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成就

書名:當真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咬春餅 更新時間:2020-03-09 19:44:24

  第45章

  黎枝第二天是被手機短信震醒。

  天剛蒙蒙亮, 六點光景。昨夜太投入,窗簾都沒完全拉上。一層薄紗被風卷動,初夏的早晨仍有一絲涼意。短信是姜棋坤發的。

  “小黎, 清臺齋出了新菜式。即將開始路演, 不如一起吃個便飯。”

  黎枝的瞌睡醒了七分,身上的不適也被淡忘。她自然清楚姜棋坤的本真意圖,仍是想游說她接下《20歲》這個本子。

  腰間一只手橫打過來, 把她撥進懷中。宋彥城閉著眼, 蹭了蹭她的頭發, 聲音是啞的,“不睡了?”

  黎枝嗯了聲,“回個信息。”

  宋彥城睜開眼, 聽出了她話里的意興闌珊。掰正她的臉一番細端, “有事?”

  黎枝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窩在他懷里, 靜了靜,如實說:“有兩個劇本找我,一個是姜棋坤老師推薦的,一個是孟總那邊的。”

  宋彥城明白過來,“為難了?”

  黎枝沒應聲, 他當默認。

  宋彥城寬解她,沉聲道:“你不用顧忌人情臉面,孟惟悉或是姜棋坤,都用不著。接你喜歡的就好。別弄得還有偶像包袱了。以前就是這么過的,現在應該更坦蕩才是。”

  黎枝聽著他的心跳, 食指指腹在鎖骨上畫圈圈。
宋彥城攬著她的肩, 修長手指有下沒下地輕敲,“你若不好意思開口, 惟悉那邊我來說。”

  默了默,黎枝說:“姜棋坤老師對我很好,他約我見面談。可,可我。”

  宋彥城明白了黎枝的決定,吻了吻她額頭,“去吧,我陪你。”

  晚飯定在六點,宋彥城開車送她去清臺齋。雖然這地方遠離市區,客人都是會員制,但為避嫌,宋彥城仍然不下車,“你自己進去,有事打我電話。”

  他抱了抱黎枝,“沒事,我不走,就在車里等。”

  黎枝踏進夜色里,好像一股勁兒撐著后背,也沒那么忐忑與逃避了。

  侍者引路,黎枝敲了敲包廂門。姜棋坤親自開的門,笑了笑,“來了啊。”

  “姜……”黎枝看清他身后的人時,頓時呆在原地。

  傅寶玉一身改良式旗袍裙裝,年逾六十,氣質依舊華貴典雅。她看向黎枝,聲音不疾不徐,“如今請你一趟不容易了。”

  黎枝捂嘴,淚水蓄涌眼眶,“師傅。”

  傅寶玉在電影學院執教數十載,年輕時是國家特級話劇演員,斬榮無數。見愛徒如此,也不舍再疾言厲色,動容說:“我從南京趕來,一是想看你過得好不好,二是……罷了,先吃飯。”

  黎枝收斂情緒,扶她坐下,眼圈仍是紅的。

  姜棋坤緩和氣氛,通知侍者可上菜,三菜一湯,清淡雅致,不擺排場。黎枝給二位長輩盛湯,手腕上的鏈子輕碰碗壁。

  傅寶玉說:“伊卓上月來看我,跟我說起你畢業之后就再不聯系。今兒我想問你一句真話,是不是師傅刻薄你,或是得罪了你。”

  黎枝難受得直搖頭,哽咽道:“不是的,師傅。”

  傅寶玉慈眉善目,語重心長,“你是個自尊心強的孩子,有勝負心,也有敬畏心,但我很早就教過你,再厲害的加持,也會敗于心態。”

  黎枝低著頭,咬住嘴唇不吭聲。

  傅寶玉痛心疾首,“就這兩年,你把師傅教你的東西全給忘了。”

  黎枝閉上眼,兩行眼淚忍之又忍,愧疚難當,擠出一句,“對不起,是我沒有做出成績,讓您失望了。”

  傅寶玉搖搖頭,也是惋惜難當。她扶正黎枝的肩膀,“所以,你為什么要拒絕姜老師給你的劇本?”

  傷口扯開,黎枝只覺一陣絞痛,“那是盛星寫的。”

  傅寶玉握住她的手,輕輕拍了拍手背,“盛星是我最欣賞的一個學生,你是我最喜愛的徒弟。如果他還在,一定會是行業里,最有潛力的接棒人。”

  盛星才華橫溢,可惜隕落太早。傅寶玉眼里慟色隱隱,對黎枝語重心長,“這是盛星交給我的最后一份‘作業’。枝枝,難道你想看它就此埋沒,永遠沉睡在紙頁上嗎?”

