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43 章

書名:藏在我心底的你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張不一 更新時間:2019-11-08 09:45:14

  大年初八, 李老爺子過八十大壽。

  老爺子將自己過壽的地點選在了西郊的中式別苑里。

  這座別苑還是李西寧的爸爸、李章生前特意為二老修建的,原意是想著留給二老養老用,所以修建的頗為安靜雅致, 從里到外皆是古典的中式裝修風格,三進三出的大宅子,布局規整,工藝精良, 富麗而又不失雅致,莊重而又不失清韻。

  初八這天,李家人一大早就來到了這間別苑, 熱熱鬧鬧、歡歡喜喜地給李老爺子過壽。

  二進院的正房被當作了壽宴大廳。在壽宴開始前,長輩們都在東廂房內陪著老一輩們說話;大門口安排了管家和傭人迎客, 賓客來了之后,都會先被帶去東廂房見老壽星。

  小一輩們則被安排在了西廂房里。

  李西寧的大姐、二哥和三哥都已經結婚生了孩子,所以就沒跟他們這幫沒結婚的熊孩子摻和在一起, 也去了東廂房幫忙招待客人。

  四哥李西宴沒結婚, 依舊是個單身狗, 去東廂房吧人家嫌他年紀不夠, 去西廂房吧他又覺得那幫熊孩子年紀不夠,身份十分尷尬, 去哪好像都不合適,所以他只能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大忙人,東跑跑、西跑跑、迎迎客又去看看廚房,像是革命的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

  五哥李西宸只比李小幺大兩歲, 所以能堂而皇之地窩在西廂里面玩手機。

  六哥只比李小幺大一歲,今年十九, 剛讀大一,但是他去年大學一畢業就出國留學了,因為學業繁重,今年過年沒能回來,也沒能參加爺爺的八十大壽。

  剛開始,西廂房里只有李西寧和李西宸倆人面對面的玩手機,后來門簾忽然被掀開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不點“噠噠噠”的跑了進來,一邊跑還一邊軟糯糯地喊著:“小嘟嘟!”

  是李西寧二哥家的兒子,李家的重長孫,李h浩,人送外號李壯壯,今年才三歲多一點,長得白白胖胖圓頭圓腦,又萌又可愛。

  今天老爺子過大壽,他爸媽特意給他打扮成了小福娃的造型,穿了一身中國紅的唐裝,眉心還點了一顆小紅點,看起來跟年畫上跳出來的小人一樣,又好玩又討喜。

  李壯壯一進門就朝著李西寧跑了過去,他特別喜歡小姑姑,每次見了小姑姑都必須要讓她抱抱自己,但是小孩子發音不清,“小姑姑”三個字總是會念成“小嘟嘟”。

  然而李壯壯還沒有成功撲進他小姑姑懷里呢,就被他五叔半路接了胡。

  李西宸就喜歡逗家里的小孩,李壯壯一進門他就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兩三步跨到了他的面前直接把他從地上抱了起來:“你只看見小姑姑了?沒看見小叔叔?大年初一白給你發壓歲錢了?”

  猝不及防地被抱到了半空,小壯壯還嚇了一跳:“哎呀!”而后氣呼呼地朝著他五叔噘起了小嘴:“討念!”

  李西宸繼續逗他,笑著回:“你都三歲了還發音不清呢?來,跟叔叔念,是討厭,不是討念。”
李壯壯的小嘴噘得更高了,小眉毛也擰成了一團,臉上寫滿了不高興,聲音更大地喊了聲:“討念!”

  李西寧被他小侄子這幅表情逗笑了。

  他越這樣,李西宸越想逗他:“好了咱們不開玩笑了,我問問你要不要喝水?”

  李壯壯還是氣呼呼地:“不尿(要)!”

  中計了,李西宸志得意滿地回:“我問你喝不喝水,你跟我說什么尿不尿啊。”

  李壯壯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被五叔給耍了,這回臉都紅了,又生氣又委屈,眼瞧著他馬上就要放聲大哭,李西寧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邊快步朝李西宸走去一邊朝著李壯壯伸出了手:“來,姑姑抱你,別理他,他就是個討厭鬼!”

