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37 章

書名:全世界都在等我們掉馬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池陌 更新時間:2019-12-07 22:17:43

  林苑:錢少?
錢某人:你朋友太過了分!
林苑似乎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怎么過分了?”
蔻肖是把錢少按在桌子上摩擦呢?還是直入主題干了更激烈的事?
錢某人:她家白白經常我把兒子撲倒在地,把我兒子給折騰的,快瘦成皮包骨頭了, 真是有什么樣的主人就有什么樣的狗。

  林苑以為自己聽錯了,難不成過了這么久, 錢少風和蔻肖竟然還停留在以狗會友的階段?要真這樣也太奇葩了, 枉費她給倆人制造機會, 結果呢?
林苑:是誰嚷嚷著自己是單身狗, 求介紹來著?
錢某人:是我,是我, 還是我。
林苑快速打字:那你有告訴我這幾天什么進展?

  錢少峰想了片刻, 據實匯報:
“嗯, 兩家狗有了感情, 本著交往自由, 絕不婚姻干涉的原則, 雙方自愿交往, 平常經常出門散步, 慢熱的狗狗們已經有了結合的意向,照這樣看,很快我就能抱到狗寶寶啦!說到這點我也氣, 你閨蜜竟然說不管生幾個,都跟我沒關系。”
林苑對這鋼鐵直男徹底無語了, 一聲嘆氣:
“錢少啊錢少, 你說了這么多狗的事, 就沒有一點關于你自己的嗎?”
“我?”
“是啊, 你一個鋼鐵直男面對一個妙齡少女,就沒有一點想法?”
“想法?”錢少峰認真想了一下, “你朋友是愿心的經紀人,之前我們有過矛盾,我怎么可能對這個女人有想法?”
林苑狐疑:“你喜歡愿心?”
“當然,愿心是我墻頭!我怎么想都覺得愿心有這樣的經紀人實在不靠譜。”
林苑第一次和粉絲面對面,不禁偷笑,如此鋼鐵直男,一般人恐怕早就放棄治療了,既然對方是她粉絲,她不免要以過來人的身份規勸一二的。
“錢少,狗狗的終身大事重要,你的也重要啊! ”
咦,這話好像有哪里不對。

  錢少峰愣了很久,才驚訝道:“你該不會是在給我和你朋友做媒吧?”
林苑感激涕零,孩子終于反應過來了,還不算太笨嘛。
“怎么可能?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變性成男人,我也不會喜歡她這個女人。”
“……”這么絕?“你確定?”
“當然確定!我和她道不同不相為謀!”

  既然當事人都這樣說了,林苑也就不勸了。
對錢少峰這種鋼鐵直男,多說無益。

  誰知就在三天后,錢少峰發了兩個害羞的表情來:
“你知不知道蔻肖喜歡什么花,喜歡什么甜食,喜歡什么牌子的包包?”

  林苑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才三天而已,當初是誰說絕不可能跟蔻肖在一起的?

  林苑:“錢少,你該不會被穿越了吧?”
錢少峰:
“要真是穿越,那人一穿過來就有一張這么帥的臉,還有那么多存款,那他做夢都要笑醒。”

  對此,林苑持保留意見。
“所以你們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網線那邊的錢少峰羞答答半天。

  其實也沒什么,只是那天倆人吵架,他罵蔻肖太爺們不像女人,蔻肖罵他娘娘腔不像男人,倆人嗆上了,怒到極致時便放狗咬對方,誰知那倆狗也是不爭氣的,放出去后就膩膩歪歪跑到一邊交/配去了。

  在那樣嚴肅的場合,狗狗這種行為深深惹怒了二人,倆人吵得更兇了,于是有了如下對話:

  “放狗咬我?有本事你咬啊!”
“老娘咬死你!”
“咬啊,就你這樣你敢咬我?”
“咬就咬!”

