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三四:

書名:我有一個禍水群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南島櫻桃 更新時間:2020-01-27 19:05:37

  趙飛燕話音剛落, 立刻遭到以群主為首的小姐姐們一致勸阻――

  馮念:“不是我不相信劉邦,但是像你這樣的大美人還是要有自我保護的意識對不對?我覺得你把人打包發過去更好一點。”

  夏姬:“我有理由懷疑你在搞黃色……”

  馮念:“那是淫者見淫!”

  陳圓圓:“公公看上兒媳婦這種事也不是沒有過,多個心眼是沒錯噠。”

  東哥:“默默+1”

  西施:“+2”

  馮小憐:“+3”

  趙飛燕:“也是噢, 我這么好看是要多注意, 可我要是把人發過去不就看不到祖宗在線暴打不肖子孫了嗎?”

  馮念:“讓呂姐姐文字直播呀, 叫劉邦過來的話有你在旁邊他繃著面子放不開怎么說?再說從來只有孫子送上門去找打,沒有祖宗跋山涉水來教育人的。”

  呂雉:“劉邦也說他不干, 他問我萬一沒發過去怎么辦?”

  褒姒:“光榮犧牲唄。”

  妲己:“劉邦是在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只要夠慫,就能拖死對手茍上皇位。”
馮念:“在孫子面前給祖宗一點面子,人家不就是珍愛生命嗎?有什么錯呢?@趙飛燕,你別跟他廢話了直接把人投過去, 正好邦哥做牛做馬那么久,來個曾曾曾……孫子他就解脫了,做晚輩的孝敬長輩那不是天經地義嗎?”

  劉邦進群這么久了,第一次覺得群主是個不錯的人。

  聽聽,多會說話呢。

  妲己還在逼逼他,說這可真是親祖宗,只想著自己可能出事故,子孫死活不論, 掛了也是他命不好。

  劉邦撇撇嘴――

  那不然呢?

  他們搞沒了朕打下來的萬里江山還想要什么好待遇?劉邦非但沒擔心過, 還可惜群里給配的家園環境太好,他只恨不能一腳把人踹茅坑里去。

  劉驁看到聊天窗口了,還沒看清楚上面的字就被想明白的趙飛燕空投到了呂雉家里。

  過去人踉蹌了一下, 正在暈傳送呢,就挨了打。

  劉邦真是一看到他就來氣, 環視一周沒找著趁手的家伙什,他索性脫了靴拿底子往劉驁身上抽。

  這一頓打來得太急太猛, 劉驁起先縮著脖子躲,躲著躲著感覺不對啊!朕是皇帝!丫敢打朕他不想活了!

  想通這個關節之后,劉驁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他抬起一腳朝劉邦蹬了過去,把人踹翻了還指著他罵道:“誰給你的狗膽竟敢跟朕動手!你這腌H小人,朕今日就要閹了你讓你當不成男人,再夷你三族……不,是九族!”

  這一段被呂雉播進群里,趙飛燕笑到打嗝兒,忽然覺得一千貢獻點也不是那么可惜。

  西施:“勇士!”

  夏姬:“真的勇士!”

  妲己:“這個劉驁是皇帝呀,皇帝不都是金口玉言說到就要做到的嗎?”

  馮念:“別的不說了,給勇士遞刀,閹了他!”

  馮小憐:“你們少說兩句,聽呂姐姐講,這會兒劉邦還行?”

  呂雉:“氣傻了已經,說要砍了王政君那傻婆娘的八輩祖宗,讓劉驁生不出來,讓他胎死腹中。”

  陳圓圓:“看來是氣傻了,這都說上胡話了。”

  趙飛燕:“高祖還打著呢?”

  呂雉:“打是沒打了,他倆正在激情對罵。劉邦說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是誰,劉驁說不就是趙飛燕那賤人的姘頭嗎?虛張聲勢沒用,從今天起你就是個太監了!”

  趙飛燕:“?????”

  馮念:“飛燕姐姐心說啥玩意兒?老娘有那么瞎能看上這么一塊老臘肉?”

  褒姒:“哈哈哈哈”

  群里日常都很歡樂,可是這種滿屏哈哈哈哈的時候還是不多,今兒個大美人們全笑瘋了。呂雉一邊給各位群友文字直播,一邊懶洋洋的勸架,她勸劉邦消消氣,畢竟是薄姬那一脈的,只有這點腦子。

  說起來劉邦又是氣:“你為何沒讓盈兒留下血脈?”

  這叫啥?

  吃瓜吃到自己頭上,天降一口鍋啊!