  一聽小姑姑說要抱他,李壯壯立即合上了準備放聲大哭地嘴,趕緊朝小姑姑伸出了兩條胖乎乎的小胳膊,等小姑姑把她抱進懷里后,他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樣,噘著小嘴瞪著五叔,還“哼”了一聲,再次喊了聲:“討念!”
李西宸挑著眉頭回道:“李壯壯,你這樣就讓五叔傷心難過了啊,你憑良心說說,五叔對你好不好?前兩天咱倆見面我是不是還給你買個了遙控飛機?”

  俗話說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軟,小孩也是懂得這個道理的,李壯壯有些不好意思,胖乎乎的小臉蛋都紅了,但他還是非常有骨氣,堅持沒有和五叔和好,緊緊地抱著小姑姑的脖子,噘著小嘴,堅決不和五叔說話。

  哼,森氣!

  李西宸沒招了。

  李西寧有點幸災樂禍:“看你,把人家惹生氣了吧?遙控飛機怎么了?我們可是有骨氣的人,對吧壯壯?”

  李壯壯點頭啊點頭:“對!”

  李西寧哈哈大笑,李西宸白了他妹一眼:“你就會火上澆油。”

  李西寧反唇相譏:“還不都是你自找的,誰讓你先欺負我們壯壯的?”

  李壯壯和小姑姑同仇敵愾:“就是!”

  姑侄叔三人正在斗嘴的時候,厚重的防風門簾又被掀開了,李西寧本以為來的是她那個一上午都在跑東跑西的四哥,結果回頭一看才發現,來人不僅有四哥,還有陸宇翎。

  陸宇翎穿了件黑色羽絨服,但是今天李老爺子過壽,他肯定不能穿的太沉重,于是就在羽絨服搭了件紅色兜帽衛衣,下半身是藍色休閑牛仔褲配黑紅色拼接款AJ運動鞋。

  少年筆挺的身材和大長腿依舊是那么的吸引人,整個人看起來又酷又精神。

  李西寧一看見他就笑了:“你什么時候到的?”三十放假,初十開學,今天初八,他們倆從放假到現在還沒見過面呢。

  陸宇翎一邊朝屋里走,一邊笑著回:“剛到。”

  他今天是跟著姥姥姥爺還有舅舅一起來的,至于他堂哥陸野……呵,還在別人家過年呢。

  剛才陸家人一到,管家先領著他們去東廂見了壽星,陸宇翎先給李老爺子賀了壽,然后就被李西宴領來了西廂。

  李壯壯沒見過陸宇翎,從他一進屋開始,他就一直盯著他看,后來他還聽到小姑姑跟他說話,于是就好奇地問了句:“小嘟嘟,他是誰?”

  還不等李西寧回話呢,李西宸就搶先一步回答,只見他指著陸宇翎、一本正經地對著李壯壯說道:“壯壯,你得記好這個人啊,他以后可是你小嘟父。”

  李壯壯一愣,睜大了烏溜溜的圓眼盯著他小姑姑,用清脆的小奶音震驚又難以置信地喊道:“小嘟嘟你要嫁人啦?”

  要不說童言無忌呢,此言一出,屋子里的人都笑了,除了李西寧,她臉紅的不行,氣急敗壞地瞪著李西宸:“你真討厭!”要不是因為手里抱著孩子,她真是想打她哥。

  李壯壯年紀小,壓根搞不清楚狀況,真的以為他小嘟嘟馬上要嫁人了,一時間急得不行不行,臉都急紅了:“不可以不可以!小嘟嘟你不能嫁人!”

  一聽這話,陸宇翎不高興了,走到了李西寧身邊,笑著對著她懷里的小孩說道:“你小姑姑為什么不能嫁人?”

  李西寧瞪了他一眼,陸宇翎就當沒看見。

  李壯壯緊緊地摟著李西寧的脖子,一臉警惕地盯著這個要把他小姑姑搶走的人,小奶音脆生生地回答:“因為小嘟嘟是我的,所以她不能嫁給你!”

