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十三章

書名:深情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耳東兔子 更新時間:2020-01-27 19:52:39

  本該是下雪的天氣, 外面卻毫無預兆地開始陰雨綿綿,昏黃的路燈下雨絲如綿密的牛毛,看著河面上被雨水激起的漣漪, 路人紛紛意興闌珊地往回走, 談笑聲漸行漸遠, 從他院墻外悄然路過,隨著各家各戶的關門告別聲, 四周又恢復寧靜。

  靜得能聽見雨水落入樹葉聲。葉髏揮性は脛械男老踩艨瘢她只是覺得心疼,用這種方式讓他跟自己妥協,她輕輕掙脫李靳嶼拽著的手, 看著倚在魚缸上的人, 低聲問道:“你真想跟我試試?”

  李靳嶼似乎沒想到她會掙脫,有些意外地愣了會神, 然后從魚缸上緩緩直起身走進去,從院門口雜亂無章堆著的幾箱東西里, 一次性單手拎了四罐啤酒出來, 隨手擺在茶幾上, 人大剌剌往沙發上坐下。

  “你不想就算了, ”李靳嶼隨手給自己開了罐酒, 喝了口, 又掏出手機看一眼,沒什么情緒地給丟到茶幾上,“當我沒說。”

  葉髯過去, 比平時的安全距離更近一些, 兩人熾熱的肌膚幾乎要貼在一起,李靳嶼沒有像往常那樣坐開些, 他若無其事地一口一口給自己灌酒。

  這屋子仿佛在一瞬間被人煨了塊碳進來,氣氛似乎燒了起來。

  葉髖手輕輕奪下他的酒藏在自己背后,低聲哄道:“別喝了,寶貝。”

  李靳嶼一言不發,固執地要傾身再去拿新的。

  葉髁⒙磙糇∷瓶口,連帶著他清瘦溫熱的手指一把抓住,觸感明顯,心下仿佛被人澆過一柱溫水,將那些不明情緒地沖刷了:“我只是想問,你喜歡我呢?還是被小高刺激的。”

  他反問:“那你呢,你真的喜歡我嗎?”

  葉魅縭鄧擔“我很喜歡你啊,但是說實話,我喜歡過很多人,也受過傷,又到了這個年紀,女孩本來又比男孩早熟,所以我現在對待感情會比較理智,不會再為了愛情死去活來。”

  其實也就兩歲而已,怎么被她說得跟小了二十歲似的。
李靳嶼人靠著,兩腿敞著,啤酒隨手搭在腿間,被葉饔檬盅棺牛他卻埋著頭,胸腔起伏,聲音沉悶,“你談過幾次?”

  “三次。”

  “都是姐弟戀?”

  “不是。”

  大豬蹄子。李靳嶼雙手捏著酒,往上聳了下,沒好氣地一下把她手撣開,拉開酒扣,說:“我可能喜歡你吧,我現在還不太清楚。”

  “我不知道是你對我太好了,我不想把你讓給別人,還是真的已經喜歡上你了,”他兩指捏著拎起罐酒,有些痛癢無關地喝了口,自嘲地帶起一笑,倒也沒遮掩,直接坦誠地掀了底牌,“我分不清,因為我沒喜歡過誰,這是第一次。”

  “初戀啊,那是會熱烈一點,”葉魅粲興思的點頭,逗他,“不過二十七歲初戀是不是晚了點?撒謊吧你,這么多年一個動心的都沒有?”

  李靳嶼一邊喝酒一邊看她,眼底是濃濃的嘲諷,一臉你還他媽明知故問的表情。

  他眼角已經有些泛紅,葉鞣⑾炙其實并不太能喝酒,兩瓶啤酒眼角就會紅,人醉醺醺地仰在沙發上,半懶散半認真地看著她,連嗓音都更啞了:“你以后都不回北京么?”

  “你想回嗎?”葉饜⌒囊硪淼爻樽咚手里的酒,放到茶幾上。

  李靳嶼把空了手放下去,他這次從北京回來好像特別累,仰頭靠在沙發上,用胳膊肘擋住眼睛,半天才吸著氣悶聲說:“不回。”

  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打了空調,氣溫正在攀升,葉魅灘蛔⊥蚜送馓祝只穿著一件白色的高領緊身毛衣,裹著她骨肉勻稱、挺/翹的上身,她輕輕撥了撥他自然垂著的手指,低聲問:“很委屈嗎?過去的事情。”

  屋內屋外都安靜,只剩下綿雨落在窗蓬上發出嘭嘭聲。

  半晌,李靳嶼仍是蓋著眼睛,低低地嗯了聲。

  葉饕恢本醯盟算是很能忍,什么都扛得住。到底經歷了什么,能讓一個男人變得這么抬不起頭來。

  葉髑W潘的手,將他的胳膊從眼睛上拉下來,溫柔低聲說:“好,我留在這陪你,直到你好起來。”

  李靳嶼雖然閉著眼,但被她牽著的手,忽然收攏了,修長的手指慢慢插/進她的指縫間,跟她十指緊扣。

  葉靼牘蛟諫撤⑸希腦袋已經湊到他耳邊,吹著氣,有點得寸進尺地問:“弟弟,我能親你嗎?”

