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雞飛狗跳

書名:我在漢朝養老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元月月半 更新時間:2019-12-07 22:22:40

  里正立刻轉向謝瑯, “三郎,你看這事?”

  “做油皮和豆腐是咱們村的大事,我不敢擅自做主。你是咱們村的里正, 你說教就教, 你說不教就不教,我聽你的。”謝瑯說完就一臉乖巧的等候里正吩咐。

  里正愣了一瞬,不敢相信謝瑯就這樣把麻煩推給他了。

  “對, 我們都聽里正的。”害怕謝建芬,只敢躲在墻邊觀望的謝二郎夫妻倆走出來。

  清官難斷家務事, 誠不欺我。

  里正暗嘆一聲,好生后悔摻和進來,“建芬, 都聽見了吧。”

  “聽見了,你就說教還是不教。”謝建芬面色不善的盯著里正。

  里正嘆了一口氣, 佯裝很為難, “我雖然是一村之主,也不能說什么就是什么,這么大的事得全村人點頭才行。”

  “照你這樣說,只要這小子一人不同意, 你都不能叫二郎教我?”謝建芬指著謝瑯問。

  里正:“養蠶里八十多戶, 有五十戶同意,我就讓二郎教你。他們不同意, 我叫二郎教你, 我和你侄子都得被趕出養蠶里。”頓了頓, “你覺得這樣可行, 我就叫大家出來。你覺得不行,那只有你走。”

  里正不可能為了她得罪全村人。

  謝建芬裝聾作瞎, 也不能無視這一點。可她又不敢讓全村人表態。

  “行還是不行,你給我個痛快話。”里正見她不吭聲,再次開口道。

  謝建芬看了看謝瑯家的房子,以己度人,村里人肯定羨慕嫉妒謝瑯,不會幫他,“行,我聽你的。”

  里正立刻叫謝廣去喊人。

  拜謝建芬在謝瑯門口大呼小叫,里正又從村中跑到村西所賜,此時閑著沒事干的人都出來了。

  謝廣在村里繞一圈,回來人就到齊了。

  里正讓每家出一個人,站到西邊大路上,同意的往南一步,不同意的向北一步。話音落下,八十多個人跟著謝瑯往北一步。包括謝建業和他倆兒子。

  謝建芬難以置信,“大哥,你怎么也不同意?”

  “我和大郎、二郎站過來也沒用。”謝建業一手抓一個兒子往南一步,讓謝建芬自己看。

  謝建芬噎住,隨即就說:“做豆腐是你自家的事,什么時候成村里人的事了?別以為我這些天沒來,就不知道里面的貓膩。”說著轉向里正,“別想騙我。”

  謝伯文昨天若沒挨家挨戶詢問,她這樣講,里正只能回一句,你剛才都答應了,不能反悔。

  謝伯文從里正家出去,里正就問他妻子怎么想的。他妻子的大意是,現在桑樹剛抽芽,天氣還冷,無法養蠶,閑著也是閑著,能賺點是一點。他日朝廷招人,男人都出去了,謝廣的娘想幫村里人,恐怕也有心無力。

  里正便說,“你錯了。伯文和二郎昨天賣的油皮和薄豆腐,是大家一起做的。”

  謝建芬立即找謝二郎。

  謝二郎點頭,“對。”

  “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謝建芬不信。

  謝二郎氣結,頓時想親自打她一頓。

  “我沒變,村里人給我們錢了。”謝二郎道,“不信你問他們。”

  謝建芬:“你們都是一個村的,我不問也知道他們向著你。”

  眾人無語,難怪謝瑯跟她吵。換成他們,得給她一大耳刮子。

  “那你說怎么辦?”里正問道,“教你做油皮和薄豆腐不可能。”

  謝建芬往地上一坐,“那我就不走了。”

  里正瞬間氣血上頭,指著她,咬牙道,“謝建芬,我最后再問你一次,到底想怎樣?”

  “教我做油皮。”謝建芬道。

  里正點點她,“好,好。大郎,二郎,給我把她綁了。謝建業,去把你妹夫和外甥找來把她弄回去。不來我就把她送去衙門。”

  “你敢!?”謝建芬看到謝二郎撿起地上的繩子向她走來,慌忙爬起來,指著謝二郎,“你爺爺和你奶奶不會放過你的。”

  謝二郎嗤笑一聲,“你攪得我們被趕出養蠶里,我爺和我奶才不會放過你。”繩子扔給謝大郎,上去就抓謝建芬。

  啪!

