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77章 不用你好心

書名:新康里23弄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阿瑣 更新時間:2020-01-27 19:44:40

  客廳有開門的動靜,裴雅披了件衣服出來,只見林西成跑得一身汗,在玄關換鞋。

  他可能沒察覺自己紅光滿面,笑起來格外陽光,說:“鍛煉的人不少,不運動真的不行,我跑五百米就喘不過氣,后來都是快走。”

  裴雅記得,小時候西成哥哥不僅讀書好,體育也好。

  他們唯一同校是小學,她一年級,林西成五年級,那時候升學都是對口的,就算五年級也沒有壓力,校運會上最厲害最好看的也是高年級的比賽,林西成八百米甩掉第二名一圈半,接力賽最后一棒反超其他班級。

  嬌嬌曾炫耀郭總監的身材,據說郭旭東工作再忙,也一定會做運動,體脂低于是臉上棱角分明,可能以后四十幾五十幾都是現在這個樣子。

  裴雅去倒了一杯水給林西成,說道:“西成哥哥,我只是抑郁癥,身體沒事,完全可以運動的,徐醫生也說,運動會可以促使大腦分泌讓人開心的激素,下次我們一起去。”

  林西成當然樂意,喝了水就去洗澡,他平時都是擦干身體裹一條浴巾去房間穿衣服,現在會好好穿上睡衣才出來。

  裴雅聽見聲音,知道他洗完了,走到臥房門前說:“嬌嬌很不開心,真的要動遷了。”

  林西成嗔道:“她不是最興奮了嗎,怎么一下又不開心?”

  裴雅說:“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聚會嗎,姚姚哥哥跑出去接電話,嬌嬌就抱怨,姚阿姨只為兒子著想。”

  林西成摘下擦頭發的毛巾,運動過洗完澡的人,簡直容光煥發,再加上一丟丟嚴肅的表情,真是好看極了。

  裴雅趕緊挪開目光,她一定是抗抑郁的藥吃多了,身體好過了頭,竟然開始欣賞別人好不好看。

  “這件事,他們兄妹也沒有正經商量過,唐姚雖然說他什么都不要,要優先考慮爸媽和妹妹,但姚阿姨顯然不會這么想。”林西成說,“問題在于,唐嬌不是在乎錢多錢少,她是希望和哥哥能被公平對待。”

  裴雅猛點頭:“就是這樣,哪怕姚姚哥哥私下里把錢給嬌嬌,她還是不開心,她不是要錢,她想要公平。”

  林西成說:“這也就我們之間會互相尊重的事,父母那一輩看來,是吃飽撐的,不就是要錢嗎?”

  裴雅說:“什么時候有空,讓他們過來,至少兄妹之間先說清楚。”

  林西成不贊同:“沒用的,問題不是兄妹互相爭奪,反過來他們都想給對方更多,問題在姚阿姨,這是家務事,我們插不了手,只能安慰安慰唐嬌。”

  他走去臥室,片刻后出來說:“我媽的消息,居委會的告訴她,張阿姨狀態已經平穩,再觀察兩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之后回家靜養,按時吃藥就行了。”

  裴雅說:“她才四十九歲,本身體質也不差。”

  林西成說:“家里的事,我媽隨時會告訴我,如果你不想聽了……”

  裴雅不在乎:“不看見她,不聽見她的聲音,我這兩天耳鳴都沒有了,知道這些事我心里也踏實點。西成哥哥,替我謝謝汪阿姨,等我有收入了,我還想帶她去迪士尼玩。”

  林西成笑道:“說起來,我一直忙,我媽提過好幾次想去看看,但是她一個人不敢去,說是外國人的地方,跟她解釋也沒用,現在總算去過了,文文,謝謝你。”

  裴雅反而不好意思:“那個票我沒出錢。”

  林西成說:“明天裝好洗衣機,我們去琴行看看,如果你覺得行,多一分收入也好,以后我們各拿出一半錢,當做家里的伙食費和水電煤,你看行嗎?”

  裴雅開心極了:“我也這么想的,那樣我就安心了。”

  林西成一笑:“早點睡吧,我累死了,太久不運動,估計明天渾身疼。”

  他們各自回房間,裴雅拿著手機躺在床上,六尺的床她一個人睡實在太寬敞,可以滾好幾圈。

  再翻開嬌嬌的微信,忽然看見自己剛才說的:我們也今天買到了很好吃的白斬雞……

  “我們?”

  裴雅的心砰砰直跳,把手機拍在床上,一手捂著心口。

  她到底怎么了,這幾天總是有奇怪的念頭,她不可以那么想,扯過被子兜頭裹起來,一遍遍告誡自己:她不可以喜歡上林西成,不可以。

  夜漸深,張春醒來,口渴難耐,叫了幾聲老公,裴厚德不在。

  病房里還有其他病人,她只能自己坐起來,伸手拿床頭柜上的礦泉水瓶。

  很吃力才喝到水,張春靠在床頭,眼淚直流。

  她給裴厚德發消息,問他在哪里,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回復,再次撥打裴雅的電話,依然是已關機。

  到現在張春能判斷,女兒應該已經換了手機號,要徹底和她斷絕聯絡。

  “你別讓我找到你,裴雅。”張春咬牙切齒地抓著手機,“我怎么把你生下來,我怎么辦你塞回去……”

  震怒之下,頭裂開似的疼,她驚恐地抱著腦袋,害怕自己再次腦梗,大半夜地按了護士鈴,護士趕來后,她哭著說要家里人。

  然而醫院聯系不上她的家人,幾經安撫也搞不定張春,唯恐她腦梗更嚴重,并影響其他病人休息,在值班醫生的同意下,給張春推了一針鎮定劑,她總算睡過去了。

  張春這一覺,一直睡到隔天護士叫醒她檢查體征,醒來時整個人懵懵的,仿佛都不記得自己為什么會在醫院里。

  “我老公呢?”

