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212章:受傷

書名:租約到期:黏上總裁不放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神經大條 更新時間:2020-03-09 19:10:25

  一句話,惹得屋里三個人皆向他看去,顧北幽清了清嗓子,說道:“其實這個小白兔不是別人,就是你們一直在找的車眠眠。”

  “什么?”

  “這不可能吧?”

  Linda和格里斯一人一句,臉上寫滿了驚訝,一旁的車艾錢卻淡定很多,對于這種猜測,她并不覺得奇怪,也可以說,她早就料想過這種可能性的發生,只是一直不敢相信罷了。

  “Money,你怎么不說話了?你也是這么想的么?”

  車艾錢坐在那里,沉默許久,最終深深地嘆了口氣,道:“我已經很久沒見過眠眠了,她和秦峰之間具體發生過什么,我不太了解,但秦峰對眠眠的態度一直很奇怪……我說不好,就是莫名有一種如果說小白兔是車眠眠,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的感覺。”

  Linda張了張嘴,不知說什么好,只得嘆息一聲,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車艾錢強行打起精神,對Linda道:“繼續查吧,既然現在已經有了線索和猜測,我們就來證實一下。一會兒出去之后,我們先找到小白兔,然后見機行事!”

  其余三人點點頭,四人兩組回到宴會廳時,第一輪拍賣會只剩最后兩個藏品,車艾錢環顧四周,沒有發現小白兔的身影,于是對Linda道:“Linda,你和格里斯去二樓各個包間走一走,我和顧北幽在這里守著,有消息的話第一時間聯系我,我想親自和她說。”

  “沒問題,交給我們了。”

  Linda爽快答應,拉著格里斯折回到二樓,顧北幽則和車艾錢隨便找了個地方坐好。

  拍賣會進行的如火如荼,最后兩個藏品是一塊翠綠寶玉和一副水墨畫,分別以三百萬和六百萬的價格成交。車艾錢一直在人群中尋找著小白兔的身影,卻始終毫無收獲。

  第一輪拍賣已經結束,會場不再像方才那般有秩序,很多人都站了起來,出出進進的人也有很多,還有一些人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后已經打算離開了,這一變化讓車艾錢不由得有些焦慮。

  這么久了,她怎么還是沒有見到小白兔?難不成她已經走了?

  顧北幽察覺到車艾錢的情緒,溫柔地拉起車艾錢的手道:“艾錢,別急,這是秦峰組織的宴會,秦峰沒走,小白兔也不會走的。就算現在找不到也不要緊,宴會結束,我們直接去找秦峰,小白兔一定和他在一起。”

  聽著顧北幽的安慰,車艾錢的慌亂散去不少,她點點頭,緊緊握著顧北幽的手,仿佛這樣,她才能繼續支撐下去,才能不再胡思亂想,才能專心去找小白兔的身影。

  現在的車艾錢心情很是復雜,一方面,她希望小白兔就是車眠眠,一方面,她又不忍心小白兔是車眠眠,她承認,關于前塵種種,她確實記怨自己這個名不副實的妹妹,可她到底也是個大活人,怎么就能失蹤多年不見,再見時卻被折磨成這樣?

  第一輪拍賣結束,宴會廳中再次響起了音樂,本來明亮的燈光變得昏黃,兩盞聚光燈打到舞臺中間,幾個穿著禮服的酒保推著一車道具走了上來,大聲說道:“感謝各位先生女士為愛護動物慷慨解囊,下面是本酒店為大家準備的花式調酒表演,請大家盡情欣賞!”

  話音剛落,四周空地無人處忽然燃起焰火,宴會廳霎時間被火光照亮,一時驚呼四起,舞臺上的酒保拿起杯子和酒瓶,十指翻動,雙臂揮舞,絢麗的燈光襯托著晶瑩剔透的酒液,博得了眾人的陣陣喝彩。

  幾番表演完畢,臺前的酒保也只剩一人,只見他點起一根蠟燭,又用蠟燭的火光點燃酒液,著了火的酒像是有生命一般,在酒保的雙手之間翩翩起舞,酒保手掌帶火,在舞臺上從容而舞,一邊舞蹈,一邊吟唱:

  “你就是我的火,吸引我,燃燒我,卻又逃不開我的手掌心……”

  舞臺上的表演肆意炙熱,又帶著難以放下的點點惆悵,眾人都被舞臺上的表演吸引,車艾錢卻沒有心思觀賞這些,她在人群中四處找尋,終于在靠近舞臺的右側看到了一抹恰似小白兔的身影。

