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我巨嬰,國家養我(10)

書名: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糖中貓 更新時間:2019-12-07 23:05:42

  一大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 秦心蓮就出門了。

  昨晚兒子不在家里休息,她接了一個打掃雇主家里衛生的單子,一直打掃了到了晚上十一點半才回來, 回家洗洗涮涮十二點多才能入睡, 現在又這么早起床, 困得一個勁打哈欠。

  但就算是這樣,她也要努力的保持著清醒。

  畢竟今天的任務是去一位雇主家里做飯, 要是讓雇主看見她哈欠連天的,萬一給她打了差評怎么辦。

  秦心蓮拿出手機, 費勁的看清楚了上面寫的雇主今天想吃的菜和價格,剛看完, 手機就沒電關機了,還好她已經記住要買什么菜了, 提著菜籃子就去了菜市場。

  她們這種按照小時算的保姆,都是在app上面接單,像是秦心蓮接到的這個做飯的單子, 雇主會提前發來菜單, app會自動判斷做完這頓飯需要多少錢,雇主給錢,秦心蓮再拿著錢去買菜。

  她選的是附近物美價廉的菜市場, 正認真挑選著菜, 就聽見后面有人叫了她一聲:

  “秦姐,來買菜啊。”

  秦心蓮轉頭一看,見是住在出租屋附近的幾個鄰居, 此刻都手上拿著菜籃子, 顯然是結伴一起出來買菜的。

  她平日里每天都忙得連軸轉,也沒時間和鄰居們聊天, 搬過來都這么長時間了,也只和她們混了個面熟,彼此知道一個名字。

  大家見了面,互相打個招呼而已。

  “是啊,你們也是來買菜啊。”

  秦心蓮笑著應了句。

  鄰居們都笑著點頭,又都一塊到了另一邊。

  互相小聲的八卦起來。

  “她兒子是不是就是上次那個小伙?長得高高的,還挺帥的那個。”

  “就是她兒子,誒,你說秦姐脾氣這么好,人也好說話,怎么生的兒子性子這么硬邦邦的,上次見了我們的面,連聲阿姨都不叫,直接冷著個臉就過去了。”

  “我跟你說啊,我女兒和秦姐兒子是一個學校的,上次回來跟我說,秦姐兒子是個巨嬰,知道什么叫巨嬰嗎?就是什么都不干,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

  她這么一說,幾個阿姨都笑了:“這算什么,現在的年輕人不都這樣,我姑娘,我讓她掃個地還拖拖拉拉的,每天就知道抱著手機玩,說她兩句還不樂意了。”

  “就是,我家那小子也是,要我說,都是給慣出來的,看我們小時候吃多少苦。”

  說紀長澤是巨嬰的阿姨擺擺手,聲音又放低了一點:“我女兒說的巨嬰可比你們這說的嚴重多了,就是一點點自理能力都沒有的,那些小輩不干活都是懶,不愛干活,秦姐她兒子是不會干,連被子都不會疊。”

  “我女兒說那個什么什么論壇上都說了,秦姐她兒子考上了大學,秦姐特地跟過來照顧他的,你看她每天多辛苦啊,早出晚歸的,從來沒見過她兒子幫襯過一次,嘖嘖,這生了個兒子是討債的來了。”

  “啊?都這么大的孩子了,上個大學還要跟來啊?我還以為秦姐是為了找工作呢。”

  “找什么工作啊,首都物價這么高,房租都抵了秦姐工資了,要不然你們說她為什么一直這么拼命,她兒子還一個勁的跟她要錢,自己穿好的,看著自家老媽吃苦,我看秦姐以后是享不到她兒子福了。”

  幾人都點頭,確定道:“這孩子是廢了,這么大點的人了,連個被子都不會疊。”

  “是啊,也不知道秦姐以后老了干不動活了怎么辦,這孩子現在都這樣了,以后不會啃老吧。”

  秦心蓮剛好從那邊走過來,剛好聽見這兩句話,臉上神情怔住,握緊了手里的菜籃子。

  “秦姐?”

