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43 章

書名:豪門女配不想擁有愛情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聞箏 更新時間:2019-11-08 10:10:41

  第四十三章

  《B?W》時尚雜志作為國內影響力最為重大的雜志, 在挑選嘉賓的時候格外謹慎。

  但最新期的雜志預告竟然是許辛夷和韓驍兩個人。

  官微評論炸了。

  粉絲嚎哭一地,為韓驍被許辛夷指染而哭。

  “捆綁!!!這是捆綁!!!”
“之前就聽到了一點風聲,我以為我做好了心理準備, 可是當我看到許辛夷的名字真的出現時,我依然沒控制住自己的尖叫,啊啊啊啊!!!我的韓驍!!!許辛夷你控制住你的雙手!!!”

  “光看顏, 其實還挺配的。”

  “樓上姐妹需要介紹好的眼科醫生嗎?”
“寧好姐妹, 這里協和醫院眼科, 看寧眼疾程度,我院貼心為您插隊并售后到您往后余生五百年。”
哪怕網上陰謀論者一堆,許辛夷刷微博的手絲毫不抖。

  她也想指染韓驍, 可這不是性取向不對嗎?

  拍攝的當天來到攝影棚,國際知名化妝師替她化妝,服裝試了一套又一套, 最后定了一套和韓驍同款式的女士西裝,內里不穿, 西裝恰到好處的微敞, 大膽性感, 暗黑妝容, 雙手插袋直視鏡頭,與韓驍站一塊,又A又颯。

  幾組照片拍完, 攝影師很興奮。

  雙人拍攝講究默契和感覺。

  許辛夷和韓驍完美契合了攝影師想要的那種感覺,手中相機咔擦聲不斷, 拍攝完畢簡直意猶未盡。

  “辛苦韓老師和許老師了, 兩位請這邊接受訪談。”

  所謂訪談的問題,早就提早郵件發到了兩人郵箱里, 因為是兩人的專場,大部分問題和對方有關。

  譬如韓老師未來的演繹規劃。

  又譬如韓老師在和許老師合作時的感受。

  再譬如許老師第一次和韓老師合作時的心情是怎樣的?如果有機會還想和韓老師合作嗎?

  采訪時間半小時,終于結束。

  “韓大哥,謝謝你這次幫我,不知道晚上有沒有時間,想請你一塊吃個飯。”

  韓驍心里想答應,可張口就是:“不用,舉手之勞而已。”

  “什么不用謝?”駱桀冒了出來,看著許辛夷身后的安雅,“許小姐和安小姐如此盛情咱們怎么能拒絕,有時間,我和韓驍都有時間,就今天晚上,我定餐廳。”

  許辛夷當場說行,轉身又和安雅嘀咕,“我怎么覺得他看上你了?”

  安雅眉心直皺,“我喜歡我性取向正常的小鮮肉們。”

  許辛夷無比羨慕地看著安雅。

  卸完妝換完衣服,《B?W》的蕭主編看完照片,態度十分友好地攔下許辛夷,低聲笑道:“許小姐今天的拍攝很成功,這些照片許小姐可以自己帶回去一份,易先生看完后一定很滿意。”
聽到一個了不得的名字,許辛夷笑容逐漸僵硬。
“易先生?哪個易先生?”

  蕭主編微怔,笑了兩聲,說:“當然是易氏集團的易揚易先生,他特意聯系我,讓我給許小姐安排的這次拍攝。”

  “你的意思是說,是這位易揚易先生讓我來……”

  “怎么……易先生沒說嗎?”

  “……說了,當然說了,我只是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許辛夷尷尬笑笑,內心不是很想承認。

  易揚?

  易揚讓她來的這次雜志拍攝?

  不可能。

  不應當。

  易揚不會為她做這種事。

  堂堂一個霸道總裁,就算搬出身份一擲千金天涼王破那應該是為了心愛的女人。

  許辛夷內心無比震驚。

  難道現在的易揚愛我如此之深?

  做好事不留名?這不是男二的標配嗎?

