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3章好一個迷路

書名:傲嬌攝政王,你命里缺朕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沉魚不落雁 更新時間:2020-03-09 18:10:20

  “宸兒,宸兒?”究竟是招呼了多久步非宸才回過神來。

  她錯愕之際的看向了一旁的上官扶蘇,而后收回眼底的濃重恨意,低聲說道:“我看不如咱們也在暗中加派兵馬,以防萬一。”

  “朕也是這么想的,但只是一時之間還沒想到一個好的人選,以往都是你在帶兵打仗,朕想問你,你覺得此事什么人能夠勝任呢?”

  是啊,這件事事關機密,若是他冒然調派了邊界的一些大將,勢必會引起楚國的警戒……

  盤算著,思索著,卻忽而雙眼一亮,步非宸心中已然有了不二人選。

  對于步非宸這樣的聰明才智,上官扶蘇總是會十分放心,他側目看向身側之人,慢慢的伸出了溫柔的手。

  “皇上……”殿門吱扭一聲被人推開了一條縫隙,但蘇公公卻始終都不敢抬起頭去說話。

  “何事?”似乎因為這尚好的氣氛被打斷,上官扶蘇有些孩子氣的粗聲粗氣的叫了一聲。

  “皇上,是孝陽郡主,聽說是在宮里迷了路,就誤打誤撞的跑到了皇上這兒來。”

  步云裳?迷路誤打誤撞?

  步非宸此時緩緩的將頭從書案上的奏折里面抬了起來。

  “孝陽郡主是誰?不認識,隨便打發了吧!”

  上官扶蘇一句話,使得蘇公公再也忍不住直接抬起頭看向了上面。

  眼見著攝政王此時就坐在皇上的懷中,二人之間這種姿勢,就算他不想想歪也在所難免。

  惶恐不安的再次垂下頭去,蘇公公又咽了幾下唾沫。

  “皇上,那孝陽郡主是,是攝政王的七妹,就是前些日子救了太后的那位……”

  “……哦?有這么個人嗎?朕都忘了,皇兄,你妹妹,打算如何處置?”

  如何處置?步非宸緩緩起身手中攥著一方奏折,輕描淡寫的開口:“蘇公公,昭和殿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闖進來的,就算是本王的胞妹也沒這個資格吧?”

  心在微微顫抖,蘇公公慌忙垂首說道:“王爺所言極是,那眼下這……”

  “擅闖禁宮,按照宮規該如何處置,用不著本王多說,公公自行處置就行了。”

  步非宸這句剛正不阿的話,倒是給蘇公公平添了一絲苦惱,這人他到底是該罰還是不該罰啊?

  正在愁云慘淡之間,卻又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公公,太后娘娘聽聞孝陽郡主在這邊,已經派人過來了。”

  這個好,這下好了,有了太后的人,他大概也用不著跟那位冥王府的孝陽郡主再繼續較勁了。

  想到這里,蘇公公又偷偷抬起頭。

  “攝政王,太后娘娘那邊派了人過來,所以老奴這邊……”

  “行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讓她們把人帶走就行了,只要不讓她來打擾朕與皇兄就行了。”

  聽了這句話,蘇公公忙不是迭的識趣的退出了大殿。

  只可惜,蘇公公懂得這規矩,但偏偏某些人卻并不懂得。

  就在那殿門剛剛關閉沒多久之后,蘇公公再次無奈的站在了外面。

  “嗯哼,皇上,太后娘娘那邊的人帶著孝陽郡主來感謝皇上了。”

  此時正擺弄著步非宸那一頭長長發絲的上官扶蘇的眼底透出了幾許厭煩之色。

  他攢緊眉頭看了看外面,正欲開口,但好似早已迫不及待的某人卻已經開了口:“皇上,臣女孝陽參見皇上。”

  “嘶,宸兒,你這個妹妹倒是相當的不識趣呢!”

  識趣?她一開始的目標就是上官扶蘇,又怎會懂得何為識趣?

  側目看了看上官扶蘇的表情,步非宸忽而輕笑出聲:“皇上,人家可是專門前來拜訪你的,難道就不打算回應一下?她可是做好了要當你皇后的準備。”

  “皇后?”原來如此,怪不得用盡了全力去巴結趙太后,心思原來都放在這上面了。

  原本只想著將趙太后像是一尊泥菩薩一般的擺放在廟堂上面,以此來拉攏趙家原來的人馬,可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才過了不久就開始故態復萌了,看來他還真是小看了人心的險惡。

  想到這里,上官扶蘇卻又輕嘆了一口氣,慢條斯理的牽起步非宸的手,慢慢的拿捏在掌心之中。

  “皇兄,朕突然就覺得胸口實在是憋悶的很,怕是這老毛病又犯了,那你說這孝陽郡主參見的事情……”

  撒嬌?賣萌?說到底又想要自己出面替他掃清這煩人的障礙。

  步非宸臉上不驚不喜的表情,卻也已然朝著下面再次走了下來。

  殿外,那一臉無比激動的忸怩著的身軀,似是搔首弄姿的只想要讓自己的表情更加引人注目的步云裳終于聽到了殿門被人打開的聲音。

  “臣女,臣女步云裳見過吾皇萬歲!”

