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十九章

書名:辣雞總裁還我清白![娛樂圈]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三千大夢敘平生 更新時間:2020-03-09 19:42:18

  梁宵白天跑了一天, 又剛帶著鑰匙試了兩層樓的門,這會兒其實已經不是很有力氣。

  霍闌身上確實涼,夜間風冷, 兩個人身上的熱意都極淡。

  梁宵沒在意, 低頭去拽外套的拉鎖。

  霍闌微驚, 抬手攔他:“不――”

  梁宵把拉鏈拉到一半, 給他掏出來始終揣在懷里焐著的睡衣:“啊?”

  霍闌:“……”

  霍闌闔眸, 無聲譴罰了心底妄念:“……沒事。”

  “暖和的。”梁宵怕吹涼了,沒顧得上追問, 飛快按進他懷里,“快換上。”

  霍闌本能抬手,抱住塞過來的睡衣。

  梁宵被他怔怔盯著,張了下嘴, 也覺得讓他們霍總在樓道換衣服不太合適, 咳了一聲:“去……里面換?”

  門縫被霍闌擋得嚴嚴實實,梁宵到現在還沒機會看見里面是什么樣。

  “不想回臥室就不回, 我也不急著回去。”
梁宵指了指虛掩著的門, 按捺不住,有點想趁機偷看一眼:“是想待在這兒嗎?我――”

  霍闌輕輕搖了下頭, 抬臂護在他身后, 將人收進懷里。

  梁宵措手不及,視野再一次被他們霍總的寬闊胸襟遮得嚴嚴實實:“……”

  “不必看了。”霍闌聲音很輕,“你見過。”

  梁宵愣了下:“我見過嗎?”

  他發情期那幾天昏昏沉沉,可也大概知道自己和床的位置關系, 應當不會和床私奔出臥室這么遠。

  梁宵仔細想了想:“剛簽合同的時候?”

  霍闌沒應聲, 抬手合上門,抱著他起身。

  梁宵跟他一塊兒坐在地上還覺得挺浪漫, 這么被托著抱起來,整個人騰地紅了紅:“等――”

  霍闌怔了怔,抬眸望他。

  梁宵迎上他的眼睛:“……”

  梁宵自暴自棄,把臉埋在他頸間:“抱吧。”

  他們霍總幸虧是這個沉默自矜性冷淡的脾氣。

  梁宵心跳微快,閉上眼睛,盡力壓下紛亂念頭:“鑰匙――”

  霍闌:“我叫人來收。”

  梁宵還想再問,又實在不大好意思。

  他倒不是真想做鎧甲,要這么多鑰匙,其實也沒什么用。

  但還是想留著。

  畢竟……是霍闌送的。

  在想霍總的時候還可以數著玩。

  梁宵憋了半天,厚著臉皮問:“收好了……”

  霍闌學著他,輕輕貼了下他的臉頰:“還給你。”

  梁宵自己做的時候橫橫心華山一條路,還不覺得有什么,被霍闌身上涼潤氣息輕緩貼近,整個人嗡的一聲,瞬間沒了音:“……”

  他們霍總資質絕倫。
霍闌斂定心神,穩穩抱著咕嘟咕嘟冒泡的梁先生,轉過樓梯回了主臥。

  梁宵還沒緩過來,癱在床上自己慢慢調整,看著霍闌帶了睡衣轉進浴室,探進外套,把劇本一點一點抽出來。
還準備忽悠霍闌說自己不愛學習,一看劇本就犯困的。

  梁宵百無聊賴,在誆著霍總給自己念之前,先隨手翻了幾頁。

  梁宵打了個哈欠,眼皮一點點垂下來,睡著了。

  -

  霍闌沒多耽擱時間,快速沖洗過,換了睡衣出來。

  梁宵蜷在燈下,已經自己跟自己睡成了一團。

  第一天復工,今天的工作量其實就已經有些超標,晚上又加了個班,在走廊里凍了半天。

  梁宵精精神神跟他鬧時還不顯,這樣安靜睡著,眉眼間就泄出隱約疲倦。

  霍闌靜靜站了一陣,走過去。

  梁宵睡得不實,察覺到燈下陰影,就跟著晃了下睜眼:“誰――”

  霍闌調暗燈光:“是我。”

  梁宵不過迷糊了一會兒,隱約覺得自己做了好幾個夢,有點恍惚,揉揉太陽穴。

  霍闌蹙眉,摸了摸他額頭:“不舒服?”

