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八十一章

書名:穿成龍傲天的杠精青梅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江月年年 更新時間:2019-12-07 22:13:45

  梁渺的突發情況讓楚弄影措手不及, 雖然她不喜歡多管閑事,但看著同學痛苦倒下卻不管,顯然也過于冷血無情。她根本不知道救助的辦法, 只能先將對方扶到一邊,簡單地在森林里扎營。

  梁渺的額角都是汗水,銀白色的短發濕漉漉地貼在臉側, 看上去難受不已。他時不時就發生劇烈痙攣,好像喘不上氣來, 耳朵和尾巴也頹然地耷拉下來。他正強撐著不要變回本體, 絕對不能在此刻成年分化!

  藍精靈見多識廣一些, 它遲疑道:[他是不是在被墮神的力量折磨?你體內有神器, 我又不是人類,所以都感受不到。]

  楚弄影一愣, 這里確實逼近黑紫色漩渦, 藍精靈的推測極有道理。她光顧著探明真相, 想早點解開攔路的屏障, 卻忘記梁渺只是普通人。如此說來,梁渺出現此等狀況,她也有部分責任。

  梁渺疼得幾乎要昏過去, 楚弄影連續喊他幾聲,他都根本沒有反應。她只能看向藍精靈,詢問道:“有什么急救方法嗎?現在附近也找不到醫師。”

  [如果他是受墮神神境的影響, 只要用能源石搭建一方天地, 應該能緩解他的癥狀, 起碼能隔絕部分。]

  能源石跟墮神碎片有些相同特性, 但沒有辦法被人類直接吸收,只能制造成工具來使用。楚弄影包內就有能源石, 云破當時收拾行李時裝入備用,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楚弄影在藍精靈的指導下,在梁渺周圍放置能源石,果然能源石附近的空間稍微明亮一些,不再有深色的墮神之氣。梁渺緊皺的眉頭終于緩緩松開,他似乎放松不少,陷入疲憊的沉睡。

  楚弄影將營地收拾好,又給梁渺灌了一些水和營養液,這才外出搜尋一圈。她不敢離開太遠,擔憂猛獸會在她離開時襲擊營地,僅在附近探查情況。

  從時間來看,神境內已時值深夜,楚弄影原以為晚上會有墮神生物出現。令人意外的是,營地附近完全沒有大型猛獸,甚至稱得上寂靜。她一路上碰到不少野獸,可在漩渦的中心處卻沒發現,它們似乎都躲得很遠。

  楚弄影看向漩渦深處,那就是她此行的目標,只是現在不便過去。

  梁渺吸入墮神之氣后,在夢中感受到熟悉的煎熬。他出生在蠻荒之地,自幼貓時期就在攝入墮神碎片,每回都要經歷相似的苦楚,跟碎片中的墮神意志斗爭。他見過太多失敗的墮神生物,它們不再擁有意識,徹底失去本我,成為欲|望支配的怪物。

  墮神大人們高高在上,賦予它們浩瀚無邊的力量,卻也殘暴不仁,隨時都能將它們棄之如履。梁渺從來沒有對此有異議,畢竟他認為強大就是自然界的法則,野獸就該用野獸的方式活著,優勝劣汰、勝者生存。
他本以為這次也要經歷疼痛的脫胎換骨,卻感覺自己驟然墜入溫暖之地,仿佛回到母親的懷抱。霸道的墮神之氣被隔絕在外,讓他獲得茍延殘喘的機會,開始平復體內躁動的力量。

  長久的昏睡后,梁渺在角落中緩緩睜眼,他借著昏黃溫暖的火光,看到坐在對面的人。她正低頭戳著火堆里的木枝,火堆發出輕微的聲響,火焰使她面無表情的臉龐柔和起來,沒有往日的不耐。

  火堆上架著的鍋里彌漫著鮮美的香氣,梁渺聽到咕嚕咕嚕的動靜,加入小魚干的白粥正在鍋里冒泡,讓他饑腸轆轆。下一刻,他的肚子便發出咕咕叫的聲音,引起對面人的注意。

  “你醒了?”楚弄影抬頭見梁渺睜眼,她平靜地解釋,“神境里的生物不知道能不能吃,我就直接用你包里的魚干煮粥了。”

  “鍋是在附近撿的,這里沒有墮神生物,但好像有人類足跡。”楚弄影在周圍意外找到些許生活用品,只是看上去年代久遠。她干脆將其洗干凈,帶回營地湊活用。

  當然,楚弄影并不理解梁渺帶魚干考試的心態,她平時就算再不靠譜,也知道該帶干糧出門。梁渺的選擇卻很奇怪,恨不得只吃小零嘴。

  梁渺剛剛醒來,還處于渾身無力的狀態。他接過楚弄影遞來的熱粥,小口小口地吃起來,似乎被燙得有點笨拙。

  楚弄影喝掉自己的半碗,她繼續攪動著鍋里的白粥,思考要不要將鍋撤下來,卻見梁渺的吃相極為欠揍。他忽略軟軟的白粥,只挑碗里的小魚干吃掉,多一顆米都不碰,簡直精貴得可以。

  楚弄影淡淡道:“現在就把碗里的粥喝了,或者被我捶一頓再喝,你可以開始做選擇。”

  梁渺一驚,他不滿地瞪大綠寶石般的眼眸,振振有詞道:“我不需要喝粥……”
哪只貓愿意喝粥,這不是在搞笑嗎?

