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5 章

書名:海王翻車了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時間:2020-03-09 18:12:22

  太玄宗天生劍骨的徐負雪和萬法道門天生道骨的洞庭龍君,都是楚璧隋珍、芝蘭玉樹的天才人物。

  苗姓散修竟一人獨攬了兩個!

  洞庭龍君甚至當眾承認苗姓散修的道侶身份,擺明情根深種,而且態度莊重得好似要八抬大轎把人抬回萬法道門辦道侶合籍大典。

  酒樓當日圍觀群眾少說上百人,走出門檻回頭就對街坊鄰居道侶老友繪聲繪色描述這一幕。

  坊間書閣當天寫出數個版本的話本,專門聘請風月大家捉刀,于話本中摻入大量淫-詞艷-曲以及各類修辭手法。

  字里行間,情意繾綣,香-艷無雙。

  這話本,正于坊間流行。

  ..

  太玄宗會客峰。

  萬法道門某一廂房內,諸弟子并武要離聚攏在一起盯著苗從殊。

  苗從殊單獨坐一處,默默吃著午間提供的甜羹,津津有味但他不忘表示他其實內心很痛苦。

  武要離:“苗殊?”

  苗從殊:“出門在外,泡仔藝名。”

  武要離拍桌起身,先對師侄們說:“你們都先出去。”見人不動,他冷臉呵斥:“快點!我的話說不動了是不是?!”

  見他動真格,師侄們只好陸續出去。經過苗從殊紛紛使眼色,希望到時講講他波瀾壯闊的情感故事。

  武要離掐個光罩擋住兩人的說話聲,門外偷聽的師侄不由扼腕。

  確定沒人偷聽,武要離趕緊問:“你怎么回事?”

  他現在很亂。
  昔日的好兄弟搖身一變變成他師嬸,這沖擊力不亞于情人變后娘。
  心理接受無能,主要是輩分不能屈居。

  苗從殊吃完甜羹,放下碗和勺子,思考一瞬跟他說:“我跟你小師叔好過一段,但我們后來分了。”

  武要離:“——”

  苗從殊:“白玉舟是你小師叔送的分手禮物。”

  武要離:“!!”

  苗從殊:“你家小師叔是我的命定情緣。”

  武要離:“!!!”
  武要離:“你他媽命定情緣不是徐負雪?”

  苗從殊:“有人規定命定情緣只能一個?”

  武要離:“沒有。”

  苗從殊:“是這樣,你小師叔還是燈棲枝的時候,他是我命定情緣。他跟我分手就等于情緣死了,情緣死了不就應該有新的情緣?”

  武要離:“……”好他媽的有道理。“看我小師叔的意思,他想跟你復合。”

  苗從殊:“我拒絕。”

  武要離:“你看不上我們萬法道門驚才絕艷的小師叔?”

  苗從殊:“不是。”

  主要他已經有現任了。
  現任還挺神經病,不好哄。

  “見過大海的男人怎么會迷戀過去?”

  “什么意思?”武要離覺得好友說話神神叨叨已經和他有了代溝。“算了,我也接受不了你突然變成我師嬸。”

  他正要再說話時,發現豎起來的光屏陡然波動,下一刻便被破開而燈棲枝已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披鶴藍白道袍纖塵不染,白發一絲不茍箍在發冠里,長直密集的眼睫毛垂落并在眼瞼下投出一片陰影,右手執一柄拂塵宛如高山云間仙君。

  燈棲枝先看向武要離:“你還有事?”

  武要離:“應該沒有。”

  燈棲枝:“出去。”

  武要離:天道有輪回。

  他落寞且慫的出去,無視好兄弟求救的眼神,心中悲切:情人成兄妹,兄弟變后娘。世道艱難。

  房間里只剩下燈棲枝和苗從殊兩人,前者抬手揮出一道隔離光屏擋住聲音防止外面偷聽。

  燈棲枝手腕一抖,銀白色的拂塵收將起來:“我找過你。”

  苗從殊下意識反問:“你又要靠情關勘破道法?”

