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50 章

書名:我的藍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蓬萊客 更新時間:2019-11-29 12:28:36

  兩人去往食堂, 路上人漸漸多了起來,大家都是同個方向, 遇見了打個招呼,本來最正常不過了。

  但很快,趙南簫就真快要被徐恕給尷尬壞了。

  對面來了老陳。老陳這么久還是頭回看到他倆并肩走在一起去吃飯,打完招呼,就多看了兩眼。

  徐恕就順勢牽起了她的手,微笑著說:“陳所長,有個事以前都沒說, 你們小趙, 她是我女朋友。”

  老陳平時不管閑事,停了下來:“啊?什么時候的事啊?居然一點兒都不知道?”

  大概是詫異, 他嗓門還挺大的。

  徐恕又不說了,看著趙南簫,一副你看著決定的表情。

  大家都是差不多這個時間來吃早飯, 邊上人很多,聽到了,紛紛停下來, 扭頭看著這邊。

  趙南簫想甩開他手,他卻握得緊緊,甩也甩不掉,實在沒辦法,只好任他牽著, 紅著臉說:“有些時候了……”

  老陳上來,拍了拍徐恕胳膊:“不錯啊, 小伙子還挺厲害,居然不聲不響, 就把我們的人給挖走了!必須得請客!”

  “行啊,那肯定的!”徐恕立刻笑瞇瞇地應。

  老陳哈哈大笑,一副看女婿的表情:“好,好,這下真是自己人了!走走,一塊兒吃飯去!”

  消息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到了傍晚下工的時間,整個項目部上上下下的人差不多應該全都知道了他倆好上的消息,據說反應是這樣的:

  食堂老李:早就知道了,我就看破不說破。

  監理站老萬:小徐跑過來找我換房子我就知道有戲。還能怎么樣?肯定是成全啊!

  任工:感謝小徐的努力,我贏了一條香煙。

  柳工:小徐你得賠我一條煙。

  陳松楠:哥,說好的介紹女朋友呢?

  丁總:什么?老于你說小徐追到了小趙?我這算不算間接媒人啊?不行,我得馬上告訴徐總去!

  徐恕一大早公開拉了她手之后,人就被叫走有事去了。他應該是春風得意,撇下趙南簫這一整天卻都沒法正常做事了。

  她實在做不到像徐恕那樣高調示愛,連工地都不好意思下了,怕被熟人起哄,就只待在辦公室里不出去。傍晚工地快下工的時候,接到了徐恕打來的電話,說自己等下就來辦公室找她,和她一塊去吃晚飯。

  趙南簫可不想再和他來一次公開宣愛,趁著大部分人還沒下工,趕緊先動身去食堂,打算早點打飯回房間自己吃。

  她跟做賊似的躲躲閃閃地出了辦公室,還沒走幾步路,迎面遠遠看見蔡大姐她們正往這邊來,急忙轉身想回來先避一下,卻已經被她們看到,喊著她,呼啦啦全跑了過來。
趙南簫只好停下腳步,笑著迎了上去。

  果然,大姐們圍著她,一開口就是今天聽來的新消息,你一句我一句,拿她和徐恕打趣,說老早就覺得他們是天生一對了。

  “趙工,什么時候咱們能吃到你們的喜糖啊?”胖大姐思維發散很快,居然連這個都問了出來。

  “對對,早點發喜糖,我們大家熱鬧熱鬧!”

  大姐們被提醒,紛紛起哄。

  趙南簫臉又熱了,被圍著正應不出來,身后伸過來一胳膊,把她給撈了過去。

  徐恕從后頭上來,將她擋在自己身后,沖著女人們笑嘻嘻地說:“快了快了,想吃喜糖還不容易,到時候一定發!一個也不會少!”

  胖大姐說:“小徐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們大家都聽到了!”

  “一定!一定!我們先去了――”

  徐恕拉著趙南簫的手,總算把她從包圍里給救了出來,帶著她往食堂去。

  邊上人沒了,趙南簫立刻停下腳步,不走了。

  “怎么了?”他扭頭問她。

  “你自己去吃!我不吃了!”

  趙南簫使起了小性子,扭頭就走。

  徐恕急忙追上來:“干嘛不吃,你不餓啊?”

  趙南簫停下腳步,飛快看了眼四周,見不遠外十幾個在工地里時常遇到的認識的工人路過去吃飯,全都齊刷刷地扭頭看著自己和他,背過身去,壓低聲說:“徐恕,你就不能低調點嗎?”

