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二月雨

書名:與你千般好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顧了之 更新時間:2020-03-09 19:16:22

  06

  電話那頭是什么人?高瑞高特助,不是一般的特助,是一家資產萬億級上市集團的總裁特助。

  這么個背景擺在那兒,有必要對這井井有條,層層遞進,面面俱到的三個問題感到意外嗎?
  那真是一點必要也沒有。
  干慣了大事的人,就該這么雷厲風行。

  杜康告訴自己鎮定,以免顯得太沒見過世面,給學校丟臉,心里悄悄思忖——當初高特助把徐冽送來,說這孩子是蘭臣集團程總的弟弟,起先他還以為一個姓程,一個姓徐,可能是不打緊的遠房弟弟,現在瞧這不差錢的手筆,就算是遠房,估摸著也勝似親手足。

  杜康清清嗓子,跟電話那頭說:“連嘴都不愛動的斯文孩子,怎么會動手打人呢?您放心,徐冽同學只是跟那些人講了點道理。而且對方是攜帶棍械擅闖學校的人,就算遭到正當防衛,哪敢反過來索賠?”

  “那就好,之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善后料理的,您盡管說。”

  杜康又被這“文雅之中帶了一絲社會”的氣場鎮住,看了眼一旁笑著瞧好戲的心理老師,對他指指輔導室的隔間。

  周敘讓杜康自便。

  杜康轉身走進隔間,關上房門:“需要善后料理的事倒暫時沒有,不過我確實有個問題想跟高特助請教。”
  “杜老師請說。”

  “徐冽同學身上有很多淤傷,這事你們知情嗎?”
  “知情,他前陣子在美國沒人照看,自己一個人打工生活,吃了點社會上的苦頭。”

  作為閱讀理解能力合格的語文老師,杜康一下就聽出了這話背后的深意。
  什么樣的境況,會讓一個未滿十八周歲的孩子失去監護人的庇護,流落在異國他鄉打工為生?難道徐冽的父母……

  “您可以把這件事理解為——”高瑞斟酌兩秒,“孩子青春期叛逆離家出走。”
  “……”

  杜康心里的酸楚還沒泛濫就先干涸了。

  高瑞繼續解釋:“前幾天程總帶他去醫院做了全身檢查,醫生說這些傷已經過了最佳用藥時機,用和不用都沒差別了。不過也沒大礙,年輕人身體底子硬,也沒動著筋骨,養養就能回去。”

  “那就好,”杜康自顧自點點頭,“不過我瞧著真是觸目驚心,也不知道今天那點磕碰會不會加重了傷勢,雖然孩子一直說沒事……”

  “他說沒事,應該是心里有數,不過以防萬一,要不麻煩您領他去趟醫務室,給他拿點藥。”
  “哎,好。”
  “那杜老師您這邊還有什么疑問嗎?”

  杜康想了想說:“這孩子吧,話是真少,當然話少是其次,主要看他一點融入新環境的心思也沒有,狀態有點游離,我就擔心……他以前在家也這樣嗎?”

  高瑞沉吟了會兒:“以前倒不這樣,話比現在多,也有少爺脾氣,不過人總有低潮期……”

  這說法聽著比較委婉,但杜康大致理解了:徐冽應該是在美國經歷了一些事,才轉變了性格。

  不過或許是不希望把那些事弄得人盡皆知,高瑞沒具體展開講。杜康猜測,剛剛那個“孩子青春期叛逆離家出走”的說法,可能也不完全是真相。

  “我明白了,”杜康不再追問,“沒事,他脫離校園小半年,難免緩不過來。我們班上氛圍不錯,我給他安排的同桌也是熱鬧的性格,應該能帶動他,慢慢找回跟同齡人相處的熱情。”
  *