  那我的男主現在在哪個幼兒園念書?

  不行,這段注定沒有結局的感情不能再這么繼續發展下去。

  “小A,易揚和許微茵的戀情什么時候才能觸發?”

  她什么時候才能見著易揚對許微茵愛得死去活來的劇情?

  「這個……至少得讓他們倆先見個面。」小A茍茍祟祟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人設一個個崩得沒邊,劇情都成這個狗樣還觸發什么辣雞劇情。

  許辛夷頓悟。

  如果許微茵和易揚能見上一面,兩人估計就能王八看綠豆,互相看對眼。

  以許微茵的手段和孩子,易揚不可能一點想法沒有。

  只要易揚入了許微茵的網,想逃估計是難了。

  緊接著一見鐘情深情似海非你不娶,陷入糾結的三角戀情中。

  而她這個不被人愛的妻子只能無助又可憐地被易揚殘忍地拋棄,從此只能沒心沒肺游戲人間。

  不過話說回來。

  易揚和許微茵到現在還沒見面嗎?

  許微茵都已經和別的男人卿卿我我勾搭上了,易揚這標配男二還沒見面?

  造化如此弄人?

  太虐了,真的太虐了。

  不行,她就見不得這種勞燕分飛的虐戀情深,得想辦法幫幫他倆才行。

  因為這件事,許辛夷登時沒了晚上請韓驍吃飯的念頭。

  無比抱歉對韓驍說:“不好意思,今晚上我突然有點急事,吃飯的事以后有機會我一定請回來,行嗎?”

  韓驍微怔,想著在駱桀包場餐廳里提前備下的玫瑰與燭光晚餐,心情不太好,但也只能強顏歡笑說:“沒事。”

  但他表情情緒控制得當,反倒是駱桀一臉不爽。

  “許小姐,我這餐廳都包場了,你說不來就不來,你這……”

  韓驍看了駱桀一眼,打斷了他的話,“沒關系,既然你有事就先走吧,以后再約。”

  “真的很抱歉。”再三致歉后,許辛夷帶著安雅徑直離開。

  駱桀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嘆了口氣,“剛才你但凡多說一句,這么好的機會也不會就這樣錯過了。”

  韓驍沉默看著,一句話也沒說轉身離開。

  離開攝影棚的許辛夷開車帶著安雅直奔商場。

  “去哪啊?”

  許辛夷沉著臉,“商場。”

  “購物?可我看你這臉色也不像是要去購物。”

  “給易揚買禮物。”

  一碼歸一碼。

  既然這件事真是易揚幫的她,她也不能忘恩負義,買個禮物感謝他得了,兩不相欠省得以后欠他。

  花了半個小時精挑細選了一塊手表,花了許辛夷小二十萬。

  算是一份厚禮。

  安雅嘖嘖稱奇,“二十萬,許辛夷,你對你老公可真大方。”

  許辛夷心在滴血,“你知道,我愛他嘛,這點小錢算什么。”

  ――――

  易氏大樓燈火通明。

  易揚看完最后一張表報,看了眼時間。

  趙彬敲門而進。

  “易總,車準備好了。還有,《B?W》的蕭主編回信,說許小姐的雜志已經拍攝完成,照片也由許小姐帶回去了一份。”

  易揚點頭,想起前兩天許辛夷說今晚請韓驍吃飯以表感謝不回老宅的事。

  一個已婚婦女,一個未婚男人,他今天倒要看看他們這頓飯吃到什么時候。

  “今晚不回水灣,回一品蘭亭。”

  從商場出來時間太晚,拍了大半天的雜志,許辛夷實在不想動,沒回老宅,直接就近回一品蘭亭休息。

  原想著回家立馬洗個澡舒舒服服睡一覺,可一進門,就見著易揚竟然端坐在客廳里。

  許辛夷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卻只能佯裝驚喜,“老公,你怎么也在這?”

  易揚翻過一頁雜志,“明天早上有早會要開,今晚就先住這。雜志拍完了?”

  “拍完了。”

  “吃完飯了?”