  李靳嶼人仰著,腦袋擱在沙發背上,終于睜開眼睛,無奈地看著她,失笑道:“姐姐你能別這么猴急嗎?確定關系過一分鐘了嗎?”

  葉鞲他反方向趴著,腦袋也跟他一樣擱在沙發背上,跪著,好奇地追問:“你跟江露芝親過嗎?”

  李靳嶼松開她的手,從沙發上起來,傾身去拿酒抿了口,有點無語地說:“親過能阻止你親我嗎?”

  葉鬣伊松,從沙發上下來,“你也別太裝純,不知道的我還以為我猥褻兒童呢。”

  “我一男的,我裝什么純,”李靳嶼翹著二郎腿笑不可遏地說,“你給我點時間反應一下不行嗎?”說著他站起來,隨手撿了件他剛剛脫下丟在沙發上的外套毫不留情地罩在葉髂源上,眼不見為凈,防狼似的說:“我等會去醫院看奶奶,去洗個澡,你別偷看。”

  呸!

  這是拿誰當色狼呢!葉韃畹鬩暈自己拿錯劇本了,義憤填膺地一字一字叫他名字:“李、靳、嶼!”

  “不許拿下來,不然一個月都不讓親。”他在臥室里一邊找換洗的衣服,一邊懶洋洋地說。

  浴室門是壞的,老太太滑倒那天給撞壞了,一刮風就哐哐亂撞,他后來就給拆了,至今還沒裝回去,反正這家里現在也就他一個人住,偶爾楊天偉會來,他那幾天就盡量不洗澡。

  他雖然沒那么純,但也還沒到可以讓葉鞴餉髡大看他洗澡的地步。

  他拿好東西進去,三兩下剝干凈,還剩了條內褲,回頭看了眼葉鰨后者老老實實蓋著他的外套,等他轉回去,身后傳來:“李靳嶼。”

  “嗯?”

  “你去醫院獻血了?”葉鞲親拍源忽然沒頭沒腦地問了句。

  水聲嘩啦啦,李靳嶼將水聲調得稍微小了些,他慢慢抹著肥皂說,“你去看我奶奶了?”

  “我聞出來的,你外套里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葉魎怠

  “你要說你是吸血鬼更可信一點,”他笑,“還能聞出我身上少了幾百cc的血。”

  “我覺得我就是能,你身上少一根頭發,我都能感覺到,你現在整個人都是我的,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再跑北京去再給你媽獻血。”

  “好,沒有下次了。”他低頭笑笑。

  “你在北京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他自從來寧綏之后就再也沒回過北京,其實他發現自己內心隱隱對北京都還有一種期望。他起初是逃避,逃避這個城市,逃避所有人,可現在,他發現人一旦當了一次鴕鳥后,就永遠無法再抬頭。

  他當初是不想回,他現在,是已經回不去了。

  北京沒有屬于他的家。李凌白的別墅已經住進了別人,他們融洽快樂,和睦體面。保姆管家全部換了人,主仆情深,他像是一個流浪漢,誤闖入別人的城堡,在那座充滿人情味的別墅里,格格不入地待了五天,徹底意識到,他是真的回不去了。

  那個小孩,滿屋子放得都是他曾經看過的書,包括他所有關于記憶宮殿的書。

  那小孩資質太差,李靳嶼只看了兩句話,就知道他記憶和邏輯都不太行,需要單項訓練,還需要非常高強度的專注力訓練,因為他看的書永遠翻不過第三頁。

  但他看到李凌白在小孩的本子上寫了一句話,“兒子,你要相信自己是最棒的!”

  李凌白現在好像換了個人,變得很溫柔,很婉約,這小子的待遇,真是前所未有的好,當初連李思楊都沒享的福全讓他一個人享了。

  除夕當晚,兩人撕破臉皮,劍拔弩張地大吵了一架,李凌白怕他反悔不肯給她兒子獻血,這才叫人收了手機。李靳嶼才在醫院跟人借了手機。
“是想讓我去北京接你嗎?”

