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九十三章真真假假

書名:午夜探險直播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夜雨打燈 更新時間:2020-01-27 18:39:36

  樓道,靜悄悄的,從樓道里出來的我們一行三人,同樣,靜悄悄的。

  沒有一個人說話,甚至呼吸,都微不可聞。

  氣氛,很是詭異。

  走到304房間的門口后,田心源,忽然停住了腳步……

  他站在那一動不動,半天后,忽然伸長了腦袋,將耳朵,趴在門邊。

  行為舉止,無比詭異。

  我正納悶,就看到田心源沖我招手,大聲喊道:“小周兄弟,你過來聽,好像里邊真有小女孩的談話聲。”

  我頓時大喜,進了孤兒院這么久,終于要有周艷的消息了嗎?

  三樓的房間是供孤兒們住的,所以房間門并不大,也不高,像我這種一米八的身高,得低著腦袋才不至碰頭。

  一個成年人,就足以把門堵得嚴嚴實實。

  田心源空出半個身位,堪堪夠我側著身子,站在門前。

  如此一來,身后的老司機,自然沒法再擠進來,只能離得遠遠的,看著我們。

  我此刻一門心思都在周艷身上,沒有去想太多。

  伸長了耳朵,去聽門內的聲音。

  但偏偏,什么聲音都沒有。

  莫非又跟當初遇到邪念體時那樣,聲音,只有田心源才能聽到?

  此刻田心源不知是敵是友,如果他真聽到了什么,他說出的話,可信嗎?

  我的眉頭,擰做一團。

  “小周兄弟……”

  田心源,用肘子,輕輕推了推我,我扭過臉,發現他的臉色,難看的要死。

  他知道我有讀唇語的本事,所以,嘴巴抖動,但卻沒有發出聲音來,似乎接下來他要說的話,不能被第三個人聽到:

  “那個老頭兒,有問題……”

  這回,我是真的懵逼了。

  這兩個人,是在搞無間道嗎?還是彼此之間有什么過節,似乎都認定了,對方不是好東西。

  讓我不知該作何判斷。

  “我沒跟你開玩笑。他的目標,就在這個房間里……

  具體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你一定要盯防著他,別讓他得逞。

  我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他,應該就是先前我們追丟的那只黑鼻子小丑。”

  黑鼻子?

  我瞇著眼睛,如果田心源,和老司機,都沒有說謊的話,紅鼻子田心源,黑鼻子老司機,加上死去的白鼻子,孤兒院內,三只小丑,算是齊全了。

  但是老司機說的話,和他白天開車送我來這里時,說的話完全契合。

  小丑,不大可能在白天作妖。

  所以我心里,更信任老司機多一些。

  倒是田心源,有些前言不搭后語。

  他之前咬定朱雅靜殺了自家姐姐,是黑鼻子,還拿出蕾絲裙邊作證據;現在又一反常態,篤定老司機是黑鼻子。

  甚至還向我透露,房間里有某個很關鍵的東西,是黑鼻子的目標。

  似乎,對這間孤兒院,他知道的東西,遠比我想的要多……

  不免讓我,對他的懷疑程度大大增加。

  田心源似乎也察覺到了,他這么一說,非但沒讓我對老司機有所警覺,反倒讓他自己顯得更加可疑。

  他急的額頭直冒汗,兩張嘴皮子上下翻飛:

  “你難道沒有發現嗎?

  這個老司機,肯定不可能是真的。

  因為他身上,少了一樣東西!

  缺了那樣東西,他根本沒可能,到這里來的!

  你好好看看,他根本沒有手……”

  田心源實在是急的不行,他本來壓低了聲音說話,但是這一激動,喉嚨管驟然收縮,忽然就爆音了。

  冷不丁噴出幾個字,嚇了我一跳。

  尤其是,最后一句‘他根本沒有……’

  又尖銳,又突兀,偏偏這句話,還駭人的不行,差點沒給我嚇趴到地上。

  “怎么樣,聽到什么聲音了嗎?”