  “……吃完了。”

  “謝過人家了?”

  許辛夷咬牙,“謝過了。”

  “嗯。”易揚低頭沉默看雜志。

  許辛夷脫下外套,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想起今天蕭主編不經意間透露的話。

  ――“挺奇怪的,平時照片都不提前給人看的,今天怎么還給了我一份讓我帶回來?”

  ――“那主編騙我的吧?不可能啊。”

  易揚挑眉,“今天拍攝怎么樣?”

  “還行。”想了想,許辛夷試探著問道:“老公,我今天聽說《B?W》雜志曾經拒絕了很多明星大腕,韓大哥他竟然有這么大的本事,帶我上雜志,我簡直不敢置信。”

  “韓大哥?”易揚一聲冷笑,“許辛夷,你也快三十了吧?一口一個韓大哥,還以為自己十八呢?這種稱呼還喊得出口?”

  ――“狗男人沒事找事?”

  ――“只要我愿意,永遠十八歲!你個年老色衰的老男人!”

  “這就是一個稱呼而已,你別這么小氣。”

  “我小氣?我只是覺得你年紀這么大了,是不是該收斂一下?”

  許辛夷握緊了拳頭,忍住了想錘爆這狗男人狗頭的想法,繼續自己正題,循循善誘,“我就覺得很奇怪,今天蕭主編還讓我帶回來照片,照片一向不外傳,你說蕭主編為什么要讓我帶回來?”

  易揚翻著《B?W》若無其事道:“不清楚。”

  許辛夷故作眼瞎,“其實我除了韓驍之外好像也不認識其他什么人,還有我那三個代言,什么巧克力,什么手機,還有一個什么護膚品品牌,這三個品牌代言同一時間找我,挺巧合的,我總感覺背后有人在幫我,老公,你說誰會這么幫我呢?”

  易揚翻書的手一滯,“我怎么知道。”

  許辛夷想了很久,整個客廳只余易揚翻書的聲音。

  “難道是……”目光逐漸看向易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易揚手一頓。

  許辛夷微微一笑,“品牌方看我形象氣質佳長得漂亮所以找我?”

  “……”易揚沉著臉,將雜志翻得嘩嘩作響。

  這女人長得不怎么樣,臉皮倒挺厚。

  “肯定是這樣!”許辛夷堅信不疑,“果然,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易揚簡直不想再理她。

  許辛夷腿不經意間踢了一下她帶回來的禮物。

  易揚目光注意到她放在腳邊的禮物盒,咳嗽一聲,“那是什么東西?”

  許辛夷仿佛才想起來,滿臉寫著懊惱,“這個……是我去給韓驍挑禮物的時候覺得挺漂亮的,順便買的,買完才發現是男款,你看看,你能不能用,喜不喜歡,能用你就用了吧,不能用不喜歡的話你就放著,反正也不太貴。時間不早了,我先去洗澡了。”許辛夷將禮物放到他面前,起身進房。

  易揚冷笑。

  給別人買禮物,順便買了一份回來送給他?

  真以為他是垃圾回收站什么垃圾都收?

  易揚目光一刻都沒放在那包裝袋上,看都懶得看。

  他要什么沒有,缺這么一個禮物?

  以上次許辛夷送給他的那條三百的皮帶來看,這只怕也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

  都不值得他拆開包裝。

  ……

  五分鐘后易揚看著自己手腕上的腕表。

  果然是順便挑的的禮物,戴他手上一點都不合適,還得自己去卸一截表帶。

  易揚十分嫌棄地將手表放回盒中,并查詢了一下手表價格。

  二十萬?易揚看著頁面上查詢出來的價格。

  那勉強戴著吧。

10467 3618045 MjAxOS8xMC8wMi8jIyMxMDQ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2/10467_361804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14场任选9场奖金预测 北京快乐8可以在线投注么 赛马会王中王透码 nba排名 英雄杀等级 刮刮乐图片套路 吉林快三豹子规律 捕鱼游戏王 欢乐生肖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聋哑人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