  李靳嶼已經洗完澡,濕著頭發也沒擦干,已經換上了干凈的T恤和寬松的運動褲靠在沙發上,雙手搭在腿間,一臉老神在在地笑著搖頭:“不是,是想問問你,喜不喜歡吃豆腐蛋糕,我記得以前有家豆腐蛋糕很好吃,我跟朋友們經常去,但是我后來找半天沒找到,心態崩了。”

  葉髁懔闋蘢芴下來,抱著他充滿男性氣息的外套,說:“嘖嘖,看來以前還是個富家小開。那追你的姐姐們排到香山了吧?”

  他側著頭失笑,“嗯,很多,不過沒你這么上趕著往上貼的。”

  “你罵我倒貼,剛剛是誰主動的,我現在反悔了,姐姐不陪你玩了。“葉髂猛馓自宜,作勢起身要走。

  手驀然被人牢牢拽住,葉骰贗非撲。

  “我倒貼,行嗎,“李靳嶼低著頭說,頭發濕漉漉的,幾滴水還順著他冷淡的喉結,隨著吞咽的弧度,慢慢往下滾,沒入他的衣領,性感至極。只見他抬頭對上她的視線,一副傷風敗俗的壞樣說:“我本來以為你跟小高護士在一起,我都打算勾你分手了。”

  “弟弟,你現在思想真的有點問題,”葉髁⒙磣下來,說完又氣鼓鼓的不知道跟誰生悶氣,“我現在真想抽死江露芝,人一旦被迫降低道德底線之后,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這就跟出軌一樣,只有第零次和無數次的區別,你當小三當上癮了?寶貝?”

  “你每個男朋友都叫寶貝嗎?”

  “你需要特殊嗎?我還有很多,寶寶貝,寶貝貝,貝寶寶,honey,last love,muscle baby?”

  李靳嶼開始吹頭發,聽到這個muscle baby還是膽顫了一下,懶得搭理她。

  葉韉人吹頭發,靠在門框上正絞盡腦汁地想改他微信名,最終改成很土的,babybabybaby。

  李靳嶼冷笑,“你改成賈斯汀比伯更好。”

  “你幫我改成honeyhoneyhoney。”

  “不改,”他無動于衷地放下吹風機,忍不住吐槽,“油膩。”

  葉骶醯謎餼浠八只能給他回一個“對方并不想說話并向你砸了一堆小學生作業”的表情包,誰知道,居然跳出加好友的提示,葉髏腿換毓神:“李靳嶼,你把我刪了?”
“你才知道?刪你半個月了,”李靳嶼隨便抓了兩下頭發,走出來拿起沙發上的手機,冷聲道,“這半個月又浪飛了吧,一條信息沒給我發?”

  微信界面幾百條信息提示,大多都是群里的,李靳嶼基本上都沒怎么看,不過個人的他也都沒看,難怪以前發他信息他都不回,他壓根都不看。

  葉魑剩骸澳愣濟豢次⑿琶矗俊

  “什么?”李靳嶼正在把她加回去。

  “私信啊。”

  他進臥室,頭也不回說:“很少看。”

  葉鞲他過去,靠著臥室的門框,再次打量這件充滿他生活氣息的臥室,角落里擺著一架電子琴,兩個不大不小卻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床,柜子,將窄小的空間擠得滿滿當當。葉髕涫刀閱行緣奈允矣兄指褳獾執ィ包括男朋友的。總覺得不干凈,又臟又亂,沒安全感。但不知道是不是他住的緣故,她竟然覺得意外的溫馨干凈和有安全感,有股立馬打包行李進來住的沖動。

  “那萬一有事找你呢?”

  “有事找我不會電話么,”李靳嶼從衣柜里抽出一件防寒服,給自己套上,“微信找的不是想約/炮就是想借錢。你要跟我去醫院,還是回家?”
“陪你。”
李靳嶼隔著柜門深深看她一眼,半晌,又從柜子里抽出一件長的同款防寒服,丟過來,很冷漠地說:“那穿這個,晚上降溫。我身子骨弱,是不會脫衣服給你的。”

  -

  老太太恢復得還算不錯,馬上要進行第二期化療,晚上過去醫生又緊鑼密鼓地找李靳嶼談了一輪,意思是又到了交手術費的時候了。

  但李靳嶼現在不缺錢,立馬給醫院的住院賬戶上打了五萬。

  李凌白給了他二十萬,當是他賣血的錢。要不是為了這錢,他也不會往北京跑,那小孩要真死了跟他也沒關系,那都是李凌白的報應。他很沒良心地想。

  “你真跟巴豆在一起啦?”老太太含著沒下咽的香蕉,甚至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力掏了掏耳朵,竭盡全力想將葉韉拿扛鱟侄繼清楚。