  三歲小孩的態度十分堅決,緊接著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陸宇翎,明顯是在等著看好戲,看他準備怎么說服這個三歲小孩。

  陸宇翎沒直接反駁小孩的話,而是先溫溫和和地問了句:“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李壯壯猶豫了一下:“李h浩,但是爸爸媽媽都喊我壯壯。”

  “你叫壯壯啊,我叫陸宇翎。”說著,陸宇翎還朝著壯壯伸出了手,鄭重其事地說道,“壯壯,咱倆現在已經認識了,握個手,以后就是好朋友。”

  在小孩子的概念里,握手是成年人的儀式,能被當成大人對待,壯壯很開心,立即和陸宇翎握了握手。

  李西寧瞥了陸宇翎一眼,心想這人還真是能忽悠小孩。

  松開了壯壯的小手之后,陸宇翎才切入正題,好言商量的語氣中又帶著幾分誘惑:“壯壯,我跟你商量個事唄,我給你買三輛遙控汽車,你把小姑姑讓給我行不行?”

  李西寧瞪大了眼睛盯著陸宇翎,正想開口懟他,結果卻被她哥李西宸打斷了:“李西寧你閉嘴,不要影響壯壯思考!”

  可能是覺得好玩,向來不參合他們這幫熊孩子的事情的李西宴也破天荒地站了隊,笑著對李西寧說了句:“就是,你讓壯壯自己選。”

  陸宇翎挑著眉頭看著李西寧,眼神中盡是得意。

  李西寧氣得不行,恨不得咬他一口。

  壯壯則一臉為難,小眉毛再次擰成了一團,一邊是三輛遙控汽車,一邊是小嘟嘟,哎呀,好難選呀。

  李西寧一看他這樣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更氣了,而且還特別郁悶:“壯壯,你不會不選小姑姑吧?”

  壯壯沒說話,卻糾結地嘆了口氣――其實人家好想要遙控汽車,但是又怕小姑姑生氣。

  屋內的人再次一哄而笑。

  這時門簾又被掀開了,進來了一個粉粉嫩嫩的小女孩,壯壯看到她像是看到了救兵一樣,著急忙慌地沖著她喊道:“甜甜,你快來幫我選選,你說我是要小汽車還是要小嘟嘟?”

  這回跑進來的這個小女孩是李西寧三哥家的女兒,只比壯壯小幾個月,也是三歲多一點的娃娃,名叫李h馨,人送外號李甜甜。

  李甜甜還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聽到壯壯的話后困惑不已地問了句:“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要小汽車就不能要小嘟嘟!”李壯壯急得不行,但是三歲小孩的邏輯思維還沒有發育完善,他越著急解釋不清。

  李西宸見狀及時幫著李壯壯解釋了句,指著陸宇翎說道:“甜甜,你看見這個帥哥哥沒?你喊他一聲小姑父,他給你買三個洋娃娃。”

  李西寧臉都要滴血了:“李西宸!”

  結果李甜甜一聽見“洋娃娃”這個詞后眼都直了,還是三個!于是毫不猶豫地沖著陸宇翎喊了聲:“小嘟父!”

  壯壯一看甜甜都選洋娃娃了,生怕自己的小汽車沒了,于是果斷放棄了自己的小姑姑,趕緊跟著甜甜喊了聲:“小嘟父!”

  李西寧:“……”行,我算是看透你們兩個了!

  陸宇翎滿意地笑了,還有模有樣地接了句:“誒,真聽話!”說著他還彎下了腰,把李甜甜從地上抱了起來。

  緊接著壯壯像是分享小秘密一樣煞有介事地對甜甜說道:“你知道小嘟嘟要嫁人了嗎?”