  于是乎,彪悍的蔻肖就把他給咬了,還是按在桌子上咬的,咬完他竟然覺得感覺很好,便又求咬,蔻肖也覺得奇怪,又咬他幾口,就這樣你咬我我咬你,咬到最后一發不可收拾。

  后面的事就有些少兒不宜了。
總之,少男錢少峰的少男身就這樣被咬走咯~~~

  不過詳細過程他當然不可能告訴林苑,便咳了聲:
“總之,忽然發現她雖然看起來爺們……”
“所以,錢少是發現我們家蔻肖內心柔軟少女的一面了?”
“不是,我只是覺得,爺們有爺們的好處。”
“……”

  林苑失笑,不過姐妹和老公朋友談戀愛,對方知根知底,她也樂于做媒,便把蔻肖的喜好一股腦告訴錢少峰,錢少峰一一記下,喜道:“有機會請你吃飯。”
“不客氣。”
“要的,要的,美女你也沒結婚吧?一個單身狗竟然能給另一個單身狗配對,姐妹你放心,我群里還有很多餓狼兄弟,改天介紹給你。”

  林苑失笑,他還要叫她一聲嫂子呢。“這事我老公恐怕不會同意。”
錢少峰發了一連串問號來。

  林苑正面照那事鬧得沸沸揚揚,也該消停的差不多了,可最近莊淮官宣了《向心公轉》男主的事,熱度居高不下,這事不知怎的又被人拎出來講,當晚,林苑正和蔻肖傳信息商量這事,齊修遠忽而回來了。
“我已經查出那個博主了。”“哪個?”林苑有些沒反應過來。
“曝光你正面照那個,資料你看看,我想你會很有興趣。”

  林苑打開越看越驚訝,第二天蔻肖把這事原委發到網上。原來,那人根本不是莊淮的私生飯,而是一名職業黑粉,該職黑黑了莊淮好幾年,爆出林苑“正面照”純屬為了引起林苑粉絲對莊淮粉絲的嫌惡,果然,倆家粉絲鬧得不可開交。
照片中的女人也不是無辜路人,而是這位職黑的同學,明明自始至終都不知道愿心長什么樣,卻把自己同學的照片發出來,說是愿心照片,這算是本年度最大的迷惑行為了。

  愿心的粉絲看呆了,莊淮的粉絲也看呆了。
倆家粉絲怒了,千方百計找那位職黑的麻煩,雖然兩家一直在反黑,可像這樣把兩家粉絲耍得團團轉,把兩家玩弄于鼓掌的職黑真是不多了。
之后,該職黑的詳細資料被扒了出來,原來該職黑自上學時就嫉妒身材像林苑的這位同學,多次造謠抹黑同學,后來見同學過得比自己好,心里一直不平衡,便想到這一茬,卻不料,會被人扒出來。
職黑被掛的無地自容,最后只得出來道歉。
道歉信中哭訴自己被公司開除,被朋友絕交,被網友攻擊,被親戚朋友嘲笑,質問網友為什么要網絡暴力她。
這年頭,這樣骨骼清奇的白蓮花已經不多了。

  大家把她罵的狗血淋頭,最后,莊淮家粉絲跑來道歉,說給愿心老師添麻煩了,而林苑雖然還蒙著,卻也因此得到了更大的熱度,許多路人因此關注這件事,效果相當于上了十個熱搜。

  “這真是齊修遠做的?”算是因禍得福了。
其實林苑也很驚訝,印象中齊修遠就是個程序員啊,沒禿發就是他最大的標簽,難以想象,她老公竟然還有這一手?
真是深藏不露。
林苑星星眼,“我老公厲害吧?”
“對!你老公最厲害了!不過說真的,齊修遠的護妻操作拉了好大一波好感。”
“那是,我早告訴過你,我老公這人很愛我的!”
“對哦,你眼光好還不行嗎?”
林苑挑眉,“我老公比錢少厲害吧?”
“當然,你老公肯定比錢……”蔻肖陡然反應過來,老臉一紅,“林苑,你要死啊!不許提他!”
林苑嘖嘖兩聲,“看來是沒讓你滿意啊。”
蔻肖惱羞成怒,“老娘閱男無數,能看上他?別開玩笑了!”
林苑倒是很樂觀,“你倆要是結婚在一起了,舉辦婚禮時便是兩對新人結婚,一對是你們,另一對是狗狗,想想那畫面是不是很和諧?所以,為了你家狗狗的終身幸福,你就從了吧!”
“……”好像有哪里不對。

