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八十七章 嫁給我

書名:雙寶駕到:冷傲爹地太能撩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奇語 更新時間:2020-03-09 19:52:27

  “我的指證是,歐陽峰并非老爺子的親生子!”此話一出,場中唏噓一片,而歐陽禹卻鎮定十足。

  “法官,我有異議。我從小是在老爺子身邊長大的,就算不是親生、也有權接手奕云集團的經營權。”歐陽峰振振有詞,原告憑什么趕他出局?

  “法官,被告承認自己是老爺子過繼的,我這里有一張親筆書信還請法官過目。”歐陽禹拿出證據,讓人呈了上去,正因為有了它、才有把握起訴叔叔。

  “被告,三年前你跟原告的爺爺是否發生過不快,他手寫了‘斷絕父子關系’的證詞。”法官打開了那張紙,上面有本人的簽名和蓋章。

  歐陽峰鼻梁上全是汗水,雖然老爺子癱瘓是他背后弄的,而那時候不會有人發現。怎么可能會有‘斷絕關系’的書信呢?

  “法官大人,請不要聽信原告的一面之詞,老爺子癱瘓已經很多年了,不可能書寫字跡,一定是假的!”

  “歐陽峰,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直接傳喚老爺子。他現在不能說話,但肢體功能恢復了不少,是不是他寫的一問便知!”歐陽禹胸有成竹,因為這手寫的證明是在老爺子床下找到的,應該是他癱瘓之前自己藏起來了。

  “法官大人,老爺子已經被原告控制住了,說的話不能當真。他討厭自己的親爺爺,甚至虐、待長輩,不讓我回國盡孝。老爺子的殘疾就是他弄出來的!”歐陽峰抓住幾個要點,因為這件事人盡皆知,所有人只會相信他而不是歐陽禹。

  “肅靜!”法官敲響了定音錘,雙方說得似乎都有理。再加上律師之間也相互爭執,很難判斷哪方有錯?

  “法官,我可以證明原告是個十惡不赦的人。聽說他有個相好了十幾年的未婚妻、卻因為一朝腿斷慘遭拋棄。對愛人如此,對親情更是如此!原告親手經營的公司雖然利潤很大,但壓榨員工還拖欠工資,他的罪十有八九是成立的!”歐陽峰請來的律師Jeas開了口,趁此打擊對方。

  “肅靜,休庭!”法官暫時宣布退庭,后天再繼續。

  歐陽禹成了弱勢的一方,他想到了開頭,沒有想到結尾。而歐陽峰與國外律師已經先走一步了,路上兩人還在討論有十足地信心讓原告倒臺。

  確實,現在的局勢對他很不利!

  打完官司,歐陽禹回了一趟醫院,疲憊感讓他無力思考其他事情,若是像一名機器人只會戰斗、沒有感情就好了。

  “很累嗎,很累就回去休息。我這里不需要照顧。”葉雅看出兒子熬夜了幾個晚上,十分心疼,反正她的身體也恢復地差不多了。

  歐少坐著都能睡著,他確實需要補充一下睡眠來養精蓄銳。

  剛準備起身,洛心凌提著晚餐進來了,她只買了兩份食物、打算自己跟媽媽吃的。看見歐少在,轉身就走,大不了她回去自己做飯!

  “還在生我的氣嗎?”歐陽禹及時抓住了身側的手,想與身旁的女人說說話,不能再這么憋著了。

  “不敢,你是我的上司。”洛心凌抽身不及,又極其厭惡,當著媽媽的面只好隱藏了自己的真實情緒。

  葉雅看著這一幕,覺得很揪心,不知道兩個人怎么了?

  “如果我一無所有了,你會原諒我嗎?”歐少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結局,身心崩潰著,很小聲地問了一句。

  洛心凌本打算要掙扎開,心卻徒然一抖,是不是預示著身前男人的官司打敗了?

  如果他真的一無所有,她反而能夠放下所有芥蒂,考慮兩人復合的事情!但媽媽面前,她什么都沒有說。

  身旁固執而柔弱的身影要走開,歐陽禹又不放,因為一放就徹底失去她了……他不想公司和家庭一同失去!突然,他眼前出現一片黑影,整個人跟隨著洛心凌軟倒在地上!