  壯壯自以為自己的聲音很小,其實屋子里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地聽見他在說什么。

  陸宇翎笑得合不攏嘴,李西寧則面紅耳赤,甚至都有點喘不上氣了,感覺這個屋子她可能要待不下去了。

  甜甜聽了壯壯的話后震驚不已,張大了小嘴巴,瞪著大眼睛看著李西寧:“小嘟嘟你要嫁給誰?”
壯壯嘆了口氣,無奈又嫌棄地看著甜甜:“笨蛋,當然是嫁給小嘟父呀!不然我們為什么要叫他小嘟父?因為他以后是小嘟嘟的腦公,所以我們才要叫他小嘟父!”

  邏輯滿分,李西寧都不知道該怎么跟這倆熊孩子解釋了,然而更讓她焦頭爛額的卻不是李壯壯,而是李甜甜,只見甜甜一臉期待地看著她,小奶音脆脆地問:“小嘟嘟,你要生小寶寶了么?我是不是要當姐姐了?”

  小孩的世界很簡單,他們覺得結婚后就要生寶寶。

  呵,蜜汁尷尬的一個問題,這下李西寧的臉徹底紅透了,就連陸宇翎的臉都跟著紅了。

  但是陸公主的心理素質極好,依舊表現得鎮定自若,輕咳一聲,語氣平靜地對著甜甜回道:“這個至少還要再等三年。”等到他滿二十二歲,到了法定結婚年齡之后。

  “陸宇翎!”李西寧忍無可忍,臉頰通紅,狠狠地瞪了陸宇翎一眼,抱著壯壯出門了。

  一走出西廂,就能看到對面的東廂。

  李西寧一出門,就看到了管家正帶著一群人朝著東廂走,在這群人中,首先映入她眼簾的是個挺拔修長的身影。

  剎那間,她直接僵在了原地,瞬間把剛才發生的事情拋到了腦后,做夢一般呆愣愣地看著那個年輕男人。

  周圍的一切仿佛都虛化了,此時此刻她的眼里只有這個人。

  沈司淇!

  是沈司淇!

  迷妹見到愛豆,相當于火星沖撞了地球,李西寧感覺自己簡直要瘋了。

  或許是李西寧的目光太過熾熱了,成功的吸引了沈司淇的注意力,他微微側頭,朝著西廂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了一個身穿粉色羽絨服的姑娘。

  姑娘身形窈窕,穿著藍色修身牛仔褲,雙腿筆直纖細,腳上穿了雙黑色皮靴,腦后扎著馬尾辮,素面朝天,卻依舊好看的令人賞心悅目――肌膚雪白,一雙大大的杏眼漆黑靈動,像是春水點化而成,鼻尖挺翹,雙唇紅潤飽滿,一看就是個足以令男人過目不忘的美人。

  沈司淇是混娛樂圈的,周圍全是美女,比眼前的這個小姑娘還好看的女人他也見過,但卻沒見過幾個比她眼神干凈的。

  她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塊初胎美玉,未經塵世,未染世俗之氣。

  沈司淇對這個女孩有些好感,于是對她笑了一下。

  李西寧瞬間屏住了呼吸,腦子里一片空白,剛剛冷卻下的臉頰又開始熱了起來。

  不行了,不能再看了,再看她就要死了!于是她果斷轉身,強忍住想要尖叫的沖動,瘋了一樣地沖進了西廂。

  剛才她出去之后,陸宇翎本來想去追她呢,結果卻被李西宸攔了下來:“你現在去找她等于上桿子找著挨揍,等五分鐘讓她冷靜冷靜你再去。”

  陸宇翎想了想,感覺五哥這話有道理,于是就沒著急出去,準備等幾分鐘再去找她,結果誰知道等了還沒半分鐘,小老虎竟然又抱著孩子回來了,還帶著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陸宇翎還以為她是被自己氣成這樣的,心都提起來了,剛準備認錯哄人,結果人家卻是激動成這樣的,還一邊跺腳一邊欣喜若狂地喊道:“沈司淇!我看到沈司淇了!是沈司淇!真的沈司淇!”

  陸宇翎瞬間炸了,直接抱著李甜甜從沙發上彈了起來:“你看見誰了?”

