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9章:商陸,是你

書名:前夫又想耍花樣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唐耳朵 更新時間:2020-01-27 16:09:37

  商氏。

  電梯門一打開,穿著筆挺西裝的高陽便已經迎接上來。

  進入辦公室后,商陸身上散發的冷厲氣息已經達到極致,眉眼深深,渾身上下俱是冷意。

  “說。”

  他挑著雙腿坐在大班椅上,身上散發出來的駭人冷氣讓高陽也打了個寒噤。

  “商總。”高陽將手里的平板電腦放在商陸面前,低聲說:“這是昨天晚上拷貝下來的視頻資料。”

  視頻里是孟繁星從酒店出來后,被人追趕的視頻,里面清晰的展現了幾個人如何對孟繁星施暴。

  幸好,商陸及時趕過去,否則,孟繁星昨天晚上……

  想到那幾個人差點對孟繁星……

  商陸放在膝蓋上的手緊緊的握著,心頭那種憤怒的情緒再次滋生而起。

  “查出來了?”

  高陽點點頭,將一份資料交給了商陸,商陸的視線在文件上快速的掃過,冷峻的臉上又瞬間覆蓋著陣陣寒霜。

  他的下頜處緊緊地咬著,將文件收好后,微微頷首。

  高陽摸不清商陸現在是如何想的,低聲問:“商總,現在要如何處理,是要報警嗎?”

  想到了什么,商陸的面部表情又是一冷,低聲說:“你去安排兩個保鏢,保護她,記住,不要讓她被發現,不要影響到她的生活,在她發生危險的時候去保護她。”

  他不能總是及時出現在她身邊。

  而孟繁星又十分厭惡自己出現在她身邊。

  現在也只能想到這個辦法。

  他沒有辦法……再次承受她離開自己,哪怕是自己受傷也好,他也不愿意讓孟繁星受到任何傷害。

  “是。”高陽退出去。

  “叮叮——”急促的手機鈴聲在這時候突然間響起來。

  商陸幽沉的視線在手機屏幕上掃過一眼。

  他看到那通電話的時候,潛意識是不想接聽,但是想到那個人的脾氣,若是不接聽怕是又會要一直纏著自己不肯罷休了。

  下一秒,商陸才接通電話。

  “喂。”

  他的聲音冰冷。

  陸奇的聲音也同樣很冰冷,低沉:“你能不能來醫院一趟?”他回頭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握緊拳頭道:“希陽生病了,很嚴重,她一直都在叫你的名字。”

  “商陸,看在希陽陪你那么多年的份上,你過來看看希陽。”

  說完,陸奇便掛斷電話。

  他回頭,看著病床*上葉希陽那張慘白如紙的臉。

  在知道她的那些事情后,陸奇在國外呆了很久,剛剛回國就聽到葉希陽生病的消息,過往的那些也就不算什么。

  他放不下葉希陽,還是決定過來看看。

  葉希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現在還沒有蘇醒過來的跡象。

  ***

  商陸掛斷電話后,打開電話準備回復郵件,遲疑片刻還是起身,拿著搭在大班椅上的外套便走出了辦公室。

  他獨自驅車去了醫院。

  推開病房門,商陸便看到陸奇坐在葉希陽的病床邊。

  聽到推門聲,陸奇緩緩地轉過頭看著地板上的腳,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商陸來了。

  他坐在椅子上沒有動,目光沉沉的望著葉希陽。

  商陸也瞇著眼睛望著病床*上躺著的人,嘴角勾著一抹無端的冷笑。

  他走過去,詢問:“醫生怎么說?”

  陸奇在這里守了一夜,現在腦袋里漲疼的厲害,他的聲音也有一些沙啞,說:“高燒,醫生已經給她用了藥,現在還沒有退下去,擔心會燒成肺炎。”

  葉希陽的身體情況一向都不錯。

  怎么會突然間病成這樣。

  商陸低垂著頭。

  沒過多會兒護士過來給葉希陽換藥,葉希陽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她模糊的視線匯聚在一起終于看清楚了站在床邊的人到底是誰。

  “商陸,是你嗎?”

  她艱難的抬著手,想要去抓住商陸的手腕。

  但是,商陸卻是后退一步避開了她的靠近。

  葉希陽本就慘淡的臉色,瞬間越發慘淡無比,她抬頭看著商陸,欣喜的表情頓時消失:“你就那么討厭我?既然如此,你為什么要來看我?”

  她的聲音顫抖,隱隱約約的帶著一絲憤怒。

  商陸高大的身軀站在病床邊,他低垂著頭,瞧著葉希陽那張病中又帶著一絲脆弱的臉。

  他抬手捏捏自己的眉骨,勾著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我為什么來,你應該心里很清楚才對。”

  葉希陽的心里咯噔一跳,她放在被子里的手緊緊地握成拳頭,用力閉上眼睛說:“商陸,你要不是來看我的,現在就出去。”

  商陸黑沉的眼眸微微的瞇了瞇,冷冷的視線落在葉希陽消瘦的側臉上。

  見到葉希陽如此。

  陸奇坐在一側也按奈不住。

  “商陸,希陽是病人。”

  “是嚇病的吧?”商陸冷聲問:“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在這時候卻生病了?”