  謝二郎僵住,臉上瞬間多出五個手指印。

  養蠶里一眾全愣住了,包括謝瑯。

  謝二郎的妻子馮英率先回過神,見謝建芬又揮手,眼看巴掌要落到謝二郎臉上,被嚇住的謝二郎一動不動,馮英上去推開謝建芬,朝她臉上就抓,“敢打我男人?我打死你個老女人!”

  “馮英!”姚桂芝下意識跑過去,“你――”

  馮英抬手推開姚桂芝,“別碰我。今天不打死這個老女人,我不姓馮!”抬手朝謝建芬身上一巴掌。

  謝建芬掄起胳膊,姚桂芝下意識擋住。

  啪!

  姚桂芝臉上挨一巴掌。

  同樣被嚇住的謝大郎陡然清醒,“打我娘?!”扔掉繩子就踹謝建芬。

  里正慌忙拉住,“都傻站著干什么?快把他們拉開。”

  眾人慌忙向前,謝瑯咳嗽一聲,背對著謝建芬,面對著謝瑯的眾人停下。

  和謝瑯一起站在路上的眾人下意識停下來,緊接著就看到對面的人沖他們努一下嘴。

  眾人扭頭看去,謝瑯無聲地說,“不急。”

  啊!

  里正往后踉蹌了一下,他的兩兒子慌忙跑過去,“爹,怎么了?”

  “爹,你手流血了?”

  眾人看過去,里正手上多出六個牙印。眾人心里一哆嗦,就找謝瑯,再不攔就出人命了。

  “住手!”謝瑯高聲道。

  打的不可開交的幾人同時停下。眾人順勢上去拉開他們。謝瑯走過去,皺著眉頭道,“鬧夠了沒?”

  “不是我們鬧。”謝二郎的妻子馮英弱弱地說。

  謝瑯瞥了她一眼,就轉向謝二郎,“連個女人都對付不了,你可真不是男人。”

  “我……”謝二郎想說她不是普通女人,嘴角一動扯到臉,倒抽一口氣。

  謝瑯撿起地上的繩子,謝建芬慌忙往四周看,見地上有個木條,抓起來就朝謝瑯臉上招呼。

  “三郎叔!”

  “三郎!”

  眾人齊呼。

  小七哇一聲大哭出來,“三爺……三爺……”

  謝瑯閃身躲到謝建芬身后,朝她腿彎處一下,謝建芬腿發麻,踉踉蹌蹌,謝瑯趁機把她按在地上,雙手別到后面,“愣著干什么?快點!”

  謝二郎連忙跑過去捆住她的雙手。

  謝瑯背后挨了一腳,不禁皺眉,“謝廣,再去拿根繩子。”

  謝廣慌忙跑回家,拿兩根麻繩出來。謝大郎捆住她的雙腿,把她綁在樹上。謝瑯走到謝建芬面前,“還踢不?”

  “呸!”

  一口吐沫飛過,謝瑯扭頭躲開,走到謝建業身邊,拽掉小七的鞋就朝謝建芬走去。

  謝建業忙問,“你干什么?”

  “把她的嘴堵上。”謝瑯道。

  謝建芬面露驚恐,“你,你敢?!謝三郎,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等你變成鬼?我爺我奶和我爹娘可不會放過你。有力氣嚇唬我,還是想想該怎么應付他們吧。”謝瑯說著就往她嘴里塞。

  里正伸手攔住,就給謝瑯使眼色,過分了。

  謝瑯看一眼他手背上的牙印,心想還是咬的輕。咬到骨頭,他就不這樣想了。

  “給您老個面子。”謝瑯給小七穿上鞋,見小孩淚眼朦朧的沖他伸出手,謝瑯把他接過來,轉向謝大郎,“你跟伯文哥去城里賣豆腐,叫二哥去她家,把姑丈叫過來。他們不管,回來就拉她去見官。”

  謝大郎下意識看他爹。謝建業覺得沒必要鬧到官府,就想勸說兩句。可他看到謝二郎和姚桂芝臉上的巴掌印,他此時打圓場,妻兒都會恨他。

  “二郎,見到你姑父好生說話,不得無禮。”謝建業道。

  “知道。”謝二郎瞪謝建芬一眼,掉頭就走。

  里正跟著就說,“行了,都散了吧。”

  “就把她綁在這兒?”