  那說出這話的人剛感嘆完一轉身就看見她了,一時訕訕下來。

  秦心蓮勉強擠出一抹笑:“我家長澤不是不疊被子,是要學習,沒空弄這些,我心疼他,就幫他做了。”

  “對對對,我家姑娘也是,從來不疊被子的。”

  “我家小子也是,現在的年輕人啊,都一個樣。”
幾人連忙也都跟著開始接話,只是不管她們怎么努力接話,氣氛還是尷尬了下來。

  秦心蓮也沒像是以前那樣笑著打圓場。

  她性子是軟,但兒子算是她的逆鱗了,剛才她們用那種貶低的語氣說起長澤,秦心蓮心里還是有點不高興了。

  幾人也都知道她不高興了,也沒好意思說合。

  畢竟都是當媽的人,也都清楚自家兒女就算是再不好,聽見外人貶低,心情肯定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也是巧了,她們出去的時候還是一起出去的。

  秦心蓮提著籃子,心里正想著等到一會給兒子發個短信,問問他晚上要不要回來吃飯。

  長澤最近好像很忙,偶爾回來也是吃了飯匆匆就走,不過倒是上次,那孩子明明都很高興了,卻還非要端著一張冷冷淡淡的臉,帶著一點細微的得意,跟她說,他最近正在做的東西快要成功了。

  媽媽看兒子,那是怎么看都好的。

  長澤那點得意在秦心蓮看來簡直可愛極了。
尤其長澤對別人都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但在家里,卻總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要人照顧。

  而這個孩子,還說,等到他成功了,就有錢來養她了。

  秦心蓮不覺得自己兒子能真的賺到錢,畢竟他還是個學生,就算是賺錢又能賺多少呢。

  但這不妨礙她用信任的神情來鼓勵兒子。

  長澤有這份心,她就已經很開心了。

  想到兒子,秦心蓮的心就軟軟的。

  她正盤算著晚上要是兒子回來燉個什么湯好讓他補身體好,突然聽到旁邊的幾個鄰居小小的討論聲。

  “那好像是軍車吧?”

  “是啊,你看旁邊還站著軍人呢,好多軍人啊,怎么這么大的陣仗?”

  “他們好像在等誰,是不是還扛著槍呢???我拍個照給我姑娘看,她就喜歡看這些。”

  “咱們反正也不著急,要不就看會熱鬧吧,這么大陣仗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還有人拉了拉秦心蓮的胳膊:“秦姐你看,我們巷子口前面好多軍人啊。”

  也許是工作太忙碌,秦心蓮一直對這些八卦不太感興趣,隨意抬眼看了一眼。

  的確是大陣仗。

  三輛軍車,旁邊還站著一排扛著槍的軍人,一個個面容肅穆目視前方。

  還有許多人好奇的圍觀。

  現在是和平年代,一般大家看到這種場面,只能想到一件事:銀/行運鈔票。

  秦心蓮看了一眼就不感興趣了,提著籃子就要離開這里,結果一個穿著軍服的男人剛從他們巷子里出來,正拿著手機打電話,突然看到了這邊,眼睛一亮,徑直大步沖著她走了過來。

  “你好,請問是秦心蓮秦女士嗎?”

  秦心蓮本來見他朝著自己走過來,還以為只是巧合,結果這個穿著軍服的人,居然還真的在她面前站定,沖著她行了個軍禮。

  秦心蓮懵了。

  她懵著一張臉,下意識點了點頭,神情有些怯懦:“對,我是,那個……請問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見她說了是,陳興東松了口氣。

  剛才他去敲紀長澤家的門沒人應,電話也打不通,他還有點擔心不能快點將人帶回去,沒想到一出來就見著秦心蓮了。

  “秦女士,您的兒子想要見您,能不能麻煩您跟我們一起走?”

  “我兒子??”