  商陸勾著唇角冷笑。

  “商陸!”葉希陽的眼瞳瞬間瞪大,唇*瓣都在忍不住哆嗦著。

  難道商陸知道了?

  “葉希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商陸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我原本以為你只是驕縱,所以,任由你胡作非為,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手段殘忍的女人。”

  “商陸!”葉希陽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怕,她渾身都在哆嗦著,蒼白的臉,因為氣憤顯得臉上漲紅。

  她手指揪著身上單薄的衣服,很怕商陸會把后面的話說出來。

  但是商陸的視線卻緊緊地盯著葉希陽看。

  “繁星參加音樂會的時候,是你讓人動手腳,對吧?那天晚上要不是我趕到,繁星或許已經沒命。”

  “繁星回來后,是你跟陸奇一直在為難她,設計陷害,想將她趕出香城。”

  “公寓放火是你讓人做的。”

  “上次給繁星下藥,也是你做的,但是你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我會帶走繁星。”

  “……”

  商陸緊緊地握著拳頭,細數葉希陽對孟繁星所做的一切。

  因為他,帶給了孟繁星那樣多的傷害,孟繁星所受的傷痛也都是自己說賦予的。

  所以,孟繁星恨他,理所當然。

  “是,是我做的!那又如何?”葉希陽從病床*上坐起來,嘶聲力竭的沖著商陸大叫:“商陸,你本來應該屬于我的,要不是孟繁星……”

  “你知道我在國外的時候,聽到你跟孟繁星結婚的消息多難過嗎?我不過才離開多長時間,你竟然就跟孟繁星結婚了!”她氣的大叫著:“都是孟繁星的錯!她有什么資格來跟我搶你?她根本不配!”

  “葉希陽。”

  商陸覺得自己還能忍住,已經算是脾氣不錯。

  若不是看在葉希陽是個女人,又對商家有恩的份上,他不會放過葉希陽。

  “我早前就跟你說過,我不喜歡你。倘若你覺得是我負了你的感情,有什么你直接沖著我來,別對著其他人撒氣。”

  “我們之間早就應該好聚好散,你這樣執著也沒有任何用,憑借你自己,你也有很多人會喜歡。不用這樣自暴自棄的來糟蹋自己,何必呢?”

  “何必……”葉希陽悲傷地問:“商陸,我愛你啊……”

  她手指著自己的胸口處,“我從最開始的時候,只喜歡你一個人,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你……你讓我忘記?你能夠把你自己從我心里給挖走嗎?商陸!”

  商陸有些看不懂她。

  感情的事情只有擱到自己身上才會感同身受,葉希陽放不下他,就如同他根本放不下孟繁星一樣。

  葉希陽的話讓他的呼吸間猛地一窒。

  但是,他不得不狠下心。

  眉頭一沉,道:“對不起,葉希陽。很早之前我就愛上了孟繁星,這輩子……”

  他想到什么,忽然間無奈的笑起來、

  “我也只會喜歡孟繁星了。我跟你之間再無任何可能,未來我會用一切去彌補對她的傷害,不會再跟她分開。”

  “商陸,難道你就不介意嗎?她跟著寧伯程在一起五年!他們在一起都差點結婚!”聽到商陸剛剛說出口的話,葉希陽簡直無法接受:“他們之間會有多親密,難道你一點都不會介意?”

  “住口!”

  寧伯程曾經或許擁有過孟繁星,這點讓他很想殺人。

  恨不得去弄死寧伯程才好。

  但是,沒有寧伯程的話,或許他這輩子也不會再見到孟繁星和孟響了。

  用力抿抿唇,他努力的讓自己將心底的那些憤怒放下。

  “葉希陽,我來只是為了給你一個忠告,別再來試探我的底線,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繁星以后是我的人,跟寧伯程之間再無任何關系。”

  “別再找她任何麻煩。”

  商陸一向都冷情。

  很多時候她的事情,商陸都從不會過問。

  從認識商陸的時候開始,他就是如此。

  葉希陽以為商陸這樣性格的人,永遠都是漫不經心,一副對什么都不會在意的樣子,可是她錯了。

  不是不會動心。

  只是不會對她動心。

  饒是在他們感情最好的時候,商陸也不曾對自己有過這樣的柔情。

  而現在,商陸卻把所有的柔情與溫和還有綿綿的愛意盡數給了孟繁星……

  商陸說完這話后便轉身離開了病房。

  葉希陽看著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門口,抓著旁邊的水杯猛地朝著門口砸過去。

  水杯破裂。

  葉希陽抱著自己的頭大聲喊叫。

  “商陸!!”

  她手背上的針頭被她劇烈的動作弄得掉下來,手背上的血液順便往下流。

  陸奇抬手按住她的手,被葉希陽抬手拍開。

  “陸奇,你是來看我的笑話的,對吧?”葉希陽赤紅著一雙眼睛,那眼睛里憤恨的,帶著無限的憤怒。

10502 3638975 MjAxOS8xMC8yOC8jIyMxMDU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8/10502_363897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最好的理财平台 现货理财平台 紫金岛长沙麻将打不开 格物策略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江苏11选5前三每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