  老司機,似乎察覺到了不對勁,快步走到我們跟前。

  田心源,似乎還想說些什么,但看到老司機后,他也只能強忍著,不再吱聲。

  我此刻,腦子里,全都是田心源最后那句話。

  我記得,老司機,不管是撿起302房間內的人皮碎片,還是在我背上寫寫畫畫,用的,都是左手。

  他的右手,一直藏在袖子里,沒有露出。

  難不成真如田心源說的那樣,這個老司機,少了一只手……

  “沒聽到什么。”

  我搖了搖頭,一邊跟老司機談話,另一邊,瞇著眼睛,低頭,看向他的雙手。

  不知是不是聽到了田心源的話,老司機的兩個手,此刻都露在空中。

  兩手空空,膚色黝黑,能很清晰的看到,手上的老繭和褶皺。

  這是一雙,飽經風霜的,勞動人民的手。

  沒有一丁點問題。

  這樣看來,田心源的話,果真不靠譜。

  我不禁搖了搖頭。

  老司機湊了過來,將耳朵趴在門縫,聽了許久,也沒有聽到什么特別的聲音。

  他蹙眉:“奇怪,之前我來的時候,明明隔著老遠,都聽到兩個小女的談話聲,怎么這會兒,連聲音都消失了呢?”

  兩個小女孩,很可能逃到了別的地方。

  但來都來了,自然不能就這么算了。

  說不定能在楊柳的閨房里,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

  這么想著,我向田心源,還有老司機,告知了一聲后,緩緩推開了304房間的大門。

  一股淡雅的馨香,撲鼻而來。

  和楊樹葉子身上的味道很像。

  開門后,迎面的,是一間,異常破舊的宿舍。

  楊樹葉子之前說過,她住的房間,是整層樓最大的,她姐姐住的房間,是整層樓最小的。

  之前進楊樹葉子閨房的時候,我也沒感覺到有多大。

  但和楊柳的寢居一對比,差距,頓時就出來了。

  這個房間,與其說是房間,不如說是一口棺材,更合適一些……

  面積,大概可能只有十個平房。

  特別狹小,除了一張床,一個衣柜以外,幾乎沒有別的東西,也幾乎,放不下別的東西。

  墻皮上,滿是斑駁的痕跡。

  臟兮兮的,而且,很陰森,很猙獰,像鬼畫符,打著手電看過去,有好幾個地方,都像是支離破碎的大怪臉。

  墻角處,布滿了蛛網。

  還有蜘蛛,爬來爬去的痕跡。

  跟楊樹葉子的房間比起來,這個房間,連雜物間都談不上,實在不像是人住的。

  難怪楊樹葉子吐槽自己的姐姐,住哪不好,偏偏選這個房間居住。

  是為了挨著自己的妹妹,還是別的原因?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么大點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藏得住人,我,田心源,老司機三個大男人進到屋子里,頓時就把房間擠得水泄不通。

  連個轉身的空當,都沒有。

  楊柳的床,收拾的很干凈,被褥,枕頭,沒有一絲褶皺。

  床上用品,雖然有縫縫補補的痕跡,但做針線活的人,手很巧,床單被罩上的補丁,非但不丑,反倒有些別致的美感。

  我打開衣柜,里邊,同樣收拾的干干凈凈,每件衣服,都折疊的很是整齊。

  地面上,同樣被打掃的很干凈。

  甚至在我掀開床單,檢查床下的時候,同樣發現,床下,也被打掃的很干凈,近乎一塵不染。

  這個叫做楊柳的小女孩,似乎是一個很愛干凈的人。

  但是這樣愛干凈的一個人,為什么會選擇住進這樣破舊,而又狹窄的房間里呢?

  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樣,有什么發現嗎?”

  老司機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看。

  我將楊柳的房間,又檢查了一遍,但這里,實在不像是能藏人的地方,只得沮喪地搖了搖頭。

  “沒事……

  說不定,兩個小女孩的交談聲,是我遇到紅鼻子后,壓力太大,幻想出來的,實際上,本來就沒有的呢……”

  老司機一邊說話,一邊,悄然擠到我跟前,用唇語,小聲道:

  “你好好看看,那個叫田心源的人,褲子口袋里,裝了什么東西……”

10508 3638996 MjAxOS8xMS8wMy8jIyMxMDUw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03/10508_363899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查一下3d开奖结果 贵阳麻将规则 加拿大28pc预测幸运99 广东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计划 河南11选5走势图 吉林快三开奖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 加拿大28凤凰预测 黄大仙六肖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