  “小禹……”葉雅著急地起身,呼喊道。她雖然聽不懂兩人說的話,卻感覺怪怪的。兒子怎么可能一無所有呢?

  在媽媽叫喚之前,洛心凌退后一步,扶起了倒地的男人。她剛準備打電話叫醫生,歐陽禹已經醒了,“放心,就算一無所有,也不會連累你的。”

  他大概懂了,洛心凌拒絕自己、跟有錢沒錢沒有關系,她只是想折磨他而已!

  說完這句話,歐少晃晃悠悠的身體出去了。

  “心凌,你們……”葉雅跟著急了,這兩孩子明明是真心相愛,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媽媽,下次再跟你解釋。”洛心凌不放心,走路都容易摔倒的歐陽禹遲早會出事,她得去阻止。

  然而,走出醫院時,歐少的車剛剛離開!她只得上了的士車,要求司機跟著前面那一輛!

  開過擁擠的市區,走在無人的路段上,風險小了很多。但卻不知身前男人的車要開向什么地方,沒有任何目標!

  “小姐,已經過市區了,接下來我不方便再陪同了。”隨著天黑,司機也有點心慌,是不是聯合詐騙啊?

  “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再往前開一段吧……”洛心凌祈求著,想起給歐少打電話,對方的車速絲毫不減!要是隨便在村口下了,不僅追不到人,也搭不到別的車!

  司機沒有立即答應,卻在這時,前面的車輪斜向沖向了稻田。眼看就要撞上電線桿了,又及時剎車!

  洛心凌付了錢之后,跑過去看歐陽禹的傷勢。透過玻璃窗,身前的男人額頭上頂著一片血污,沮喪地扶著方向盤,似乎在做垂死掙扎!

  從出生都現在,他從未有過現在的情緒,想抓住某些東西,卻離它們越來越遠!

  黝黑深沉的眼掃過擋風屏的方向,洛心凌的身影讓他瞳孔一亮,猶如殘余的微光又重新燃燒起來。

  “回去吧,歐少,媽媽還在等著你。”她站在他身前低語,見不起效,只好打開了車門,鉆了進去。

  拿出手帕,一點一點為身前的男人擦去血跡。雙手突然被握緊,歐少十足珍惜地看她,“心凌,嫁給我,做我的老婆!”

  洛心凌語塞,這句感人的話真不是時候!

  除了天上清冷的月光及并不明亮的路燈,他們的車卡在了不知名的小路上,遠近是幾乎村莊、既無良辰美景,也沒有好心情。

  可多少女人的心結就在此處,只要是這句話,總令人心動。何況是面對她喜歡的男人?

  經過相處,洛心凌終于了解了,歐陽禹不僅僅是男神,他也是普通人!也會有弱點、脆弱的一面,他之所以會成功,是任何時候都能掌控自己的人生,且有足夠的自信去面對和經營。

  愛情對他們而言,是錦上添花,并不是全部。

  而在她的潛意識里,盡管努力工作,盡管迫使自己理性,卻仍然覺得愛情高于一切!

  “以后再說吧,先回去。”他還沒有問她,為什么會原諒他?說‘嫁’,會不會太早了點?

  “不,現在就告訴我!”歐陽禹堅持著,他好早做準備。

  “嗯。”洛心凌不好意思地點了下頭,算是答應了,她沒有做錯什么,所以不必害怕去承擔任何后果。

  歐少一瞬間心花怒放,從剛才的境遇到現在的轉變,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心情。有了身旁女人的支、持,他全身上下充滿了動力。這場官司無論是勝、是敗,他都有充分的精力去面對了。

  大掌扶住心愛女人的肩膀,修長的指節托住小巧的下巴,迎著月光他的薄唇輕輕壓在她的唇上,由不得對方退讓,傾心的吻越來越深!

  洛心凌的手緊緊握拳,也不知是喜歡還是激動,第一次沒有反應太劇烈……

  但她不確定,現在他們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

  還沒來得及遐想,身上的外套驀然松了,被丟棄在一邊。車里面開了暖氣,一點都不冷,但洛心凌馬上感到了異樣,她的襯衣領被解開了、上半截露出纖細的蝴蝶鎖骨及白皙的胳膊。

  那一絲熱吻也越變越熱切,舌間品嘗著她的細致及美好,不放過每一寸肌、膚。

  洛心凌內心感到別扭,這個時候不是更應該尊重她嗎,而身前的男人都做了什么?求婚的意思,仿佛是想沖動地得到她!