  他循著她的視線看了一眼邊上,不以為然:“你就為這個不吃飯啊?我干嘛要低調?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個女朋友!”說完見她盯著自己不說話,趕緊又說:“行行,你要低調,我低調好了!你要不好意思,那我去打過來,我送你屋去,行不?”

  趙南簫這才輕輕“嗯”了一聲。

  徐恕送了趙南簫幾步。路上人越來越多,見她又催自己不讓送,只好掉頭去食堂,路上,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摸出來見是父親的號碼,就走到個人少的角落里接了起來,喂了一聲:“爸,什么事?”

  “徐恕,我剛聽老丁說,小南和你好了?真的假的?她竟然會看上你?”

  徐振中的聲音聽起來是興奮里帶著點疑慮。
徐恕頓時拉下臉:“爸你怎么說話的?她怎么就不能看上我了?她現在就是我女朋友!我還告訴你,我們都好了有一陣子了!”

  徐振中驚詫:“看不出來啊,你居然真的追上了?行行,知道了!我這就打電話給小南姥爺和小南的媽,見面趕緊商量辦事!”

  “什么事?”

  “還能有什么?你們結婚的事啊!”
徐恕是恨不得明天就和她結婚,但想到今天公開個戀愛,女朋友就害臊成這樣了,處了這么些時日,多少也有點了解了她的性子,跟只小蝸牛似的,怕逼她緊了,她不高興,趕緊阻攔:“爸,你千萬別給我瞎摻和!八字才一撇,姥爺和沈阿姨他們都還不知道!這事不用你說,等我和小南商量好了,我們自己去說!”

  徐振中沉吟了下:“那也好,讓你們自己說吧。算了,我也不和你講了,和你多說也沒用,我打個電話給小南。”

  “別別,爸你別打!”

  “又怎么了?小南是我以后的兒媳婦,我先打個電話給她也不行?”

  被兒子再三地阻攔,徐振中也不高興了。

  “她臉皮薄,本來就不好意思了,你再打給她,她不是更不好意思?”

  徐振中覺得好像也有道理,也就作罷,說:“那行,先不打了,你給我加把勁,動作快點,有要我幫忙的,你就說。”

  “知道知道,先這樣了。”

  徐恕結束了和父親的通話,沉思了片刻。

  以前沒追到趙南簫的時候,他想著只要她能當自己的女朋友,怎么樣都行。

  后來追到了,他開始希望她能公開和自己的關系。

  現在她終于如他所愿,肯對別人承認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了,徐恕的心里卻又有了失落,總覺得她是趕鴨子上架,沒那么真的喜歡自己。

  不過話說回來,現在這樣,他也很滿意。

  暗戀了那么多年,現在人終于到手成了自己的,他可以對她好了,想怎么好就怎么好,想想,也很幸福了。

  這頓晚飯像之前剛來這里時那樣,兩人在屋里吃完,晚上徐恕也不去加夜班了,就賴在她邊上和她一起做事,當然,也少不了做點所有剛陷入熱戀的人都會做的事,親親抱抱。

  徐恕沒告訴她自己父親打電話問結婚的事,也沒立刻催她帶自己去見姥爺和她媽媽。

  他以前對她說,他對她有耐心,這并不是隨口之言。

  對著他的蝸牛女朋友,他的耐心真的很好。

  ……

  一周后,徐恕和項目部里負責物資采購的經理出了個差,外出采購一批智能安全帽,用以升級工地工作人員的穿戴設備。出去了一個星期,事情一完,當天就撇下同行的人自己先回來了。

  他回到項目部所在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趙南簫。

  他想給她一個驚喜,沒告訴她自己今天回,跟她說的是明天。

  這是一個晴朗的春天夜晚,項目部所在地的峽谷上空夜空高遠,彎月剛從遠處的雪山峰頂升起,遠處隱隱傳來夜間施工的機械發出的轟鳴聲,反而襯托得附近更加寧靜。

  徐恕遠遠就看見她房間的窗戶里透出燈光,心里一熱,加快腳步,到了近前,推了推,門是虛掩的,就推開了。

  她卻不在,徐恕看見屋里頭的燈下,坐著兩個并頭一起寫作業的小孩。

  聽到開門聲,小孩扭頭看著自己。

  徐恕嚇了一跳,差點以為自己走錯了,一問,才知道她昨天已經騰出了這間屋子。

  胖大姐的男人也在外頭打工,老家有兩個孩子,以前由親戚帶著,前段時間,親戚不方便再照顧小孩,胖大姐只能把孩子接來自己身邊,打算安排在移民新村的那所鄉小學里借讀,平時就住校,周末來工地和自己一起。小孩子昨天剛到,集體宿舍很擠,隨著施工進展,工地上周又來了一批新員工,現在也騰不出空的房間。趙南簫知道了,就主動提出來讓胖大姐帶著倆孩子先暫時住自己的屋,等他們安排好入學住校了再換回來。

