤銘這些不壞好意的照片。

  這是在做什么?拍照片?

  不是說今晚在宿舍嗎?怎么還跑出來了?還和宋澤銘在一起?

  床.上?睡覺?這都什么虎狼之詞?

  他這是被綠了?

  宋承頤坐立難安的和同事打了個招呼就回了家。

  路上不管怎么給洛以夏打電話,這人都不接,給宋澤銘再打又是不接。

  一路飆車到了宋家,發現宋澤銘的車停在車庫。

  立馬就穩了心神,自己到底在胡思亂想,緊張什么呢?

  他哥和洛以夏怎么可能會發生自己想的那些事?

  凌晨里,宋承頤上了二樓,開了自己房間的門,以為洛以夏在家。

  結果空空如也?

  人呢?

  又暴力的推開了宋澤銘的房門,發現這人正酣睡中。

  頓時氣不打不出來,說話都不能好好說,讓他一路奔到家里,到現在自己媳婦在哪,他都不知道。

  走近,直接把宋澤銘給晃醒了。

  “臥.槽?你有病啊?半夜不睡?發什么神經?”宋澤銘盯著黑暗中掐著自己脖子的幼稚鬼。

  “洛以夏呢?”

  “大哥,我叫你哥了,這個點,凌晨四點,誰不再睡覺啊?她當然在公寓里啊。”宋澤銘要崩潰,他才剛剛睡下啊,已經四點了,五點多又要上班了。

  宋承頤愣了愣神,松開了他,冷冷問,“照片怎么回事?”

  “你不應該去問她嘛?你折騰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去雜志拍攝現場為什么見到她啊,你自己的媳婦你自己不看好。”宋澤銘被氣極,說話也沒什么好口氣了。

  宋承頤怔怔的出了自己房間。

  當下也沒有再折騰了,回了自己的房間。

  周韻一大早起來,沒想到,兩個兒子都在家里。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周韻問的是宋承頤。

  “四點。”

  “四點?你還回來做什么?”

  宋承頤沒接話,用勺子攪著碗里的粥,一點胃口都沒有。

  “行了,行了,你這要死要活的折騰誰呢?我說我說還不行嗎?”宋澤銘最看不得他弟這種樣子了。

  “發生什么了?”周韻出聲,完全不知道這兩兄弟在鬧什么把戲。

  “我昨晚去市中心的電視臺,想去看拍攝情況,然后那邊模特出現問題了,去了之后發現臨時找來的模特是夏夏,當時她已經拍了一組照片了,我能怎么辦啊?難道把她趕出去嘛。”

  “夏夏拍照片了?給我看看。”周韻很是激動。

  “沒高清圖,我隨手拍了幾張。”宋澤銘把手機遞給了周韻。

  周韻翻看著雖然不是高清的,但依舊掩蓋不了著漂亮的小臉蛋。

  “這些照片拍的真好看,比你倆結婚照好看多了。我一直覺得你倆的結婚照拍的倉促了,有時間你倆再去補拍。”

  總共四張照片,周韻來來回回翻看了好幾遍,最后還強烈要求兒子去把全部照片要來。

10461 3651090 MjAxOS8wOS8yNy8jIyMxMDQ2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7/10461_365109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指期货配资最大平台 pc28加拿大在线预测99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加权法综合法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3d试机号开机号码 山东老十一选五走势 鼎天配资 武汉麻将十一皮四赖玩法 吉林快3一定牛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