  洛心凌一低頭,驀然發現歐少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紅痕,就跟上次一樣可疑……

  她及時地推開了對方,合上了衣襟,“歐少,我發現你有些不對勁,最近有去看醫生嗎?”

  歐陽禹再次恢復了正常,他意識到自己是與尋常不同,萬一失去控制,后果不堪設想,但卻不愿意承認:“怎么,有問題?”

  “有時候你力氣會變得好大,然后無法溝通。”洛心凌不希望再發生這類似的事情,就像淪為了人家的玩具或寵物,沒有人生自由。

  “你不喜歡我力氣大?”歐少狡黠地問,但具體他究竟有什么不一樣,自己也不清楚。因為一旦失去理性,就忘記這部分事情了。

  “你怎么說起這個?”洛心凌羞紅了面容,可相對而言,她更愿意接受一個正常男人的示愛。否則,跟一個情趣不通的男人在一起,豈不是找罪受?

  與此同時,歐少反而沉默了,他有家族遺傳性疾病,這一點隱瞞了所有人。連同洛心凌也不知情。他該不該現在就告訴她?

  ……

  醫院手術室中,林珊珊幾聲慘叫,疼痛感讓她失去了所有力氣。

  這還不止,醫生們似乎在搶救她和孩子,因為情志因素,好好的懷孕變成了滑胎現象,導致現在的難產!

  “檢測不到孩子的心跳,孕婦呼吸衰弱,失血過多,必須盡快實施剖宮產手術,挽救產婦的生命。”四周圍了很多醫生,主治醫生見人越來越衰弱,立即命令。

  不知過了多久,林珊珊痛得暈了過去。她還沒有準備好,手術刀便已經割在了身上,聽到劃破皮肉的‘刺啦’聲。

  她原先有想法要做刨宮產,誰知手術做得那么緊急和血腥……

  等清醒過來,四周一片安靜,病房里只有歐陽凱在。

  算他有良心,沒有走!

  林珊珊面色蒼白,十指緊扣床沿,又冷又餓,看到身旁的男人她的心情只會愈發難受……

  這時,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肚子空了,而房間的四周也沒有嬰兒的身影!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是不是你偷走了他?”林珊珊情緒起伏,惱怒又驚惶地質問。

  歐陽凱坐在床邊默默不語,這件事情畢竟是他有錯在先,才讓孩子沒了的,“醫生說,孩子不能救了,已經給你拿掉了。”

  “不,不可能!是你把他藏起來了,趕快還給我!”林珊珊不顧自己剛做過手術的身子,匍匐著去拉扯身邊的男人,肚子上的刀口線瞬間滲出了血,染紅了大片紗布。

  歐陽凱趕緊拉鈴求助了醫生,無法面對得了失心瘋般的女人!孩子沒了,他也很心痛,曾是個鮮活的生命!第一次做“父親”卻從未有過一瞬愛過它,莫名感到慚愧。

  他沒能安撫好受了刺激的林珊珊,打電話將這件事告知了媽媽,剩下的他也不知如何處置了。

  “老爺,林家的小女兒懷了小凱的骨肉,但孩子不小心給弄沒了。林家會不會同我們鬧掰啊?”歐母知道最近有大事發生,擔心與老爺的事業起了沖突。

  “沒了就沒了,有什么好可惜的?”歐陽峰在這個家里,幾乎正眼不看自己的夫人,十幾年沒做過真正的夫妻了,對于孩子的事情就更加不在意。

  “可那是因為小凱的原因……才導致這樣的結果,林家的兒媳,我們還娶嗎?”歐母也知道自己兒子的品行,好不到哪兒去,因此未過門的媳婦才受了刺激。家里大事小事都是丈夫拿主意,她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等我打完官司再說,到時隨便你們決定。”現在他需要借助別人的勢力一同對付歐陽禹,等公司真正歸他了,再作打算。

10566 3651077 MjAxOS8xMi8yMS8jIyMxMDU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1/10566_365107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票融资通俗的讲是什么意思 贵州省快三开奖结果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重庆宣和麻将机批发 哈灵麻将官网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pk10是正规的 南国*论坛七星彩开 11选5任五万能1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