  秦心蓮更懵了,這么大的陣仗,她兒子??

  再看看面前的軍人,還扛著槍……

  這場景,實在是讓秦心蓮不能不多想。

  她一下子就慌了:“警.察同志,我兒子怎么了?他出事了?他怎么了??”

  那幾個鄰居本來正好奇的張望,現在一見秦心蓮滿臉焦急驚慌,連忙上前幫著說話。

  “同志,秦姐她兒子才二十出頭,還是個小伙子呢,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是啊,這孩子在上學,每天在學校里待著,你們肯定是找錯了。”

  陳興東有些哭笑不得,見秦心蓮眼淚都已經在眼眶里打轉了,連忙解釋道:

  “不是,秦女士,您誤會了,紀長澤同學現在在我們國x部工作。”

  雖然他還沒答應,不過想到那些大佬們知道這門技術居然真的存在后,直接下了死命令,必須要將人留在國x部,提前說一下也就不要緊了。

  陳興東繼續說;“紀長澤同學到底年紀還小,有些依賴媽媽,他跟我們提出要求,想讓您也留在國x部,上面考慮到他的確是年紀小,就給批準了,我們這次,是來接您過去的。”

  實際上,紀長澤自己來接人比較好,但因為這項技術實在是太過逆天,之前的網絡視頻又給傳了個遍,上面還是有些擔心紀長澤這個時候出現在外界會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那個視頻不了解的看著覺得好厲害好牛批,簡直逆天。

  而了解的人看著,百分之九十九都會來一句:絕對是假的。

  畢竟,這簡直不是逆天,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到。

  轟成灰就已經不是當下技術能辦到的了,還要在轟成灰的同時,不傷害到下方的物體。

  這完全不能用他們所學到的知識來解釋啊。

  就算是電視劇里都不敢這么演。

  可偏偏,紀長澤真的做到了。

  別以為陳興東他們找去學校寢室的時候陣仗大,那還是上面覺得百分之九十九是假的,不重視的情況下。

  現在確定這是真的了。

  不夸張的說,直接轟動了整個國x部,甚至驚動了最大領導。

  現在紀長澤身邊的老師同學,朋友家長,都已經快速在各種排查了,他的家庭情況,從小到大學習成績,眾人評價,也都放到了上頭的桌面上。

  在陳興東他們來接秦心蓮的同時,也已經有軍人趕去了紀家老家,負責保護他的爺爺奶奶。

  夸張不?

  不夸張。

  畢竟,這項技術實在是太逆天了。

  而紀長澤,在那些各個醉心研究的大佬們與他進行了交流之后,直接下了結論。

  這個小同學腦子不知道怎么長的,明明小小年紀,卻比他們加起來都強。

  業余時間喜歡看小說的陳興東不免想到了他曾經以為只有小說中才會出現的超級高智商型人才。

  萬萬沒想到,現實里也有。

  大家都是激動又興奮,覺得挖掘出了紀長澤這么一個妖孽天才。

  但是問題來了。

  一天一.夜沒睡覺的紀長澤,他不肯睡覺。

  就坐在床邊看書,也不理人,他的三個室友們都累的呼呼大睡了,他面上也明明都露出困意了,眼睛都迷迷瞪瞪要睜不開了,卻還是不肯睡覺。

  大家都生怕這個寶貝蛋出個什么問題,輪番的上去勸。

  但紀長澤就一句話:“我要我媽。”

  陳興東那是馬不停蹄的帶著人就出來了。

  雖然大佬們判定,其他國家就算是看見那個視頻也不會當成真的。

  但他還是老老實實帶了人,帶了槍,防彈車給上。

  這么一個寶貝蛋,和寶貝蛋的家人,那必須用上十二萬分的謹慎啊。

  陳興東:“我們在來的路上也是給您打過電話的,但是您的手機顯示關機,所以只能直接來您家這邊了。”

  秦心蓮神情恍惚,迷茫的點頭,跟夢游一樣的回答:“對,是,我手機早上是關機了。”

  她還懵著。

  長澤,進國x部了?