  李班長現在已經全然忘卻了小公主的醋壇子屬性,激動地熱淚盈眶:“沈司淇!!!”

  陸宇翎震驚又懵逼:“他怎么來了?”

  這兩人一個激動,一個危機感爆棚,那邊的李西宸和李西宴倒是淡定,似乎早就預料了沈司淇會來。

  李西宸冷眼瞧著李西寧,長嘆了口氣,恨鐵不成鋼道:“得,又是一個偶像劇和現實分不清的,醒一醒,電視劇人設都是假的,繼續嗑他真人你就是個大傻子!”

  李西宸當然知道自己妹妹為什么會這么激動,還不都是因為看了《我的青春是你》這部近期爆火的校園偶像劇。

  他沒看過這部劇,所以不對這部劇做任何評價,但是卻認識沈司淇這個人,就是因為了解這個人,才覺得自己妹妹傻。

  李西寧聽出來了她哥話里的意思,怔了一下,擰著眉頭問道:“你什么意思啊?”

  李西宸直言不諱:“意思就是他這個人不行,是個渣男,人品負數,你少嗑他,以后離他遠點。”

  李西寧不接受,斬釘截提:“不可能!”

  李西宸嘆了口氣:“怎么不可能?不信你問四哥,四哥比我靠譜吧,你問問他這人怎么樣。”

  李西寧立即將目光轉向了四哥,焦急中帶有一絲期待,希望四哥能給哥不同的答案。

  結果李西宴的回答是:“還是小陸好。”他也不想打擊自己妹妹那顆赤誠的追星之心,但是沈司淇這個人,真的不行。

  李西寧卻不到黃河不死心,不撞南墻不回頭,偏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又急又氣:“你們總得把話說清楚吧,他怎么就不行了?”

  陸宇翎一直沒說話,因為他有種預感,這次他能不戰而勝。

  李西宸看她這樣就知道這丫頭中毒不輕,必須把真相告訴她以毒攻毒不可,不然她清醒不了,于是也沒再隱瞞:“原來我們都是一個圈子的,他從十幾歲就開始不停地跟人約.炮,還是打著談戀愛的名義,跟泰迪似的,看見好看的小姑娘就想下手,睡完就把人家踹了,典型的渣男,就因為他實在是太渣了,后來我們都不帶他玩了。”言及至此,他還伸出手點著李西寧的鼻尖,一字一句道,“我警告你啊李西寧,你離他遠點,他真不是什么好東西。”

  他們家小幺長得好看是人盡皆知的事實,所以他特別擔心沈司淇那個大渣男對他妹妹下手。
雖然李西寧對沈司淇沒有男女意義上的喜歡,卻有著偶像意義上的崇拜,把他當成心頭的白月光,潔白的地上霜,但她也知道她哥肯定不會騙她,所以李西宸這番話不啻于一盆狗血,“嘩啦”一聲徹底撲滅了她的粉紅少女心。

  什么白月光和地上霜,全是騙人的!

  這回李西寧是真的想哭了,眼圈都紅了,她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騙!

  陸宇翎就是見不得她哭,見狀趕緊哄人:“沒事,真沒事!長得帥的偶像那么多,你非得在一棵歪脖樹上吊死么?鐵打的娛樂圈,流水的愛豆,不行咱們就換人,我給你出錢,咱們重新買鞋,重新追星!”雖然他不喜歡她去追捧別的男人,但更在乎她的感受,只要她能高高興興的,那想追星就追吧。

  李西寧癟著嘴難受了一會兒,最后終于接受了這個狗血的事實,而后憤懣不已地看著陸宇翎,態度無比決然地回了句:“我以后再不追星了!”