  梁宵搖搖頭:“沒事。”

  大概是沒事瞎背詩鬧的。

  他原本不常能想得起少年時的過往,這段時間卻動輒就冒出來幾場夢,時時刻刻提醒著他要保持著對學習忠誠熱愛。

  霍闌剛拿熱水燙了自己一遍,自覺這時候已經能放開了抱他,上了床,把梁宵圈進懷里。

  梁宵還沒徹底暖和過來,怔了下,被他身上溫熱水意迎面裹住。

  涼透了的前心后背熱熱一熨,梁宵忍不住低低舒了口氣,本能往霍闌身上靠了靠。

  霍闌靜了良久:“抱歉。”

  梁宵愣了愣:“什么?”

  霍闌:“我該拉住你的。”

  梁宵沒回過神,想了半天,沒忍住樂了:“沒事,下次您記得配合我一下就行了。”

  梁宵是真冷,貼著他身上的水汽熱意,不大舍得撒手,又往霍闌懷里鉆了鉆。

  霍闌回抱住他。

  湃然暖意安靜落定,身上徹底暖和過來。

  梁宵心滿意足呼了口氣,五花大綁抱著霍闌,盤算起了該怎么再接再厲,誆他們霍總給他念劇本聽。

  ……字太小了,看的眼睛疼。

  梁宵打定了主意,正要開口,霍闌已經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劇本。

  霍闌伸手調了下燈光,單臂撐著,靠坐在床頭,抱著他靠進自己懷間。

  梁宵愣愣抬頭。

  霍闌迎上他的視線:“眼睛不疼?”

  梁宵張了下嘴,幾乎以為自己剛才不小心想出了聲:“有,有點。”

  梁宵拽了拽那份劇本:“字――”

  霍闌:“太小了。”

  梁宵:“……”

  完了。

  他們霍總可能在會下雪之后,又點亮了新的技能。

  讀心術。

  梁宵有點忍不住,在心里飛速回想了十遍剛看的那本小黃文。

  霍闌能讀的部分似乎就只到這一步,并沒接受到接下來的信息,拿過劇本,叫他靠在自己身上。

  “第一場。”霍闌翻了一頁,“書房,內,日。”

  梁宵:“……”

  霍闌:“……”

  霍闌不熟悉拍戲流程,沒想到劇本用詞露骨至此,忍不住蹙了下眉。

  “日――是白天的意思。”
梁宵艱難解釋:“場次,地點,時間。”

  梁宵覺得解釋了還不如不解釋,但開了個頭,又不能不往下說:“就是――地點在書房,棚內,日場戲……”

  霍闌聽懂了:“……抱歉。”

  梁宵燙得一點都不冷了:“不用。”

  霍闌對自己要求向來嚴格,搖搖頭:“我想了不該想的事。”

  梁宵:“……”

  梁宵忽然生出了點格外不祥的預感。

  霍闌道歉向來坦誠,無論做錯了什么事,都會態度鄭重走心地認真道歉。

  被他盡力扳了這么久,也不過是從寫道歉信,變成了把道歉的內容盡量精簡,通過口頭簡潔陳述出來。

  萬一將來,兩個人擦槍走火。

  他們霍總并不是不可能會寫一封《不小心在書房里日了梁先生的道歉信》。

  “您也不用……什么事都道歉。”
梁宵想想這個畫面,眼前就一陣陣發黑:“不怪您。”

  他想的內容,肯定比霍闌想的更不該想。

  梁宵不大好意思說:“很多事,不是您的錯。”

  梁宵盡力隱晦,曲線救國,一點點給他講道理:“有些事,未必是兩個人里任何一個人的錯。”

  比如萬一哪天霍總在書房里親了他、或者在臥室里跟他完成了什么生命的大和諧,其實就既不能怪他禍國,也不能怪霍總輕薄。

  梁宵雖然什么都不敢做,但畢竟什么都敢想,天馬行空腦補了幾個姿勢,順利把自己燒得熟透了。

  霍闌靜了半晌,低聲:“不是?”