  雖然她不知道這是什么部門,但是前面有個國啊。

  國家部門啊這可是!

  她覺得自己應該激動,但是心底卻空落落的沒著地。

  甚至秦心蓮真的產生了“這不是在做夢吧”的想法。

  不然,長澤還沒畢業呢,怎么就已經進國x部了?

  是騙子?

  可是騙子也不會這么膽大開著軍車穿著軍裝還背著槍吧。

  但是,但是這怎么可能呢……

  鄰居們已經幫秦心蓮問出來了。

  “不會吧?那孩子還在上學啊?”

  陳興東一臉嚴肅:“是的,紀長澤同學研發了一款機器人,所以破例進了我們國x部。”

  秦心蓮眼睛一亮:“對對對,長澤這兩個月好像是說在弄什么機器人,要參加比賽。”

  “沒錯,就是這款機器人。”

  “這樣吧,您要是不相信的話,我給紀長澤同學打個電話,讓他來跟您說。”

  他說完,麻溜打了電話過去,那邊一接上就是一句:“隊長,不行啊,他還是不肯睡覺。”

  “我知道,你把手機給他,跟他說我們已經來接他的母親了。”

  陳興東說完,將手機遞給秦心蓮。

  那邊,紀長澤正坐在床上看書。

  以十秒鐘一頁的速度翻著書,外面窗戶那擠著幾個人,小心翼翼的觀察他。

  “你們說,這孩子怎么就不困呢?”

  “和他一起來的那幾個孩子早就睡著了,我去的時候都在打鼾,一聽就是累著了。”

  “奇怪了,按理說他們一起做的事,這孩子應該也困了才對啊。”

  “誰說他不困了,你們看他那眼睛,都要睜不開了,可憐的,翻書的動作都比之前慢了兩秒,這孩子明明都困了,為什么不睡呢。”

  有個老人想了想,很肯定的道:“不是說他智商特別高嗎?記憶力也好,是個天才,也許天才就是這么與眾不同。”

  “你見過哪個天才國家招攬還要媽媽陪的。”

  “他還小呢,還是個小孩,怎么就不能要媽媽了,再說了,天才和要媽媽,有什么沖突嗎?”

  “到底什么情況啊他一直撐著不睡覺,就因為他.媽媽不在?”

  有老人像模像樣的分析:“我認為他的大腦活躍度比我們高出很多,他不睡,肯定是因為他還在吸收知識。”

  “說不定是因為緊張。”

  “我看是因為他正在腦海里模擬各種實驗,聽說國外一個天才孩子就經常這樣,不是沒這種可能。”

  窗戶隔音又防彈,他們說的話屋里的紀長澤自然是聽不到的。
他很快看完了手里的書,面無表情將書放在一邊,站在他身邊的一個軍人立刻又拿了一本書遞到了他手里。

  然后努力溫下聲音,勸道:“同學,你該睡覺了,要不睡覺吧?等到睡醒了,你想看多少本書都可以。”

  紀長澤回頭看了看床。

  微微皺眉,轉過頭來伸出手,清冷聲音淡淡:“我要我媽。”

  軍人:“……”

  他也跟著看了看床。

  他們國x部的福利待遇一向很好,紀長澤這個寶貝蛋是直接被安排在了最好的房間。

  軟軟大床,有硬枕頭也有軟枕頭,就算是喜歡什么竹子做的枕頭,只要說一聲,他們立馬就能給紀長澤弄來。

  床上用的被褥四件套也是最好的。

  被子更是疊的整整齊齊,典型的豆腐塊。

  這么好的睡眠環境。

  這個小同學明明都困成這樣了,怎么就不睡呢。

  他擔心剛剛被定義為寶貝蛋的紀長澤這么強撐著不睡再出個什么事,努力的試圖勸:

  “這些被子和底下的墊絮都是全新的,四件套也都是新的,送來之前特地拿去烘過的,暖洋洋的,睡著很舒服的。”

  紀長澤:“我要我媽。”

  軍人:“……”

  這個寶貝蛋實在是太難搞了。

  恰巧這個時候電話打來了,他眼睛一亮,連忙接起,應答后又將手機給了紀長澤。

  紀長澤接過電話,那邊傳來了秦心蓮的聲音:“長澤啊,這里有個警.察……不對不對,有個軍人同志,說是你現在在國x部,讓我也過去,是不是真的啊?”