  陸宇翎怔了一下,下一秒心里就樂開了花,真是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獲,但面上卻表現得一本正經,還反過來勸她:“也沒必要一桿子打翻一船的人對不對?咱們還是要理智看待這件事情。”

  李西寧太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沒好氣:“你少給我來這套!”說完她就不搭理他了,抱著李壯壯坐回了沙發上,內心還是有那么一絲絲的傷感與難過。

  陸宇翎嘆了口氣,把李甜甜放到了地上,溫聲對她說了句:“姑姑生氣了,你去和壯壯哄哄她,誰先哄好她我給誰買糖吃。”

  一聽有糖吃,李甜甜二話不說立即倒騰著自己的小短腿跑到了李西寧面前,而后一把抱住了她的小腿,開始和李壯壯一起哄她。

  倆孩子的清脆小奶音此起彼伏地回蕩在屋子里。

  “小嘟嘟你別生氣了~”
“小嘟嘟你笑一下吧~”
“小嘟嘟我給你扮個鬼臉你笑一下好不好?”
“小嘟嘟……”

  沒過多久,李西寧就被這倆活寶逗笑了。

  陸宇翎見狀舒了口氣,而后才向李西宸詢問道:“沈司淇怎么來了?”

  聽到這話,李西寧也抬起了頭,看向了她五哥――她剛才只注意到了沈司淇,沒注意到他是跟誰來的。

  李西宸回道:“應該是和趙家一起來的吧。”

  聽聞“趙家”兩個字后,李西寧瞬間屏住了呼吸,終于想起來了爺爺今天辦壽宴的最終目的是什么――為了打探趙家人的態度,讓陸宇翎認祖歸宗。

  可是為什么會有沈司淇跟著?難不成沈司淇真是趙海瀾的兒子?那他就是要和陸宇翎搶靠山的人!李西寧立即警惕了起來:“沈司淇怎么會和趙家一起來?他和趙家什么關系?”

  這次開口回答的是李西宴:“他是趙老爺子的外孫。”

  不是親孫子,威脅不到陸宇翎,李西寧舒了口氣。

  李西宸接著他哥的話回道:“你看他現在這么火,一出道就有一部大爆的代表作,還不都是因為正星捧他,正星為什么捧他?因為他是趙海瀾的親外甥,根本不愁資源和宣傳,他背后的營銷團隊放眼整個娛樂圈都是頂尖水準,控評和防黑料能力更是一流,不然他以前干的那點破事早被曝光了。”

  果然是背靠大樹好乘涼。不過李西寧還是奇怪:“他和趙家有裙帶關系,和咱們家又沒有,趙海瀾為什么帶著他參加咱們家的壽宴?”

  李西宸笑了一下,揶揄道:“跟趙海瀾沒關系,不能什么鍋都往他身上背。”

  李西寧:“那跟誰有關系?”

  李西宸不屑地“呵”了一聲:“跟趙老爺子唄,他可是出了名的重男輕女,但他還就只有一個孫女,沒有孫子,所以他特別嫉妒咱們家男孩多,每次來咱們家的時候,除了必須帶上他寶貝孫女,還都要帶上一個外姓孫子撐場面。”

  聽了這話之后,李西寧仔細回想了一下幾年前她爸還在的時候,那時趙家和李家的關系還沒像現在這么緊張,好像從那個時候,趙老爺子就總是帶一些她不認識的男孩參加宴會。

  槽多無口的感覺,李西寧都不知道該怎么往下接話了,這時陸宇翎接了一句:“這老頭也太爭強好勝了。”

  對,就是這個詞,爭強好勝!李西寧點頭啊點頭,像極了夫唱婦隨的樣子。

  李西宸:“爭強好勝也沒用,他就是沒孫子就是沒孫子。”

  可能是覺得這話說得太缺德了,李西宴呵斥了自己弟弟一聲:“西宸,少說兩句。”

  李西宸不服氣:“不管我少說幾句,他趙家原來是什么樣,現在還是什么樣。”他是真的不喜歡趙家,自從上次趙老頭害得小幺挨了一巴掌后,他就感覺他們家欺人太甚。

  李西宴:“那也輪不到你說。”

  “哎呀你們倆先別吵了。”李西寧制止住了兩個哥哥間的爭執,又問了一個自己最關心的問題,“趙海瀾現在那么有權有勢,還是單身狀態,就沒什么花邊新聞么?他真的真的就只有趙辭楚一個女兒么?”

