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六章初入京城

書名:娘子,聽我解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蘭橈 更新時間:2019-11-27 21:15:26

  徐嵐瑜不再關注櫻兒,在蘭兒伺候下洗漱完畢,便躺在榻上細想天眼突然失靈的事。

  自改變了兩個丫鬟的氣運后,她便總是惴惴不安。

  加上現在,天眼時靈時不靈的,讓她翻來覆去,久久無法入睡。

  無奈,她只能暫且壓下對天眼的疑惑,把腦海里關于徐嵐雅的事情,回憶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

  徐嵐雅并非完璧之身?

  徐嵐瑜驚跳起來,以徐嵐雅的心性,決計躲不過選秀時的層層排查,而進宮侍寢時魏帝對此毫不介意也是不合常理的。

  除非,破她少女之身的人,就是魏帝本人!

  而魏帝最終拋棄“與早逝的周夫人長得仿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徐嵐雅,甚至以莫須有的罪名處斬徐家,很可能的一個原因就是徐嵐雅在進宮前的意外失貞,讓多疑的帝王懷疑是徐嵐雅“主動獻身”,是徐家在算計帝心……

  徐嵐瑜想通了這層,便在心里豎起一道警鐘,選秀前她要格外小心了。

  她要順利地進宮,卻堅決不要重蹈覆轍。

  而天眼若是自此失效,她更要小心謹慎,為自己謀好出路!

  此后,雖然徐嵐雅依舊鬧騰,卻因為諸葛敬祐在場,而不敢放肆,徐嵐瑜一路來,倒是舒心了不少。

  趕路無聊,加上暈車,徐嵐瑜一直提不起勁。

  直到來到了魏國的京都——京陽城,徐嵐瑜才慢慢恢復了元氣。

  徐府位于京陽城的西街,那里住的都是在魏國有身份有地位的官員,豪宅遍地。

  只不過徐家在最外邊最熱鬧的地兒,因與繁華的西市接壤,在那些達官貴人眼里顯得不太入流就是了。

  徐嵐瑜坐在馬車里游覽西市,竟有一種置身盛世南朝的熟悉感,不禁紅了眼眶。

  她掀起珠簾,一言不發地看著外頭的熱鬧,卻不知對面的精致閣樓上,一名男子也在傻傻地看著她。

  待她離去,那人依舊不錯眼地盯著,直到身后的小廝提醒,他才緩緩回過神來。

  “少爺,剛剛那位姑娘真是美艷絕倫、天下無雙啊!”那小廝賊眉鼠眼的,一臉諂媚。

  “給本少爺去查查,剛剛過去的馬車是誰家的。再備下禮,咱們好去府上拜訪一二。”男子滿臉輕佻之色,仔細吩咐道。

  “是,少爺,奴這就去!”小廝點頭哈腰,笑得神秘。

  “不知袁公子又要去拜訪哪家紅樓楚館?”旭日樓臨街雅間的門被人暴力一踹,“轟”地一下砸開,搖搖欲墜。

  把袁甫輝和隨身小廝都嚇得不輕。

  來人一雙繡著金龍藍云紋的玄色步靴,身上穿著寶藍色竹紋的束腰長袍,材質都是上等緙絲,腰間更是配著一塊龍紋玉牌,可見身份不凡。

  “原來是安郡王,有失遠迎。”袁甫輝笑嘻嘻地迎上去,不料卻被一巴掌不輕不重地扇開。

  諸葛敬祁整個人顯得很狂躁,如白玉般稚嫩滑膩的臉上,眉心正處竟然出現了一粒黃豆大小的紅色泛白的痘包,配上他精致的臉如過年時街上繪制的福娃娃一般喜感。

  “郡王殿下,您這是怎么了,悶悶不樂的?”袁甫輝顯然看到了,正憋著笑,引他入座。

  諸葛敬祁正處于男孩子的變聲期,他還不太能適應,剛剛說了一句話,讓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嘶啞又難聽,已經讓他很懊惱了。

  現在袁甫輝還逗著他說話,他是一點都不想搭理,索性整個人就撲在桌上,誰喊都不起來。

  “哎,少爺,方才那隊馬車又回來了!”袁甫輝的小廝在窗邊探頭探腦。

  袁甫輝擠開小廝費力張望著,卻沒找到那驚鴻一瞥的美人兒,更是連她所乘的那輛馬車也沒找到。

  “那是諸葛敬祐的車駕。”諸葛敬祁背后靈一樣,不知何時走到了袁甫輝的身后,目光幽深地盯著樓下漸行漸遠的車馬。

  “啊!”袁甫輝被他嚇得腦袋一縮,朝旁邊躲開,“你怎么不聲不響地走過來,把老子魂都嚇丟了!”

  “哼。”諸葛敬祁翻個白眼,懶得理他,徑直走向桌邊給自己倒了杯茶。

  袁甫輝一臉生無可戀,他失落地想,順王的女人,看來他是沒戲嘍!

  “明年開春,皇兄要大選秀女,不止充盈后宮,還要為王公子弟賜婚。”諸葛敬祁說到最后,幽幽地嘆了口氣,頗為苦惱。

  “選秀?”袁甫輝自覺抓到了機會,欣喜地反問,“賜婚?”

