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十五章背黑鍋者

書名:娘子,聽我解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蘭橈 更新時間:2019-12-07 23:08:47

  “奴婢先伺候您喝下吧,明日便不必再麻煩蘭兒姑娘了。”那人說著就要推門進來。

  “站住!”徐嵐瑜從床榻上坐起,摸黑拿起架子上的銅盆,一步步走過去開門。

  徐嵐瑜的手剛剛摸到門栓,就聽到外頭的人跑開了。

  “大小姐您睡了嗎,老夫人從楚州來了,要傳您去上院回話。”一個粗獷的男人聲在門外。

  徐嵐瑜認得他,自上次她借口發落了兩個不盡忠的護院后,由萍姨娘做主給調過來的。

  “祖母到了?”徐嵐瑜顧不得許多,拉開門驚喜地問。

  “對,剛入家門便讓人來喊您了。”彪形大漢的臉上印出可疑的紅暈。

  當徐嵐瑜收拾干凈來到上院時,正堂內燈火通明,一位雍容華貴的夫人坐在上位,兩鬢微白,保養得極好,正表情嚴肅地說著什么。

  老太太在看到徐嵐瑜出現在門口時,眸中明顯亮了幾分,嚴厲之色褪去,慢慢溢出慈愛之色。

  “瑜兒,我的瑜兒啊,你受苦了!”徐老夫人由宋婆子攙扶著慢慢站起來朝徐嵐瑜展開懷抱。

  “祖母!”徐嵐瑜不再猶豫,奔過去抱住老夫人。

  “我的孫女兒噢,都是祖母不好,讓你遭這種罪。”徐老夫人狠狠握拳捶著身旁站著的徐念洲。

  徐念洲不躲不避,任由母親捶打。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如實說來,祖母在這,看有誰敢欺負你!”徐老夫人拽著孫女兒往榻上坐。

  秦婆子聽說老夫人來了,立馬奔到前頭來哭訴:“老夫人啊,可憐我的孫兒啊,駿哥兒也是您看著長大的,怎就遭如此毒手,無論如何大小姐都要給我秦家一個說法!”

  那撒潑的勁兒著實讓老夫人頭疼。

  “我知你痛失孫兒,情難自制,但事情還未查清,莫要妄下定論誣陷大小姐。”徐老夫人擺手。

  “祖母,瑜兒想自己查明真相,還駿哥兒和馨兒妹妹一個公道,還望祖母和父親恩準。”徐嵐瑜懇求道。

  “萍姨娘怎么說?”徐老夫人多是顧念伺候自己多年的宋婆子的。

  “謹聽老夫人做主。”萍姨娘蹲身,不置可否。

  徐嵐瑜趴在老夫人的腿上,表情動容,實則內心慌亂如麻,她真怕老夫人會看出她的不同,于是故意做出驚慌失措的模樣,一副顯然是被這個大家庭的骯臟齷齪給嚇怕了的脆弱樣子。

  “聽見了嗎,瑜兒,萍姨娘許你三日時間查出真相。”徐老夫人心疼地摟著徐嵐瑜。

  終于爭取到了機會,幸好她讓徐伯盯住了幾個重要人物,只要她細查下去,不怕兇手不露出馬腳。

  現在最關鍵的人物便是櫻兒了。

  找出她的躲藏之處,就不信敲不開她的話,只擔心她會被陳氏早一步找到殺人滅口。

  徐嵐瑜何其幸運,經蘭兒一說便成功找到了櫻兒的表姐,在她家的谷倉里找到了隱匿多日的櫻兒。

  彼時徐嵐瑜正坐在搖搖欲墜的草屋內,旁邊是早已缺口腐爛的桌椅,桌上擺著一個土陶碗,碗里盛著清澈的井水。

  櫻兒的表姐杜氏正被幾個護院押著跪在一邊,而櫻兒則渾身破爛不堪地跪在徐嵐瑜的面前。

  “是誰做的?”徐嵐瑜看到櫻兒脖頸上的吻痕和手臂上明顯掙扎的痕跡。

  “不是我!”櫻兒舉止言談有些瘋癲,口中念念有詞,她以為徐嵐瑜問的是下毒之事。

  “杜氏,本小姐聽說你一直待櫻兒親厚,她這一身傷是誰做的?”徐嵐瑜一掌拍在桌上,震得土陶碗中的水晃蕩了好幾圈。

  “大小姐,小的不知啊!”杜氏矢口否認。

  “你看看她現在什么樣子,從你家谷倉里找出來的,你還敢說不知?”徐嵐瑜說罷,朝架著她的護院使了個眼色,后者立馬從腰間抽出匕首貼在杜氏的臉上。

  “我說我說,都是柳小爺……”杜氏說出前因后果,倒叫徐嵐瑜真正認識到什么是翻臉無情。

  櫻兒來投奔杜氏是柳成的主意,只不過他害怕櫻兒糾纏,便找了幾個常聚在北郊的乞丐過來,杜氏一家收了乞丐的銀子竟是在谷倉里做起了逼良為唱的生意。

  櫻兒這幾日便是被那些人輪流糾纏,身心皆受折磨,心智已然受損,怕是問不出什么了。

  徐嵐瑜嘆一聲氣,帶著人回府。

  “祖母,此事恐怕需要審問一番柳小爺,櫻兒離開徐府便是他做的手腳。”徐嵐瑜詢問徐老夫人的意見。

  “不必看我,該如何審問就別留情,若他也參與其中大不了扭送官府,與柳家再無往來就是了。”徐老夫人嘴上這樣說,仍是留有情面,讓人回去通知柳家人。

  “多謝祖母。”徐嵐瑜放下心,派人去捉柳成回來。

  柳成如實說出當時的情況,不過卻不知櫻兒為何要下毒,徐嵐瑜不肯將此事輕輕揭過,仍是派人逼問。

  “小姐,還沒有消息嗎?”蘭兒見徐嵐瑜食不下咽,又為她夾了點開胃的咸菜。

  “如果櫻兒無法清醒說出真相,恐怕此事就難再追查,你家小姐這個黑鍋想是背定了。”徐嵐瑜嘆一聲氣,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飯。