  這邊杜康絮絮叨叨講著電話,隔間外,周敘靠著辦公椅椅背,雙手交疊在腦后,跟對面人無趣地大眼瞪著小眼。

  周敘在南中的老師當中相對年輕,剛滿三十,為人也算風趣,跟學生挺容易處到一塊。
  不過對面這位學生有點油鹽不進,普通的風趣打動不了他。

  剛才杜康進來檢查徐冽傷勢之前,周敘正在熱身,說了段單口相聲想跟徐冽親近親近,結果人家像看傻逼一樣看著他。

  其實徐冽教養不錯,即使對他的發言絲毫不感興趣,起碼也給了尊重的目光。
  而且周敘也發現——雖然只要不被提問,徐冽都不搭腔,可一旦被提問,他又有著“有問就答”的基本涵養。

  所以也不能說人家不禮貌。
  只是他單方面被少年的內斂老成襯托得有點傻逼而已。

  于是周敘放棄了這場談話。

  他推了推鼻梁上那副銀邊眼鏡,壓低聲說:“小孩,其實剛才你一進門我就看出來了,你才不是沒故事的男同學,壓根不需要心理疏導,那對你都是小場面,”為了避免冷場,他添加了一個疑問詞,“是吧?”

  “還好。”
  有答似沒答的一句。

  周敘又指指隔間方向,嘆了口氣:“就你們班主任事多,我才給你走個流程,等會兒你就說,我們已經談完話了,怎么樣?”
  “嗯。”

  “那這就算我倆的秘密了,你別往外說,不然我這半吊子心理老師又挨批。”
  徐冽點點頭,看一眼輔導室的門:“所以我可以走了嗎?”

  “這可能不行,我估計你們老班還要把你抓去醫務室。”周敘嘖嘖搖頭,“我看你是個懶得說話的性子,與其跟他掰扯半天說不肯去,不如乖乖走一趟來得快。給你一個入學忠告:南中有兩個老師,千萬不要輕易跟他們爭論,一個是你們老班杜康,一個是政教主任崔華,因為這兩人的廢話,實在太多了。”
  *

  周敘這話說得不假。蘇好就被崔華訓了足足小半個鐘頭,訓到耳朵嗡嗡響才脫身。
  崔華還親自把她押回了教室。

  她心想錯過了時機,估計也沒墻角可聽了,干脆回到正在上自習課的教室,坐在位子上干等。

  結果這一等,卻等到班長傳話,說大家到點就放學吧,老班有點事,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不跟大家講本周總結了,晚點和大家在班級群見。

  蘇好最近困得犯渾,這才記起本周有點特殊。開學報道那天是周三,周四周五考了兩天試,這一周已經結束,可以放假回家了。

  周末放學前不用聽杜康的魔鬼總結約等于撿回半條命,周圍一圈人歡呼著,一溜煙抓起早就整好的書包就跑。

  蘇好卻有點心事重重。
  杜康不會帶徐冽去醫院了吧?

  蘇好逮住班長,問老班干什么去了。
  班長說不知道,是隔壁班老師替老班傳的話。

  大概見她難得問班委話,以為出了大事,班長又問她找老班做什么,要不要幫她去打聽打聽。
  蘇好擺手說不用了。

  校方關照了她和徐冽,為免引起校內恐慌,凌晨那事必須秘而不宣。學校封小巷的公開說法,也只是說施工隊那邊工程即將結束,可以恢復原路了。

  蘇好本來就覺得這事不光彩,傳出去指不定惹一身騷,叫人議論她把社會青年引到學校,這會兒也就不想跟無關人士提起。

  七班人陸陸續續散了,一個個出籠鳥似的撲騰得飛快,教室里很快只留下值日的一男一女。
  女生剛巧是蘇好的舍友桑綿綿。

  見蘇好眉頭深鎖地捏著手機,桑綿綿走過來問:“蘇好,你不回家嗎?”
  “哦,”蘇好隨意掀了掀眼皮,“等人。”

  桑綿綿兩手握著掃把,指指地上:“那你小心點,我們掃地會揚灰的。”

  蘇好打個手勢表示知道了,走出教室,改趴在欄桿上刷手機,有看沒看地瞄了幾眼朋友圈,忽然被人從后邊拍了一下右肩。

  她照慣例把頭轉向左邊,熟悉的男聲卻從右邊響起:“真誠點行不行?我從右邊拍你,肯定就站在你右邊啊。”

  蘇好翻了個“莫挨老子”的白眼。

  陳星風臉皮厚,直接無視她的不歡迎,勾起書包往肩上一撂:“不回家干嗎呢?剛在樓下看你苦大仇深半天了,誰又招你了?昨天考場上那事還沒消化啊?”