  梁宵堅決否認:“不是。”
“錯可能出在任何一個地方……”
梁宵盡力想了想:“陰差陽錯,命運弄人。”

  他隨口胡扯,沒來得及再說,忽然被背后手臂驀地勒了下,身不由己掉在他們霍總身上。

  梁宵嚇了一跳:“霍總――”

  霍闌胸口起伏幾次,牢牢箍著他的手臂慢慢松下來。

  “沒事,抱緊點暖和。”梁宵飛快止住他,回抱住霍闌,在他背后草草胡嚕了幾次,“怎么了?是不是難受?”

  霍闌越是這種時候越平靜,平靜得雪窖冰天,找不出一絲裂痕。

  管家說過,霍闌嚴苛地不準自己高興失態,也從不準自己放肆著難過。

  梁宵隱約察覺到他情緒變化,不想讓霍闌再退回那個千里冰封的狀態里,匆匆抬頭:“我在――”

  他的眼睛被霍闌抬手罩住。

  梁宵怔了下,停住話頭。

  霍闌握住他手臂,靜默良久,低聲問:“你說的……當年那個人。”

  “……”梁宵氣結:“霍總,現在是吃醋的時候嗎?”

  霍闌不為所動:“你說他是好人。”

  梁宵實在拿他沒辦法,憋了一陣,耳朵燙了燙,小聲哄他:“沒……沒你好。”

  霍闌微怔:“真的?”

  梁宵泄了氣:“假的。”

  霍闌安靜下來。

  “你們倆一樣好。”
梁宵心知這么說怕是要讓他們霍總不高興,停了下,輕聲解釋:“我當年不懂這些,這種事肯定沒想過,但我――”

  視線被剝奪了,能聽見的部分就變得尤為重要。

  梁宵屏息聽了一陣,沒聽見霍闌出聲,其實不大放心。

  梁宵摸索著,同樣拽住霍闌的胳膊,不著痕跡挪得離窗戶遠了點:“我當初,是真的拿他當朋友。”

  霍闌手臂微微一悸。

  梁宵不想讓霍闌多想,低聲給他寬心:“不是我們這種朋友。”

  “……”霍闌靜默良久:“為什么?”

  梁宵愣了下:“啊?”

  “沒事。”霍闌沒再問,“我――”

  霍闌只說了一個字,就格外突兀地沉默下來。

  梁宵被他擁著,屏息等了半晌,動了動,正要說話,臉上忽然沾了些冰涼水意。

  梁宵心口一緊:“真的不是。”

  梁宵沒想到自己曾經有個朋友這種事這么嚴重,手忙腳亂摸索著,攥著袖口替他們霍總擦臉:“我保證,我們兩個清清白白――”

  霍闌啞聲:“對不起。”

  梁宵急了:“對不起什么啊?”

  霍闌胸肩悸栗,將他密不透風扣進懷里。

  梁宵說,有些事不是兩個人間任何一個人的錯。

  陰差陽錯,天意弄人。

  霍闌盡力用他說的開解自己,越去想,反而越想起當初星冠為了買下梁宵,曾經收集的那些資料。

  梁宵怎么跑片場攢錢,怎么在武行爆破的生死線滾,怎么一點點艱難掙命。

  天星副臺長拿過來的病歷,搶救九次,搶救途中失去生命體征四次。

  霍闌手有點抖,閉上眼睛,盡力說服自己。

  陰差陽錯,陰差陽錯……

  梁宵被他罩著看不見,急得不成,挪開他的手:“到底怎么了――”

  霍闌將他死死擁進懷里。

  霍闌:“梁宵。”

  梁宵控制不住本能:“到。”

  霍闌闔了下眼,有些后悔。

  當初……不該要對方每次點名,都記得喊到。

  他給什么梁宵就背什么,梁宵其實并不知道,“雨洗春風,勝過煙雨滿城”并不來源于任何一本參考書。

  他當初寫這一句,只是因為不押韻,小梁宵就背不下來。

  霍闌當時聽他說,還只是隱約生出預感,并不敢確認,可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任何再否認的理由。

  霍闌低聲:“你……還當他是朋友嗎?”