  呂雉也不管群里了,當場就跟劉邦理論起來,劉驁一方面接收了遲來的系統說明,同時聽到呂雉跟劉邦說的那些,他腿有點軟,心里也有點慌。

  劉驁極力壓低自己的存在感,這就要往角落里縮,才退了一步那對正在吵架的夫妻同時轉過頭來:“你站住!”

  這一嗓子下去,人不光站住了,還噗通跪了下去。

  回想起自己剛才踹那一腳,踹完放那些話,劉驁真要哭了。他盡量忍住,特別真誠的抬起頭看著先祖:“朕……不,是我,我我我沒想到還能見到您二位老人家,我真不知道是您,要是知道哪怕今兒個給您打死了也不會反抗啊!祖宗您一定要原諒不肖子孫劉驁!我心里一直一直都是很敬重您的!每年祭祖給您捎去那些您收到了吧?”

  劉邦呂雉二臉冷漠。

  他們一個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想笑。

  一個看著后世子孫這窩囊樣氣得已經說不出話了!

  老劉家這對祖孫的談話被呂雉忠實的播了出去,呂雉特別告訴趙飛燕劉驁從弄清楚形勢以后就跪下去了,這會兒還跪著,沒起來過。

  呂雉:“劉邦問他怎么當的皇帝?勵精圖治有那么難?為什么不好好干?大漢江山從他手里衰敗下去問他愧不愧疚。”

  馮小憐:“劉驁怎么說?”

  呂雉:“他說他愧疚啊,特別愧疚,感覺特別對不起老劉家的列祖列宗。”

  馮念:“心里對不起,實際行動卻很誠實……”

  呂雉:“他說他想著一兩天沒什么,再快樂一下回頭就勵精圖治。”

  馮念:“然后他就死在女人身上了……”

  呂雉:“剛才他提了飛燕兒,說是天降禍水要亡漢室江山。”

  趙飛燕:“這個&%#……我去踏馬的!”

  馮念:“他媽王皇后確實是個奇女子,我看正史野史都說她人本身不錯,也算忠于漢室江山,雖然大力扶持娘家但本身沒起過二心。可還是有不少人認為漢室江山會滅王皇后罪過滔天,后來篡權的王莽就是她一手提拔上來的。”

  西施:“這么說她可能會來?”

  馮念:“要我說連呂姐姐都進來了,這標準卡得不嚴啊,哪天她來了也不奇怪。”

  【王政君加入群聊】

  妲己:“?”

  夏姬:“?”

  呂雉:“群主你…………劉邦剛才還說要砍了王政君八輩祖宗,我跟他說一聲,禍害來了。”

  *

  陳嬤嬤看著馮念靠窗邊走神,不知想到什么,幾次漾出笑來。

  她實在好奇,便問出來。

  馮念順口瞎掰:“我想起跟皇上相處的事。”

  陳嬤嬤也會心一笑:“奴才在宮里伺候很多年了,看得出來,皇上對您的確不一樣。”

  不一樣嗎?

  對皇上來說,后宮里的女人活像是一道道菜,看著新鮮的或者剛端上桌正熱乎的,他會多吃幾口,擺出來時間久了放涼了他就不愛吃了。其他妃嬪就是這樣的菜,馮念努力想把自己變成白米飯,菜可以換,米飯總得要吃。

  這些沒必要跟陳嬤嬤他們細談,馮念想到另一件事,她最近感覺在長禧宮附近做活的宮女換了人。

  “可能調去其他地方,也可能到年紀放出去了,宮里年年都要放走一些,年年也會選新人進來。最近內務府已經在安排,二月里就有小選,娘娘您家里要是沒出那事,本來可以通過小選安排兩個。奴才嘛,家里精挑細選出來的用著更加放心。”

  “我看你們就挺好,沒必要換。”

  這時候馮念沒太把這場小選放在心里,畢竟長禧宮人手夠用,不需要補進。

  直到二月里,眼看晴天越來越多,悶了一冬的娘娘們開始頻繁外出,或者去交好的那頭坐坐,或者進御花園里轉轉。馮念也出去了,出去就撞見教習嬤嬤領著一隊新選來的宮女從旁經過。撞上馮念以后,嬤嬤主動停下來見了禮,跟在她身后的宮女也都停下來低頭見禮。
馮念瞥了一眼,掃到個有點眼熟的。

  她讓陳嬤嬤等著,自己走到那個瞧著眼熟的宮女跟前,吩咐說:“抬起頭來。”

  對方顯然并不想被她發現,實在是沒辦法了才咬咬牙抬起頭。

  “姐、姐姐。”

  跟她緊張之中夾雜害怕還略帶討好比起來,馮念的表情稱得上冷淡:“你來選宮女,沒人知會我一聲,想來也沒把我視作家里人,還叫什么姐姐?”