  “你一次嗶嗶那么多話是要我答哪句?”
  “這么多年感情,換不來你回答我仨問題?”

  “一會兒就回,沒人招我,考場那事……”蘇好不帶感情地機械吐字,說到這里一頓,“本來是消化了。”

  本來杜康已經答應下周升旗儀式給她交代,雖然還不知道紙條到底經誰之手到了秦韻那邊,但她心情勉強算開朗了。
  只是偏偏又出了凌晨那檔子事。

  秦韻前腳誣陷她作弊失敗,后腳她就遭遇一群打手,她直覺這不是巧合。

  而且,她是睡不著臨時起意去教室,那些混混又不會未卜先知,沒道理大半夜在那兒蹲點,肯定是聽了誰通風報信才過來。

  這說明杜康的提醒沒錯:她們班上有個秦韻的“內應”。

  “本來?”陳星風搔搔下巴,隱約聽出她的弦外之音。
  但蘇好這會兒沒心情解釋,剛想說點什么堵住他問東問西的嘴,忽然看見一胖一瘦兩道人影從教學樓樓下走過。

  她豎起手掌,打住陳星風,趴出二樓欄桿往下望。
  真是杜康和徐冽。

  看這方向,杜康好像打算把徐冽送回宿舍樓,手里拿了個長方體的盒子,正指著那東西叮囑他什么。

  蘇好窮極目力也看不清那是什么玩意兒,眼看人就要走到死角,趕緊跑到視野開闊的地方,拿起手機打開相機,變焦三十倍,對準杜康的手咔擦一張。

  陳星風跟過來的時候,樓下兩人已經沒影,只看到她手機屏幕上的手部特寫照:“誰啊這?”

  “我們老班。”蘇好劃著食指和拇指放大照片,“你看他手里這什么?”
  “云南白藥吧。”陳星風莫名其妙,“你偷拍你們老班干嗎?”

  “哦,果然挨揍了。”蘇好嘆了口氣。
  “你們老班挨揍了?那你這一臉奔喪樣是干嗎?”

  “陳星風,”蘇好不答反問,“要是有天你挨了人一頓胖揍,會不會打死都不肯告訴別人?”
  陳星風一愣:“笑話!老子還可能挨人揍?”

  蘇好點點頭:“連假設性問題都無法面對,真要發生了,你們男生肯定拉不下臉承認。”
  “不是,你問這干嗎?”

  “真到了那種時候,我是不是不該揭穿你?裝作不知道,好像比較保護你自尊心?”
  “……”陳星風撓撓頭,“你什么時候這么善解人意了。”

  “我最煩欠人人情。”蘇好煩躁地擰起眉,對著虛空碎碎念。
  “什么意思,你們老班給你扛揍了啊?”

  “可他又不缺錢。”蘇好接著旁若無人地念。
  “你們老班好像沒什么錢吧,不是住教職工公寓嗎?”

  “有錢就什么都有了,那還能缺什么。”
  “小同學,你這思想不太對啊?錢能買到愛情嗎?”

  “但他也不打算找女朋友。”
  “那廢話,你們老班不早結婚了嗎……”

  結束這段雞同鴨講的對話,蘇好忽然記起一件事。

  她記得杜康在班上呼吁過,說徐冽在北城用的教材跟這里不一樣,而且落了半個學期課程,希望大家幫他盡快趕上學習進度。

  蘇好轉頭看著陳星風:“我知道了,還有一樣東西,是錢買不到的。”
  “什么?”