  紀長澤;“真的。”

  “媽你什么時候過來。”

  秦心蓮看向陳興東,陳興東連忙道:“半個小時不到。”

  秦心蓮:“這個同志說,半個小時不到啊。”

  “嗯。”

  紀長澤點點頭:“我困了,你們快一些。”

  他掛了電話,那個站在旁邊守著他的軍人連忙接話:“同學,困了就睡覺吧?你這樣不睡覺身體吃不消的。”

  紀長澤不搭理他。

  低下頭,繼續看書。

  軍人;“……”

  莫生氣莫生氣。

  這可是寶貝蛋啊。

  秦心蓮那邊確定兒子的確是安然無恙了,放心了。

  也點頭答應過去。

  她跟著這個軍人,幾乎是被團團保護著上了車,上車時,秦心蓮總感覺大家都在望著自己。

  要是以前,秦心蓮肯定覺得渾身都不舒坦,想著自己身上是不是哪里不對勁,還是衣服穿反了哪里破了。

  但是現在,她想著剛才陳興東說的話,心底只有滿滿的驕傲。

  她家長澤出息了!

  還要把她也一起帶到國x部去。

  誰說她家長澤是巨嬰了。

  她家長澤,明明出息的很!!

  ***

  剛才外面那么多人,陳興東也不好說的太詳細,等到上了車,他就把紀長澤不肯睡覺只要媽的事和盤托出了。

  秦心蓮一聽兒子居然這么長時間沒睡覺,一下子就心疼了。

  “那、那他說他為什么不睡覺沒啊?不睡覺怎么行啊。”

  雖然她自己也經常為了工作熬通宵,第二天白天又若無其事的去上班,可有些事放在自己這里是無所謂的,到了自己的孩子那,卻是怎么想怎么心疼。

  陳興東搖搖頭:“他只要了書,還有就是要您,其他的我們不管怎么問,他都不說話。”

  秦心蓮點點頭:“對,長澤是這樣的,他很不愛說話的,有時候就連我跟他說話,他都不理我。”

  她以前甚至還想過,自家兒子是不是嫌棄她了,不想跟她說話才會這樣無視她。

  陳興東;“他的室友倒是說這很正常,說紀長澤同學腦子里有一套自己的判斷標準,如果他判斷和人交流是浪費時間,就不會和人交流,除非別人說了他認為很重要的話,才會主動交流。”

  秦心蓮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啊。”

  她又誤會長澤了。

  陳興東也覺得很神奇,但是一想到紀長澤是個超級天才,就覺得自己不能用普通人的那一套去衡量他。

  天才嘛。

  都是奇奇怪怪,呸,都是特殊的。

  他道:“總之,希望您到了之后能安撫住他,讓他盡快入睡,這么長時間沒睡覺,對人體可不好。”

  還有那顆寶貝腦袋,可別再給熬壞了。

  秦心蓮連忙點頭答應下來。

  但同時心里也特別奇怪,長澤他到底為什么不睡覺呢?

  在玻璃外面小心觀察紀長澤的幾個皮皮的老人也很奇怪這個問題。

  “他怎么還不睡?”

  “這么聰明的腦袋,可別熬壞了。”

  “我看他旁邊的那個年輕人都快急哭了,這小孩就是不睡,到底什么情況?”