  不知誰問了一句,里正看一眼罵罵咧咧的謝建芬,嘆氣道,“她只是個開始。”

  “什么意思?”打算回家的幾人停下來。

  里正:“方圓百里只有咱們村會做油皮和薄豆腐,她在城里看到二郎和三郎找過來,其他人在城里看到伯文,”瞥一眼小七的大伯和二伯,“和他們,會不會也找過來?一傳十十傳百,不用太久,你們的親戚也得找過來。”

  “照你這樣說,天天都得來一出?”

  里正搖搖頭,又看一下謝建芬,“不是每個人都像她這么厚臉皮。”

  “是的。也不是每個人都像她這樣求人還一副我求你是看得起你的樣子。”謝瑯開口道,“改天你們家的親戚拿著布,拿著肉找過來,可比現在難辦。”

  里正點了點頭,贊同謝瑯的說辭。

  “那,要不咱們別做了?”

  眾人同時轉向說話的人。

  那人被看得連連后退,給自己一巴掌,“我腦袋犯渾,你們就當沒聽見。”

  青黃不接的時候豆制品最好賣。可以說運出去多少能賣多少。哪怕只是豆腐。

  謝伯文愿意一天跑兩次,上午賣自家的,下午賣村里人的,即便謝伯文明確說他得賺一點,村里人也樂意。

  家里有豆子的一早就把豆子拿出來,準備挑豆子泡豆子,根本不可能同意就此停掉。

  再說了,都知道他們村的人會做豆腐,因此停下來,麻煩照樣會來。

  里正瞪一眼說話的人,就對眾人說,“真碰到像三郎說的那種,你們不知道怎么講,就推到我身上,讓他們來找我。”

  “推不掉呢?”

  里正:“就把做豆腐的法子告訴他們。”轉向謝建芬,“豆腐磨成漿,濾掉豆渣煮熟,把加了水的鹽鹵倒進去,放到木板里,隨便用什么東西壓一壓就行了。做出來是他們的本事,做不出來咱們也仁至義盡。”見謝建芬面露喜色,“鹽鹵加多了,吃死人也和咱們沒關系。”

  人情社會,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是近親。

  像謝建芬這樣的好拒絕,但大部分人都要臉,村里有些人更是欠著親戚的錢和情,真為此找上門,一個字不說也不現實。

  謝瑯也了解這點,就開口說,“里正說得對。比如春娥的婆婆,她若做出油皮和薄豆腐,我相信你們不會怪我當初多嘴。我也一樣,你們把做豆腐的法子說出去,你們的親戚做出油皮來,我也不會怪你們。”

  “有人偷偷教呢?”謝廣小聲說。

  謝瑯笑道:“油皮多的跟蘿卜白菜似的,你家賺不到錢,多嘴的人別說賺錢,賣都賣不出去。”

  正如謝伯文所言,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好過,也只是比鄰居或親戚稍微好一點。遠遠做不到一天一頓肉,身穿細麻衣。

  在養蠶里謝三郎家算很有錢的了,謝瑯把房子建起來,也把家底掏空了。八成人家都不如謝瑯,謝瑯不講,村里人也不敢斷了自己的財路。

  里正環顧眾人,“三郎說的話都聽見了?咱們村握著做油皮和薄豆腐的法子,日子會一天比一天好。被她知道,你們就等著窮一輩子吧。”指一下謝建芬。

  “我呸!”謝建芬朝他吐口唾沫,“你不說我也能做出來。”

  里正:“那是你的本事,跟我們無關。生意被你搶去,我們也認。”說完轉身就走。

  謝瑯見狀,就回屋做飯。

  謝建業下意識跟上去。謝瑯聽到腳步聲,停下來回頭看去,“有事?”