  “嗯……”這回換做諸葛敬祁生無可戀了。

  “袁來財!”袁甫輝興奮地大喊一聲,之前那好事的小廝便湊了上來。

  “給你一天時間查方才那位姑娘的來歷,查到了速來通知我。”袁甫輝坐立難安,滿心都是計劃怎么讓祖父后日進宮請安為他請婚的事。

  如若身份不高,想來當今皇上不會拒絕,可即便身份不凡,只要他祖父出馬,就不信皇上不松口,到時就看看順王敢不敢跟他爭了。

  諸葛敬祁早就知道好友是這副重色輕友的模樣,對他也不敢抱任何希望,便又半死不活地倒回桌上。

  ……

  卻說徐嵐瑜等人被送至徐府時,門口已經站了烏泱泱一大群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形挺立的中年男子,臉頰邊兩道淺淺的褶皺,平時定是刻板嚴肅不愛笑的人。

  他身后跟著兩位錦衣華服的年輕夫人,右側那位端著慈祥溫和的笑容,看久了讓人覺得虛假,左側那位倒沒有刻意端著規矩,反而一雙眼珠子滴溜溜地在馬車中來回掃視。

  徐嵐瑜坐在車里,等著徐嵐雅被諸葛敬祐親自接下車,這才搭著蘭兒的手下來。

  徐嵐瑜正瞧著前方眉來眼去的倆人,突然就被一個紅色的團影撲過來抱住了她的腳,一時反應不及,便僵硬著身子愣在原地。

  緊接著,耳邊便是一陣女人的哭哭啼啼:“大小姐,你總算回來了,老爺和我以及幾個弟弟都可想你了!”

  徐嵐瑜眨眨眼,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哭的梨花帶雨,嬌媚動人的夫人。

  經蘭兒提醒,她才知道面前這位哭得不能自已的是徐府的萍姨娘,也就是祖母為她父親做主抬進來的良妾。

  “娘!我也很想大姐姐,你怎的不說我!”徐嵐瑜低頭看著掛在腳邊突然出聲的紅團,是個粉雕玉琢的娃娃,正氣惱地皺著臉嘟起小嘴。

  此話由軟糯的童音喊出來,引得眾人發笑。

  這便是萍姨娘的小女兒了吧,果然活潑可愛。

  “大姐姐也很想馨兒。”徐嵐瑜慈愛地摸摸徐嵐馨的小腦袋,在眾人看不清的面紗下,勾著唇笑得極溫柔。

  徐嵐馨聽到這話,小手更加緊緊地圈著徐嵐瑜,笑得天真無邪,臉頰紅紅帶著些許羞澀。

  “胡鬧什么,快過來參見順王殿下。”中年男子也就是徐嵐瑜的爹徐念洲正怒聲道,只不過那怒氣并不如表現得那樣大。

  徐嵐馨見此,不情不愿地撒了手,被萍姨娘拉過去請安。

  徐嵐雅的娘陳氏在聽到徐念洲道清恩人身份后,便兩眼放光地迎上去,哪里顧得上旁人。

  諸葛敬祐與徐念洲寒暄了幾句,門都不進,便要走了。

  徐念洲與諸葛敬祐并不相熟,甚至是兩廂看不對眼,徐念洲覺得諸葛敬祐野心勃勃、不安好心,而諸葛敬祐覺得他官職太低,于大計毫無益處。

  臨走時,贈了徐嵐雅他順王府的腰牌,便翻身上馬。

  徐家主仆數十人皆垂首恭送,諸葛敬祐卻突然說:“沒想到堂堂太仆寺卿之女也會遭受瘋馬之禍,自家人尚且如此,陛下的軍馬車駕又該如何?”

  徐念洲惶恐,正要下跪,被一只纖纖玉手攔住。

  “殿下想是有什么誤會,父親為太仆寺卿,掌管京中馬務,在皇上面前從不敢含糊半分。”徐嵐瑜幾步上前擋住諸葛敬祐的嘲弄。

  “哼,這便是徐大人的家教?”諸葛敬祐不以為意。

  “殿下恕罪,此乃小官的大女兒,一向養在楚州,才剛回京城,對京中規矩不甚了解,見笑了。”徐念洲緊張地拉住女兒,皮笑肉不笑地說。

  “殿下有所不知,雅妹妹遭遇的瘋馬,并非京城車馬。而是小女由楚州帶來的,可能是水土不服,瘋馬之禍只是意外。還請殿下勿要遷怒無辜之人。”徐嵐瑜屈膝行禮,聲音輕柔。

  “楚州的車馬又如何,不也是害得我差點沒了命,你定然是故意的!”徐嵐雅不合時宜地出言反駁。

  當真是豬腦子!

  徐嵐瑜心里不屑。

  諸葛敬祐順著徐嵐雅的話又說:“不論何處車馬都為魏國所有,徐大人是太仆寺卿主要官職便是馴馬養馬,如此懈怠該當何罪?”

  “楚州車馬一向掌管于袁將軍名下,是皇上親賜,不知殿下是否對袁將軍不滿?”徐嵐瑜見他趁勢問罪,便直言道。

  “大小姐言重,本王也只是替徐大人心疼女兒罷了,告辭。”好一個牙尖嘴利的丫頭!

  他說的好聽,方才話語中哪一句不是指責父親有尸位素餐之嫌。

  “大小姐,你怎么如此不知禮數頂撞順王殿下,往后老爺該怎么在朝堂立足?”說話的是一名頭發花白的老頭,一臉倨傲,好像他才是這個家的主人。

  “住口!秦家!”徐念洲心中自有衡量,他不是順王一派,自不擔心諸葛敬祐給他小鞋穿。

  畢竟如今的順王不比當年,只不過一個閑職罷了。

  徐念洲盯著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兒,心中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滿腔的思念和愧疚在此時,變作欣喜和慈愛。

  許久,徐念洲才啞著嗓子說:“先回家吧。”

10539 3623583 MjAxOS8xMS8yNy8jIyMxMDUzOQ==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7/10539_362358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上证指数30年走势图 策中策配资 投资理财平台倒闭了我里面的钱怎么办 基金配资合法性 神机策配资 场外配资重来 2019上证指数年线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互联网金融产品的优缺点 腾讯大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