  楚弄影:“你需不需要不重要,我只需要你都喝掉。”

  梁渺:“嘖。”

  梁渺有些氣悶,他不情不愿地低頭喝起來,還要夸張地做出被燙的表情,仿佛自己在吞毒藥。楚弄影對他做作的演技毫無反應,鐵面無私地逼著他喝完,隨即制止他在鍋里撈魚干不撈粥的行為,用樹枝敲了他想要行竊的爪子。

  “休息吧。”楚弄影無視他憤憤的眼神,平靜道,“明天你自己留在這里,我還要再往深處走走,尋找解開屏障的裝置。”

  梁渺一愣,他銀白的貓耳朵當即立起來,果斷道:“我也要去。”

  楚弄影坦白道:“你太弱。”

  梁渺:“???”你怎么回事?居然敢對著墮神生物挑釁?

  梁渺完全不懂雙方狀況為何顛倒,明明是他回到墮神大本營,可楚弄影比他還游刃有余。當然,他心知對方說的話沒錯,假如現在離開能源石區域,自己又會被逼著進入分化期。如果楚弄影明日暫時離開,他就能找機會用本體分化。

  梁渺在溫暖的火光中倦怠下來,開始疲憊地打起瞌睡。他見對面的楚弄影仍然睜著眼,不禁詫異道:“你不睡嗎?”

  楚弄影:“我守夜,你睡吧。”

  梁渺若有所思,人類都會在夜晚聚在一起輪值守夜,跟森林中的野獸不一樣。他們太過脆弱無力,稍有不慎就會喪命,必須團結起來,才能存活下去。即使是有著墮神味道的她,身上也帶著些許人類的特點,有著保護同類的意識。

  梁渺竟有些眷戀此時平和的氛圍,他突然道:“你和云破真不是男女朋友嗎?”

  楚弄影頓時警惕地盯他,她察覺此人又要作妖,卻還是誠實道:“不是。”

  “那你……”梁渺遲疑片刻,小聲道,“……喜歡什么樣的人?”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藍精靈控制不住地咳嗽起來,試圖提醒杠精,不要做出對不起世界核心的錯事。

  它唯恐營地里氣氛太好,干脆放聲高歌,故意搞起事情:[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藍精靈,他們活潑又聰明,他們調皮又靈敏……]

  楚弄影:“……”我看你是活潑又智障。

  梁渺看不到藍色小球,只有楚弄影聽到可怕的魔音。藍精靈丟掉偶像包袱,生怕杠精誤入歧途,好在她對梁渺露出鐵壁般的態度。

  楚弄影唯恐梁渺要以身相許,堅決道:“我喜歡女生。”

  潛臺詞是,你真的沒戲。

  梁渺:“???”

  梁渺驚道:“不可能,你騙人!你就是想躲我!”
楚弄影在心中感嘆對方的推測沒錯,卻由此確定他就是居心不良,更加果斷道:“是真的,所以男女間能有純友誼!”

  雖然她不想跟梁渺發展友情,但此時還是糊弄過去再說。而且她沒有撒謊,她就是喜歡女孩子,可她也喜歡男孩子,只是性取向男而已,邏輯天|衣無縫!

  如果換做其他人,肯定會覺得她鬼扯,可惜梁渺不是人。他本來就是無性別意識的未成年魅貓,竟覺得此回答合情合理,她跟云破的關系如此就說得通。群居動物里偶爾也有同性行為,因此梁渺沒有抵觸與反感,他的種族也是多元化選擇。

  梁渺:“原來是這樣……”那他的假身份確實只會引發她反感。

  楚弄影趕忙道:“沒錯,你休息吧。”她今晚絕不會入睡,盡管梁渺看上去戰力很差,但他似乎還是變態無誤。

  梁渺晃了晃尾巴,乖乖地進入夢鄉。他在朦朧的睡意里興起一念,其實分化成女生也可以?雖然自然界中的雄性體格更強,但他不是武斗派,不必執著于這些。他原本還沒決定分化方向,現在卻隱隱有點新想法。

  楚弄影見自己嬌弱又變態的隊友入眠,終于微微松了口氣。她其實不想跟梁渺待在一起,但將他丟在此地無外乎害人性命,只能通過劍走偏鋒的辦法化解危機。

  [他居然都能信?聯盟學院沒那么靠譜嘛,收的學生智商也不算高?]藍精靈忍不住吐槽,它確實期盼杠精一口回絕,但她的操作未免太騷?

  第二日,楚弄影將白粥燒好,又給梁渺留下食物和水,提醒他注意附近猛獸,便準備踏上旅途。梁渺打算等她一走就分化,他面上卻假惺惺道:“小影,真不用我陪你嗎?”