  幾人想了想,推出了幾種他們認為很有可能的答案。

  “他一定是在腦子里各種演繹。”

  “可能是熬的時間長了,睡不著。”

  “說不定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兩天才睡一覺之類的,之前國外不就有個例子嗎?”

  “我看是他腦子里東西太多了,讓他根本沒辦法休息,沒看他都打了幾個哈欠了嗎?”

  幾人正說著,陳興東帶著秦心蓮來了。

  他們推開門進去,秦心蓮原本滿臉的擔心,一見到屋內情景,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紀長澤見到她來了,一直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淺笑來,喊了一聲:

  “媽,我想睡覺。”

  陳興東:“……”

  軍人:“……”

  這說的好像是他們不讓他睡覺一樣!

  陳興東連忙解釋:“秦女士,真不是我們不讓他睡,您也看見了,這人都帶到床邊來了,他就是不睡,您看,您有什么辦法嗎?”

  秦心蓮臉上露出了放松的笑:“我知道怎么回事了,陳隊長您放心。”

  她上前,直接將那疊的四四方方的被褥放下來,鋪好了。

  又把枕頭墊好。

  轉頭對著兒子一笑:“長澤,來睡覺。”

  陳興東眼睜睜看著一直死犟著就是不肯睡覺的紀長澤居然真的乖乖脫了鞋,進了被窩躺在枕頭上合上眼。

  秦心蓮又幫他把被子的四個角都掖好。

  就這么幾秒的功夫,紀長澤的神情已經安寧下來,呼吸都和緩了,顯然是已經睡熟。

  陳興東:“……”

  負責保護連帶著催紀長澤睡覺的軍人:“……”

  什么情況啊???

  他們想了這么多辦法都沒用,怎么紀長澤的媽媽一來,這家伙就乖乖睡了?

  紀長澤睡熟了,三人不敢打擾到他,都輕手輕腳的出去了。

  剛出去,那幾個老人就迎了上來,滿臉的好奇。

  “怎么回事啊?這個小同學到底為什么不肯睡覺?”

  媽媽一來就睡了。

  難道是太依賴媽媽了?

  對了,有可能。

  他之前可是一直要媽媽來著,不給媽媽就不肯留在國x部工作。

  幾雙眼睛都盯著秦心蓮,等著一個答案。

  到底是太聰明的大腦負擔重才睡不著。

  還是到了陌生地方緊張必須要有媽媽哄。

  亦或者是太渴望知識瘋狂想看書。

  秦心蓮被他們這么看著,有點不太好意思。

  她干咳一聲,不太好意思直接說出兒子的缺點,干巴巴含含糊糊道:

  “以前在家里,他睡前都是我給他鋪好被子了他才睡的,學校里的被子他從來不疊,所以一直睡的也挺好的,但是你們給他的被子是疊好的,他就這樣了。”

  幾人:“……???”

  這是什么邏輯??

  因為一條被子??

  疊好的,再放下來不就行了。

  見他們都是一臉的黑人問號臉,秦心蓮更加覺得不好意思了。

  她有些窘迫,但還是說了:

  “長澤他,不會疊被子,也不會鋪被子。”

  “所以你們給他一個疊好的被子,他再想睡覺也睡不成。”

  所有人:“……”

  陳興東一臉恍惚,又覺得其中透著點理所當然。

  這世間,竟還有如此奇事。

  這位震驚了整個國x部的天才,如果將這件事公布,絕對能轟動整個國際的牛批人物。

  他困了,但不睡覺。

  居然是因為……不會鋪被子???

  上天給了他真能上天的智商,卻又給了他狗啃了一般的動手能力。

  可能,這就是天才吧。

10531 3626045 MjAxOS8xMS8yMC8jIyMxMDUzMQ==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0/10531_362604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12选5组三和值跨度表 体彩p3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76期 吉林11选5前一软件 足球直播中国vs韩国 新疆十一选五 主播不签约怎么赚钱 福彩35选7开奖号码第90期 青海11选5一定牛 气排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