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27 進了五爺的房,只有我們兩個人

書名: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時間:2019-11-08 10:14:02

  秋風本是入夜漸涼,唐菀卻覺得吹在身上燥得很。

  和江錦上并肩而行,饒是再刻意保持距離,胳膊手臂也難免會摩擦蹭到。

  “今天聽唐爺爺說,你出去見工作室合伙人,是有新工作?”他聲音如常,蒼冷而克制。

  “嗯,不過爺爺身體反復,這馬上天涼了,我更放心不下他,只怕沒辦法安心工作。”俗話說老人難過冬,做子女的肯定要特備注意。

  “你很孝順……”他聲線停滯兩秒,又補充道。

  “真的特別好。”

  江家人無語望天:

  您是不是就差補充一句,我很喜歡了。

  唐菀心底微微顫,不過聲音倒聽不出任何異樣,“這些都是應該的,做子女的本分事,說不上好。”

  前廳距離東院本就不遠,三兩句話的功夫就到了。

  “五爺,您房間的浴室今天都檢查過了,應該沒什么問題,今晚您可以好好休息,那……晚安。”唐菀笑道。

  “晚安。”江錦上也沒多說別的。

  **

  唐菀回屋,看了會兒工作伙伴發來的郵件。

  關于白天提到的那部清裝劇,演員配置堪稱近些年所有宮廷劇的巔峰,主演都是超一線,就是配角單拎出來,也能獨擋一面。

  陣容豪華,對服裝道具自然更加精益求精。

  越是這樣的工作,唐菀更不敢隨意接,壓力太大,不過這么頂流的配置,她肯定也心動,合同里對頭飾點翠提出了不少要求,她粗略看了下,準備洗完澡再認真研究。

  剛沖了澡,跑去書房,準備拿點參考書,清裝劇都是基于歷史的,了解每個妃嬪的生平走向,才好根據年齡段設計頭面首飾。

  此時她才驚覺,自己的書忘在江錦上屋里了。

  她工作興致被調動起來,也不想這時候被打斷,猶豫著給江錦上發了個信息:

  【五爺,您睡了嗎?】

  其實他屋子里還亮著燈。

  可信息好似石沉大海,都這么晚了,她也不好直接去敲門,只能耐著性子等。

  約莫十多分鐘,他回了個電話:“我還沒睡?剛才在洗澡,有事?”

  “我的書忘在你屋里了。”

  江錦上此時發梢上還滴著水,余光掃了眼床頭柜上的幾本清史,“嗯,在我這里,需要我給你送過去?”

  “外面挺涼的,你剛洗了澡,還是我去吧。”找人拿東西,哪兒好意思讓人親自送來。

  “嗯,等你。”

  電話掛斷,江錦上看了眼屋里的幾個人,眼神分明在暗示:

  利落點,該干嘛干嘛去!

  “五爺,我們也該睡覺了,您有事打電話。”

  “呵呵——是啊,太困了!”他們天沒亮就去幫他搞了一院子花,的確很累。

  江錦上眼風淡淡,“你們跟了我時間也不短了,知道我的規矩……”

  一多三少:多做事,少看少聽少八卦。

  這是變相警告他們,有些事不要往外傳。

  幾人悻悻點頭,快步往外走。

  結束一天工作,幾人還蹲在院子角落,抽了根煙。

  “太特么不要臉了,昨天去唐小姐房間,今天就把人帶回了自己臥室。”

  “之前家里打電話問他身體情況,我嚇得屁都不敢放,只能嗯嗯啊啊什么都說好。”

  “說好來退婚,跑到別人家里來泡妞,這么騷的操作,你見過?之前還說,就算這位唐小姐想嫁,也只能給他當嫂子?”

  “是不是應了那句話,好玩不過嫂子?”

  幾人看了說話那人一眼,其中一人把抽了一半的煙直接塞進他嘴里,這種話要是被人某人聽到,他們都要被打發去沙漠種樹。

  ……

  他們蹲在角落抽煙,看到唐菀出了門,踟躕猶豫著方才敲開了房門,見她進了屋,莫名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京城都說他們家爺多智近妖,半個字都不差,這妖怪可沒幾個是吃素的。

  **

  唐菀敲門后,里面只傳來一句:“進來吧。”

  她徑直推門而入,江錦上剛洗完澡,穿著一套淺灰色的家居服,簡單,卻很稱他,而自己的書正放在他手邊。

  “五爺,我來拿書。”

  他忽然不著邊際的說了句,“晚上的風有點冷。”

  唐菀是打算拿了書就走,前后可能就十幾秒的事,所以她推門進來后,壓根沒關門。

  此時聽到他的話,又想起早上醫生叮囑他要注意保暖,就轉身把門給關上了。

  江家人原本正縮在角落,透過敞開的門準備窺探一二,一看門被關了,心底滑過兩個字:

  臥槽!