  “沒,沒什么事。”謝建業有事,可他見謝瑯面無表情,就扭頭說,“大郎,做豆腐去。三郎還沒做飯,我去幫他燒火。”

  謝瑯本想從江山圖里放點溫泉水,見他跟進去,就用涼水洗漱一番,蒸三碗雞蛋羹和兩個黃面餅。然后才說,“大伯,我沒做你的飯。”

  “你伯娘做了。”謝建業一邊打量他的神色一邊試探道,“你姑家離這邊挺遠,你姑丈一時半會來不了,你看是不是把她弄屋里來?”

  謝瑯一邊給小七洗臉一邊問,“弄屋里干什么?”
“綁在那路口上,著實不好看。”謝建業期期艾艾道。

  謝瑯挑了一下眉,嘲諷道:“她都不要臉,我也沒必要給她留臉。再說這話你不該問我,繩子是二哥系的,二嫂和伯娘同意,你把她請回家,我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謝二郎的妻子馮英和姚桂芝不可能同意,謝建業才來找謝瑯。

  “你沒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說把她綁屋里,不是給她松綁。”謝建業道。

  謝瑯道:“我也是這個意思。伯娘同意,我沒意見。”

  謝建業頓時沒話了。

  謝瑯見灶上冒煙,給小七擦擦臉就說,“去把虎子叫出來,我們吃飯。大伯,我就不送你了。”
“三郎……”謝建業一動未動。

  謝瑯放下面巾,看著謝建業,冷聲道,“你是我大伯,我尊重你,有什么好事都想著你,今天這事你敢偷偷向她服軟,我明天就搬去城里。我會打鐵會做豆腐,有王仲卿一家幫襯,不出三年我就能在城里掙一份家業。”

  謝建業臉色驟變,慌忙站起來,“三郎,三郎,別生氣,我這就回家,我什么都不說,這就走。”起身就往外走,路過謝建芬身邊下意識停下來,張嘴想說什么,一想到謝瑯的話,轉身繼續往家去。

  謝瑯看一眼他的背影,冷哼一聲,把小老虎的雞蛋羹倒它碗里,就端著碗到外面,“小七,把草墊放地上。”

  小孩立刻把草墊扔到地上。

  謝瑯坐下,他跪在謝瑯面前。

  “我先喂你。”謝瑯瞥一眼不遠處的謝建芬,舀一勺雞蛋羹,吹兩下塞小孩嘴里。

  小孩吧唧一口咽下去。

  謝瑯眼角余光注意到謝建芬的嘴動了一下。

  “小七,好吃不?”謝瑯用正常音量問。

  小孩連連點頭,抿抿嘴露出一排小米牙,“好吃。三爺吃。”

  “我等一下再吃。”平時都是小孩自己吃,今天謝瑯選擇喂他,就是為了饞謝建芬,“還有更好吃的,想不想吃?”

  小孩忙不迭點頭。

  “那我們吃過飯就把雞殺了。”謝瑯道。

  小孩臉色大變,大聲說:“不行!”

  “又出事了?”謝廣小聲問他爹。

  謝伯文走到墻角聽聽,沒聽到謝建芬的聲音,“應該不是。”卻又不放心,“你爬墻頭上看看。”

  “為什么不行?”謝瑯明知故問。
小孩認真地說:“雞下蛋,不可以吃。”

  “咱家有只母雞老的不能下蛋了。再不殺了吃,它就死掉了。死在半夜里,天亮臭了就沒法吃了。”謝瑯看著小孩,“沒法吃只能扔糞池里。不然會把咱倆毒死的。”

  小孩急忙說:“我不要死,三爺也不要死。”

  “那要不要殺?”謝瑯問。

  小孩抿抿嘴,猶豫好長時間,又權衡許久,“殺吧。”

  “別不舍得,等天暖和了咱們再喂幾只。”謝瑯把碗遞給小孩,“殺一只雞,我們可以吃到明天,挺合算的。”

  謝廣從墻上下來,把他聽到的說給謝伯文聽,“我記得三郎叔家的雞才兩三年,難道是我記錯了?”

  “明擺著故意說給他姑聽的。”謝廣的娘小聲說。

  謝廣往西邊看一眼,“為了氣他姑,殺老母雞?犯不著啊。”

  “今天換成你姑,你就不這樣說了。”謝廣的娘道。

  謝伯文聽得直皺眉,“我姐沒那么不要臉。”

  “我打個比方。”謝廣的娘見他生氣,便說,“碰到謝建芬那樣的,我是三郎我能氣暈過去。殺只雞算什么,沒殺人已經很好了。”

  謝廣看向他爹,“要不咱也殺一只?”