  黎枝紅著眼睛,“師傅,如果不是我發的那條信息,他根本不會出寢室來找我,就更不會碰上車禍。是我害了他,我過不去這道坎,真的過不去。”

  多年暗藏心底的秘密揭開,黎枝只覺痛苦。

  傅寶玉亦短暫無言,半晌,才緩緩開口,“那只是意外,錯的是肇事司機,不是你。黎枝,如果今天,盛星還活著,他一定跟我一樣,最想要你來參演。”

  黎枝埋下頭,薄瘦的肩膀伴著啜泣微微顫抖。

  一旁的姜棋坤給她遞來紙巾,蹲下來,輕聲相勸:“你師傅年齡大了,為了你,從南京親自過來一趟不容易。她是真心為你好,疼你,護你,愛你,并且從未放棄你。”

  一小時后,一行三人從包廂出來。黎枝攙著傅寶玉,聽她諄諄教誨,問及生活,事業,最后說道:“你這孩子就是犟,只要你愿意,你能少吃多少苦。”

  黎枝笑了笑,“我要真來找你走后門兒,就當不了你最喜歡的徒弟了。”

  傅寶玉哎呀一聲,指著她對姜棋坤說:“看看,看看這頑皮相。”

  姜棋坤笑道:“小黎是個明白孩子,這條道上,總是要自己吃苦才能成長得更快。您老沒看錯人,還是您眼光好。”

  傅寶玉笑呵呵的,一掃之前陰霾,始終握著黎枝的手再三確認:“我讓人跟你聯系,合同按程序來,該有的片酬,待遇,一分也不少。”

  黎枝點點頭,“嗯。”

  姜棋坤自己開車來的,“小黎回哪兒?送送你。”

  黎枝下意識地瞥了眼不遠處,那輛黑色卡宴正往這邊開。車停下,滑下車窗,靜候在兩米遠的地方。距離很近,足夠看清宋彥城的臉。

  姜棋坤反應過來,“小黎有人來接了。”

  傅寶玉看了一眼,“是嗎?”

  黎枝側身擋住他們的視線,風輕云淡地說:“是一個朋友,順路的。”

  就此告別,黎枝上了宋彥城的車。他轉動方向盤,駛上主路后才問:“解決了?”

  “你怎么知道?”

  “你會笑了。”路上車少,宋彥城單手控著方向盤,閑聊說:“什么劇本?”

  黎枝臉色一晃平靜,淡聲說:“就一般的題材。”

  宋彥城不疑有他,就此揭過話題。回到溫臣公館,黎枝揉了揉發脹的脖頸,“我明早的飛機去青島,有段時間不能回海市。資方排了七個城市路演,最后一站是海市。”

  宋彥城平靜,“習慣了。”
黎枝側頭看他,“委屈啦?”

  宋彥城勾笑,扯著她的手把人摟進懷里,在她下巴上舔了舔,“你晚上伺候得好,就不委屈。”

  黎枝踹他一腳,“正經點!”

  一聽她明天又要走,宋彥城就正經不起來。這一晚沒讓她好過,也豁出去了,把自己當祭品獻給了黎枝。黎枝嚷得最多的就是疼,宋彥城說得最多的就是――忍著。

  次日,黎枝差點沒趕上飛機,被毛飛瑜噴得狗血淋頭,“你個死丫頭,要不是我有素質的份上,真問候你祖宗!”

  黎枝:“你罵唄,我連我爸媽是誰都不知道,隨便罵。”

  毛飛瑜氣得想戳她兩下。有驚無險上飛機后,他說正事,“《20歲》的出品方已經聯系了我,明天發合同細則。這事兒先壓一壓,別跟楓姐和公司說。當初你的經紀約簽得很敷衍,許多合約闡述不細化。這本子是你自己找的,與公司沒關系。”

  黎枝無言。

  “當然我也尊重你意見。”毛飛瑜說:“你若不想爭,片酬就和公司三七分,圖個和平清靜。但以后在合同這塊兒,就沒話語權了。”

  黎枝點點頭,“嗯,聽你的。”

  這就算是統一戰線了,毛飛瑜松了氣,搓搓手說:“晚上七點的首映,別說,我也挺期待的。”

  黎枝眉間有了自信之色,“能把你美死。”

