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番外一

書名:風起時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夢筱二 更新時間:2020-03-09 20:31:20

  月月八歲那年, 小布丁十四歲了,也是在這一年,小布丁的病情得到控制, 后續還得繼續用藥,但不用再去醫院。
等這個暑期過去,她就可以到學校正常上課。
按照她的知識掌握情況, 上中學完全沒問題,可她只有八歲孩子的身高, 在一群中學生里, 她就是一個小不點。

  謝昀呈征求她的意見,“告訴爸爸, 你是選擇跟你年齡相仿的一群孩子學習,還是選擇跟你身高差不多的一群孩子學習?不管你怎么選擇,爸爸都支持你。”

  小布丁坐在謝昀呈腿上,好半天都沒吱聲,她不時扒拉扒拉謝昀呈頭發,不時擠擠他的臉頰, 還又把他嘴角弄成一個笑臉狀。

  謝昀呈知道,她這是心里糾結的不行。
他說了說他自己的看法:“如果你選擇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學習和成長, 你得有一顆強大的心臟, 爸爸信你, 你會做得很好, 因為很多時候,你比爸爸還要強大。”

  小布丁不亂動了,認真聽著。

  “不過這樣以來, 你收獲的快樂可能就要少一點兒,你會把很多很多時間都浪費在別人對你的一言一行上, 即便他們是無心的,只是好奇你的身高,你還是會有壓力。”

  謝昀呈又說了說另一種選擇:“如果你跟月月這么大的孩子一起學習,從某個角度來說,可能是浪費時間,因為她們要學習的知識,你早就學過,還是最好的老師給你授課。”

  謝昀呈難得如此長篇大論,“不過你從來都沒享受過課堂,雖然只是掌握了這個年齡段的課本知識,可是跟同學們在一起游戲時的快樂,是任何老師都沒法帶給你的。所以呢,也不是浪費時間,因為你學到了什么是集體,什么是團隊。”
“如果是我,我會這么選擇。”

  小布丁眼睛眨也不眨看著他,“怎么選擇?”她連呼吸都屏住。

  謝昀呈:“先在低年級待一年,等徹底適應了校園生活,你可以跳級,跳到中學去,到時老師會這么介紹,小布丁小朋友是從小學三年級直接升上來的哦。”
“他們會很欣賞,你因為生病耽誤的時間,都在這一年補上來了。而且你的鋼琴水平,她們沒誰比得過。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些初中的小伙伴兒是怎樣崇拜的眼光看著你?”他抵著小布丁的額頭,“這樣是不是很酷?”

  小布丁笑了,“好像很不錯。”她小心翼翼問道:“我可以跟月月在一個班級嗎?”

  謝昀呈:“可以,如果你決定了上三年級,我明天就去月月讀的那所私立學校給你申請,等開學,你和月月就是同學,但是不是同桌,我不保證,這個要聽老師的安排,好不好?”

  小布丁連連點頭,跟月月一個班級就足夠。

  謝昀呈繼續給她心里疏導:“你跟月月的興趣班肯定不一樣,她喜歡畫畫,你愛鋼琴,你們有一半時間是要在不同教室上課,所以是不是同桌也沒關系。”

  小布丁終于不再糾結,手心的汗也慢慢干了。離開學還有一段日子,可仿佛也不是很長。
“爸爸,我想去看看張伯。”

  “好啊。”

  張伯現在長居小島,只有冬天,小島風太大又冰冷時,他才會來城里住上幾個月,開春,他又回到島上。

  謝昀呈把小布丁抱起來放床上躺好,給她蓋上被子,“晚安。”
“晚安。”小布丁瞇上眼,突然又睜開,“爸爸,那個...”

  謝昀呈的手已經落在臺燈開關上,又頓住,“怎么了?”
小布丁兩手在被窩,不由抓了抓被角,“楚堯爸爸,馬上就要做爸爸了,是嗎?聽說,是個小妹妹。”

  謝昀呈緩緩點了點頭。

  小布丁笑著:“哇,那一定很可愛。晚安咯,爸爸。”

  謝昀呈想寬慰她幾句,可小布丁已經緊緊瞇上眼,不時眼睫毛會動一下,他什么都沒再說,關了燈離開。

  暑期還剩兩周時,謝昀呈帶小布丁和月月去了小島。
正逢張伯種的土豆成熟,張伯負責挖土豆,小布丁和月月每人拎著籃子,跟在后面撿。
她們赤著腳,認真勞作,手上臉上都是泥,衣服上也沒能幸免。
謝昀呈在一邊看著,偶爾,會給她們拍個視頻。
“爸爸,你也來撿土豆。”小布丁熱情邀請。

  謝昀呈沒那個興致,他往前走了幾步,隨手摘了一個西紅柿,這些西紅柿也是張伯自己種植。
純天然。
他沒洗,擱在襯衫上擦了擦就咬了一口。
又酸又甜。

  張伯已經挖出很多土豆,他停下來歇了歇,等著兩個孩子。
謝昀呈還在吃西紅柿,津津有味的樣子。
他瞅著謝昀呈:“你今天多大了?”

  謝昀呈笑了聲,“怎么,您要給我介紹對象?”他又咬了一小口西紅柿,“三十九,馬上就成年了。”

  張伯:“你還真打算跟我一樣呢?”
謝昀呈反問,“跟您一樣有什么不好?”