  “昨晚沒聯系上,今天不知道,你自己打電話找他吧,別激動,對身體不好。”

  “護士……我手機沒電了。”

  護士一愣,好在邊上同病房的家屬愿意借給她充電,護士走之前說:“還要住兩天的,讓你老公拿一個過來。”

  張春冷冷一笑,有些嫌棄對面拿過來的數據線,但不用不行,她要和家里失聯了。

  可是,她還有家嗎?

  沒多久,餐車來送飯了,隔壁和對面的床都訂了三餐,裴厚德沒幫她訂,就算現在訂,她也沒早飯吃。

  “買的花卷,要不要吃?”邊上的家屬看不下去了,拿了一盒牛奶,兩只花卷,“不吃東西不行的。”

  可是張春覺得,病房里的東西很不干凈,到處都是細菌,雖然住在這里的都是心血管疾病,她還是嫌臟。

  此時手機響了,裴厚德終于打來電話,他說上午單位有急事,要中午才能來醫院,讓老婆好好休息,問她中午想吃什么,他買了帶過來。

  張春問:“那我早飯吃什么?”

  裴厚德說:“醫院里沒飯嗎?”

  張春道:“要人訂的,你不訂人家干嘛給你送飯,你當這里是監……”

  她看向四周的病人和家屬,捂著手機說:“你快點過來,你來了我再跟你說。”

  放下手機,趁著有護士進來時,請人家幫她把簾子拉起來,然而被遮擋后,稍微聽到一點聲音,就覺得邊上的人在議論她、嘲笑她,張春快瘋了。

  她想上廁所,可是她在輸液,她不知道該怎么辦,眼淚掉下來,枕頭濕了一片。

  忽然,簾子被嘩的一下拉開,汪美麗和居委干部出現在眼前,汪美麗說:“呶,我沒記錯,就是這里。”

  張春驚恐地擦拭眼淚,可汪美麗已經看見了,只是當做沒看見,放下水果和牛奶,說道:“書記叫我們來看看你,好點了伐。”

  沒等張春應話,邊上的鄰居說:“總算有人來了,怎么沒人管她啊,早飯都沒吃。”

  汪美麗和居委干部互相看一眼,心里大概明白怎么回事,汪美麗說:“我去買,給你買點粥,門口很多小吃店。”

  張春一言不發,只等汪美麗走后,才請居委干部幫她請了個護工,好攙扶她去上廁所。

  那之后,張春沒再見過汪美麗,粥是居委干部出去后拿進來的,說了幾句安撫的話后,就回去了,沒提汪美麗跑去了哪里,張春當然也不在乎。

  但是粥她吃下了,餓極了的人,白粥也覺得好吃,吃過東西后,她又昏昏沉沉睡了一覺。

  然而白天的病房不安靜,病人家屬之間聊不完的話,她睡得迷迷糊糊,時夢時醒,加上感冒鼻塞,躺著簡直像受酷刑。

  簾子再一次拉開,又是護士來測量體征,她拿起手機看了眼,已經中午了,很顯然,裴厚德沒來,連一條告知的微信都沒有。

  張春絕望地放下手機,眼淚順著眼角落下,她這輩子,竟然混到這種地步。

  剛要閉上眼睛,簾子又被拉開了,汪美麗再次出現在眼前,說著:“拉著你不悶嗎,透透氣多好,這里不都是腦梗的病人嗎,很干凈的。”

  她放下保溫桶,說道:“我燒的雞絲粥,放了青菜,本來想給你燉個雞湯的,她們說腦梗要吃的清淡點,我也不太懂。”

  張春一臉被傷害了自尊心的怒氣:“我不吃這個的,醫院里有飯,你走吧,謝謝。”

  汪美麗說:“不吃就讓護工倒掉好了,我是要回去了,我還沒吃飯。”

  張春白了一眼:“不用你好心,麻煩你不要再來了。”

  汪美麗不在乎,她不是為了張春,是為了文文,這女人吃不吃她也無所謂,盡心就好了。

  她大方地走了,今天太陽大,出大樓她就打遮陽傘,卻看見裴厚德和一個女人走進來,因為她打著傘,裴厚德沒看見她。

  他們從身邊走過,那個女人說:“我在下面等你,你快點下來。”

10530 3639004 MjAxOS8xMS8yMC8jIyMxMDUzM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0/10530_363900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票涨跌几个点怎么算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重庆菜园坝麻将机批发 下载欢乐血流成河麻将 陕西快乐10分开奖 3d开奖试机号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京东方a股票 外汇配资 南宁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