  燈棲枝聞言沉默片刻,說:“我想與你結為道侶。等太玄宗宴席結束,你隨我回萬法道門。我們舉辦合籍大典結為道侶,以后修為、道法共享。你不必再當散修,不用再四處流浪。”

  苗從殊:“?”
  燈姓前任好像不是開玩笑。

  意識到這點的苗從殊毫無興趣的拒絕:“四海散修皆兄弟,我親朋好友那么多,腦瘸了才進門派。再說了,我現在有主,我現任又好看又牛逼又神經病……不是,反正我現任很好,我暫時沒想分手找下家。”

  燈棲枝定定的望著他,只說:“我了解你。苗殊,你最重感情。”

  當初那段感情里,苗殊付出最多,他滿心滿眼都是溢出來的情意,他不必見便感受得到。
  他也知道當初的做法太絕情以至于現在想挽回不太容易,可苗殊太過重情義,他心里必然還有他。

  “你氣我、怪我、恨我都應該。”燈棲枝不信苗殊有現任,他說:“我曾經執念是道,追求是道,以為什么都可以拋棄。在萬法道門的時候,我閉關強行封閉自我不去想你、在意你,但是沒用。兩百年過去,我的執念由道變成你。”

  “苗殊,我現在的執念是你。”

  苗從殊婉拒:“不了吧。”

  ‘執念是他’之類的話想想有點心驚膽戰,畢竟修真人士的執念一般下場是劈死用來提高心境修為。

  “要不你再等等?等我和我現任分了,有空缺我保證找你。”苗從殊發給他愛的號碼牌,數字排到千萬年以后。

  燈棲枝倒了杯靈茶,食指輕磕杯沿,杯中茶水立刻凍結成冰,下一瞬化成粉末風吹就散。

  他抬眸,銀灰色的豎瞳里有一抹紅光閃過。

  “苗殊,我不是跟你商量。”

  苗從殊心里‘咯噔’一下,差點忘了眼前這位前任不僅是萬法道門不世出的天之驕子,他還是洞庭龍君。

  龍族,妖族中無出其右的強悍種族。
  人間尊其為君王,天道注定他們一出世便高于萬物生靈,使其為王而血脈強悍。
  越是得天獨厚的強者,越不容他人違抗,唯我獨尊且獨斷專橫。

  苗從殊要是個有節操道德的人,他現在必定詞嚴厲色痛罵燈棲枝,然后被惱怒的燈棲枝一拂塵戳死。

  如果他是個勇敢又忠貞不二的人,他現在應該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陳述對現任的堅貞不屈,然后被收到友拒的燈棲枝一拂塵戳死。

  然而事實是苗從殊既沒道德節操連貞-操都丟了,又貪生怕死且三心二意交過的男朋友可以組蹴鞠隊了。

  于是苗從殊說:“好的。您隨意。”

  前任要復合這種事當然是交給現任去打了,要他這條柔弱的咸魚去做什么呢?

  燈棲枝:“你現在和武要離住同一個房間?”

  苗從殊:“是。”

  燈棲枝:“搬來和我同住。”

  苗從殊:“不太好吧。”

  燈棲枝:“成天跟師侄住一起像什么話?”

  苗從殊:“我不搞我兄弟的。”

  燈棲枝皺眉,不贊同他隨口說這些污穢的話語。

  苗從殊:“……”好的吧。洞庭龍君光風霽月與俗人不同。

  抗議無效當然壓根就沒怎么抗議的苗從殊由此搬出武要離的房間,臨行前兄弟兩抱頭痛哭。一個哭自己貞-潔沒了會被神經病現任日得死去活來,一個哭自己命苦兄弟變師嬸平白多個辣雞長輩。

  神情萎靡的苗從殊一到燈棲枝住的地方發現那是個偌大的洞府,洞府里有山有水還有花草珍禽,靈氣四溢且瓜果靈蔬眾多。

  登時拋卻兄弟和現任,開開心心咸魚躺。

  ..

  太玄宗內門。

  掌管外門的鉤栗長老聽到景晚萩說起有個散修自稱是徐負雪他爹的事,當即說親自去求證。

  正好宗主和徐負雪都在,宗主一聽他被自然綠氣得差點沖出去殺了青衣散修。

  好在景晚萩很快說清散修是養父不是親爹。

  宗主頭頂綠云被吹散,轉頭就和顏悅色問親兒:“負雪,那散修是不是在訛你?”

  徐負雪聽到景晚萩提起苗從殊養了他十三年,不由想起在凡間那段過往。

  他與苗從殊并非沒有過溫情時刻,只是再美好的相處都不是他內心里真正的渴望。

  “負雪?”

  徐負雪點頭:“他養過我。年幼時,我沒有自保能力,當過乞兒、做過奴隸,是他帶我、養我長大。”

  如果這就是苗從殊想要的,那就給他。然后一筆勾銷,再無瓜葛。

  宗主皺眉問:“那溫錦程是怎么回事?”

  徐負雪隱去心中的黑暗,揚起燦爛的笑容:“錦程當時是世子,他接濟我錢財,帶我進學堂教我識字。后來救我受傷,至今還留著病根。爹,我不能負他。”

  宗主定定看他,目光矍鑠銳利,半晌溫和臉色:“好。爹會治好他的身體。至于那個外門散修,你要怎么處置?”