  什么美不美的,談不上。現實題材的片子也不是選美打光之類的。人人有缺陷,拍得真實,甚至能看清老演員臉上的毛孔和溝紋兒。這是一部悲劇色彩的電影,壓抑、沉悶、共鳴、悲慟。首映結束后,觀影席早已有人泣不成聲。繼而掌聲、鼓勵、喝彩,像一場交織的夢,從熒幕拉進現實。

  第一批的觀眾自然以一些著名的業內人士為主,受邀的自媒體也在觀影后紛紛表達觀點,除去對內容的褒獎,還有對演員的評價:

  “如果大家買票走進電影院,請一定留意王夢花的扮演者。”

  “真的驚喜了! 寶藏演員!個人觀感,這個女配比女主角吸引人。”

  “獨自美麗時芷若,別碰瓷:)”

  “某些人粉絲有病?好好看個電影都能被你們說碰瓷,誰碰誰還不一定呢。”

  因為電影還沒有上映,所以黎枝的微博粉絲增加并不多,但悄然變化的是,倒有許多業內人士主動關注了她微博。黎枝秉著禮貌原則,都會回關。楓姐打來電話,十分欣喜地告訴,已經有不錯的商業資源找上來了。

  路演持續半個月,每到一座城市,就迅速化妝,做造型,溝通現場的提問。姜棋坤十分照顧黎枝,每每媒體采訪攝影時,他都示意黎枝走到身邊。

  到西安是十天后,《指間月光》如期上映。首日票房破億,第二日票房破2億。很難得的,一部不那么“青春主流”的電影取得這樣的成績。

  而關于黎枝的評論越來越多。她的演技,她在鏡頭前的表現力,王夢花這個角色的悲劇色彩,都無形之中替黎枝添磚加瓦。

  她的微博下,越來越多的“觀眾”前來打卡。
黎枝依然不發微博,但她的粉絲后援會十分給力地搬運各種集錦。一時間,黎枝在《跟我去遠方》里的表現被大家津津樂道,吸了不少路人粉。

  “場地問題,北京的路演改時間,空出一天假,我建議你先飛北京,在酒店休息就行。”毛飛瑜將行程編得清清楚楚。

  黎枝這幾天累慘了,人都瘦了一圈兒。加上換季之時的不適應,鼻炎也有點犯了。她剛吃了抗過敏的藥,說:“不不不,我回一趟海市。后天再飛北京。”

  毛飛瑜目光探究起疑,要笑不笑地問:“看奶奶啊?”

  黎枝點點頭,含糊地啊了聲。

  “啊你妹!”毛飛瑜一聲暴吼,顧忌周圍有人,所以壓低聲音警告,“你他媽遲早有天捅婁子!”

  黎枝任他罵,低著頭灰溜溜地閃人。

  她執意回海市,因為宋彥城這幾天顯然逼近發瘋狀態。倒也不是大吵大鬧,而是用他獨有的方式冷不丁地提醒自己被冷落這件事。

  黎枝告訴他自己今晚回海市的消息后,宋彥城愣是把她的航班信息,幾點幾分到逼問得清清楚楚。黎枝略有顧慮,“你就別來接機了吧?”

  宋彥城氣得臉發綠,“你真想讓我買電影票,進電影院才能看到我女朋友是嗎?”

  黎枝:“……”
狠話氣話發泄就完事兒,宋彥城最后仍是聽她的話,沒有開車來接。黎枝到家后,宋彥城懟上來就沒讓她有緩氣的時間。

  云雨兩場,一場比一場暴雨連天。

  小金毛已經習慣這一切,佛系淡定地坐在狗窩里靜夜思。事后,黎枝躺在宋彥城懷里,心跳未平,好幾次感覺本就過敏的鼻子更加窒息。

  她深深呼吸,終于有力氣說話,“我明……”
“不想聽。”宋彥城淡聲打斷,“不想聽你一回來就說什么時候走,不想你躺在我懷里腦子里考慮的全是工作。不想要這些廢話。”他說。

  安靜幾秒,黎枝倏地翻身,堵住了宋彥城逼逼叨叨的嘴。

  身體臣服比任何言語都有效,恍惚之間,黎枝甚至覺得,自己像一個渣女轉世。這想法一冒出來,她噗嗤一聲樂了。

  宋彥城提拎著人,一用力,然后調侃著語氣沉聲,“來我上面。”

  小別之后的重逢,有那么點勢均力敵的意思。這一次下來,黎枝大有翻身做主人的氣魄。緩勁許久后,兩人饑腸咕嚕,黎枝都快有點低血糖。

  她穿著宋彥城的襯衫,赤腳下地去廚房煮牛奶,然后伺候大爺似的,把牛奶喂到了宋彥城嘴邊。

  “看我電影了沒?”她無不得意。

  “忙。”宋彥城故意輕描。

  “切,你都不知道本仙女多好看。”黎枝不滿撒嬌。

  “那倒是。”宋彥城一口牛奶沒下咽,溢出兩滴于唇角,然后傾身貼了貼她的臉,下流沉聲:“有個地方特別好看。”