  小白兔孤身一人,身邊并無秦峰相陪,車艾錢一喜,覺得正是時機,飛快地對顧北幽說了句“我好像看到她了”便向小白兔所在的地方跑去。

  顧北幽微微一怔,順著車艾錢的身影看去,確實見到小白兔一人站在那里,手里滑動著手機,時不時地顫顫身子,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顧北幽松了口氣,也向那邊走去。

  車艾錢跑到距離小白兔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調整好呼吸后,緩步向小白兔走去,直到走到小白兔面前,確定小白兔逃跑無望后,才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嗨,你好,你還記得我么?我們剛才見過。”

  小白兔聽到車艾錢的聲音抬起頭來,一雙眼緊緊鎖在車艾錢身上,對于車艾錢的話卻沒有什么反應。

  隔著面具,車艾錢只能看到小白兔的眼睛,而且還看不真切,她不能確認面前之人是不是車眠眠,而她也不能堂而皇之地摘掉人家的面具,要是認錯了,她不僅沒法和秦峰交代,有可能還會打草驚蛇。

  “你不記得我了?”車艾錢試探著問道。

  面具底下的小白兔勾了勾嘴角,眼神中滿是嘲諷和戲謔,她搖了搖頭,卻還是沒有說話。

  車艾錢怔了怔,這人怎么回事?這是鐵了心地一句話都不說?

  車艾錢目光灼灼地盯著小白兔的一舉一動,嘴角上彎,露出笑容:“你記得我就好,你看到秦峰學長了么?我找了他好久,一直沒找到他……”

  車艾錢故意將語氣放柔放低,聽起來就像撒嬌一樣,這是女人對付女人最常用最好用的辦法,果不其然,小白兔動了動,唇齒間不自覺溢出一個簡短卻憤恨的“你”字。

  小白兔又不出聲了,但這聲“你”車艾錢聽得真切,是了,如果說之前她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猜測,現在她有百分之八十的確認。

  車艾錢看著小白兔,正在猶豫要不要豁出這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小白兔忽然一動,似乎是要離開。

  來不及多想,車艾錢忽而拉住小白兔的胳膊,卻還是沒有揭掉小白兔的面具,她看著小白兔的雙眼,一字一頓道:“眠眠,媽媽她很想你,跟我回去吧。”

  小白兔明顯一僵眼神變得古怪起來,車艾錢狠了狠心,決定摘掉小白兔的面具,卻不想小白兔忽然使力,一把將車艾錢推開,更是狠狠地將她推到舞臺上。

  臺下驚呼一聲,不為其他,只因車艾錢被推上舞臺時,那名跳舞的酒保正走位走到這邊,他怎么也料想不到會有一個人沖到舞臺上來,還正好沖到了自己的身上,手下一個不穩,一杯著了火的雞尾酒徑直潑到了車艾錢的左臂。

  顧北幽剛好走到這邊,他眼疾手快,大跨一步走上舞臺將車艾錢禮服的袖子齊肩撕下,趕忙將火踩滅,可車艾錢白皙的手臂卻也被燒的通紅,車艾錢疼得直抽涼氣,顧北幽慌了神,好在酒店人員專業素養過關,第一時間叫了救護車,接著引導二人向場外走去。

  顧北幽攙著車艾錢,將自己的外套脫下罩住車艾錢的手臂,車艾錢受傷地地方被碰到,“嘶”了一聲,顧北幽停在那里手足無措,車艾錢卻好像并不在乎,她用另一只手拉著顧北幽的胳膊道:“是她,北幽,一定是她,我聽到她的聲音,還用媽媽的事激她,如果不是她,她不可能有這么大的反應。怎么辦?她為什么不愿意和我相認?她是不是受到了什么脅迫?”

  顧北幽輕拍車艾錢的后背,柔聲安慰道:“艾錢,你別急,我馬上通知格里斯,讓他們在會場繼續找人,既然已經確定小白兔就是車眠眠,那我們就可以正大光明和秦峰談判。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把你妹妹搶回來的。”

  車艾錢點點頭,努力安慰自己不要驚慌。救護車呼嘯著駛過街道和路口,不多時便到了醫院,車艾錢在小護士的帶領下,徑直朝急診大廳走去。

10551 3651049 MjAxOS8xMi8wOS8jIyMxMDU1MQ== http://m.clewx.com/book/201912/09/10551_365104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星悦陕西麻将app下载 极速飞艇稳赚计划 巴西足球甲级联赛积 秒速赛车害了多少人 股票配资你不知道的六大常识 富深所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 36选7几点开奖 在线配资 点点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