  “學習成績,”蘇好點點頭,越發肯定了這個想法,“不然你就不會家財萬貫,卻考全年級倒數第一了。”
  “……”

  蘇好響指一打,走進教室,朝桑綿綿招了招手:“來來,你過來。”
  桑綿綿擱下掃把走過來。

  “語數英物化生,課堂筆記來一套有沒有?”
  “有的。”
  “借我用幾天。”蘇好勾勾手指。
  *

  借筆記容易,送筆記難。
  徐冽被杜康送回了宿舍,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出來,蘇好又不好直接殺進男寢,打算周末見機行事,實在不行就周一再說。

  倒是沒想到,意外和明天,意外先來了。

  蘇好在離校前去了趟藝術館畫室,輾轉來去,出校時已經接近飯點,坐上回家的公交車后,看到微信里的班群有了動靜——

  “杜老師”邀請“X”加入了群聊。
  “X”與群里其他人都不是微信朋友關系,請注意隱私安全。

  杜老師:「來,大家出來歡迎一下徐冽同學!@全體成員」

  X同學什么都沒說,底下倒是炸開了二十幾條歡迎詞,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表情包。
  人氣還挺高。

  蘇好順手點開X的微信號瞄了眼。
  個性簽名空。朋友圈空。

  剛切回來,群里又彈出一條杜康的消息:「落下的課程不急,周末先好好調節時差休息,下周再問同學借筆記補課。對了,周末學校食堂不開,別去便利店買不健康的零食,不回家可以出校吃飯。不過學校門口那條街專做你們學生生意,很多店周末不營業,可能要走遠點,轉角那家面館應該開著,一會兒可以去吃個晚飯,這邊生活條件不如你原先家里,將就著點。」

  是杜康的風格,一條消息講滿半個屏幕。只是蘇好剛一目十行地掃完,消息卻唰地消失了——
  杜老師撤回了一條消息。

  哦,是私發給徐冽的,錯發到了班群。

  蘇好回憶著消息提到的訊息,突然有了主意,起身按了公交車上的鈴。
  *

  小半個鐘頭后,夜幕初降。
  蘇好重新返回學校,拎著裝了筆記本的書包,朝“七點面館”走去。

  制造一場完美的偶遇,順手把筆記本給徐冽,如此清新不做作的方式,既能還人情,又能繼續裝作不知道人家挨揍的事,保護大少爺驕傲的自尊心。

  蘇好設想得十分完美,腳步輕快地推開了面館的單扇玻璃門。
  下一秒,她嘴角滿意的笑容滯住——

  燈火通明的店里,一片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一群七班女生換下校服,穿著漂亮裙子,花枝招展地打扮了自己。

  此刻,她們正分散在不同桌位,彼此之間隱隱透著一股尷尬,看到蘇好進來,那種尷尬里又添了幾分緊張,以及一種“老鐵你也來了啊”的震驚。

  這他媽還能想到一塊去?
  蘇好一腳剎停,還沒作出反應,忽然聽見身后的門再次“咣”地被推開。

  一眾心情復雜的女生齊齊偏過頭去,看見徐冽面無表情地站在門邊,緩緩眨了眨眼。

  蘇好瘋狂頭腦風暴起來:一個人過來,可以裝成偶遇,一群人過來,誰還信你的屁話?

  站在這里的她,無疑跟這些愛慕轉學生的女同學成了同類。
  下周一,學校就會傳開一個大新聞——南中一姐在追轉學生。

  那一姐的臉面往哪擱?
  蘇好在心里搖了搖頭。她必須和這些人不一樣。

  現在徐冽的想法已經是次要了,重點是,不能讓圍觀群眾誤會她在當舔狗。

  于是三秒過后,蘇好朝徐冽揚揚下巴,給了他一個“不配合我你就死定了”的眼神,兇悍地說:“怎么來這么晚?磨嘰死你算了。”

  眾女生:“?!”
  徐冽:“……”

10688 3651062 MjAyMC8wMy8wNy8jIyMxMDY4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3/07/10688_365106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手机炒股 大连商品交易所鑫东财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泽钜配资 杭州麻将规则 微乐贵阳捉鸡麻将手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江苏十一选五开将结 北京11选5