  嬌嬌滴滴的輕喚了這樣一句話,而后便是風情萬種的揚起她那張勾魂眼兒。

  “七妹妹難道不知本王正在與皇上商討重要的國事嗎?”

  冷得扎心的話語讓步云裳渾身一激靈,猛然間抬起頭,臉上方才風情此時已經是蕩然無存了。

  “四,四哥哥?”

  “嗯?在宮里,你該喚本王一聲攝政王。”

  “……是,是攝政王,臣女……”

  “本王若是記得沒錯,你進宮之時所言是要去給太后娘娘請安,怎么如今反倒跑到昭和殿來了?云裳,你不會是故意讓太后娘娘在鳳鳴殿久候了吧?”

  這句話一出口,身后那幾位奉命先來迎接步云裳的鳳鳴殿宮娥們臉色都變得有些古怪異常。

  步云裳差點兒急的哭了出來,急忙叫道:“攝政王,我,我是迷路了,所以才會誤入這里。”

  “迷路?云裳,作為本王的妹妹,你該知道說謊并不是個好習慣,記得本王在宮門口的時候不是早就問過你是否能找到太后娘娘的鳳鳴殿嗎?你不是說你識得路嗎?怎么眼下又迷路了?你這是在誆騙本王,誆騙皇上,還是在誆騙太后娘娘?”

  被步非宸無情的拆了臺,步云裳只覺得眼下背后猶如芒刺在背,她戰戰兢兢的轉過身,就看到方才還對她客客氣氣的嬤嬤此時卻已經陰沉著一張臉。

  “郡主,若是沒什么事,老奴看你還是先去拜會太后娘娘吧!娘娘今天可是等了你一日呢!”

  “是,我,我這就去,我這就去!”步云裳膽震心驚的開口,眼下已經再沒有什么心思去管皇上坐在里面正做些什么。

  送走了步云裳,步非宸再次站在臺階上盯著她的背影,對于步云裳如此處心積慮的要見到上官扶蘇這件事,他心中著實是不喜的很。

  推門而入,就看到上官扶蘇此時正杵著腮幫子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皇兄這是吃醋了?”

  “皇上想多了,本王只是不喜歡有人壞了我的名聲而已。”

  并不想拆穿步非宸這個可愛的小借口,上官扶蘇一直笑意融融的盯著她。

  “皇上,老奴……”

  “蘇培盛,你派個人去盯著趙太后那邊,若是有任何風吹草動,一定要及時回來稟告。”

  蘇公公抬起頭看著攝政王那一臉好似寒霜附體的表情,慢慢的又低下了頭。

  心中想著一些雜亂無章的事情,步非宸在步云裳走了之后顯得格外的漫不經心。

  眼見著日落西山的夕陽余暉灑在桌面之上,上官扶蘇懶散的打了個呵欠,再抬頭卻看到步非宸始終出神的看向窗外的表情。

  “皇兄這是在想些什么?難道是說……皇兄是在畏懼朕納妃這件事?”

  顯然逼著他承認在乎自己是一件能夠讓他龍心大悅的事情,但像步非宸這樣矜持的人,卻始終謹守著那最后一條界線,始終不說出那句他最想聽的話。

  “皇上,洛嬤嬤求見,說是太后娘娘那邊已經準備了晚膳,想要讓皇上與攝政王一道過去用膳。”

  沒想到,真沒想到,這趙太后如今倒是學會了隱忍。

  他還以為自己在那幾個老奴面前挑撥的幾句話,會使得趙太后與步云裳心生嫌隙,卻沒想到此番她為了能夠重振旗鼓,凡所有能夠忍耐的事情,她都忍了下來。

  心中更加煩悶不堪,步非宸攏緊眉頭說道:“本王還有事……”

  “攝政王,太后娘娘說了,此番有大事要與皇上商量,務必請皇上移駕。”

  這么說來是非要逼著他前去了?

  上官扶蘇聞聽此言,陰笑了一聲,隨即丟了手上的筆,看向了步非宸。

  “皇兄,既然她都這么說了,朕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不如一道過去瞧瞧吧!”

  一道過去?怕是她根本就不用多想,太后心中的如意算盤她早就清清楚楚的了。

  萬般無奈之下,最后還是隨著上官扶蘇去往了鳳鳴殿。

  沿途上的風景如畫,卻怎么也引不起步非宸的興趣。

  二人才剛剛進入鳳鳴殿,就已經聽到里面傳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步非宸瞇起眼睛看向四周,洛嬤嬤似是有意指引,帶著二人繞過了花園,一條人影此時已經毫無預警的闖進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步非宸看了一眼,心下一陣鄙夷的冷笑,再側目,卻看到上官扶蘇那一臉好似驚艷的表情,深深的扎傷了他的內心。

10518 3651039 MjAxOS8xMS8xMC8jIyMxMDUx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10/10518_365103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微乐山东麻将有没有挂 qq麻将积分规则 正宗福州麻将下载 吉林省快3走势图 下载qq麻将 吉林省快三开奖结果 澳客网彩 德甲俱乐部 快乐赛车最多几个大小 pk10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