  謝伯文看向他妻子。謝廣的娘不舍得,可一想最近賺了不少錢,“晌午殺,等你回來再做。”

  “也不知三郎叔什么時候殺。”謝廣很是好奇。

  謝伯文:“真為了氣他姑,吃過飯就得殺。”

  飯后,謝瑯把里里外外收拾干凈,就去燒熱水。

  水燒的滾燙,謝瑯叫小七出去等他。

  小孩走到門口,謝瑯拎著大刀,挑一只又肥又大的老母雞。

  宰掉,倒熱水把雞身上澆個遍,謝瑯就端著盆出去,在糞池邊把雞收拾干凈。隨后去屋里搬幾塊磚,把用來燉湯的陶盆放在磚上,加點鹽直接在門口燉。

  謝伯文一家三口很好奇謝瑯什么時候殺雞,聽到隔壁有大動靜,一家人走出來,看到謝瑯往陶盆底下塞木柴,無語又覺得好笑。

  謝廣看一眼他爹,我過去看看。

  “別多嘴。”謝伯文提醒他。

  謝廣點點頭,到謝瑯身邊就問,“三郎叔,要不要我爹給你留兩塊豆腐燉雞?”

  “不用。你娘給我的油皮還沒吃,等一下用那個。”謝瑯用蒲扇扇一下活,就沖他努一下嘴,“賞你個雞脖子。”

  謝廣笑道:“謝謝三郎叔。不過不用了,我家今天也殺雞。”

  “是嗎?”謝瑯當真意外,“什么時候殺?拿過來咱們一起燉。”

  謝廣“啊”一聲,就找他爹娘。

  正好謝伯文拉著薄豆腐和油皮出來,聽到謝瑯的話,故意大聲喊,“咱家老母雞年齡大了,得燉一兩個時辰,現在就可以殺了。”

  謝廣的娘幫他推車,就在門里面站著,也聽見謝瑯和謝廣的話了。猜出謝瑯故意的,就喊謝廣回來燒水。

  謝瑯家的雞燉出味來,謝廣把他家的雞端過來,在旁邊燉。

  一盞茶后,兩只雞的味道飄向四方。

  早上出來的匆忙,沒有吃飯的謝建芬頻頻咽口水。

  謝瑯不禁瞥她一眼。

  “看什么看?”謝建芬惡狠狠瞪著謝瑯,口水跟著噴出來。

  謝廣頓時笑噴,“你不看人家,知道人家看你啊。”

  “我沒和你說話。”謝建芬瞪著他說。

  謝廣轉過身,給她個后腦勺。

  “三郎,你在燉什么?”

  姚桂芝從東邊走過來。

  平時都是從西邊大路上,今天特意繞遠一點,謝瑯也沒故意問她去那邊做什么。

  “燉雞。快好了。等會兒給你盛一盆雞湯,留你回去做面湯。”謝瑯道。

  姚桂芝:“留你自己吃,我家有,我想吃的時候自己會殺。”

  “湯多,我和小七喝不完。”謝瑯道,“就不給你肉了,端到家也是進那幾個孩子嘴里。”

  聞到香味,想過來看看謝瑯燉什么的馮英腳下一頓,轉身回家宰了一只老母雞,就擱院子里燉。

  謝大郎的倆孩子聞到香味跑過去,馮英故意大聲說,“想吃叫你娘做去。”

  隔壁的謝大郎的妻子一聽這話,把她家公雞宰了。

  又過一刻,謝瑯估摸著雞肉該爛了,就叫謝廣幫他看著火,去屋里拿四副碗箸。

  給謝廣盛一碗湯和一塊雞胸肉,給姚桂芝盛一個雞中翅,他和小七一人一個雞腿。隨后四人默契十足的拿出雞腿、雞翅,夾著雞肉,轉身面對著謝建芬,大快朵頤。

10520 3626032 MjAxOS8xMS8xMS8jIyMxMDU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11/10520_362603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海南七星彩18092 数字彩票怎么玩的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图表 吉林快三实时开奖直播 韩国职业棒球比分 熟客温州麻将最新版本 六合图库宝典 河南快赢481官方网站 双色球中三个红球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