  葉韉愕閫罰“他提的。”

  老太太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飽含熱淚,連連點頭,激動地假牙差點飛出來,“好好……”

  葉髡餿慫禱白鍪麓永錘自己留三分,知道老太太存的什么心思,怕她失望,心情起伏太大,影響身體恢復,便也不敢把話說太滿,只能說:“先處著唄,要是不合適,奶奶您也別著急,肯定會有更適合李靳嶼的。”

  誰知道,被進來的李靳嶼聽了個正著,老太太立馬咽下半含著的香蕉,強行扭轉尷尬的氣氛,“合適的,合適的,你倆都這么漂亮英俊的,你倆完全天造地設,狼狽為奸。”“……“
兩人下樓準備找地方吃晚飯,葉髯在車里折騰半天車載導航,李靳嶼則大手大腳地坐在副駕,看她折騰的一腦門汗,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幫個忙啊,男朋友。”

  李靳嶼回頭看她一眼,“這破車我也不懂。”

  “……”

  這他媽好歹也是一輛要二十萬,帶著矩陣式全閃的LED大燈別克君威好嗎?

  “知道你以前是個少爺了好吧?”葉魎擔“那么請問,少爺您想吃什么呢?三文魚還是牛排?還是咱們鎮上最大的連鎖飯店?我分分鐘給你訂到位子。”

  “厲害,”李靳嶼敷衍地扯了下嘴角,“那先連鎖飯店吧。”

  葉饕喚龐兔牌勢十足地將別克轟上路,一路風馳電掣地穿過鱗次櫛比的路燈、緊窄的馬路,以及一座座恢弘大氣的酒店都被她毫不留情地甩在身后,眼神鑒定不移地直沖著前方那最豪華的連鎖飯店進發!

  七七八八一通拐,五分鐘后,車子終于四平八穩地在目的地停下來。李靳嶼看著窗外門口那幾個紅彤彤亮著燈的亞克力水晶招牌――“福建沙縣小吃”。

  “現在改吃三文魚還來得及嗎?”

  -

  兩人剛進去,便看見了坐在角落的喬麥麥,那張小桌子上還擠著四五個男人,年紀比喬麥麥看上去大很多。

  喬麥麥始終都低著頭,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說著不入流的黃段子,看見葉鶻來,眼神略惡意猥瑣盯著葉鞔┤棺擁耐壬舷麓蛄俊

  他倆互視一眼,默契十足地找了張距他們四五張桌子遠的位子坐下。

  兩人并排坐著,葉韉懔肆椒莘梗回頭悄悄觀察了一下,在李靳嶼耳邊說,“你妹好像被人控制了。”

  李靳嶼低頭假裝看菜單,笑了下,漫不經心說:“又不是什么邪術,誰能控制她,高利貸的。”

  葉韉蛻:“那五十萬你幫她借高利貸?”

  “不是,“他抿了口茶水,在她耳邊低聲說,“她自己借的,想紅想瘋了,到處借錢給營銷公司拍什么短視頻。”

  “你不管啊?”

  李靳嶼把菜單一丟,回頭掃了眼,冷眼傍觀道:“我要是能管,她今天就不會跟這些人來往,我說過幾百次了,她自己不聽,非要去找麻煩。”

  誰料,身后傳來椅子挪動的聲音,他們準備帶著喬麥麥走了,葉髡獠拋⒁獾僥前鍶聳稚狹嗟萌是七七八八的攝影器材,而喬麥麥則跟個游魂一樣,神情呆滯地跟著他們走。

  葉鞲李靳嶼迅速對視一眼,仿佛就真跟老太太說的那樣,天造地設,狼狽為奸了。

  葉魍蝗幌屏俗雷誘酒鵠矗表情浮夸地尖叫起來,“李靳嶼,你混蛋!”

  李靳嶼則懶懶散散地靠在椅子上,敞著腿,還在裝模做樣玩手機,一臉渣男樣配合著她:“我怎么了又?我又沒碰那女的。”

10611 3639006 MjAyMC8wMS8yMi8jIyMxMDYxMQ== http://m.clewx.com/book/202001/22/10611_363900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大众扎鸟麻将规则 上海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宜昌麻将血流的打法 上海哈灵麻将app 甘肃今天快三走势图 6场半全场胜负怎样算中奖 辽宁35选7走势图500期 极速飞艇开奖官网 英超直播吧 河北一定牛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