  黎枝拿枕頭捂他腦袋,臉頰燙得能燒水,“毛病。”然后走去沙發邊,“借你電腦用用,我回封郵件。”

  宋彥城嗯了聲,伸手掐了掐眉心。

  他電腦沒關,開屏就恢復,還停留在上次未退出的畫面。

  黎枝愣了愣,鼠標慢慢往下滑。播放列表里,竟都是她入行以來演過的電視劇和亂七八糟的路人廣告。沒有一部是主角,都是立馬死的那種配角。

  黎枝有點懵,“你,你。”

  宋彥城倒平靜,“沒事隨便看看。”

  這那叫隨便看看。黎枝可以想象,在她去全國各地工作的時候,不能見面的時候,被冷落的每一個夜晚,宋彥城獨自窩在家中,一部一部看她的作品。

  微光從屏幕溢出,蹭亮他的臉。他的身邊,他的這個家,他孤獨得只剩一條金毛。

  黎枝震驚之余,又逐漸心軟。她不忍心,看向宋彥城說:“這幾部我都只有一集的戲份,你不用全部看完。”

  宋彥城聊起觀后感,皺眉不悅,“從女主到女三,都沒你好看,演技不行,長相不行,劇組是腦袋進水了,暴殄天物。”

  黎枝笑得眼熱,“謝謝捧場啊。”

  隔著距離,兩人四目相對,靜了一會,宋彥城說:“我的枝枝會是好演員。一定。”

  后半夜,黎枝已熟睡,她是真累了。頭埋在被窩里,只留鼻子在外換氣。宋彥城卻無睡意,他起身下床,輕聲走出臥室。

  時間已至凌晨,天氣預報說海市明兒變天,現下已起夜風。

  書房的電腦開著,宋彥城抽了根事后煙,人是越發清醒。黎枝微博下的評論仍以路人為主,多是贊美友善言論,但也不乏一些攻擊性的言語。

  在看到其中一條:“沒覺得演技多好啊,跟時芷若比差遠了,免鑒定,純路人。她是帶資進組的吧?”

  就這破評論竟然還有一百多個贊?
宋彥城只覺荒謬至極,手指在鍵盤上行云流水,直擊痛點:“請曬電影票。”

  網友2:“長得一般般,沒時芷若好看。TP春季新品推薦官時芷若了解一下。”
S:“熬夜沒讓我眼睛痛,但你。”

  網友3:“什么人都能蹭熱度了,嘔吐。”
S:“幫你@ 精神病醫院門診李主任。”

  網友4:“憨批。”
S:“干嘛把你母親的名字公之于眾?”

  宋彥城這人毒舌得很,跟孟惟悉他們在一塊兒時,都怕了他的暗箭傷人。宋彥城太護短,自己的人就見不得不好。

  凌晨深夜,豪宅書房。宋彥城在電腦前冷傲回復羞辱性的網評。到最后,他殺紅了眼,速度之快,一目十行。他看見一條:“跟哥哥在試衣間~他把我的新裙子脫下來,嗚嗚嗚,點我頭像,進來看和哥哥~羞羞啊~啊~”

  宋彥城看了一半,十分臟眼,自動打入枝枝黑粉行列,追著人罵了十幾條。

  不多久,提示有新私信――“哥,我只是個賣片的(T__T)。”

  宋彥城深吸一口氣,丟開電腦,十指交疊放于腿間。他仰向皮椅靠背,閉目緩了緩思緒。“叮”的一聲響,是微博有新消息提醒。

  他點開,首先入眼的是一整版感嘆號:

  【黎枝粉絲后援會】:“這位果梨橙!!我關注你一整晚!!你愿意做枝枝的后援會的主持人嗎!!!一起應援打CALL!!有機會見到偶像本人,得她親筆簽名的那種!!!”

  宋彥城:“……”
這突然冒出來的成就感是怎么回事?

  

10619 3651076 MjAyMC8wMS8yOC8jIyMxMDYxOQ== http://m.clewx.com/book/202001/28/10619_365107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澳洲幸运5稳赢办法 炒股的人最终都会有怎样的结果 鑫发配资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 秒速时时彩app下载 2000年股票指数 广西快乐十分直播 2019西甲 原始股权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