  梁宵幾乎被他愁死:“霍總。”

  霍闌聽懂了,嘴角輕輕抿了下,眼底滾熱,又盡力壓下去。

  他還有很多事不清楚,梁宵當年遇到了什么,為什么要隱姓埋名,為什么不喜歡學習。

  為什么會走。

  明明當年說好了要從事醫藥行業,還不由分說賴著他,一定要他負責解決工作,為什么后來又進了娛樂圈。

  為什么再沒來找過他。

  霍闌沒再想,握住他的手腕,摘下了那個手環。

  梁宵急了:“不行――”

  梁宵其實沒打算真用這個報警,但還是舍不得,握著霍闌的手口不擇言:“我們倆真的就是朋友!我還想給他臉上畫QAQ來著,我都沒想過給您畫!”

  霍闌被他吼得一懵,視線落在他身上,眼底血色漸漸淡了。

  霍闌看著他,垂了下眸,輕抿起唇角,摸了摸他的頭發。

  梁宵:“QAQ。”

  “不拿走。”霍闌說,“是你的。”

  梁宵皺著眉,不大放心。

  霍闌連上手機,調出設置,在一鍵報警的默認電話里添了一行,攏著梁宵的手,幫他重新戴上。

  梁宵有點恍惚:“是本市急救中心的電話嗎……”

  “不是。”霍闌說,“是我的緊急聯系方式。”

  梁宵怔了怔,抬起頭。

  梁宵仔細想了一遍這句話,干咽了下,心跳忽快。

  霍闌靜了一陣,打開床頭,拿出份合同遞給他。

  梁宵在星冠的新合同,該有的手續都齊了,只剩下本人簽字,就能即時生效。

  霍闌原本想等他生日再給他,現在不想等了。

  梁宵看著他用遞結婚申請書的氣勢把自己的合同遞過來,遲疑了下,接過來小心翻了翻:“這不是都填好了嗎?”

  梁宵始終覺得自己到星冠就是早晚的事,看見合同敲定,還是覺得高興,粗粗看過一遍:“挺好的,就是――”

  就是還有段哥跟小宮的合同,也想請星冠法務部幫忙從屬處理一下。

  梁宵正要開口,霍闌卻從他手里拿過合同,翻到了最后一頁。

  梁宵愣了下,低頭仔細看了看。

  霍闌已經排演了無數次這句話,真開口時還是心跳激烈:“梁先生。”

  梁宵怔忡抬頭。

  霍闌抬眸,視線落進他眼底:“我想和你一起,做你想做的事,走到你想走到的高度。”

  霍闌:“以成為你的緊急聯系人為目標,和你在一起生活。”

  梁宵靜靜聽著,胸口滾熱酸楚翻騰得幾乎造反,笑了笑:“我――”

  梁宵抹了把臉,埋進霍闌肩頭用力蹭了幾下。

  “霍總。”梁宵收起合同,仔仔細細疊好,隨身揣著,“這句話,我們通常都有另外一種說法。”

  霍闌微怔:“什么?”

  梁宵深吸口氣,傾身擁住他。

  梁宵:“我也喜歡你。”

10627 3651074 MjAyMC8wMi8wMi8jIyMxMDYy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2/02/10627_365107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2001年上证指数 吉林微乐长春麻将 福利彩开奖结果 nba篮球是什么牌 3d开机号100期 打广东麻将 血流成河单机麻将下载 广东推倒胡麻将 哈灵麻将下载安装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