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血型

書名:現代第一名媛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十尾兔 更新時間:2020-03-09 21:29:27

  第74章
動作有些突兀, 令紀山姜微微一愣,扭頭,驚訝地看著她。

  “注意安全。”楚凝聲音很輕。

  她很少這樣主動拉他, 然后溫柔叮囑, 更多的時候只是對他冷言冷語, 鮮少溫柔,就更不要說主動親密。

  楚凝不對紀山姜冷言冷語,就夠他開心了,更不要說這樣子的溫柔叮囑。

  他愣在原地, 呆呆傻傻的站著。

  楚凝已經有些不自在地牽著小鈴鐺往下走,紀山姜還呆呆站在原地。

  “山姜, 你怎么這么傻呢?我姐都走了……”傅元錦小大人一般的嘆口氣, 嫌棄地看了眼背著自己的人。

  “啊――”紀山姜驚呼一聲, 朝著楚凝沖了過去。

  他的動作太突然,以至于嚇得元錦尖叫一聲, 緊緊抱住他。

  紀山姜哪管得上背上的元錦, 只要他沒有摔下去, 他就完全顧不上。
他趕上楚凝后,聲音激動:“凝凝,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終于接受我的追求了嗎?!”

  楚凝聞言,惱羞成怒:“想盛什么呢!”

  “那你這是對我有一點好感了嗎?我是不是有希望了?”他的聲音依舊激動, 雙眼放光, 緊緊盯著她, 亦步亦趨跟著她。

  楚凝沒說話。

  紀山姜卻要開心瘋了,以前如果只是看見了希望的曙光, 那在今天,就是那顆種子終于破土, 長出郁郁蔥蔥的小芽。

  距離長大或許還很久,也或許還要費很多心思,可對于紀山姜而言,卻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他從未如此開心過。

  生命中遇上這么一個人,一句話就可以讓他猶如置身天堂,一句話又使得墮入地獄,可以為她生,為她死,可以為她嘗盡酸甜苦辣……

  這是愛情。

  “凝凝,我真高興。”他笑得像是個孩子。

  楚凝忍不住笑著搖搖頭,輕嗤一聲:“傻子。”

  可這傻子,真讓人移不開視線。

  而后下山的路突然變得很安靜,小鈴鐺原本話就不多,傅元錦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個燈泡,驟然間安靜下來。

  他趴在山姜背上,感受他背著他有力的身軀,忍不住笑出了小虎牙。

  傅元錦小時候,家里想要讓他繼承傅氏,一直都是精英教育,父親傅齊修對他只有嚴厲,從未背過他,真正像個父親像個哥哥背著他的男人,只有紀山姜。

  紀山姜要是能夠做他姐夫,他還是很開心的。

  自打傅元錦學習天文后,爺爺和父親對他的態度都慈愛了很多,現在的日子已經非常好了,要是家里再多一個像是哥哥,又像是朋友的紀山姜,那生活豈不是更加美滋滋?

  少年人傅元錦,想到以為的生活,忍不住露出開心幸福的笑容。

  而紀山姜也很沉默,他在害羞。

  背著傅元錦和楚凝并排走著,雖然中間還有一個小鈴鐺,但顯然他現在眼里只有楚凝。

  時不時視線看過去,帶著炙熱的溫度,當楚凝看過來的時候,他又慌忙移開視線。

  臉頰泛紅。

  楚凝見此,也忍不住露出笑容,眼里閃過一抹不自然。

  太陽漸漸西區,陽光變得昏黃,照在滿滿下山的四人身上,就連空氣都彌漫著說不出的味道。

  甜甜的,又暖暖的。

  -

  下山后,紀山姜開著車,視線不住往后面看,眼看距離行程過了大半,他開口了――

  “那個……晚上一起吃飯嗎?”

  以前追不上楚凝的時候倒是臉厚,說什么都不怕,反而現在他顯得非常不自在,邀請吃頓飯都很是別扭。

  大概是以前的吃飯只是單純的吃飯,而現在……

  是約會啊。

  楚凝有些別扭地移開視線,半響,回道:“好……”

  聲音很輕,但同意了。

  紀山姜頓時笑容滿臉,方向盤一打,改道去了餐廳。

  “這家我覺得還挺好吃的,小鈴鐺吃得清淡,我們就在這兒吃吧。”紀山姜聲音溫和。

  楚凝抬頭,看了眼招牌,是一家湯鍋。

  紀山姜吃東西很接地氣,也可能是和小時候的經歷有關,他平時不太挑食物,還是喜歡楚凝后才做了些功課哪家的什么好吃,又新開什么。

  這家店就是新開了,生意火爆,好在紀山姜訂了包廂,一下子就將吵鬧隔絕在外界。

  他們兩個長得太好,單單一個人出現就已經夠讓人覺得驚艷,兩人一起出現的時候,會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小鈴鐺很少出來吃飯,滿臉新奇,傅元錦也差不多,他和紀山姜更像是朋友,吃個飯都吵吵鬧鬧,安靜不下來。

  楚凝以前信奉食不言,但現在,她看著面前熱鬧的三人,又覺得心里很高興,忍不住露出笑容。

  飯后,紀山姜結賬,又辦了張卡,聲音溫柔:“下次我們還來,好不好?”