  “叔叔,你找姐姐嗎?她把房子借給我們了。”

  小女孩咬著鉛筆頭,睜大眼睛看著他說道。

  徐恕呃了一聲,走了進去,把路上看見順便買的水果放到桌上,說:“叫我哥哥。”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趙南簫昨天搬出來后,暫時住在蔡大姐她們的集體宿舍里。

  大姐們干的都是體力活,白天累,晚上下工,收拾完自己,洗個衣服什么的,回來也都十點多了,一般再閑聊幾句,躺下去就睡。趙南簫也隨她們的作息,晚上十點鐘就睡了下去。

  她的床位在下鋪,鋪著她昨晚從自己房間里搬過來的床單和被子。熄燈后,大姐們很快就睡著,耳畔不時傳來幾道時輕時重的鼾聲。

  趙南簫不習慣這個點就睡,加上換了個環境,一間屋里睡了七八個人,一時間更是睡不著,就躲在被窩里翻著手機,翻到了和徐恕的對話框。

  他出差一周了,前些天,天天晚上和她發消息,向她報告他的行蹤,今晚卻不知道為什么,到現在還沒一條。

  趙南簫又等了一會兒,終于忍不住了,正要給他發,問他在哪兒做什么,忽然收到了他的消息:“我回來了,現在就在你外頭。”

  趙南簫一愣,急忙在睡衣外套了件衣服,從床上爬了下去,到門口輕輕打開門,探頭出去看了一眼,果然,月光之下,看見他竟真的站在路邊。

  趙南簫驚喜不已,立刻跑了出去,飛奔到他的面前。

  “你怎么回來了?不是說明天嗎?”她低聲問他。

  徐恕不說話,低頭看著她。

  “問你呢,怎么不說話?”

  “想你,就早一天回來了,回來發現你搬走了。”他輕聲說。

  路邊燈光有點暗,他的表情看不大清楚,但語氣聽起來好像有點委屈。

  趙南簫急忙解釋了一遍。

  “等小孩子上學住校了,我就搬回來。”

  他唔了一聲,雙手還是插在兜里,站著一動不動。

  真是見了鬼了。

  明明沒有半點問題,也不知道怎么的,看他這副樣子,趙南簫莫名其妙就感覺自己這樣搬走丟下他好像對不起他似的,遲疑了下,主動將他拉到邊上的一個角落里,輕聲問:“你生氣了?”

  “沒。”他的語氣還是悶悶的。

  “你就是不高興!那你想怎么樣啊?我都已經搬出來了!”趙南簫也很是無奈。

  “今天其實是我生日。”他終于開口。

  趙南簫一愣,仔細再想,終于想起來了,今天好像真的是他生日。

  她趕緊說:“實在不好意思啊,我這幾天很忙,一忙就忘了。”

  “你不忙也不會記得我生日的。”他又悶悶地說了一句。

  趙南簫一陣心虛,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那怎么辦啊?”

  “我想你陪我去看電影。十幾年了,你就沒和我去看過一次電影!”

  他的語氣帶著抱怨的味道。

  這個要求好像也不過分,何況還是他生日。

  但是……

  “這么晚了,又這種地方,就是去縣城也來不及了。我上哪兒陪你看去?”

  “有地方啊,只要你答應陪我就行。”

  “去哪兒啊?”

  “你別管,到了你就知道了。”

  趙南簫拗不過他,只好答應下來。

  徐恕終于舍得把自己的兩只手從兜里拿了出來,抱了抱她:“那你快點去穿衣服!”

  趙南簫回到里頭,摸黑穿好衣服,躡手躡腳地從熟睡的大姐們的床前經過,溜了出去。

10482 3623995 MjAxOS8xMC8xNi8jIyMxMDQ4M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16/10482_362399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短线股票推荐网 股票配资平台1选一直牛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杜德配资 中国中铁股票行情 淘股吧论坛首页 什么事股票指数 一兆配资 牛壹佰配资 天猫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