  “想不到柳小爺平日看著一本正經,不僅和櫻兒勾勾搭搭,竟是吃完不認,還將櫻兒害成那般田地,若櫻兒早知道,定然不會和柳小爺私混在一處。”蘭兒替櫻兒打抱不平道。

  “是啊,總之人心隔肚皮,誰也不知道誰究竟是長了顆什么心。”徐嵐瑜諷刺一笑。

  這兩日追查,徐嵐瑜連天眼都用上了,仍是找不到指使櫻兒做這些事的幕后黑手。

  若說沒有陳氏的手筆,她斷然不信,只可惜沒有證據。

  徐嵐瑜看著飯菜出神,卻猛然想起那日夜有人來給她送藥的事。

  徐嵐瑜讓蘭兒去伙房把那日打碎的藥碗取來,又著人去請大夫察看,竟查出內有五石散。

  “你說瑜兒能否查出什么?”

  “大小姐聰慧,這才過去兩日,定然能給大家一個交待。”

  “唉,那毒物我是見過的。我既怕她查不出來無法給自己洗脫冤屈,又怕她查出來會怨恨會傷心。”

  “老夫人,您是說毒害馨小姐的藥是當年害死先少夫人……”

  “正是,這東西現在出現,一個把握不好,便會牽扯到萍姨娘身上。畢竟她當時還伺候在曦兒的院子里。”

  “老夫人明鑒,奴家萍姐兒當年氣性兒高些都是老奴給慣的,她絕沒有害人之心啊!”宋婆子噗通一聲跪地請罪。

  “我信你,可若有心人引導,瑜兒怕是不會相信。”徐老夫人頭疼地搖搖頭。

  “老夫人,大小姐過來了。”主仆倆都憂心忡忡的時候,外頭小廝傳話進來。

  “快請!”徐老夫人抬手,小廝便退下去。

  “祖母,孫女差點就見不到您了!”徐嵐瑜哭訴。

  “怎么回事?”徐老夫人著急詢問。

  “孫女被禁足期間所飲的藥中被人下了五石散。”徐嵐瑜讓人把大夫請上來。

  “是,徐小姐確實服了少量,五石散可祛寒,本是良藥。可就在這個碎碗中,足有使一個九尺壯漢當即爆體而亡的量。”老大夫聽說徐家的事,便不想被牽扯,實話實說道。

  “果真如此!桃花,你去查查此藥是誰熬的!”徐老夫人把拐杖一丟,顯然氣急。

  桃花是伺候徐老夫人多年的舊人了,一直沒有外嫁,在楚州老家很有威望,如今在京城依然頗具威信。

  不一會兒,桃花回來稟報說是陳氏派人熬的,且在陳氏所服的安神湯里也發現了少許。

  當陳意被請過來時,被桃花告知五石散的來歷之后,立馬撲在徐老夫人腳邊哭喊:

  “母親大人明鑒啊,就算我要害大小姐怎會加在自己的安神湯中,若不是這次桃花姑娘查出來,我還真不知道服用了多年的安神湯中有此等藥物啊!”

  “容不得你狡辯,來人,傳家法!”徐老夫人不想再聽。

  “母親大人,兒媳有人證!”陳意說著便讓鴛鴦把一直給自己熬藥的春蘭帶上來。

  春蘭抖抖索索地承認,并指認出存菊堂的萍姨娘。

  徐嵐瑜暗叫不好,恐怕陳氏存有后招,預備誣陷萍姨娘。

  萍姨娘上堂之后,聲稱不知五石散一事,卻有街上藥鋪的大夫作證,稱她曾秘密購買過五石散。

  宋婆子一瞧女兒神色,哪有什么不明白的,當即就要下跪求饒,卻不想被徐嵐瑜給生生按住。

  徐嵐瑜讓護院把柳小爺和櫻兒帶上來,才緩緩開口:

  “祖母,下毒一事恐怕是櫻兒與柳小爺合謀,畢竟櫻兒流胎是我照顧不周,她恨我倒是一個理由。孫女一直想讓柳小爺與櫻兒分開,可聽櫻兒說起想離開徐家,恐怕是想與柳小爺私奔,故而下毒陷害便能脫身。”

  “若真是這樣,把柳成給我扭送官府,該怎么判就怎么判。至于櫻兒,既已瘋癲說不出主謀,便讓她一人承擔,杖殺了吧。”徐老夫人懶得再看眾人。

  “不!求老夫人饒命!一切都是大夫人指使奴婢的!奴婢擔心大夫人殺人滅口,這才裝瘋賣傻預備躲過一劫,求老夫人開恩。”櫻兒聽到處罰的那一刻,突然“清醒”過來,磕頭求饒。

  “胡說!母親大人,她瘋了!一個瘋婆子的話,咱們怎么能信呢?”

10539 3626047 MjAxOS8xMS8yNy8jIyMxMDUzOQ==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7/10539_362604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建时时彩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奖池 赛马会料之料 极速时时彩计划 7星彩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 中超直播吧 浙江十一选五 大世界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