  他的視線看著她,眼神忐忑。

  楚凝移開視線,半響,嗯了一聲。

  紀山姜燦爛的笑容重回臉上,笑瞇了眼睛,眉眼溫柔。

  一行四人又一起走出飯店,紀山姜牽著小鈴鐺:“我先去開車過來,你們在這兒等我吧。”

  “一起去吧。”楚凝回答。

  “行。”紀山姜笑容燦爛,和楚凝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笑得這么開心。

  四人一起往外走,車子就停在不遠處的停車場,走過去只有幾百米,當做飯后消食,并不遠。

  “山姜,下周末我們還一起出來玩嗎?”傅元錦抬頭,看向旁邊的紀山姜。

  紀山姜看了眼楚凝,臉頰微紅:“只要你姐沒意見,我們――”

  “嘟嘟嘟――”突然急促的喇叭聲響起,是他們前方的一輛黑色車子按的,喇叭聲伴隨著石頭的驚呼聲。

  紀山姜下意識將楚凝和小鈴鐺、傅元錦三人往旁邊推過去,他自己往另一邊快跑。

  跑的時候,那輛大貨車跟著他過來,悄無聲息――

  目標顯然是他。

  石頭的黑色車子沖了過來,紀山姜拼命擺手,隨即往花臺上一跳,往后蹦了兩下,摔倒在花壇里面。

  貨車的速度非常快,來不及剎車,直直撞到花壇上,車頭一拐,車子直接翻倒在地,汽油味一下子就散開。

  石頭等人的兩輛車子也開了過來,他們下車,朝著車子奔過去。他們動作非常快,只用了一分鐘就將已經不知是死是活的司機拖了下來,然后幾人抬著人迅速跑開。

  紀山姜腿被劃傷,也站了起來,朝著楚凝方向往回跑。

  “轟――”果然,他們剛剛跑開,那輛車子就燃了起來。

  紀山姜并沒有回頭看,一臉著急地沖向楚凝三人。

  是他的錯!

  竟然因為一時自私,今天就跟著楚凝他們出來了,又因為開心,竟然將潛在的風險忘在腦后,只顧著高興,幸好還讓石頭他們隨時看著。

  要是今天楚凝出點什么事,他真的將自己千刀萬剮都解不了恨!

  唐佳下手竟然這么快!
昨天晚上剛剛有人打電話提醒,她今天就出手了!
紀山姜滿心懊惱,氣得想捶自己兩拳。

  “凝凝?沒事吧?!”紀山姜聲音著急,帶著愧疚和懊惱。

  楚凝搖搖頭,視線看向元錦和小鈴鐺:“你們怎么樣了?”

  傅元錦搖搖頭,看著不遠處的車子,眼神帶著后怕:“我沒事。”

  “小鈴鐺呢?”

  小鈴鐺不說話,只是眼神有些水霧。

  紀山姜瞳孔一縮,撲過去,小心翼翼將小鈴鐺抱起來――

  她的腦后有一塊尖銳的石頭,而現在,那一塊石頭上面滿是血跡。

  “啊――”傅元錦叫了一聲。

  楚凝也是臉一白,抖著手拿出手機,打了救護車電話。

  紀山姜眼眶通紅,里面是著急和后悔,他對著石頭那邊喊道:“開過來――”

  石頭趕緊開了一輛車子過來。

  紀山姜抱著小鈴鐺小心翼翼進去,她是腦袋受傷,他根本不敢碰,又要緊急趕到醫院,他甚至來不及等待救護車,直接去最近的醫院,要更快一些。
還在小鈴鐺雖然疼得流眼淚,但還保持著清醒。

  楚凝手有些顫抖,腳也有些軟,她看向旁邊哭了出來的元錦,努力保持冷靜:“元錦,姐姐要去醫院,你是跟我們一起去,還是先回家?”

  “一起。”傅元錦聲音帶著哭腔。

  楚凝立刻將他抱起,擠在副駕駛,兩人都不敢去后面擠小鈴鐺。

  車子平穩又快速地朝著最近的醫院過去。

  楚凝回頭,聲音慌亂,卻努力保持平靜和溫柔:“小鈴鐺,沒事的,乖乖不要動喲,我們馬上到醫院了,醫生叔叔看看就沒事……”
她說話哄著小鈴鐺,紀山姜一張臉白得嚇人,上下唇抖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車子很快到了醫院,小鈴鐺進了急癥室之后,紀山姜才看著自己一手的鮮血,整個人像是脫力一般,靠著墻坐在地上。

  他的眼睛通紅,看著楚凝,上下唇抖動,艱難地發出聲音――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他今天就不該和他們一起出門!

  是他的自私造成的!
要是小鈴鐺有個什么意外,楚凝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吧?

  他自己也不能原諒自己……

  楚凝什么話都沒說,現在不是追責的時候,現在重要的是小鈴鐺的安全。

  很久,急救室的門被打開,一個護士問他們:“誰是小朋友家屬?”

  “我是。”楚凝立刻上前,紀山姜也想要上前,但是站不起來。

  護士問:“小孩是什么血型?”

  “B型。”楚凝立刻回復。

  門又被合上,楚凝臉上的表情更加焦急,小鈴鐺很嚴重嗎?竟然要輸血……

  過了一會兒,門再次被打開,護士聲音帶著責備:“小孩明明是AB型Rh陰性血,你真的是小孩家屬嗎?”
她責備一句之后立刻又說:“讓小孩家屬中同血型的過來獻血,快一點,我們醫院血庫沒有熊貓血。”

  護士說完,楚凝愣了片刻,隨即開口,聲音沙啞:“我是。”

10633 3651101 MjAyMC8wMi8wNi8jIyMxMDYzMw== http://m.clewx.com/book/202002/06/10633_365110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龙岩麻将手机版下载 陕快乐10分走势图开奖直播 福州麻将高手打法 快3稳赚口诀分享 河南11选5结果 2012年股票推荐 上海快三今天开奖号 2017年期货配资平台排行 快乐12浙江快乐1 股票分析师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