  這個問題李西宸答不上來:“你問四哥,四哥和他打過交道。”

  李西宴現在是在資本圈混的人,去年公司某個投資項目剛好和正星娛樂有合作,他和這位趙叔叔也算是有點不深不淺的交情。

  想了想,李西宴對趙海瀾做了個簡短的評價:“感情方面,他挺潔身自好的,應該不會有你說的那種情況。”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可能有私生子。

  李西宸想了想,接道:“他老婆死了之后,他就一直沒再婚,可能是真的對他老婆一往情深吧,別的不說,這件事上他還真是個好男人。”

  李西寧瞬間炸了,怒不可遏:“放屁!”

  她從來沒罵過人,從小到大一次都沒有,就連比較粗俗的字眼她都很少說,所以當她咬牙切齒地罵出這聲“放屁”后,屋子里的人全部驚呆了,包括陸宇翎。

  李西寧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但她卻沒收回剛才那句話,也沒覺得羞恥,反而又斬釘截鐵地補充了一句:“他就不是個好人!”

  趙海瀾就是個虛偽又惺惺作態的渣男!絕世大渣男!害了陸宇翎和他媽一輩子!

  一時間屋里噤若寒蟬,沒人敢接李西寧的話,兩個小不點也不敢說話,怯生生地看著從來沒有這么生氣過的小姑姑。

  這種突如其來的安靜大概持續了有幾秒鐘,陸宇翎首先打破了沉默,一邊朝李西寧走,一邊溫聲安撫道:“怎么這么生氣?來跟我說說,我哄……”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門外一聲洪亮又兇猛的狗叫聲打斷了――汪!

  下一秒門簾被猛地掀開了,首先映入眾人眼簾的是個身穿黑色LV束腰風衣的女孩,化著一臉濃妝,長長的黑發燙成了大波浪卷,肩上挎著一個深紅色的香奈兒小皮包,明明才十□□的年紀,偏要把自己往二三十打扮。

  陸宇翎不認識這女的,但是李家三兄妹卻認識。

  她就是趙辭楚,李小幺的死對頭。

  趙辭楚掀開了門簾后沒說話,沖著李西寧笑了一下,笑容中盡是得意和猖狂,李西寧登時有了股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下一秒趙辭楚就伸手指向了她,與此同時沖著門外的狗喊道:“撲她!”

  那是一條訓練有素的黑色狼狗,聽聞趙辭楚的指示后狂叫著朝李西寧撲了過去。

  李西寧登時面無血色,剎那間腦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反應是一把地抱住了身邊的李甜甜和李壯壯,把她們緊緊地護在自己懷里,驚恐又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事發突然,李西宴和李西宸皆大驚失色,他們倆還沒反應過來呢,狗已經朝著李西寧和倆孩子撲了過去。

  電光火石間,陸宇翎一個箭步沖到了李西寧身前,身形極其迅速,抬腳就朝著那條狗發狠地踹了上去,一腳踹中了狗的腦袋,直接把狗踹飛了出去。

  那條狼狗的身體就像是破麻包一樣重重地砸到了地上,緊接著就開始渾身抽搐口吐白沫。

  趙辭楚登時臉色大變,發出了一聲驚恐尖叫:“鬧鬧!”

  鬧鬧就是狗的名字。

  她還想跑過去看自己的狗,然而她還沒踏出一步,陸宇翎就沖到了她的面前,面色鐵青怒不可遏,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他心底最在乎的人就是李西寧,她就是他的底線。

  趙辭楚的舉動絕對算是觸及了陸宇翎的逆鱗,徹底激怒了他。

  這一巴掌帶著十足十的怒火,趙辭楚連喊都沒喊一聲,身體如同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直接摔在了地上。

10469 3618041 MjAxOS8xMC8wNC8jIyMxMDQ2OQ==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4/10469_361804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云顶彩票群 欧洲即时赔率 街机电玩捕鱼一分一元 腾讯分分彩玩法 岐山福彩中心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牛人计划 竞彩篮球大小分怎么玩 彩票专业分析选号器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