  干嘛呢!怎么還把門給關上了?

  唐菀關上門,就打算去拿東西,書是江錦上親手遞過來的,那時候兩人距離拉得有些近。

  “出門,也沒多穿兩件衣服?”他說話漫不經心,就好似在閑話家常,偏又每個字眼都透著曖昧,往人心底鉆。

  “剛洗完澡,還覺得有點熱。”

  而此時靠得有些近了,唐菀明顯能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的熱量。

  燈光灑在他背后,他半邊身子都籠罩在陰影里,禁欲慵懶,卻又充滿了誘惑。

  可這個角度,唐菀微微仰著小臉,燈光打在她臉上,眉骨,睫毛,明眸……

  每一寸都清晰可見,仔細看,好像能刻入人心底。

  周遭靜得似乎只能聽到兩人輕薄的呼吸聲。

  都是剛洗了澡,輕緩的……

  卻熱氣四濺。

  他拿著書,靠得又近了些,人沒碰到,呼吸卻貼著她的臉,猝不及防的,視線就對上了。

  “你好似每次見到我都很緊張,是不是跟著我的那群人有些嚇人?”

  “沒有。”唐菀輕笑著,她怕的根本不是那些人。

  “你放心,他們都回去休息了,現在這里……”

  “只有我們兩個人。”

  呼吸溫緩,卻又燥又熱。

  唐菀心跳怦然,還不知該說什么時,江錦上又開口,“喜歡清史?”

  “也不是,就是最近工作和這個有關,隨便看看。”

  “乾隆年間的事?其實有些事,你光看正史沒什么用,畢竟能寫入正史的,肯定都是上位者覺得能讓后人看的……”

  “我知道,所以最近準備找點其他資料。”

  “你想知道哪方面的?我應該可以推薦一點。”

  “……”

  江家人守在院子里,正蹲著開始下注:【唐小姐多久能出來?】

  拿個書而已,有人下注就一分鐘,有人說最多十分鐘,可是一個小時過去了,這特么月亮都升起來了,怎么還沒出來?

  *

  約莫快十二點點,唐菀才抱著書鉆回了自己屋里。

  隔天一早,江家人回屋后,發現江錦上剛起來,正在打電話,聽語氣,應該是家里人,他身體的原因,睡眠不好,一般五六點就醒了,今天這么遲,也是難得。

  “……我沒什么事,就是剛起,可能聲音有點啞。”其實還有原因是他昨天喝了點酒。

  “剛起?”

  “昨晚聊天有點晚。”

  江家人:聊天?你倆孤男寡女待到半夜,就是純聊天?這話你說出來,覺得有人信?

  某個做大哥的人,略微蹙眉,他不懂是和唐菀聊天,只能說出他心底的懷疑目標。

  “是不是那小子纏著你?”

  江錦上只是一笑,沒承認更沒否認,“我先去洗漱,唐家馬上吃早飯了,讓他們等我不合適。”

  然后某人剛被江錦上拉黑,又莫名其妙被他哥給盯上了,他氣得炸毛,直接跳腳說道:“我特么手機被他拉黑了,我去哪里騷擾他啊!”

  可某個當哥的人,只冷冷說了句,“你如果不騷擾他,他會把你拉黑?”

  邏輯神了!

  “……”氣得那人啞口無言。

  這兄弟倆絕壁有毒!

  ------題外話------

  早上好呀~

  被拉黑的男配:請給我個名字好嗎?

  大哥:你騷擾我弟弟,你還想要名字?

  被拉黑的男配:(╯‵□′)╯︵┻━┻我特么沒有!

  *

  說個好玩的事,前幾天我說會有熟人客串,讓大家猜一下,結果評論區說,反正誰來,都和浪浪、西門這兩個人沒關系,哈哈,笑死了。

  段林白:我懷疑有人在蹭我熱度!

  *

  新書求收藏,求留言,(* ̄3)(ε ̄*)

10498 3618047 MjAxOS8xMC8yNS8jIyMxMDQ5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5/10498_361804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快三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排列3走势图1000期 足彩半全场 信息国有债券赚钱 快乐10分走势图表 老11选5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ag真人娱乐平台 淘集集是买东西赚钱吗 福彩3Dapp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爱彩乐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