  “……真不是故意瞞著,是擔心給姐姐添麻煩。”

  “就當是這樣吧,看在是同父異母親姐妹的份上我提醒你,宮里不比家里,你走了這條路進宮來就安分點。”馮念說著轉頭看向教習嬤嬤,“我是不明白她好日子過著為何非得擠進宮來做奴才,既然有這個理想喜歡做伺候人的事我也管不著,麻煩嬤嬤好生教教,務必讓她學好規矩,自個兒作死不打緊,別給本宮添了麻煩。”

  說完也沒多看一眼,她帶著陳嬤嬤、寶黛、瑞珠就離開了。

  群里小姐姐們也看傻了。

  呂雉:“那是你妹妹?親妹妹?”

  馮念:“是同父異母的親妹妹,她是徐氏的二女兒,沒想到進宮來了。”

  趙飛燕:“有那么個爹,沒給刷下去嗎?”

  王政君:“肯定打點過的。”

  西施:“她不會給念念添麻煩吧?”

  馮念:“就是想到這點我才會那么說,我表現出來的態度那么差她不得當心點?鬧出事來不怕我不救她?”

  呂雉:“她能因為羨慕你就削尖腦袋擠進宮來,這人的腦子瞧著也不聰明,我只怕她不去找事事情也會找上她,說不準哪天就有人跑到長禧宮去找你,請走一趟,說你妹妹闖天禍了。”

  妲己:“她一個小宮女有這能耐?”

  別說還真有!

  那之后沒幾天宮里就出了個大事,頭年五月份謝昭儀把出喜脈,算起來差不多也懷滿了,她為了平安生下這胎閉門不出已經很長時間,太醫勸她不要擔心過度,出去走走,稍微活動一下可能好生一點。

  謝昭儀想著都要懷滿了也沒出什么事,應該就沒事了。遂遵從太醫囑咐,借著外邊天氣好出去走了一圈,出去的時候沒出啥事,回來路上竟滑了腳,哧溜一下人就摔了,面朝天屁股著地,又因為這幾個月養得胖人是沉沉落下去,好像能聽見咚的一聲。

  本來這么簡單摔一下頂多提前發動,她差不多也懷滿了只要趕緊生出來應該是不致命的。

  可是跟她并排走伸手攙扶她的宮女也一起摔了,還因為腳下打滑站不住,人慢一點下去整個兒壓在謝昭儀身上。

  人當場大出血,太醫跟接生嬤嬤趕來都沒救了。

  出了這么大事能不徹查?

  一查就發現那路上被人動了手腳,踩上去就是會滑,動手腳肯定得過去啊?他們排查了謝昭儀滑倒之前半個時辰從那條道上經過的人,被供出來的就有馮,并且她鞋底還有那種痕跡。

  馮人都傻了,說她路過的時候就感覺地面滑溜溜的,當時險一踉蹌。還說要是她干的怎么會留下痕跡在鞋底?即便不當心沾上,不得處理掉嗎?

  她剛說完,一起被帶來的小聲說:“我們同謝昭儀無冤無仇的,真要說,就馮最有動機,畢竟她是熹嬪娘娘的妹妹。”

  “可是你們都知道,我跟她關系并不很好,她還當著很多人的面數落過我。”

  “也可能是為今天做準備啊……讓大家以為你們姐妹關系不好,這樣就沒人懷疑你會為熹嬪娘娘做事。奴婢也知道無憑無據的懷疑娘娘不好,可就馮腳底沾了那個,就她有動手的可能,怎么看都該重點懷疑她吧?她說自己也在那兒滑了腳,都滑了腳怎么不報上去?不怕后來經過的主子摔了?還是說她就等著后面的摔呢?”

  這一段之后,馮成了諸妃心里排名第一的懷疑對象。
看這事兒還能攀扯上馮念,敏妃心里暗喜,她轉頭看向慧妃:“怎么說?請熹嬪走一趟嗎?”

  慧妃看看麗妃,又看看蘇妃,才說:“不管是不是,既然牽扯上了,總得聽她說說。”

10612 3638997 MjAyMC8wMS8yMi8jIyMxMDYx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1/22/10612_363899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 厦门股票配资 丁紫 大众扎鸟麻将规则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快 15选5浙走势图 股票投资心得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下载微乐麻将 4场进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