  徐負雪:“給他一些靈器報答。”

  宗主:“可以!”

  他和其他峰的長老商量,同時問景晚萩那散修品性,景晚萩回‘世故且貪得無厭’。因此宗主和長老決定一起到清幽峰見那散修,幾個大能鎮場,料那散修心有忌諱不敢獅子大開口。

  宗主:“負雪,你就不必去了。免得心軟被挾恩。”

  徐負雪點頭:“我聽爹的話。”

  聞言,宗主老懷大慰。

  ..

  大吃大喝舒舒服服午睡醒來,苗從殊躺在大樹樹杈中間,伸著懶腰又躺了好久直到通訊符里傳來太玄宗內峰的訊息,他這才慢吞吞從樹上爬下來。

  站在原地摘個水蜜桃擦擦就一口咬下去,水嫩多汁特別鮮甜,苗從殊捏著通訊符重聽一遍:請苗道友速來清幽峰。

  清幽峰……什么地方?

  燈棲枝不在,他此次離開萬法道門似乎有其他事情,來去匆匆時常不見蹤影。

  苗從殊對他的行蹤不感興趣,摘了一堆水蜜桃放在芥子空間里就往外走,到了門口見到萬法道門弟子。

  “兄弟,清幽峰怎么走?”

  萬法道門弟子一見苗從殊登時激動不已:“小師嬸祖!”

  這句小師嬸祖真有靈魂,蕩得苗從殊精神恍惚。

  “你喊我苗道友就行。”

  萬法道門弟子挺堅持:“倫理綱常,固不敢違。小師嬸祖,您怎么要去清幽峰?清幽峰是太玄宗的主峰,也是待賓宴客、宗門大典和戒律堂規施行的地方。沒什么大事的話,一般不會開清幽峰。”

  他沒說的是如果開清幽峰見外人,主要原因可能是此外人與他們太玄宗有仇怨,因此開峰會面全員審判、有仇報仇。

  這么一想,萬法道門弟子覺得不行。

  到底是小師叔祖親口承認的道侶,那就是他們萬法道門的人。萬法道門的人被欺負,等于侮辱他們每個人的臉面!

  那絕對不行!奇恥大辱之事,豈可放縱太玄宗氣焰囂張?

  于是萬法道門弟子說:“小師嬸祖你等等,我喊人過來助陣。”

  苗從殊:“?”要擺擂臺嗎?

  萬法道門弟子捏碎一次性通訊符群發赴宴而來的眾萬法道門弟子,沒過一會,數道流光閃過,十幾位萬法道門弟子齊刷刷出現在苗從殊面前。

  包括武要離在內。

  他們沖著苗從殊喊:“小師嬸祖\\小師嬸!”除了武要離。

  苗從殊:“……”不是、你們萬法道門的人都接受得那么快的嗎?為什么不試著反對一下?

  他被簇擁著前往山門,從看守山門的外門弟子手里拿到符箓便啟動轉移陣法,眨眼就到了清幽峰。

  清幽峰看門人聽到來意,連忙請示戒律堂長老。

  戒律堂長老:“是客人,放行!”

  看門人:“……”眼前十幾個萬法道門弟子偏營造出浩浩蕩蕩的氣勢,瞧著不像客人反而是來打架的。

  最終看門人還是放行。

  ..

  浮云城出現統一著銀色云紋白袍如世外之士的一行人。他們懷中抱長琴、步履不染塵。他們沉默徐行,溫若流云靜水。

  隊伍最前是一個極為好看的男人,面相與身段堪稱風流易惹桃花,連眼睛都是多情的桃花狀。但若是仔細一瞧卻會發現男人眉間隱含慈悲,眼中溫和寧靜,仿佛心中有大慈悲。

  酒樓里見多識廣的修士見狀,驚道:“這是蓬萊宗的人?!”

  蓬萊宗位于東海蓬萊仙山,其宗門的神秘和隱世僅次于昆侖。百年間都難以見到一個蓬萊宗弟子,因此此次來了幾十個蓬萊宗弟子便叫眾修士驚訝不已。

  “前頭那位,應該就是蓬萊仙宗的太上長老,據聞有仙人血脈的榣山居士——薛聽潮。”

10686 3651041 MjAyMC8wMy8wNi8jIyMxMDY4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3/06/10686_365104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推倒胡麻将口诀 天涯配资 四川皮皮麻将手机版 15选5奖金额表 002212南洋股份股票吧 9月3日股票推荐 快乐十分黑龙江走势 飞艇飞艇在线计划网页 德阳期货配资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