  次日中午,林苑上了舞蹈課回來,洗好澡,往齊修遠懷里一坐。
齊修遠被撞的扶了下眼鏡。
“頭發怎么沒擦干?”
“太厚了,懶得擦。”平常18歲的少女都有禿發煩惱,而她不知為何,頭發濃密蓬松,極好做造型,因此一直保持著卷發大波浪,發型倒是好看的,就是每次洗頭發太麻煩,而她因為戴面具的關系,化妝發型都是自己做的,是以,每次洗頭便成了困擾。
齊修遠讓她平躺枕在自己的腿上,用浴巾替她擦干。
他很有耐心,從發根擦到發梢,幾乎要把每一根發絲擦干。
“老公,你怎么找到她地址的?這人隱藏的很好,我粉絲后援會的人都沒查出來。”
“用了些手段,不過沒犯法。”
林苑崇拜的要死,“你一定用了很厲害的手段吧?就像電視上的黑客一樣,黑她電腦,盜她資料?”
齊修遠失笑,“你電視劇看多了,其實……”
其實很簡單,他只是覺得那視頻中的路段有些熟悉,放大后確定是他上班途中的一段路,后來他根據視頻拍攝日期,找出拍攝視頻的人,又根據當日監控錄像,發現拍視頻的人把視頻交給了別人,從而鎖定了幕后的人。
也就是發視頻者。
并沒太大玄機,不過偶爾讓老婆誤會一下也沒什么。

  春日暖陽,日光從玻璃窗照射進來,電吹風的溫度舒服得林苑瞇起眼,連腳趾都蜷縮了起來。屋外春光正好,他們感情的溫度也正好。
林苑忽而打了個哈欠,蹭了蹭,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抱著老公的腰漸漸打起了盹。
那模樣很像一只享受主人寵愛的貓。
齊修遠還保持著同樣的姿勢,日光落在他側臉上,將他的表情襯得有些模糊,只那抿起的唇角,漸漸上揚。

  印長風對林苑的詞大家贊賞,并且奇怪,她怎么忽然間就有了,給干涸的文字注入了靈魂和溫度的技能。
要說這一切,肯定是她老公的功勞最大。
林苑被老師夸贊,心里喜滋滋的。
印長風笑道:“我問過老周了,他說你需要一點刺激,公司決定要為你開一場演唱會。”
林苑眨眨眼,湊過去,低聲問:“師父,你不是一向把周醫生視為情敵的嗎?”
印長風敲她腦袋:“什么情敵!你媽媽怎么可能看上他?我跟周醫生一向是惺惺相惜的關系,還有,不要模糊重點,重點是演唱會的事!”

  林苑摸著腦袋,她不是不想開,沒有哪個歌手不想開一場自己的演唱會,讓那冰冷的場館里散發著屬于自己的熱度,只是她這種情況,能戴著面具唱一兩首歌已經很好了,她從未連續唱十幾甚至二十多首歌曲,萬一中途唱不了,要鬧出事故的。
“林苑,我們不能一直這樣,躲在這山洞里,等雨停,如果這雨永遠都不停呢?你該怎么辦?你必須有冒雨前行的決心,你已經走到這個地步,再往上爬一爬,就能摘到月亮了,可你戴著面具,這限制了你的發展,想想你母親,她等了你那么久,你就不想完成她的心愿嗎?”
林苑苦笑,她怎么不想?做夢都在想,如果不是為了母親,她也不會在有心理疾病的情況下還執意進入娛樂圈,執意帶著面具唱歌,這圈里許多記者想拍她,她為了不掉馬辛辛苦苦撐到今天,不是為了名利,更不是留戀這圈子的浮華,她想要的,至始至終不過圓母親的一個夢罷了。

  林苑心事重重,剛走到小區門口,卻被老林攔住帶出去吃晚飯,齊修遠堵車,晚點過去,路上老林盯著她直蹙眉。
“不是給你買了跑車嗎?怎么老走路回家?”
“齊修遠……他不知道我買車了,也不知道咱家的情況。”
林家河顯然沒料到,原以為齊修遠會同意入贅,是和林家的家境有關,誰知他根本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同意入贅,顯然是為了遷就林苑,思及此,他對齊修遠的印象更好了。
老林訂的地方是本地最好的私家小館,蘇敏和林想都不在。

  “沒叫蘇阿姨他們?”

  “叫他們干什么?我們一家人吃個便飯,與別人無關。”

  林苑笑笑沒說話,齊修遠在半個小時后趕來,自打林苑不會做飯的事曝光后,就一直是齊修遠在學做飯,他會做的菜來來去去就那么幾樣,吃多了難免膩味,出來改善一下伙食也挺好。

  直到走時看到司機開來那輛定制版勞斯萊斯,齊修遠才明白,他老婆好像是個富二代。

10490 3626027 MjAxOS8xMC8yMS8jIyMxMDQ5M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1/10490_362602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王者荣耀s15 快彩投注技巧 二八杠自行车骑法说明 云南快乐10分钟直选 手机新浪围棋 东东萍象棋棋谱仓库 双色球杀蓝一码100精准 两码中特期期准 极速十一选五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