  “不用。”楚弄影突然想起什么,又居高臨下地瞥他一眼,“你盡量堅持活到我回來,不要被墮神生物叼走。”

  雖然梁渺有驅逐猛獸的能力,附近也沒有墮神生物,但看他如此不靠譜,誰敢保證沒意外發生。

  梁渺:“……”我叼我自己嗎?

  楚弄影帶著藍精靈離開,向著黑紫色漩渦的深處出發。她不確定會耗費多長時間,就讓梁渺在原地等待救援。楚弄影剛走出去沒幾步,梁渺便鬼鬼祟祟地探出頭來,檢查四周還有沒有其他生物。

  梁渺確定周圍沒問題,他立刻拋棄自己的人型,變化為銀白色的貓,準備迎接成年分化。楚弄影專門留下補充養分的白粥和養液,食物都是溫熱的,正好能讓他度過難關。

  楚弄影向著漩渦進發,她穿過靜謐的森林,終于在詭異幽深的湖面,看到最為濃重的顏色。湖中心有著奇怪的小島,那正是黑紫色的終點。她不經意瞥到岸邊的半成品小船,索性將其拖到湖邊,打算借此過去。路上總是會遺留一些人類的工具,好像有人多年前也來此探索過。

  湖面附近的土地離奇地寸草不生,襯得湖水更像噬人的深淵。楚弄影剛剛將船推下水,兜里的藍精靈卻瞬間彈出,仿佛被無形東西阻攔。

  它詫異地落在地面,望著站在船上的楚弄影,不敢置信道:[我居然沒法靠近!?]

  藍精靈以前也進入過神境謎題,它推測此處是神境核心區,自己作為創世神的眼睛,便被墮神驅逐出來,不禁憤憤道:[這也太小氣!]

  “那怎么辦?你只能留在這里嗎?”楚弄影望著四周陰森的環境,總覺得這不是等待的好地方。

  果不其然,藍精靈氣弱下來:[我、我回營地等你吧,這里讓我不舒服……]

  它一直縮在楚弄影的兜里,現在暴露在墮神神境,頓時失去安全感,又開始畏怯。

  “這可有一段距離?”楚弄影見它如此膽小,并不相信它能走回去。

  [沒關系,雖然我失去大部分力量,但瞬移回營地沒問題,只是沒法穿越北邊屏障。]

  藍精靈不是人類,全盛狀態的它可以無處不在,藍色小球是它在楚弄影面前的形態,隨時都可以變成藍色小三角、藍色正方體等。

  楚弄影聞言沒有意見,她用長樹枝一頂岸邊,開始坐船向小島行駛。她順利地上島,發現不遠處的地道,朝對岸的藍精靈擺了擺手,便接著往下走。

  藍精靈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它瞬間覺得四周陰森可怖,不由打了個寒顫,立刻瞬移回到營地。

  片刻后,藍精靈在營地火堆旁邊冒頭,它剛打算靜待楚弄影歸來,卻感受到奇怪的力量波動,不由面色一愣。

  角落里,銀白色的魅貓已經結束成年分化,它筋疲力盡地站起身來,開始成年后的第一次化形。

  一雙光潔的赤腳踩在草堆紙上,向上便是赤|裸的腳踝。那人有一頭銀色瀑布般的長發,眼眸卻是墮神生物的血紅色,面容妖冶而雌雄難辨,帶著惑人的色彩。

  數秒后,魅貓再次進行變化,銀色長發緩緩變短,它又恢復成梁渺的相貌,重現寶石般的綠眸。

  藍精靈望著此幕,簡直目瞪口呆,萬萬沒想到梁渺會是她!

  難怪它根本沒聽過梁渺的名字,也沒辦法查看對方的資料,原來一開始就是假名。這個代碼的名字根本不叫梁渺,她是為數不多沒法被它掌控的重要代碼,原因是她屬于墮神陣營,跟自己不相容。

  她是原著中的貓娘,由蠻荒之地的魅貓幻化而成,是云破大后期亦敵亦友的同伴,更是后宮的功能代碼之一。

  梁渺,渺梁,貓娘。

  藍精靈腦海里一片混亂,它現在望著不知是貓娘還是貓郎的生物,如同被敲一悶棍。

  藍精靈:哥們兒,你誰啊?不對,你究竟是哥們兒,還是姐們兒!?

  藍精靈結束短暫的茫然,心里又產生不安的危機感。既然梁渺就是貓娘,那對方顯然不是隊友,而是陰謀的加害者。貓娘會對世界核心手下留情,不代表會對楚弄影客氣。雙方都是重要代碼,誰輸誰贏真不確定。

  楚弄影處于墮神地盤,很可能會中貓娘的套。

  藍精靈當即動身,它決定回去告知杠精,千萬不能貿然回來。

10464 3626024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4_362602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湖南幸运赛车冠军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号码 有平特肖三中二吗 湖北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5乐选5中了多少钱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 五福彩票官网 重庆快乐10分外挂软件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快速开奖 足彩胜负彩买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