  張伯拄著鐵鍬,望著風平浪靜的海面,也對,有什么不好?心里守著一個人,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沒什么不好。

  謝昀呈指指這一大片菜園,“以后您這些有人繼承了,我爭取培育出第五代西紅柿,草莓味。”
張伯搖搖頭,無奈一笑。
謝昀呈吃完一個西紅柿,又摘了一個。

  日落山頭時,他們收工。
隨行過來的阿姨給月月和小布丁洗澡,換上了干凈的裙子,紅色背帶裙,姐妹裝。

  月月回房拿出兩個漂流瓶,她遞一個給小布丁,“幫我忙。一會兒我們去海邊把這個漂流瓶放走。”

  小布丁被精美的瓶子和里面的彩色信紙吸引,“哇,這么漂亮,在哪兒買的?”

  月月:“我奶奶給我制作的,不過里面的信紙是我自己畫的,信是我寫的,寫了中文英文和西文,不知道小精靈能讀懂哪一個,所以我都寫了。”
她抱著她那個漂流瓶,“走吧,我們現在就去海邊。”
小布丁緊跟著她出了房間,“你還在找你的小精靈?”
月月點頭,“嗯。我總有一天會找到她的。”

  深藍的海水,金色的沙灘,兩個奔跑的紅色小不點。張伯拿上風箏,緊隨她們身后。

  工人早就準備好了燒烤架,土豆,茄子,玉米,西紅柿,全是張伯菜園里自己種的。謝昀呈負責燒烤,先烤了兩個孩子喜歡吃的西紅柿。

  沙灘上,月月和小布丁已經放走了漂流瓶,正追著張伯在放風箏。
歡笑聲,陣陣傳來。

  謝昀呈不時瞅那邊一眼,看著張伯,他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后的自己,帶著兩個孩子在日落的海邊放風箏。
而那時,那兩個孩子應該是小布丁和月月的女兒。
他打開手機,把聲音開到最大,播了一首曲子,《美麗的夜晚》。

  --

  此時的曼哈頓,陽光正好的午后。
今天周末,慕靳裴陪季星遙去書店看書,這幾乎成了每個周末下午的打卡活動。

  慕靳裴每次都是挑童話故事,科幻類,腦洞大的童話故事,這是要睡前講給月月聽。
季星遙會挑上一本愛情小說看,經常看入迷。每看一本小說她都會畫一幅跟愛情有關的畫。
如果小說的結局是悲傷的,她的畫也會跟著凄美。
若小說結局甜蜜,她的畫便是愛意滿滿的玫瑰色。

  慕靳裴發現這個規律后,再也不許她看悲傷的愛情故事,每次來書店,他都會挑一些溫暖的小說給她看。

  書挑好了,兩人找個安靜的角落,背對背靠著看。
慕靳裴是坐在凳子上,季星遙站著,倚著他,整個人的重心都在他背上。站得久了,慕靳裴怕她腿酸,反手給她反復捏著小腿放松。
太陽西沉,陽光從窗戶照進來,他們準備回家。

  手上看的書,他們會結賬帶走,足夠一周時間看。

  出了書店,慕靳裴牽著季星遙。“過兩天我們去度假,馬上你們學院就要開學了。”
季星遙:“你不忙?”
慕靳裴沒說忙還是不忙,只道:“今年的年假還沒休。”他看著她:“想想去哪兒玩。出海,小鎮游玩,都行,隨你。”
季星遙:“小鎮吧。”

  他們站在書店門口,等司機過來。
季星遙摟著慕靳裴脖子,仰頭盯著他下頜看。

  慕靳裴垂眸,“在想什么?”
季星遙搖頭。指腹描繪著他鋒利的下頜線,然后抬腳,親了下。

  慕靳裴俯身,把她的唇含嘴里。
日落的街頭,兩人擁吻的影子纏繞著,被拉得很長。

  司機已經把車開過來了,可他們還沉醉在親吻里。
這里是即停點,沒辦法,司機只好把車再開回去。

  晚上回到家,他們各忙各的。
季星遙在室內泳池游泳,慕靳裴坐在泳池邊畫畫,他會把一周來女兒跟季星遙相處的有趣畫面一一畫下來。
兩年下來,他已經畫了幾百幅,足夠印兩大本畫冊。

  游了幾個來回,季星遙坐到岸邊,“老公。”
“來了。”慕靳裴放下筆,她這個時候喊他基本是索吻。
季星遙望著他,“體力消耗完了,歇會兒。”
慕靳裴拿了浴巾把她裹起來,然后將她環在懷里,“休息多長時間?”
季星遙想了想:“兩分鐘。”
她這個兩分鐘,是指親吻兩分鐘。

  慕靳裴每次都克制著自己不能深吻,不然一發不可收拾,回到臥室后基本就不會再出來,這樣的話他的畫完成不了,她也沒法接著游泳。
他親著她,輕輕淺淺,也不離開她的唇。

  對季星遙來說,這樣的吻最容易讓人沉迷。

10563 3651092 MjAxOS8xMi8yMC8jIyMxMDU2Mw==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0/10563_365109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4场进球开奖结果 天赐配资 投资理财平台排行榜 股权基金配资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000880潍柴重机新闻 股票行情查询 德宏信投 开心麻将下载手机版 四川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